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去看看”

    愣神片刻,被称为薛少的白衣青年说道,迅速转身下楼。

    其他人对视一眼,默不作声的跟上。

    雅间中那抚琴的白衣女子想了想,也起身怀抱古琴出门跟上。

    明显这几个青年身份不简单,来到下面拥挤的街道,人群看到他们后自动分开,让他们顺利的进入了那家茶楼。

    站在墙边,看着白杨留下的那段话,几个青年久久凝视,时而皱眉,时而恍然,时而又一脸茫然……

    “这……”

    其中一个青年皱眉,看着其他人,但眉头紧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先说这字,虽自成一派,但空有其形,并无其骨,也无其神”

    薛少目光闪烁,想了想开口道。

    “如此的话,留下这段话的人,并不懂书法,周围的人说他是个瞎子,这就可以理解了……”

    另一个青年一脸纠结道。

    “字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句话”

    “……”

    当有人说到那句话的时候,几个白衣青年全都闭嘴了,谁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此时茶楼中和茶楼外还站了一大群围观群众,一个个面面相窥,发生了什么?

    “几位少爷,公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雅间中抚琴的女子来到这里,不解的看着几个年轻人问。

    “清荷姑娘,你看这句话”

    薛少转身,指着墙上的字说道。

    “这……”

    清荷看到墙上的字,顿时一怔,倒不是她从那段话中看出了什么,而是觉得那字有点熟悉。

    “这句话不简单啊”

    边上一个白衣青年看着依旧一席白衣的清荷说道。

    薛少突然眼睛一亮,目光巡视,大声问:

    “店家,谁是老板?这家茶楼卖给我如何?多少钱,说个数!无论多少,我都买了!”

    其他几个白衣青年一愣,反应过来,纷纷大声说:

    “店家,我买了”

    “卖给我,多少钱?现在就和我去拿钱,无论多少!”

    “……”

    周围的围观群众面面相窥,这又是什么情况?搞不懂啊,于是一个个目光看向一脸蒙圈的茶楼老板姜老头。

    姜老头愣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尽管他只是一个小老板,但毕竟做了多年生意,头脑还是有的,反应过来摇摇头说:

    “抱歉,各位公子少爷,茶楼是祖传产业,怎能败在我手……”

    话没说完,点到即止,但意思很明显,不卖!

    “那,将这面墙卖给我如何?”

    薛少不死心,指着白杨留下字的墙壁说。

    “这位少爷就别为难我了”

    姜老头摇摇头苦笑着近乎哀求道。

    “哎……”

    几个年轻白衣公子面面相窥,摇头叹息,然后又看着墙上的字出神……

    “到底什么情况啊……”

    围观人群中有人悄悄问身边的人。

    “不知道啊”

    “他们都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恐怕从那句话中看出了什么非同寻常的东西吧……”

    “肯定是这样,这姜老头运气好啊,以后他家这茶楼生意想不火都不可能了”

    众人七嘴八舌小声讨论,大有一种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就是觉得很厉害的感觉。

    “店家,来一壶茶,好茶”

    几个白衣青年中,有人直接开口吩咐道,不想走了,看着墙壁出神目光闪烁陷入沉思。

    “快,给我准备笔墨,我要将这句话写下来”

    薛少对店家吩咐道。

    其他人也是一样,反应过来,要求店家准备笔墨要将这句话抄录下来。

    他们显然不好得罪,店小二立刻去准备东西。

    “几位少爷,为什么你们不去找留下这句话的人?”

    清荷在边上眨了眨眼睛问。

    一语惊醒梦中人,薛少他们动作一僵……

    留下那句话之后,白杨乘着周围的人愣神,带着洪一他们跑路,七拐八拐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自己都不知道来到了青木县的什么地方。

    “你们住什么地方???”

    一个偏僻的巷子里,看到后面没人后,白杨问洪一他们。

    “雷大哥,我们住城南”

    洪一微微低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你住城南就住城南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白杨无语,说道:

    “带路啊,背着这么多钱很累的”

    “哦,那雷大哥跟我来”

    洪一回答。

    “既然累的话,不如把钱拿给我帮你们背如何?”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巷子口出现一个赤膊上身不怀好意的人。

    白杨心道果然还是来了,我跑这巷子里面来专门就是为了等你们的。

    依旧装瞎子,微微侧身面向声音的来源带着点‘害怕’的语气问:

    “你是谁?想要做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么多钱你们拿着累,我帮你们拿吧,放心,看你们也不容易,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那人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戏虐道。

    “你要抢我们的钱?”

    白杨虽然‘看不见’,但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愤恨’道。

    人生其实很无聊的,你想玩那我就和你瞎扯一会儿吧。

    “别说那么难听嘛,我这怎么是在抢你们的钱呢,只是看你们也不容易,带着这么多钱不安全,帮你们保管罢了”

    那人玩味道。

    “坏人”

    洪一他们看着那青年怒目而视,但又一脸害怕无助惊恐。

    “滚蛋,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不想死就给我滚!”

    此时,又一个声音响起。

    脚步声很快过来,足足五个人来到了巷子中。

    “你们……”

    之前那赤膊上身的泼皮脸色一变,然后什么也没说,灰溜溜闪人。

    “呵呵,坏人被我们赶走了,各位别怕,我们?;つ忝恰?br />
    五个人中,其中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光头壮汉说道。

    “别过来”

    洪一惊恐道,相比起之前那人,这几个人让他们更害怕了。

    白杨无语,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等人被瞄上了,但怎么一茬一茬的,就不能一次性出来完吗?而且他还猜到,估计还有人没有出来。

    装作瞎子,摸索着将一帮小屁孩护在身后,面向那几个人的方向‘惊恐’问:

    “你们又是谁?想干什么?”

    “雷大哥,他叫刀疤,是这一代的大哥……”

    洪一在白杨身后解释道。

    白杨:“……”

    居然有叫刀疤的,这名字一听就够狠,已经算得上是泼皮中有名有姓的人了吧?

    “认得我们?那就好,自觉点吧”

    刀疤在其他四个人的簇拥下走过来笑道。

    “那他又是谁?不是和你们一伙的?”

    眼睛上蒙着布带的白杨一指边上的墙壁。

    “……”

    刀疤顺着白杨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边上三米高的墙上站着一个黑衣人,顿时脸色一变,居然没反应过来白杨是怎么发现墙上那人的。

    “刀疤,滚吧”

    墙上的黑衣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刀疤他们说。

    “我们先看上的猎物”

    刀疤目光中闪烁着忌惮,却不愿离去,固执道。

    “这里是我们小刀帮的底盘!”

    那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你……走!”

    刀疤无奈,纠结片刻带着自己的手下灰溜溜走了。

    “……”

    白杨再度无语,一头黑线,这特么的……,到处都有黑吃黑啊,玩单帮的遇到有团/伙的,有团/伙的遇到了有组/织的了,后面到底还有没有人了,一次性出来完行不行?

    “你又是谁?”

    白杨微微侧身面向墙上那人问。

    “你别管我是谁,你们在我们小刀帮的地盘上讨食,就要守我们的规矩,将三分之二的钱财留下走吧,我们也是讲规矩的,不会为难你们”

    那墙上的黑衣人笑道。

    这他喵的是?;し寻??收得也太狠了,我一‘要饭的’居然招来了一帮牛鬼蛇神……

    “雷大哥,他是小刀帮的,小刀帮在这一片有几百个人,杀过人的,我们把钱给他吧”

    洪一惊恐道。

    此时一帮小孩已经面无人色了,在青木县讨饭吃,虽然他们还小,但对于这些泼皮什么的还是有所耳闻的。

    白杨秒懂,意思就是在这一片小刀帮罩得住呗。

    “没人来了吧?”

    他面向小刀帮的那人问。

    “我在这里,谁还敢来……你什么意思?”

    那家伙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反应过来看着白杨皱眉道。

    “没什么意思”

    白杨耸耸肩说,然后那家伙眼前一黑,从墙上一头栽倒,砰一声从几米高的地方掉地上摔得一脸血都没醒来。

    “别怕,有我在,如果那什么小刀帮的以前欺负过你们,现在过去给我打,打到舒服为止”

    白杨一把扯下眼睛上的布带说道,伸手揉眼睛。

    布带戴久了怪不舒服的,装瞎子也不容易……

    “雷大哥,你把他杀了?”

    洪一有些害怕的问。

    “我和他无冤无仇的杀他干嘛,不过这家伙有手有脚的不学好,给了他点教训,醒来后恐怕是傻子了”

    白杨撇撇嘴说道。

    这还不如一刀将他干掉呢……

    “哦,那……雷大哥,我们还是快走吧,万一小刀帮的人来了就不好了”

    洪一虽然不知道白杨是这么办到的,但还是催促道,毕竟是小孩子,哪怕对方晕了也不敢上去打一顿出气。

    “行,那我们走吧,前面带路”

    白杨无所谓,冲着远处摆摆手说道。

    那什么小刀帮估计在青木县中也是个渣渣,没必要太过计较,再来直接给他一锅端了。

    远处,一个身背大刀的大胡子一脸无语。

    “原来你不是瞎子,我还想帮忙来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高人行奇事?亏得我还给他送钱,丢脸死了……”

    (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