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破败的院落,荒草成堆,残垣断壁,蜘蛛网密布,阳光下显得有些凄凉。

    这就是白杨来到洪一他们住处的第一感觉。

    “雷大哥,就是这里了……”

    站在荒废了不知道多少时日的院落中,洪一微微低头有些局促的说。

    “这已经很好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看啊,下雨的时候至少还有瓦片挡雨,遇到天气好的夜晚抬头就能看到星辰,别的地儿可没这么好的条件,搞得我都想住下来了”

    白杨打量着周围笑道。

    话虽如此,但白杨心中还是感觉到莫名的心酸。

    这里地处青木县城南,周围生活的都是穷人,一路走来,狭小的道路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散发恶臭的垃圾,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十多个小孩抱团取暖,顽强的生活着。

    “真的有那么好吗?”

    小豆丁大小的洪十六仰头看着白杨很开心的问。

    “那当然,如果再将荒草清除一下,将蜘蛛网收拾一番就更完美了”

    白杨摸了摸她的脑袋说,这样的小孩子,就应该灌输积极向上的一面,免得长歪了。

    洪十六是一个小女孩,才两‘元’大,地球那边的算法,也就六岁而已。

    “我们也有打扫的,只是我们力气太小,一些草拔不起来,也没有工具……”

    洪一脏兮兮的小脸微微一红说道。

    白杨明白,他们这哪儿是没力气打扫,估计是每天为了生计压根没时间打扫,这么小的孩子,能活着就不错了,哪儿顾得了其他。

    “好啦,你们找地方把钱藏起来,记得不要藏在一个地方,要藏好,万一丢了一处,也还有其他的”

    白杨笑了笑,将身上的钱袋放下转移话题说道。

    这些要来的钱本来就是给他们的,他一分不要。

    “雷大哥你要走了吗?”

    洪一顿时显得有些紧张的看着白杨问,别看他们小,心思灵敏得很。

    “我还有事情要忙,放心,有时间我就会来看你们的”

    白杨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

    天知道单秋林把花三娘她们带什么地方去了,之前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对方居然没出现,还得想办法寻找才行。

    “那……雷大哥你再留一会儿好吗?”

    洪一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杨近乎哀求道。

    这个年龄的孩子,心思最为敏感,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坏心里明白着呢,感觉到白杨要走,尽管相处并没多久,却很舍不得。

    “行,那我就多陪你们一会儿,先去把钱藏好吧”

    白杨笑道,并未拒绝这个小小的要求。

    “恩,雷大哥,这些钱我们不会乱花,都会藏起来,如果你需要钱的时候,随时来找我们拿”

    洪一很懂事的说道,也不等白杨回答,转身就和其他小孩去藏钱去了。

    小家伙们还挺懂事的,白杨无声笑了笑,并未在意。

    转身找了个厚实点的草丛,翻身躺下,闭着眼睛面朝天空发呆,听着周围十多个孩子上蹿下跳的声音,难得的享受这种宁静……

    “雷大哥,你吃点东西吧,我们用钱买了一些肉饼,还有酒,不知道你爱不爱吃,我们没乱花钱的……”

    十多分钟后,藏好钱的一群孩子就围了过来。

    看着他们手里的东西,白杨鼻子一酸,这些孩子真的很懂事,知道知恩图报,让自己留下原来是为了给自己买吃的报答自己。

    所谓的肉饼,其实就是一种这边的米面包裹着一点不知道什么玩意的肉,卖相并不好,却有一种独特的清香,毕竟是天然的,酒也不是什么好酒,一种浑浊的淡黄/色酒液,而且估计还是兑水的……

    虽然如此,但白杨还是很欣慰,恐怕这些东西是他们能想到最好的食物了。

    “行,你们也吃,吃饱了才有力气长个”

    白杨没有矫情客气,大口的吃着有些咯牙的肉饼,喝着清淡且有些变味的酒液,东西虽然不好,但加入了这些小孩的心意在里面,吃在嘴里也是一种美味不是吗。

    看着白杨并未嫌弃,一群孩子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围着白杨坐一圈,大口吃着手里的肉饼。

    吃着吃着,一帮孩子都安静了下来,看了看塌了一半的院子门,又看了看白杨,显得有些不安。

    “你们吃,别管那么多,我来处理”

    白杨看了看门口站着的几个衣着华丽的青年,敲了敲边上洪一的脑袋说道。

    “哦”

    洪一低头,乖乖的吃东西。

    吃个东西都吃不安生,白杨心中无语,眼神示意一帮孩子待好,他提着酒坛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在下青木学社薛墨,冒昧打扰,还望见谅”

    门口,几个白衣青年前方一人在白杨走过去的时候拱手道。

    “咦?居然是清荷,她怎么会一起在这儿?”

    视线穿过这几个青年看到后面的依旧一席白衣轻纱蒙面的清荷,白杨顿时动作一缓。

    “白公子,真的是你,你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人群后方的清荷看到白杨后,眼神愕然,忍不住开口问,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嗨,是清荷姑娘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杨冲着清荷有些尴尬的招手打招呼,此时自己的乞丐装扮实在是有点失印象分啊。

    “你们认识?”

    薛墨微微侧身愕然问清荷。

    “我那一曲心语,就是因为听了这位白公子的一席话有感而发才创作出来的”

    清荷解释道。

    “原来如此,难怪”

    薛墨点头道。

    其他人也是一脸恍然的表情。

    白杨搞不懂情况了,你们那表情明白了什么?

    “白公子……”

    薛墨看向白杨想要说什么,但周围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同时嘈杂的呼喝声也随之而来。

    “就是这里!”

    有人大声呼喝道,上百人呼啦啦很快出现在了周围。

    这些人穿什么的都有,但无一例外,手中都拿着一把两尺长的雪亮刀子,那刀子很特别,狭长细小,在刀尖的地方翘起,形成一个钩子状,在刀身上还有血槽,看得让人莫名发寒。

    这又是玩的哪一出?白杨不懂了,微微皱眉看向薛墨等人,你们这是带人来搞事儿呢?

    被打断了的薛墨皱眉,看着白杨的表情就知道他误会了,随即解释道:

    “他们并不是我们带来的人”

    白杨点头,看向那一群人问:

    “你们干嘛呢,跑错地方了吧?”

    “地方没错,找的就是你,我们小刀帮的一人,最后接触的人是你,现在死了,前来要一个说法!”

    人群分开,一个黑衣劲装男子走出沉声道,腰间别着两把那种形状古怪的刀子。

    “老大你看,还有几个读书人,咦?居然还有一个女子,不知长什么样子”

    那劲装男子身边有人眼睛一亮说道。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白杨无语片刻,看着那劲装男子撇嘴道:

    “我倒是遇到过一个什么小刀帮的人,想收?;し牙醋?,我给他弄晕了,没弄死啊,你可别讹我”

    “谅你一个乞丐也不敢杀我们小刀帮的人……不对,你不是瞎子吗?”

    那劲装男子看着白杨点头道,话说一半的时候,反应过来盯着白杨有些愕然。

    “谁告诉你们我是瞎子了?我说了吗?话说你们到底啥事啊,我很忙的”

    白杨耸耸肩说。

    “我们的人死了,但接触到最后的人是你,你也亲口承认了将其弄晕,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说法?”

    那劲装男子看着白杨沉声道。

    “不是,搞半天话说你谁???”

    白杨拒绝回答那个问题,不耐烦的问。

    “我是小刀帮帮主!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对方已经开始磨牙了,看白杨跟看死人没什么区别。

    “没礼貌,问你都不知道说名字,算了,反正我和你也不熟,鬼知道你们的人是怎么死的,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恐怕仇家不少,搞不好就被什么人给砍死了,关我屁事,没事自己走啊,我可不招待”

    白杨撇撇嘴道,管你是谁,爱谁谁去。

    “你……”

    人家帮主还没发话呢,他身边脾气火爆的人不乐意了,看着白杨一脸怒容,刀子都亮出来了。

    “滚!”

    一声冷哼响起,但这个字却不是出自白杨的口中,而是那个薛墨,此时他正皱眉一脸厌恶的看着周围小刀帮的人。

    他喵的,这乱得可以啊,白杨无语至极……

    呼……

    人群中一个人影冲出,手中一柄冷冰冰的刀子就向着薛墨的脖子划了过去,速度很快,杀气腾腾。

    一言不合就杀人,先放个嘴炮铺垫一下也好啊,这也太任性了点吧,白杨微微瞪眼。

    面对那手持刀子冷冰冰杀过来的人,薛墨不为所动。

    唰,一个灰衣老人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顷刻出现在薛墨身边,轻飘飘一掌拍出,印在了那人胸口,那人身躯一顿,破麻袋一样飞出,砰一声掉一二十米开外,嘴里赫赫的发出声音,眼睛鼓得老大,鲜血伴随内脏碎片从嘴里吐出,眼看活不成了……

    “少爷您没事吧?”

    那老人拍飞对方后,弯腰看着薛墨问。

    我去,这他喵的又是哪儿冒出来的?见了鬼了,为毛我跑哪儿都要发生点事?最近霉神附体了?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