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十六个小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挤一堆怯生生的看着白杨。

    “我没事杀你们干嘛,话说你们是乞丐?”

    白杨愕然道,这都什么操蛋的世界,屁大点孩子动不动就要被杀的既视感……

    “我们不是乞丐,我们自己找吃的养活自己”

    听到白杨不杀他们,说话的小孩胆子大了点,怯生生但又带着点倔强看着白杨说。

    “得,你们不是乞丐好了吧,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杨撇撇嘴问,明明就是乞丐嘛……

    “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天前这里火光冲天映红了半个县城,喊杀声城外都能听到,后来这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以前这里都是有钱的老爷才能来的地方,所以我们今天就想来看看这里能不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或者吃的”

    小孩没什么语言障碍,看着白杨说道。

    “那县城的其他地方呢?有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白杨想了想再问。

    “有,好多地方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死了好多人”

    小孩一脸害怕的回答。

    他俩说话的时候,其他小孩都不敢吱声,怯怯的看着白杨。

    脑补一下,白杨大概明白什么情况了,那天自己走之后,恐怕单秋林就将这里是血莲教窝点的消息上报给了官府,然后官府出面围剿,抓住血莲教的人逼问出其他人员,然后进行大规模围剿,这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青木县的其他很多地方也发现了血莲教的成员出现了厮杀情况……

    “行,那你们玩吧”

    没什么可问的了,白杨摆摆手打算离开这里。

    “叔叔,你能给我们点吃的吗?我们很饿,一天多没东西吃了?!?br />
    看到白杨要走,或许是觉得白杨好说话,说话的小孩鼓起勇气看着白杨说道。

    还说不是乞丐,都知道开口问别人要吃的了。

    这就对了嘛,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要学会开口,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万一遇到好人了呢对吧,比如说我……

    白杨在身上掏了几下,就掏出两条‘啊二背尸’,其中一条还是吃过一颗的那种。

    “我身上也没吃的,诺,就这玩意了,一人一颗”

    说着,白杨将‘啊二背尸’撕开,一人发了一颗,教他们剥开外面的塑料纸丢嘴里。

    “真好吃,这是我们吃到过最好吃的东西了,谢谢叔叔”

    品尝到甜美的味道,后面的一个小豆丁看着白杨笑得很开心的说道。

    “别叫我叔叔,叫我大哥哥好了”

    白杨无语,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明明我就是小鲜肉一枚的说……咳咳……

    “哦,谢谢大哥哥,大哥哥我们走啦,谢谢你给我们吃的,以后我们会报答你的”

    最开始说话的小孩冲白杨笑道,转身就要带着其他人要走。

    这样的小孩,在地球那边恐怕正是调皮捣蛋的年纪吧,然而他们却学会了知足常乐适可而止知恩图报的道理。

    看着几个小孩瘦弱的背影,白杨摸着下巴想了想开口道:

    “喂,你们等等”

    “大哥哥有什么事情吗?”

    那大点的小孩看着转身看着白杨问。

    “你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想不想赚钱???”

    白杨看着他们笑道。

    “大哥哥,我们还小,没有力气,别人都不会请我们做事的”

    小孩微微低头道。

    可以啊,都知道劳动换取报酬了,不像地球那边的熊孩子,只知道伸手问父母要钱,恩,收?;し训男芎⒆硬凰恪?br />
    “我请你们啊”

    白杨笑道,虽然白杨在笑,但心中却不是滋味。

    “大哥哥要我们做什么?”

    那小孩特警惕,看着白杨问。

    “很简单,就一个字,哭,还有,到时候得加上几句话……”

    白杨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办法,看着几个小孩笑道。

    他当然不是无聊得纯粹的为了玩,有两个目的,第一,看这些小孩也不容易,物质上的帮助只会让他们学会坐享其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让他们学会一点生存技能,第二,这边又没电话,鬼知道去什么地方找单秋林,正好弄出点动静让单秋林自己找过来……

    “那好吧,我们答应了,到时候大哥哥会给我们钱吗?”

    小孩想了想问道。

    “会,到时候赚的钱都给你们,你们在这儿等等啊,我很快就回来”

    白杨说着,转身来到一个避开他们视线的地方,一闪身离开了这个世界。

    几个小孩等了大概一个小时,都以为白杨在耍他们了,正要离去的时候白杨又回来了。

    “怎么样,不认识我啦”

    白杨走过来看着一群小家伙笑道。

    此时白杨换了一声衣服,人字拖,乞丐装牛仔裤,一件T恤明显被火烧过,东一个窟窿西一个洞的,血纹剑用布条包起来了,形似一根长棍,然后手中还拿着一件几个小孩不认识的玩意。

    “大哥哥你怎么……”

    那小孩看着白杨这幅装扮伸手比划,不知道怎么形容。

    “我这是在教你们怎么赚钱呢,哦,这样还不行”

    白杨咧嘴说道,巡视一圈,看到一根被烧得漆黑的木头,过去伸手在木炭上抓了两把,脸上身上弄得脏兮兮的,最后还不满意,干脆在地上滚了几圈……

    “看看,是不是和你们一样了?”

    打量了一眼自己和乞丐没什么区别的装束,白杨看着一帮小孩咧嘴笑道。

    一帮熊孩子估计没遇到过白杨这样的人,明明一看就是个有钱有势的大少爷,却三两下把自己搞成了乞丐,看得他内心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啦,现在都过来,……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

    白杨招手,这才想起不知道一帮小孩的名字。

    “我们没有名字”

    一帮小孩情绪低落的摇头。

    “这样啊,简单,从你开始,分别叫洪一,那个是洪二,一直到洪十六,有问题吗?”

    白杨挨个给他们取名,张口就来。

    “谢谢大哥哥,我们有名字啦,那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一帮小孩欢呼,赤子之心,好坏还是能分得出来的,一下子就和白杨亲近不少。

    “我嘛,叫雷锋,好啦,就这样,都过来,听我的,等下我们这样做……保管能赚很多钱……”

    白杨招手让一帮小孩围过来嘀嘀咕咕。

    “都明白了吗?”

    完了他看着一帮小孩道。

    “大哥哥,这个简单,我们都会了”

    洪一带头回答,使劲点头。

    “那行,跟我走”

    白杨挥手,带着一帮童子军手下去要钱……额,收钱……额,也不对,卖艺去了……

    想当初,他在这边手一挥上万人以他马首是瞻,现在跑青木县来,手下只有十五六个童子军了……

    一群人来到青木县的大街上,找了个人多但开阔的地方,往地上一坐,白杨不知道哪儿摸出一条布条早就把眼睛蒙上了,这会儿坐地上装瞎子。

    把布条缠起来的血纹剑放膝盖上,然后拿着个这边的人估计没见过的二胡吱吱呀呀的试了试音,狗屁不通。

    他也没玩过二胡啊,但不要紧,现学现卖,先把音给找准了,然后恐怖的大脑很快就知道怎么用这些音节组成曲子。

    原本一帮大街上搞不懂这是在干嘛的人准备看热闹呢,一阵刺耳的噪音让人心烦,准备离去的时候,发现那些音节一变,顿时了顿足了脚步,心头开始发酸。

    白杨用意念看到周围那些人的表情,心中差点没笑岔气,乡巴佬们,在大爷我的《二泉映月》催泪神曲面前,看你们还不把钱乖乖的交出来……

    这还不算,十多个童子军就是白杨的群众演员。

    洪一带头,边哭边喊: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没了娘呀……小白菜呀……”

    配合二泉映月悲伤的曲子,就这几句翻来覆去的念,边哭边念,念着念着,一帮小屁孩一起跟着哭跟着喊,真哭了,想到自己悲惨的遭遇,直接真情演出。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没了娘呀……”

    二泉映月悲伤的曲调弥漫开去,不一会儿方圆几百米的街道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心灵被触动,很多人直接忍不住眼圈都红了。

    “这是什么曲子,怎会如此让人心酸?”

    “为什么我感觉无比悲伤难过?”

    “这些人太可怜了,一看生活就过得无比艰苦……”

    “是啊,你看,一个瞎子带着十多个面黄肌瘦的小孩讨生活,太可怜了……”

    “哎,活着都不容易,大家能帮忙就帮忙一下吧”

    一大群人围着白杨等人指指点点嘀嘀咕咕讨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悲切的表情。

    估计看热闹是人的天性,不一会儿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就被包围了。

    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走过来将一把陈王朝的青色钱币放在了白杨身边的一个从万花楼捡来的破罐子里面。

    叮叮当当……

    有人开头就有人跟风,一个又一个走过来送钱,多少不论。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没了娘呀……”

    “呜呜呜……你们太可怜了,我身上就带了这么多钱,都给你们了……”

    一个中年妇女捂着嘴巴呜呜的哭,走过来将身上的钱全部丢白杨身边的罐子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