洗刷刷洗刷刷,穿上干净的衣服,白杨顿时觉得舒服多了,装乞丐虽然好玩又能帮助那些小孩,但他又没有受虐倾向。

    “感觉还不错”

    穿着清荷的丫鬟小翠准备的一套蓝色长袍,白杨甩了甩袖子自语。

    来这个世界很多次了,他还是第一次穿长袍,虽然没穿过,但以他聪明的脑袋穿个衣服还不简单。

    但走了两步,他却郁闷得直挠头。

    ‘他喵的,穿着这长袍,总觉得裆部空荡荡的灌风……’

    嘴里嘀咕,开门出去。

    外面的小院中琴音袅袅,那是清荷在抚琴。

    “清荷,我洗漱好了,怎么样,不错吧?”

    来到院子里,白杨看着那边凉亭里坐在石桌边的清荷甩了甩袖子做了个潇洒的动作臭屁道。

    清荷抚琴的动作停下,琴音一止,转头看向白杨,微微点头轻语道:

    “白公子穿上这套衣服,很好看呢”

    “我也这么觉得,人帅没办法,穿什么都好看”

    白杨一副你很懂我的表情点点头道。

    “臭美,而且,没想到这个大少爷还会自己穿衣服呢”

    那边小兰在小翠耳边小声嘀咕。

    白杨翻了个白眼装作没听到,切,这算什么,我三岁就不尿床了,四岁就知道自己穿衣服吃饭,五岁就懂掀幼儿园女孩子裙子……咳咳……

    “白公子请坐”

    清荷一指自己的对面说。

    白杨一点都不客气,大大咧咧的坐下,环顾四周说道:

    “清荷你选的这个地方不错,清静,雅致,当然,因为有你,这里就显得更美了”

    清荷早就已经习惯了白杨的不着调,自顾自的给他倒了一杯茶问:

    “白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说我跟这儿不走了,赖上你,你会不会报官?”

    白杨吱了一口清香的茶水看着清荷笑道。

    “白公子,清荷认真的”

    清荷嗔怪的看了白杨一眼说道。

    然而白杨却是瞪着清荷身后的小兰小翠说道:

    “你们两个小丫头,瞪什么瞪,是不是觉得少爷我落魄啦?居然都敢给我眼色看了?再瞪信不信我晚上让你俩侍寝”

    “清荷姐姐,你看他……”

    小兰跺脚鼓着嘴巴受气包似得看着清荷,生怕白杨真让她们侍寝,不就是你想赖着不走多看了你一眼嘛,要不要那么小气……

    “白少逗你们的”

    清荷安抚了一下小兰她们,又看着白杨摇摇头道:

    “白公子,小兰她们并无恶意,只是对于你的遭遇好奇而已”

    “我知道,不就是因为我变成乞丐了看不起我了呗”

    白杨继续看着小兰两人说,他觉得逗这两个小丫头就很好玩。

    “清荷姐姐,我去准备饭菜”

    “我也去”

    小兰小翠两人干脆走了,不和白杨斗嘴。

    无趣……,白杨撇撇嘴,然后看着清荷想了想一拍脑门说:

    “我要找老单来着,话说我跟你来这儿了,小刀帮的即使找到他了也不知道这里的地址啊……”

    “这到也是……”

    清荷也想到了这茬,微微傻眼。

    “无所谓了,也不是很急,总能找到他的,现在我得琢磨一下怎么弄钱,弄很多钱”

    白杨摸着下巴说道。

    “白公子手头若是不宽裕的话,清荷这里还有些许积蓄,虽然不多,但应该能解公子的燃眉之急”

    清荷看着白杨很认真的说。

    啧,要不是知道这妹子天性善良,白杨都觉得她想‘打自己注意了’,摆摆手说:

    “多谢清荷你的美意,你能在我‘落魄’的时候并没有看不起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还能要你的钱,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想弄钱还不简单,而且,清荷啊,你这么善良,以后也不知道那个混蛋男人有幸娶到你”

    还有一句话白杨没说,清荷你估计把自己卖了得来的钱距离自己的目标恐怕也只是杯水车薪呀……

    “白公子又说胡话了……”

    清荷微微白了白杨一眼说。

    “好啦,不开玩笑了,乘着现在天色还早,我得出去考察一下市场,然后弄钱”

    白杨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

    “白公子还是多休息一下吧,等下我让小兰陪你去”

    清荷好心建议道。

    “不用,我一大男人出门带打手还说得过去,带个丫鬟算什么事儿,我先出去看看,晚上回来吃饭啊,给我留点,走啦”

    白杨摆摆手,说走就走,他是个行动派,额,说白了就是个人来疯……

    依靠女人不是哥的风格,看我分分钟给你拉几大车钱回来!

    把血纹剑搭在自己肩膀上,从清荷的住处出来,七拐八拐来到外面的街上,白杨开始闲逛,要怎么搞钱呢?

    青木县的血莲教分舵被自己给坑死了,貌似没什么留下的必要,找到单秋林后就回葫芦山谷去,但回去的时候总不能空着手回去,自己足足六千多手下呢,如今都修炼武道,单靠地乳精华是不行滴,得弄几大车丹药回去……

    然而一粒壮气丹就得十万钱,自己要搞到足够六千手下修炼的丹药恐怕需要的钱财是海量,如何短时间内搞到那么多钱呢?

    “要不去抢这边的钱庄?算了,是犯法的,官府估计不会放过自己,要不去劫富济贫当一回大盗?也不行,自己有血纹剑只是有了点自保的能力,万一遇到有真元护体的武师境界武者就得跑路……”

    他一路走一路琢磨,一时半会儿想不到一个确切的办法。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

    闲逛了个把小时,不知不觉原本晴朗的天空居然阴沉了下来。

    “这是要下雨了吗?”

    白杨看着天空挠头。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他身边唰一声一个人影快速向前跑去,速度还挺快,是有一定武力值的武者。

    “跑这么快不是赶着回去收衣服的就是去投胎的……”

    白杨撇嘴嘀咕。

    然而话还没嘀咕完,身边唰一声又一个人快速跑了过去,接着又一个……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白杨身边至少几十个有一定武力值的人向着前方跑了过去。

    “我去,这是干嘛呢?前面有钱捡?”

    心头愕然,白杨也扛着血纹剑迈动大长腿跟着跑去看热闹。

    然而他郁闷的发现,自己已经尽量在跑了,却没有周围那些人跑得快……

    那边有个和我跑差不多快的!

    白杨眼睛一亮,啪啪啪跑过去,对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的老头问:

    “大叔,我发现一个个的都往这个方向跑,前面出什么事儿啦?”

    好吧,这个和白杨跑差不多快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

    “前面看人修炼去,每到下雨天,前面的白石塔上都有人跑去修炼”

    老伯拄着拐杖跑得飞快,还脸不红气不喘的说话。

    “白石塔?跑那儿去修炼什么?大叔你跑慢点,我有点跟不上……”

    白杨不解,一脸郁闷的说。

    白石塔白杨还是知道的,是青木县中最高的建筑,一抬头就能看到,高耸入云,怕是不下三百米高。

    “修炼世间十大奇功之一的雷霆秘典啊,你不知道?”

    老头看着白杨愕然道。

    “我应该知道吗?”

    白杨有点懵。

    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个世间十大奇功了?话说世间十大奇功为毛会出现在青木县这个县城?而且貌似所有有点武道知识的人都知道的样子……

    “你都不知道你跟着跑什么?话说你谁???”

    老头看了白杨一眼说,然后嘴里也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拄着拐杖一个加速跑前面去了!

    白杨:“……”

    停下双手放在膝盖上直喘气,我了个去,你一个老头跑那么快也不怕闪到腰……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全都是往白石塔方向去的,那么大个目标,白杨也不怕找不到,放慢脚步往那边去。

    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白石塔附近。

    一看顿时傻眼了。

    高耸入云的白石塔伫立在地上,以白石塔为中心,周围至少一公里内都是平整的石质地面,让整个白色岩石修筑的白石塔显得特别突兀雄壮。

    在这周围的空地上,至少有十万人聚集,一个个都仰头看着白石塔顶端,不,更多的是看着阴沉的天空。

    这他喵的是玩哪一出?异界的生活白杨表示不懂。

    人太多,他挤不进去,拍了拍身边一哥们的肩膀问:

    “哥们,问你个事儿呗?”

    对方是个拿刀的劲装汉子,比白杨还高一个头,转身低头瞪眼看着白杨道:

    “干嘛?”

    “我就想问问,什么是世间十大奇功,这么多人跑白石塔练的又是哪门子雷霆秘典?”

    白杨一点都不咻对方凶恶的长相,张口问。

    “世间十大奇功你不知道?这个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随便买本武道初解就知道了,不过这雷霆秘典我倒是可以给你说道说道”

    那拿刀的大个子看了白杨一眼说道。

    “愿闻其详”

    白杨洗耳恭听,一副你赶紧的表情。

    “这雷霆秘典,作为当世十大奇功之一,之所以能流传到几乎所有武者都知道的地步,是因为从创造出来它的人之后就无人能够练成……”

    咔擦,就在这个时候,阴沉的天空一道闪电划过打断了大个子的话。

    “嘘,马上要开始了”

    那家伙立马转头看向白石塔顶端不和白杨瞎扯了。

    “……”

    白杨无语,你话还没说完呢……

    (状态在逐渐回来了,这章想来大家也感觉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