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远了,加上夜晚,巴雷特根本就鞭长莫及,哪怕是以我现在的大脑分析,三公里以内,也只能确保打中直升机儿没法直接干掉飞机上的驾驶员!”

    透过瞄准镜看到远处的武装直升机,白杨皱眉沉思。

    这真心没办法,如果距离近一点还好说,哪怕是夜晚白杨也能让直升机报废,可距离实在是太远了点,白杨也只能干瞪眼。

    内心祈祷,不管这个方向跑过来的是谁,你快点吧,只要接近三公里之内,我都有百分之六十的希望救下你,如果是两公里之内,几率将上升到百分之七十,如果一公里之内,敌人就等着完蛋吧……

    “快快快,直升机你们飞快一点,再过来一点……”

    眼神死死的透过瞄准镜看着那几架逐渐汇合向着这边飞过来的直升机,白杨恨不得对方一下子就跑自己边上来好给他干掉!

    不过这会儿他只能透过瞄准镜看到灯光。

    距离白杨十公里之外,五架直升机中的五号悬停了半分钟,上面的五个全副武装的人落到地面,沿着地面的痕迹沿途搜寻苏溪水的踪迹。

    其他几架直升机则是分散开来灯光照射地面寻找。

    直升机前进一公里左右,在之前的范围内没有找到苏溪水的身影,又下来五个武装人员在地面寻找,如此每隔一公里都降下五人,地毯式搜索,确保不会放过目标任何逃走的机会。

    在距离白杨五公里外的地方,三尺深的雪地中,突然一个脑袋伸出。

    苏溪水被冻得青紫的脑袋伸出雪面,大口大口的呼吸,太冷了,她浑身麻木颤抖,喘息几口,确认了一下方向,又一头缩进了雪地里,在雪面以下匍匐前进。

    “还有三百米左右,我就能进入温泉山的范围,那里植被要茂密很多,直升机无法超低空飞行直接看到树林中的我,我就能在地面前进,快速进入温泉山,到时红外线必定会受到干扰,我就有机会活下去,带着资料回去……”

    在雪面下前进的苏溪水一遍又一遍的这样告诉自己,内心只有一个信念,活下去,将资料带回去!

    后方直升机已经向着她所在的方向飞来,她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被追上,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死去,但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只有一丝可能她都不会放弃!

    “呼……”

    再在雪面下匍匐前进一二十米后,她不得不伸出脑袋呼吸,顺便观察了一下后面的情况,发现后面的直升机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一公里了,最多一分钟就会追上自己!

    她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但自己手中的这份资料决不能被那些人收回!

    想了想,苏溪水哆哆嗦嗦的从贴身的内衣里面拿出一个U盘,将其放在了雪面下的泥土中。

    如果自己死了,或许这份资料能保持下来,或许后续国家会来检查这里找到这个U盘,然后得到其中的资料,尽管这个几率微乎其微,但她总归是留下了一丝希望。

    做完这些,她再度将脑袋缩回雪面以下匍匐前进!

    “我是最精英的战士之一,我有钢铁一样的意志,我不会被眼前的困难打到,再坚持一下……!”

    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不让自己停下前进的步伐,上方发动机轰鸣,直升机已经出现在了她的上空,而她才距离隐藏那个U盘的地方不到百米!

    她还在继续悄悄前进,动作放缓了很多。

    在她后方,七/八百米外,五个全副武装的人正顺着她留下的痕迹摸索追来……!

    温泉山上,白杨透过瞄准镜死死的看着远处的几架直升机。

    “距离还有四公里多,依旧太远了,还没有枪声响起,看来他们追击这个方向的人应该还没找到,情况紧急,不管这个方向的是谁,随时都处在被发现的边缘,我应该做点什么才行……”

    脑海中快速思索,最后白杨一咬牙,拼了,虽然距离远了点,但自己弄出点响动吸引一下那些直升机上的人注意力也好!

    想到就做,微微闭上眼睛,脑海中划过曾经看过的电视电影以及无意识中接触到的关于狙击手的各种信息。

    “风速,距离,引力,温度,光线,角度……”

    各种信息汇聚,他手中的巴特雷调整角度,瞄准距离自己这边最近的一架直升机的灯光开枪!

    砰!

    一声巨响回荡在山间,一颗子弹高速飞出,呈现弧线向着远处的武装直升机飞去,在夜色下拉出长长的红色弹道轨迹。

    四公里多,距离太远了,已经超出了巴特雷最大有效射程两倍多的距离,加上风速等等因素,白杨这一颗子弹最终飞到什么地方去了都不知道,根本就没有打中目标。

    这个真心没办法,再怎么神枪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徒呼奈何。

    “再来”

    第一枪虽然没有起到丝毫效果,但白杨并未放弃,调整枪口角度,再次开了一枪,不求有功,但至少也要吸引一下那边的一部分注意力。

    第二枪,他根据第一枪的情况作出了微调,将那边直升机飞行的速度轨迹进行预判,一颗子弹足足飞行了四公里多的距离,啪一声,将一架直升机上的一盏探照灯打碎了!

    “这都行……运气吧?”

    白杨愕然,这一枪他压根没把握,运气占据了很大成分,没想到真打中了,虽然只是打碎了一盏灯,可却成功的吸引了那边的注意力!

    那边,被打碎了一盏探照灯的直升机上,有人立即汇报道:

    “猎鹰五号报告猎鹰三号,在我们正前方有狙击手,我们这架直升机的一盏灯被打碎,红外线扫描,那边山体整体温度上升,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无法确认是否有埋伏,请指示,完毕”

    “猎鹰三号收到,应该不会有埋伏,我们的行动还处于保密状态,如果华夏官方知道我们的存在不可能如此悄无声息,对方疑似我们此行目标中的一个或者几个……猎鹰四号五号听命,关闭探照灯,过去解决掉对方!”

    猎鹰三号上的指挥官立即下达命令。

    ‘相距四公里多,一枪还能打碎我们直升机上的探照灯,那个人或者说那些人会不会是杀掉我们那些人的罪魁祸首呢?可若是这样,为什么他们不和之前的一起?’

    指挥官在心中不解。

    几公里外的温泉山上,白杨微微愕然,随即笑了。

    “孙子,你们居然敢过来,关闭了探照灯以为我就没办法了吗,只要进入我视线范围一公里内,那么大的直升机,哪怕是夜晚我也能看到你们驾驶室的驾驶员!”

    然后白杨不动了,静待对方过来。

    直升机速度很快,两三公里的距离,一分钟不到就过来了。

    “其实在这冰天雪地中观看烟火也不错”

    白杨自语,也不通过瞄准镜了,直接看向其中一架直升机,虽然距离还是有点远,而且还是夜晚,但他已经能看到飞机的大体轮廓,视线收集到的画面,通过脑海放大分析,飞机驾驶室的仪表盘的光芒判断出了飞机上驾驶员的位置!

    “风速,距离,角度,击中驾驶员后无法预判飞机的飞行轨迹,马蛋,我又没开过飞机……”

    心头嘀咕,白杨毫不犹豫的扣下巴特雷的扳机。

    砰!

    一声巨响,枪口喷射尺长火焰,一粒子弹沿着轻微的弧度飞射而去,速度极快,飞过一公里距离,噗一声穿透直升机的挡风玻璃,正中飞行员的脑袋!

    巴特雷的威力多恐怖,一粒子弹直接将飞行员的脑袋给打爆了,而且对方还带着头盔!

    “再来”

    白杨眼睛一眯,不管那飞机上的其他人是什么心情,拉动枪栓,根据飞机倾斜的距离和角度,再度开枪!

    砰~!

    噗!

    那飞机上,副驾驶室的飞行员想补救,但下一刻一粒子弹打爆了他的脑袋!

    “不好,飞机失控,立即跳??!”

    后面座舱的人立刻反应过来,背上降落伞打开舱门就跳了下去!

    也不知道那些人是给吓蒙了还是忘了,他们的直升机是低空飞行的,距离地面也就三四十米而已,跳下去降落伞都打不开,有的运气好给挂树上,有的直接摔死了……

    轰!

    夜色中一声巨响,失控的武装直升机直接一头撞到了山上轰然爆炸,一大团火球腾空而起,烟花醉人。

    “啧啧,另外一架直升机你是想跑吗?也给我下来吧”

    温泉山上的白杨嘴里嘀咕,手中巴特雷再度扣下扳机。

    两枪之后,另一架直升机上的驾驶员也被白杨相距一公里阻杀!

    轰!

    又是一声巨响,直升机失控撞到山上爆炸,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球在夜色下燃烧升腾。

    这架直升机因为距离山体近很近,失控后里面的人连跳出来的机会都没有,在直升机爆炸中被撕成碎片!

    “……”

    那边,因为这里两架直升机连续出事报废,指挥官以及其他人全都看着这个方向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