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锋哥哥,钱太多了……”

    被白杨取名洪一的小孩,茫然的看了看地上的一堆钱,又看着白杨挠挠头说道。

    这帮小孩平时饭都吃不上,哪儿见过钱啊,尤其是这么多钱,这会儿直接蒙圈了。

    “这些钱,都是父老乡亲们的心意,人世间的真善美在此时尽显淋漓,我们万万不可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善意,去找东西装起来吧”

    白杨微微偏头说道,将瞎子装得入木三分。

    乞讨是个技术活,如果钱少的话无所谓,但是这会儿钱太多了,一个不好反而会引起人们的反感,所以白杨将话说得很是圆润,让人听了舒服。

    周围的人听了这番话会心一笑,那些钱已经不是钱了,是人世间的真善美,其中就有我的一份呢……

    “不必烦恼,我是开布庄的,送你们一些布袋吧”

    此时一个慈眉善目的老汉走出人群笑道,手弯搭着一些布袋,递给洪一后就转身离去了,显然是真心帮忙。

    白杨是‘瞎子’,当然不可能递给他,难不成还指望瞎子在地上捡钱不成?

    哗啦啦哗啦啦……

    一大堆钱币,甚至还有一些这边装钱的小口袋(钱包),全部收集起来,足足装了十二个布袋,每个布袋得有三/四十斤以上!

    金属钱币就这点不好,太重……

    白杨意念扫过,这些钱各个单位的钱币换算下来,恐怕得有两千万钱!

    暗自咋舌,这是要饭吗?这是抢钱吧,一下子就成富翁了啊,搁地球那边简直相当于在迪拜要饭的说……

    将最大的一个钱袋背在背上,其他的依次给个头大点的小孩背着,太重,一个个憋红了脸也舍不得放下,这都是钱呀。

    白杨面向周围一大群还未散去的人弯腰说道:

    “再次感谢诸位父老乡亲的慷慨善意,无以为报,在此祝福诸位福寿绵长,子孙万代无病无灾”

    所谓投桃报李,别人慷慨,白杨也不吝啬几句好话。

    说完,白杨微微侧身偏头对边上的伙计小哥说道:

    “小哥,还请劳烦带我去感谢一下你的东家”

    “你慢点,我搀扶着你”

    那小哥连忙搀扶白杨,毕竟白杨是‘瞎子’,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人群自动让开,给白杨他们让路。

    人群依旧不愿散去,跟上他们的步伐一起走向那家茶楼,白杨无语,你们不走我怎么脱身啊……

    “这些人貌似都很闲啊,有闲钱不说还有闲工夫看热闹,话说一个个都没事吗?”

    心中嘀咕,白杨和十多个小孩在那伙计的带领下穿过人群来到了那家茶楼。

    途中白杨刻意用意念观察了一下,那些隐藏在人群中不怀好意的家伙也没有离去跟了上来。

    财动人心,可以理解,白杨他们‘残’的‘残’小的小,只要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轻易就能得到一笔巨款,心性稍微冷漠一点的都不愿意放过这个发财的机会。

    不过那些人居然把脑筋动到了白杨身上……

    茶楼不大,只是一家临街三层木楼而已,相比起其他动不动就占地极广的酒楼客栈来说的确够小的了。

    一大群人呼啦啦的围过来,倒是把茶楼老板给吓了一跳,连忙带着十多个伙计来到门口紧张的问:

    “怎么回事,你们想干什么?”

    “东家不必惊慌,是之前你让我给他们送去饭食钱财,现在他们特地过来感谢你的”

    搀扶白杨过来的小哥立刻上前解释。

    “哈哈,姜老汉,你有行善之举,人家也有图报之心呢”

    人群中有人笑道,显然是和开茶楼的老板相熟。

    弄明白情况,茶楼老板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向着四周拱手说道:

    “让大家见笑了”

    说完看着白杨局促道道:

    “小哥不必如此,其他诸位都是慷慨解囊,老汉我虽然只是卖几杯茶水,却也不缺那些钱财,专程过来道谢,你眼睛不方便,倒是让老汉我汗颜了”

    “其他人的善意之举,雷某都已经当面谢过,东家的善意之举,雷某也应当当面感谢才是”

    白杨微微弯腰说道。

    “当不得当不得,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姜老汉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

    能慷慨拿出钱财给需要帮助的人,又给人送去饭食,这样的人就不可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心性善良的姜老汉被白杨当着周围成千上万双眼睛感谢,真心不好意思了。

    “雷某虽然眼睛看不到这世间光彩,但心眼却能看到世间善恶,听声音您应该一位为老丈,不知可否有纸笔,区区不才,愿留下一言与周围诸位共勉,愿与天下行善之人共勉”

    白杨想了想再次微微弯腰说道。

    哟呵,瞎子要写字,这个新鲜,快来围观。

    周围的人原本就因为白杨一曲二泉映月就对他另眼相看,并未将它当成一般的瞎子,此番听到他说要写字,更是不走了,我要看瞎子写字……

    “东家,我去拿纸笔”

    搀扶白杨过来的小哥机灵,立刻说了一声麻溜去准备。

    “那我们去搬一张桌子过来”

    边上还有两个店小二反应过来,转身去搬桌子。

    白杨就等着,之所以要写字,并非是为了卖弄,别人敬他一尺,他敬别人一丈,反过来也是,别人欺他一毫米,他还别人一光年……

    这姜老头不但让人送去钱财,还给饭吃,这就是好人不解释,这些白杨都看在眼中呢,过来后发现他家茶楼生意不怎么样,有意帮他宣传一下,生意必定要比以前好很多。

    这边的人估计不懂什么叫做广告,但白杨就是在免费给这家茶楼打广告,周围起吗两万人看着,这就是广告效应,再加上店家慷慨解囊帮助弱势群体,对方瞎眼写字的趣事一旦流传开去,这家茶楼的生意想不好都不行了。

    桌子很快就被俩小二搬来,之前那个小哥也拿来了纸笔。

    白杨装着瞎子一样摸索了一下,摇摇头道:

    “桌子不够宽敞,纸张也不够大”

    周围的人奇怪了,有人忍不住笑道:

    “这位小哥,你要多大的桌子和纸张???还不够你书写的?要不然你干脆写他家墙壁上算了”

    别人就那么一说,然而白杨却当真了,点头道:

    “也好”

    然后微微侧身偏头对洪一说道:

    “搀扶我过去,找一面足够大的墙壁”

    “好的雷大哥”

    洪一点头,对白杨的称呼又亲切了不少。

    姜老汉有点发愁的看着白杨,却没有阻止,这瞎子能写出什么啊,别给我把墙壁弄脏了才好……

    茶楼的一楼大厅,白杨来到木质墙壁边,装模作样的摸索了一下,够大了,长十多米,高三四米呢,够自己发挥了。

    有人已经自告奋勇的准备好了墨水和笔,白杨接过沾满墨汁的毛笔,来到墙壁边挥毫写下一段话: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写完,他将毛笔递给边上的人说道:

    “今日得诸位善举帮忙,在下无以为报,愿以这二十二字与诸君共勉”

    字是陈王朝的文字,但字体白杨用了地球华夏那边的小楷字体,当这二十二个人头大的小楷字体出现在墙壁上之后,周围有点学问的人都闭上嘴巴看着墙壁上的那句话呆住了。

    “上善若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他们不断重复这段话,越是品味越是觉得这段话不简单。

    这句话出自地球华夏名篇《老子》,称得上是教化世人向善的至理名言,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顿时就让很多人陷入了沉思。

    这个世界虽然是玄幻世界,武道昌盛神道缥缈,但却是读书人在执掌刑律监管天下,知识才是主流,这一句教化名言的出现,可想而知给周围的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撼。

    尤其是这句话还是一个瞎子写出来的,这段话本身就包含至理,又因为那从未出现过的字体,让周围的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乘着周围一圈人愣住,白杨带着洪一他们十六个小孩悄悄溜走了。

    茶楼中的人没注意白杨离开,外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见前面的人默不作声傻了一样,看了看白杨他们离去的方向,还是选择留了下来看热闹。

    “姜老头,恭喜了”

    好半天,有人看着茶楼老板拱手感叹道。

    “额,喜从何来?”

    姜老头茫然不知。

    “你啊,呵呵,一千钱外加一顿饭换来这句话,这笔生意抵得上你以前卖十辈子的茶水了”

    说话的人摇头也不说明,目光巡视留下这段话的白杨,一看人没了……

    “人呢?”

    反应过来的人们寻找白杨的踪影,他们早就跑没影了。

    他就想安静的做个两界搬运工而已,文化也是可以搬运的嘛,运完就走,可不想出名……

    在这个茶楼的对面,有一家很大的酒楼,临街楼宇高八层,此时,在靠近街道第三层的一个雅间中,有几个个白衣青年在这里谈天说地,边上有轻纱蒙面女子素手抚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靠近窗边的一个青年却是双目一瞪,赫然起身,哗啦一声将桌子都差点撞翻都没在意,立即走到窗边一脸震撼的看着对面。

    “薛少怎么了?”

    其他几人一愣,看着窗边的青年愕然问。

    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抚琴女子都下意识的停下了动作,优美的琴音戛然而止。

    “各位兄台,我们都是有功名在身的人,你们过来看那边”

    窗边的青年招手示意其他人过来。

    他们不解,走到窗边看向青年指的方向,顿时表情一变,一脸呆滞。

    “那是……怎么可能……”

    看到那边,顿时一个个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

    (又是四更了,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真心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