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掏出的山洞中一睡就是一整天,最后白杨给生生饿醒了。

    醒来透过小孔往外一看,原本艳阳高照的天气却变得阴云密布寒风呼啸,鹅毛大雪飘扬而下,十米外就已经看不清景物,天色阴暗下来眼看就要天黑。

    “这样也好,乘着大雪纷飞离去,深藏功与名”

    瞄了一眼外面,白杨开始收拾东西,整理了一下背包,离开山洞,血纹剑飞起,刷刷几下就将掏出的山洞弄塌,大雪飘下,很快就掩盖了痕迹。

    冒着风雪,白杨离开这片区域,几公里外数百人在忙碌没人发现他。

    砍下一块木头做成滑雪板的样子,踩在上面飞速远去,在密林间穿行了几个小时,天色彻底黑暗下来的时候,白杨已经出现在了距离事发地点几十公里外了。

    将背包丢在风雪中,白杨在爬树,他当然不是无聊得半夜三更去爬树玩,而是饿了,正好意念看到这颗树上有一个松鼠洞,好家伙,里面得有十斤以上的干果。

    叽叽叽叽……

    两只小松鼠站在树枝上对着白杨叫唤,仿佛在说坏蛋你想干嘛,快离开我家啦……

    “小家伙,别小气嘛,我就吃你们点东西,又不给你们拿完了”

    白杨冲着两只敢怒不敢过来的小松鼠笑道,伸手在松鼠洞中掏啊掏,一会儿摸出一把栗子,一会儿摸出一把松子或者是核桃之类的,把身上的衣兜装满,从树上下去冲着俩小松鼠摆摆手说道:

    “我就拿了斤把垫肚子,没给你们拿完,走啦,祝你们两口子幸?!?br />
    背上背包,跳到滑雪板上,他一边吃干果一边在风雪中前进。

    一个背风的地方,白杨用血纹剑再度掏出一个小洞,然后劈了几块木板围起来,生了一堆火,架上小锅开始煮老蛇吃。

    他在这个地方的石缝中发现了一条冬眠的蛇,胳膊粗,快三米长了,正好用来填饱肚子,于是才在这儿停下的。

    周围木板围着,如果不是近距离从天上往下看的话,风雪交加的夜晚没有谁知道他在这儿野炊……

    在距离白杨几十公里外的事发地点,连片的帐篷林立。

    “报告处长,经过十二小时不断调查,我们大概锁定了目标”

    一个身穿皮风衣的青年汇报道。

    帐篷中有行军床,有电火炉,有桌子有电脑,一个国字脸中年人从电脑桌后抬起头点头道:

    “直接告诉我吧”

    “处长,根据苏溪水留下的那顶野营帐篷,我们从厂家源头查起,最终查到了黑省一家户外用品店,通过对方的监控画面显示,那顶帐篷是白杨几天前购买的,其后又通过沿途的监控画面分析,他独自一人进入了大兴安岭,原本他还有一个同伴,但却没有跟来,现在还在黑省辖下一个小镇中的网吧撸啊?!?br />
    顿了顿,青年再次说道:

    “因为事关重大,怕其中有什么差错,我们又从那顶帐篷中找到了一些头皮屑头发和指纹,拿去化验分析对比后,发现和白杨留在国家信息库里面的信息完全一致,此外,我们也从另一个方面得到消息,不久前白杨让人注册登记了一把剑作为艺术收藏品,这就是那把?!?br />
    说话的时候,青年递给国字脸中年人一张打印下来的图片,上面正是白杨给血纹剑办理收藏证书时拍的那张照片。

    “如此说来,白杨就是那个以一人之力灭掉敌国奸细数百人,剑斩武装直升机扭转局面给国家拿到珍贵资料的那个人了?”

    国字脸中年人看了看图片,然后点点头问道。

    “凡是有万一,不敢百分之百确认,但几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而且通过外面我们的人观察,白杨应该还未离开大兴安岭,说不定就在什么地方看着我们呢”

    青年点头道,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已经是完全确定了。

    “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我记得这个白杨还有一个师傅对吧?刘青山刘老,现在担任那一批战士的教官,但据我了解,哪怕以刘青山练武多年的本事,也不可能做到剑斩武装直升机的非人地步啊”

    国字脸处长手指轻点桌面摇摇头笑道。

    “白杨此人有些神秘,他拿出的那些草还丹酒的原浆,如今在那一批战士身上效果已经体现出来了,若不是体质得到提升,苏溪水她们三十人也不可能徒步在荒野中行走一千八百多公里,而且,刘青山近乎年轻二十岁的表现,也是那种草还丹原浆的功劳,所以,白杨有那种非人的本事也不是不能理解的,现在几乎已经可以断定是他了”

    青年举例说道,然后看着眼前这个第九处处长,等待他的下文。

    “好了,你下去吧,记住,这件事情已经被列为S级机密了”

    然而处长什么都没有说,挥挥手让他离去。

    “明白”

    青年脸色一怔,回答一声离去。

    他知道自家老板是在敲打自己,这件事情从此烂在肚子里,甚至但凡是知道一点这些事情的人恐怕接下来都要处于监视之中了,如果敢给其他人透露一个字的话,呵呵……

    “白杨啊白杨,从你的举动来看,你是爱国的,虽然不知道你具体有什么本事,但只要你不做出叛//国和无故大规模伤害人民的事情,喜欢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你不想和我们这些人打交道,我们就装作不知道好了,希望未来国家有需要的时候,你依旧会像这次一样为国出力……”

    国字脸处长看着身前电脑屏幕上白杨的照片笑着自语道,然后将关于白杨的一份被列为绝密文件的资料加密上传到某个服务器中,而他这台电脑则是被立即物理毁灭。

    如今白杨有两份资料信息,一份是普通人的资料信息,公安局都能查到那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没什么特别的,而另外一份资料嘛,关于他的很多事情都被记录在案,不过整个世界能看到第二份资料的不超过十人!

    可以很明确的说,如今白杨的分量,在华夏真正最顶级高层的某些人心中,比大熊猫还要大熊猫一万倍,对于这样的人才,绝对不会轻易做出任何举动,毕竟一个不好就是一场灾难,谁都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彼此心照不宣是最好的局面!

    虽然这些事情白杨压根不知道,但如今他多聪明,大概还是能猜到一些的,被查到是迟早的事情,面对国家机器,个人很多时候不可能有什么秘密可言。

    “将近二十个小时了,我才距离几十公里而已,没有人追来,我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了,这就很好,你好我好大家好,装作不知道对谁都有好处,我的资料估计现在已经摆在某些真正的大佬案头上了,我就说嘛,那个层次的大佬怎么可能目光短浅……郁闷,那帮人占据了事发地点,短时间估计是不会离去的,我藏的那些武器恐怕拿不到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吃饱喝足,白杨躺在掏出的山洞中一脸微笑的闭上眼睛睡觉。

    第二天醒来,风雪已经停了,他收拾收拾继续上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各处游玩,一连三天时间他在林子里到处乱转,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

    玩够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掏出老狼卖给他户外装备时附带的卫星电话,卫星定位找到自己的位置,确定方向,往大兴安岭外而去……

    “回去吧,大爷我走啦,以后有时间再来找你玩”

    距离上次白杨进入大兴安岭的地点几公里外的林子里,他挥手打发走一头两米长的黄斑老虎,背着背包离开林子上了大路。

    那头老虎是他两天前遇到的,本来想吃他,结果被他操作血纹剑在身上划了十几道伤口之后果断放弃了那个想法。

    然而它想走白杨还不干了,各种折磨,最终只能拜倒在白杨的大裤衩之下,成为了白杨的坐骑,在林子里面托着白杨玩了两天,这会儿白杨离开林子才放它自由。

    老虎头也不回的离去,鬼才下次想看到你,我要去找我的虎妞去了……

    “在哪儿呢?”

    自己的手机没电了,白杨直接用卫星电话拨打了王清江的手机。

    “老板?额,我现在在那个镇子的网吧里面撸啊撸呢”

    王清江在那边回答。

    白杨无语,他都听到那边传来一声五杀的声音了,狗曰,你这个估计玩枪比玩自己枪还顺溜的家伙去虐小学生真的有意思吗?

    “赶紧的,就在那天我们分开前面几公里的地方,我在这儿等你,二十分钟,你不过来我让熊大爆你菊菊”

    白杨张口威胁道。

    “老板稍等,二十分钟内保证到”

    王清江回答,挂断电话,双手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操作,控制盲僧越过塔直接去打水晶,半分钟后对面的人耳麦中传来一声‘这碧池’的声音……

    “又拿一个MVP,闪人……”

    摘下耳机,王清江麻溜离开网吧,开上白杨的六轮奔驰皮卡就去接人。

    “老板,你这略显狼狈呀”

    接到白杨后,王清江看着白杨愕然道。

    “哪儿那么多废话,送我去上次我们去的那家五星级酒店,然后你给我去买几身衣服?!?br />
    白杨没好气道,你要是去砍死几百个人又在山里转悠几天估计比我还狼狈一万倍……

    (这章算是这个剧情的收尾了,不出意外下一章去异界那边,嗯,今天第四更了,求下月票,然后过了十二点就是下个月了,月票清零,所以有的都赶紧投吧,然后过了十二点有月票的兄弟帮忙投张月票啊,看看能冲到多少名,看在这几天石头这么努力的份上帮帮忙啦,拜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