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

    薛墨微微摇头,皱眉看向小刀帮的人。

    “你是谁!”

    小刀帮帮主看着薛墨沉声问,伸手阻止了想要一拥而上的手下,目光闪烁,看着薛墨身边的老人心头凝重,知道遇到了高手。

    有那样的高手暗中?;?,这个青年不简单,能和他站在一起的人,必定也不普通,恐怕踢到了铁板!

    “学生青木学社薛墨”

    薛墨甩了甩袖子看着小刀帮帮主拱手说道,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13装得我给满分……’

    白杨在边上心头嘀咕。

    “学生青木学社云阳”

    “学生青木学社顾宇”

    “学生青木学社贾顺”

    “……”

    其他几个白衣青年在薛墨报上名后,都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刀帮的人说出自己的名字,虽然看上去谦谦君子彬彬有礼,但白杨就是觉得一个个太会装13了……

    “原来是各位少爷公子……,请恕我们我们有眼无珠……”

    小刀帮帮主在听到几个青年报上姓名之后,脸色变得煞白,噗通一下子就跪了……

    哎哟我去,这又是玩哪儿一出……

    白杨在边上微微愕然,那几个青年貌似很吊的样子?

    “你们应该感到庆幸,今天我们见到了一句劝人向善的名言,上善若水,我等读书人应有包容之心,就不与你计较了,带着你的人走吧”

    薛墨挥挥衣袖说。

    “多谢薛公子不计较,我等马上就走”

    小刀帮帮主砰砰砰磕头,爬起来就准备跑路,这里没法呆了,都是大爷,惹不起……

    这就完啦?白杨有点懵。

    摸了摸下巴,看着如蒙大赦的小刀帮帮众,眼睛一亮有了主意,上前一步咳嗽一声说道:

    “你们等会儿”

    小刀帮的人原本在听到薛墨等人的名号之后,一个个吓得半死,没有了雄赳赳气昂昂来时的状态,听到可以安然离开,一个个正要连滚带爬的跑路,白杨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一个个浑身一抖。

    薛墨等人看着白杨一脸不解,心道能留下上善若水那段话的人,难不成还会小肚鸡肠的计较这样的小事儿?

    小刀帮帮主搞不清楚白杨和薛墨他们的关系,小心翼翼的转身问:

    “不知阁下有何吩咐?”

    “你说你们来的原因,是因为我遇到的那个你们小刀帮的人死了,要找我要个说法,不过我可没杀他,信不信随你”

    白杨看着小刀帮帮主说道。

    “信,你说没杀他就一定没杀他”

    小刀帮的帮主点头道,心头苦笑,大爷,薛墨他们和你站一起的,我敢不信吗我?

    “我要和你说的也不是这事儿,能不能请你们帮个忙?”

    爱信不信,白杨摆摆手转移话题问。

    “……”

    就没见过这样的人,人家原本是来找你麻烦,你反而让人帮忙了。

    “阁下请说,若是能帮上忙的话,我尽量”

    那家伙也聪明,没把话说死,万一白杨让他上天他估计得撞墙。

    “也不是什么难事,稍等一下”

    白杨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跑进破败的小院,不一会儿就扛着一块木板跑出来,将木板递给小刀帮的帮主说道:

    “诺,就是这玩意,麻烦你们帮忙扛着在县城中走几圈就可以了,很简单的”

    周围的人看到那块木板后,顿时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杨。

    “大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小刀帮的帮主在看到白杨手中的木板后,再一次跪了,不但是他,其他百十号小刀帮的帮众都跪了,一个个胆战心惊的看着白杨害怕得不行。

    “我就让你们帮忙扛着在县城里面走一圈,有那么可怕吗?”

    白杨无语道。

    木板是他进入院子后用血纹剑劈出来的,上面有字,是用随便捡来的木炭写的,写着:

    “单秋林你看到就让小刀帮的人带你来见我”

    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吓得小刀帮的帮众集体跪了。

    “我们不敢”

    小刀帮帮主快哭了,我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遇到的人一个比一个狠啊,那几个青木学社的人就惹不起,每一个身份都不简单,而这位乞丐大爷,我的天,好嘛,直接就和‘断魂?!デ锪殖渡瞎叵盗?,而且关系很好的样子,这就是个坑啊。

    你有这关系你早说啊,没事装什么乞丐,这会儿被坑死了。

    “有什么敢不敢的,老单还能吃了你们是咋地?我就是不知道那家伙跑什么地方去了,才用这样的方式让他自己来找我而已”

    白杨撇撇嘴说。

    “只是这样?”

    帮主有点不信,总觉得白杨想坑他。

    “你到底干不干?不****找别人”

    白杨无语,你一个大老爷们磨磨唧唧的干啥,就不能干脆点啊。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办,没事我们先走了?”

    帮主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接过木板,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杨问。

    “去吧去吧,记得扛着在县城里走几圈啊,如果单秋林出来了你们得带他来见我”

    白杨挥手道。

    小刀帮的人如蒙大赦,扛着木板灰溜溜的跑了。

    然后白杨心头就琢么啊,这人生还真是充满了戏剧性,你就猜不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之前的情况,是个人都估计得大干一场,但实际上就因为几个人亮出身份,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样的念头在心中一闪即使,白杨又看向薛墨他们,发现他们都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不解问:

    “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

    “白公子所说的单秋林,是那个单秋林?”

    薛墨看着白杨问。

    “青木县有很多个单秋林吗?话说老单干啥了?”

    白杨眨眼说,没搞懂他什么意思。

    “不知道有没有很多个单秋林,但就我们知道的只有一个断魂剑单秋林,同门相残,被人不耻,而后被逐出师门,如今无家可归,白公子不会说的是那个单秋林吧?”

    此时那个叫云阳的青年看着白杨说道。

    “既然是断魂剑单秋林的话,应该就是他了”

    白杨点头道,话说单秋林被逐出师门了?我怎么不知道……

    薛墨等人面面相窥,对视一眼尴尬不已。

    “白公子,我还有点事情,改天再来拜访”

    顾宇看着白杨尴尬道。

    “正好我也有事,就不打扰了,顾兄,我们同行……”

    贾顺装模作样的说道。

    “那不如我也和你们一起走吧,正好想到了父亲大人要我办一件事情”

    薛墨也有点尴尬的开口说。

    啧啧,这几个家伙,莫名其妙的跑来,这会儿又莫名其妙的找借口离去,肯定有鬼!

    “无妨,几位慢走”

    白杨无所谓,他们明显是想和自己撇清关系,不,是和单秋林撇清关系,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告辞”

    薛墨他们拱手道。

    然后走了两步,感觉不对,看向停下脚步的清荷不解问:

    “清荷姑娘,不与我们同行吗?”

    “几位公子,清荷今日得见故人,万不可就此离去,抱歉”

    怀抱古琴的清荷面向他们歉意的说。

    “清荷姑娘,你……哎,好自为之吧”

    薛墨他们想要说什么,最后叹息一声离去。

    一帮神经病,莫名其妙,搞得我稀罕和你们说话一样,白杨鄙视,然后这里就只剩下他和清荷两人了。

    “白公子,你为何会沦落至此,可是因为单秋林的牵连?”

    清荷看着白杨目光微微带和点关切问。

    “单秋林搞什么了?为什么他们听到他名字都跟躲瘟疫似的?”

    白杨尴尬道,自己这副乞丐装扮要怎么解释?难不成说自己觉得好玩才搞成这鬼样子的?那不被对方当成神经病才怪……

    “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原因有二,第一,单秋林名声败坏,同门相残,又被逐出师门,德行不好,有志之士都不会与这样的人结交,第二,单秋林与血莲教有牵连,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我也是听之前的薛墨等人谈论才知道,几天前单秋林前去官府告密,万花楼是血莲教窝点,官府震动,不但派出十万军队以及数万官差出动围剿,甚至禁武堂都参与了进去,短短时间将青木县境内血莲教连根拔除……”

    清荷好听的声音说道,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

    “这是好事啊,血莲教恶贯满盈,老单揭发血莲教算是立了大功了吧?为何还对他避之不及?”

    白杨不解道。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对他避之不及,因为他的关于,青木县境内血莲教被连根拔除,从而血莲教上一级分堂堂主大怒,发出血字追杀令,一定要将单秋林追杀致死,所以,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和他扯上关系”

    清荷看着白杨说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白杨明白了,随即又郁闷了,这青木县的血莲教搞定了是没错,可却惹出了更大的啊啊,这他娘的……

    “既然如此,他们都走了,为何你还留下?”

    白杨看着清荷问。

    “正如当日白公子所言,人世间一切都讲究缘法,强求不得,强留不得,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又何必在意那么多”

    清荷云淡风轻的说。

    一段时间不见,清荷言谈举止变得越发缥缈出尘了,让人捉摸不透。

    然而白杨才不纠结这些,耸耸肩问:

    “说了半天话,地方简陋,你要不要进去坐坐?”

    说话的时候他指了指破败的小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