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冰儿眉头紧皱,贝齿咬得咯咯作响,浑身轻微颤抖,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她原本嫩得能掐出水来的皮肤,此时变得通红一片,仿若煮熟的螃蟹,皮肤表面还有细小的血珠渗透出来,很快就将她的衣衫打湿,整个人变成了血人!

    “这是中了化血散的毒了,这种毒是血莲教中一种歹毒药物,寻常不可见,冰儿怎么会中这种毒?而且已经毒发,看来已经中毒一段时间了!”

    看着林冰儿的状态,花三娘愕然自语。

    “花姐,快想想办法啊,再这样下去冰儿姐姐会死的!”

    林玉儿看着花三娘带着哭腔的哀求道。

    她们四姐妹一条心,看到林冰儿如此痛苦,其他三人心中也不好受。

    化血散是一种极其歹毒的毒药,服下之后,若是没有解药的话,会在几天后毒发,一身血液尽数通过毛孔排除,最后整个人沦为一具干尸死去,极其凄惨。

    “别急,还好我这里有解药”

    花三娘反应过来说道,在身上掏出一粒宛如绿豆一样的青色药丸,捏开林冰儿的小嘴给她吃了下去。

    几双眼睛紧张的注视下,短短一分钟,林冰儿痛苦的表情就缓和了下来,渐渐的,发红的皮肤也开始变得正常,皮肤表面也不再有血液渗透出来。

    “姐姐你没事了吧?”

    林洁儿赶紧问。

    “我好多了”

    林冰儿轻轻摇头道,脸色苍白显得无比虚弱。

    “没事就好,姐姐我带你去洗漱一下换套衣服”

    林清儿说道,搀扶着虚弱的林冰儿去洗漱间。

    “花姐,我们这段时间未曾接触过除你之外的其他任何血莲教执事以上的人,冰儿姐姐为何会中了化血散的毒?”

    林清儿带着林冰儿离去,林玉儿看着花三娘问。

    “你们不会是怀疑我给冰儿下毒吧?”

    花三娘看着林玉儿林洁儿浸提的目光傻眼问。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林玉儿连忙摇头说道。

    你们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花三娘无语,皱眉道:

    “虽说血莲教中只有执事以上的人才能掌握这种毒药,但我怎么可能给你们下毒,近期我使用这种毒还是……”

    说到这里花三娘眼睛一瞪说不下去了,因为她想起自己用这种毒最近的一次还是给白杨,而如今白杨不知道哪儿去了,林冰儿却中毒了……

    “花姐的意思是,少爷在不知不觉间将你给他服下的那?;⒏憬惴铝??”

    林玉儿眨巴了下眼睛傻眼问,看花三娘眼中的戒备之色随之而去,她们也不是笨蛋,瞬间就想到了这点

    “恐怕是这样的,但是没道理啊,那天明明看到他已经将化血散吞入肚子里面去了的,这种毒入口即化,不可能再吐出来的……”

    花三娘若有所思道,脑袋有点懵,想不通啊。

    “会不会是那天少爷上了马车后,和冰儿姐姐玩亲亲的时候给姐姐服下的……”

    林洁儿想了想,脸蛋微红说道,毕竟那天那副画面实在是让人脸红心跳。

    “我就说为何那天他那么干脆就将毒药服下,想来那狡猾的家伙是有特殊手段让自己不至于中毒……你们到现在还称呼他为少爷?”

    花三娘一脸郁闷的说,随即脸色一变看着冰清玉洁四姐妹瞪眼问。

    “哎呀,花姐别生气,这不是一下子没改过口来嘛”

    林玉儿立马站起来拉着花三娘的手讨好道。

    “我告诉你们,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们可别被骗了,尤其是那狡猾的家伙,你们也看到了,刚遇到你们的时候就对你们动手动脚,焉坏,而且还将化血散给冰儿服下,就不是好东西,可别真把自己当成是他的人!”

    花三娘严肃道。

    “可是,花姐都已经把我们送给他了呀,我们以后就是少……他的人了,女子从一而终,天经地义,我们也不可能再跟别人了呀,毕竟少……他都对我们那样了……”

    林清儿小脸微微一红说道。

    “……”

    花三娘无语,这算个什么事儿?情况能这么理解吗?眉毛一竖沉声道:

    “首先,你们是血莲教的人,其次才是他的丫鬟!”

    “哦……”

    林洁儿林玉儿对视一眼,低头哦了一声。

    “哦什么哦啊,明白我的意思吗?”

    花三娘伸手捂住额头问,这都什么事儿啊这是。

    “明白,花姐的意思是,让我们跟在他身边,服侍他的同时,监视他,控制他,是这样吧?”

    林清儿赶紧说道。

    “明白就好”

    花三娘点头,对于这个回答很满意。

    “可是,女子从一而终,我们都是他的人了,这样欺骗他会不会不好?”

    林洁儿眨巴眼睛说。

    “我……”

    花三娘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

    女人从一而终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毛病,然而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好不好?

    花三娘自己都被弄懵了,到底是女人从夫的道德标准更大呢还是自身身份的道德标准更大?她一时也有点分不清楚……

    外面院子里,独臂单秋林身躯微微一顿,然后咕嘟咕嘟的大口喝酒,脸上一抹苦涩无语的表情闪过。

    同样是男人啊,你白杨为毛就要特别点?

    我这青梅竹马跟别人跑了,而你呢?明明是几个和你对立的姑娘,却就因为名义上的跟着你,然后就傻乎乎的陷入了纠结之中!

    这人和人的差距为毛就这么大呢?

    ……

    清荷的小院位于青木县的城西,白杨和她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这里。

    “清荷姐姐回来啦……”

    他们刚到门口,就有丫鬟的迎上来说道,但看到白杨后就顿住了脚步。

    “小兰,我们又见面啦”

    白杨冲着一身翠绿衣衫的丫鬟笑着打招呼。

    清荷的两个丫鬟白杨都见过,当初在德阳镇清荷教他文字的时候都混熟了的。

    “你是……白少?”

    丫鬟小兰看着白杨一脸愕然,当初那个大少爷为什么会一副乞丐装扮?

    “可不就是我了,很意外吗?”

    白杨耸耸肩说。

    “别愣着了,小兰,快去准备热水给白少洗漱一下,让小翠去给白少买两套衣服回来”

    清荷上前一步摇摇头道。

    自己刚看到白杨这幅打扮的时候和小兰没什么区别……

    (感觉要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