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后,白杨和王清江来到了黑省省城,打发王清江去买衣服,白杨则是到酒店洗漱整理,完了换上一套崭新的干净衣服这才舒服了点。

    接着两人稀里哗啦干掉一大桌子五星级酒店的东北菜,一个比一个能吃,看得边上的服务员一愣一愣的,心道这俩哥们是几年没吃过东西了……

    叹时光匆匆,一天就这样屁事没做就过去了,躺酒店温暖的被窝睡觉。

    嘟嘟嘟……

    白杨房间床头的电话响起。

    “喂,你谁?”

    白杨接通后眼睛都不睁开问。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服务吗?我们这里有各种美女可供选择,白领,大学生,居家少/妇,空姐,女医生,外围女,模特,网红……”

    电话中一个嗲声嗲气的女人说道。

    啧,他喵的,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好做啊,你说你们这些个野生鸡还给我玩那么多花样,如果真的信了就是脑残。

    心头嘀咕,白杨张嘴就不着调说:

    “我喜欢大丁丁妹子,学名叫扶她,通俗讲叫阴阳,你们这儿有吗?”

    他也真是够无聊的,居然和人家瞎扯。

    “额,先生,我们这儿真没有你所说的那个,不过你想要的话,我们这里的妹子可以满足你的各种兴趣爱好哟,我们这里各种情/趣设备齐全……”

    对面有些愕然无语的道,没有放弃这单生意。

    “那算了,我就喜欢大丁丁妹子,拜……”

    啪挂上电话,把电话线给他拔了睡觉。

    话说传说中的大丁丁妹子到底存在不存在呢……?

    第二天一早,白杨神清气爽的起床,又和王清江使劲造了一顿,一抹嘴巴刷卡结账走人。

    王清江开车,七拐八拐上了高速。

    白杨不想坐灰机那么快回去,主要是想多拖延点时间,让另外一边的世界血莲教事件平息下来,万一过去早了正好撞枪口上找谁说理去。

    “话说昨晚我们住的五星级酒店也有电脑吧?你又跑网吧去了?”

    车上,白杨不停的在手机上打开一个又一个网页,头也不抬的问王清江。

    “额,老板,主要是网吧有气氛,撸啊撸的才有感觉,你是不知道,现在的坑货真多啊,我这样的高手遇到几个小学生队友愣是给跪了……”

    王清江顿时打开话匣子说道,大有一副停不下来的架势。

    “得了吧,你继续这样泡网吧是找不到女朋友的我跟你讲,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吧?”

    白杨撇嘴无语道。

    “额,老板,你这样说我好尴尬,现在谁娶得起媳妇啊,动不动就几万十几万几十万的彩礼钱,还得有车有房,我这儿还欠着你未来十多年的工资呢”

    王清江挠头道。

    “这样啊,也是,确实挺难,话说你们那一帮哥们没娶媳妇的多吗?”

    白杨愕然,抬起头问。

    “几乎都是光棍,汗,眼看光棍节就要到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王清江那个纠结苦/逼。

    “啧,谁让我是你们老板呢,有钱不知道怎么花,这样,多的没有,我转五百万给你,到时候你和熊大他们平分了,就当这段时间给你们发的奖金,恩,管你们去大宝?;故钦蚁备?,自己想怎么花就这么花”

    白杨眨眼说道。

    话说虽然表面上看熊大他们一帮人没给自己办什么事儿,但弄的那些东西却是帮了自己大忙的,虽然他们不知道,白杨觉得也该给他们发点福利了,尤其是那些东西被自己弄走后让这段时间熊大他们担惊受怕,白杨也有点过意不去……

    “老板,你是全天下最好的老板,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王清江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的说道。

    “你再恶心老子一脚踹你在高速上让你自己走回去你信不信!”

    白杨一脑门瀑布汗,‘爱上老子’这几个字你给我解释解释……

    “嘿嘿,老板啊,你一直在捣鼓手机看啥呢?”

    王清江嬉皮笑脸的转移话题。

    “我在看新闻,看看华夏和米国干起来没有”

    白杨头也不抬继续玩手机说。

    “哪儿那么容易干起来啊,如果真干起来的话,搞不好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王清江撇嘴说。

    白杨不说话了,那可不一定,在大兴安岭里面还干了一架呢,死了几百人的说,武装直升机都出动了五架!

    只是,他喵的,奇怪的是网上没有半点风声,华夏这边没有,其他国家也没有半点关于这次事件的信息。

    “看来有些东西还是不能摆到明面上来,暗中打生打死怎么都行,如果摆到明面上来,恐怕真的是要引发战争的节奏,也不知道那些U盘里面是什么玩意,双方都没有提及半点……”

    白杨心头嘀咕,随即不再关注这件事情了。

    那是各位大佬的事情,管我毛事,相隔十万八千里呢。

    然后白杨又在网上看到了关于朴老巫婆狗屁倒灶的事情,你说你一总统把国家机密给一闺蜜看个毛线啊,看看,自己跳坑里了吧。

    然后米国奥黑子快下台了又在大选,又特/么出事鸟,候选人之一邮件事件自己作死引发轩然大/波……

    “这世界还真精彩,每天不出点事情一个个都不安分啊”

    关掉手机,白杨开始闭幕养神,这一路回去得近四十个小时呢……

    几个小时后,两人来到高速中途的一家服务站吃自助餐,马蛋,真黑啊,就几个味道不咋样的菜还两百块一个人,爱吃不吃,方圆百里除了这儿没吃的了。

    吃就吃,白杨如今食量多大,王清江也是大肚汉,两人花了四百块钱愣是可劲吃了十多个人的饭量,老板脸都绿了,就差提着菜刀赶人……

    一路南下,越往南边就越暖和,近四十个小时后,两人再度回到了S市。

    “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没事少撸啊撸,真没前途我跟你说”

    下了高速进入市区白杨就开始赶人。

    “嘿嘿,老板我先走啦,我代其他哥们谢谢你的慷慨,争取好好找个媳妇过日子”

    王清江拍拍屁股不以为意的闪人。

    白杨真的是说给钱就给钱啊,五百万让他们几十个哥们分了花,有钱真他娘任性,得了好处的王清江还不麻溜滚蛋啊……

    白天突突突杀回租住的别墅,那天被他弄坏的地方已经全部都复原了,打电话让那家装公司的过来结账,刷卡五十多万走你别烦我。

    “大爷我这儿还有一百多亿,这可怎么花?”

    白杨躺在别墅的沙发上为花钱的事情发愁,想了想,恩,他决定出去花钱去,突突突跑超市,各种小吃饮料买了一大堆,总共花费不到两千……

    将东西乱七八糟的塞冰箱里,整理了一下自己,想了想站在卧室中,‘握着’血纹剑一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异界那边,白杨在出现的时候,依旧处于万花楼的那栋小楼位置。

    “我去,什么情况……”

    刚过来,白杨一个趔趄噗通一声掉一片废墟里面了。

    他记得离开这里的时候,这个小院布置典雅精致优美,而此时却变成了一堆废墟,小楼坍塌了不说,明显还有火烧的痕迹!

    “万花楼果然粗大事儿鸟,还好大爷那天跑得快有自知之明没掺和进去”

    从废墟中拍拍屁股站起来嘴里嘀咕,他伸长脖子打量周围。

    这会儿这边应该是早上,车**小的白晃晃太阳就在天空呈现四十五度角悬挂。

    “娘的,地球那边都入冬了,这边真特/么热,话说气氛怎么有点瘆得慌……”

    嘴里嘀嘀咕咕,白杨看到万花楼的情况心中直发毛。

    当初万花楼可是花姑娘三千,小斯丫鬟打手无数,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可现在再看,整个万花楼已经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鬼影子都没有一个,安静得吓人。

    “完鸟,我原本还想将万花楼搞过来开酒吧开桑拿开大宝剑的,现在看来是没希望了”

    心头无语,白杨偷偷往万花楼外摸去,周围静悄悄的,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包嚼着辣条压压惊……

    一路所过,整个万花楼的建筑九成九都沦为了废墟,到处都是干涸的乌黑血迹,嗡嗡嗡一大群蚊子围着飞舞,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还能看到一些残破腐烂的身躯部分。

    这万花楼,在近段时间没有经历一场惨烈的厮杀打死白杨都不信。

    “可惜了可惜了,建设得那么精致唯美的建筑群啊,就这样木有了”

    白杨一路走一路感叹,快到万花楼边缘的时候,眉毛一挑隐藏了起来。

    有人!

    悄悄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吓老子一跳,就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屁孩在撅着屁股到处翻找东西,视线放远一点,我去,这样的小屁孩得有十多个……

    “喂,你们干嘛的?”

    一个个看上去也就地球那边七/八岁十来岁的小屁孩而已,没什么好怕的,白杨直接走出去问。

    白杨突如其来的声音显然吓了那帮小屁孩一跳,一个个立即抬头看向他,相互靠拢的同时没人说话。

    “问你们话呢,现在的小家伙咋这么没礼貌”

    白杨走过去继续问。

    他向前走,那帮小屁孩后退,显然很怕他。

    “我们就是来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有用的,我们很饿,求你别杀我们好不好”

    终于,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毛头小子,顶着鸡窝一样的脑袋站到一帮小屁孩前面,看着白杨可怜兮兮的说道……

    (月初,求月票,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