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就跑了吧,无所谓,省得见面后麻烦呢”

    白杨耸耸肩嘀咕道,看了看周围狼藉的场面,开始打扫战场,那么多武器弹药就这样丢掉实在是太浪费了。

    “好东西啊,想当初我为了弄把枪我容易嘛我,话说我那持枪证持这么多枪估计不行吧?”

    花了半个多小时将沿途的枪械武器全部都收集起来,小山一样的一大堆。

    其中所有的电子设备白杨都用血纹??吵闪怂槠?,点燃一对火烧成灰,防止被卫星定位什么的。

    然后手枪机枪狙击枪火箭筒,林林总总加起来得有两百多件,子弹手榴弹也是一堆,白杨看着这一堆武器咧嘴直乐。

    要是让赵石他们装备上这些玩意,估计再遇到死去的岳空那种武道高手都能给他打成筛子!

    不过接下来白杨犯了难,这一堆东西林林总总加起来得一两吨重,没法带走啊,异界那边他要是过去的话还在万花楼的小楼中,万花楼恐怕这会儿是是非之地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丢那边也不行……

    “晕啊,这可怎么搞?”

    坐在一堆枪械上面,白杨给自己点了根烟无语,最后一拍脑门,得,先找个地方放起来,再玩几天,到时候过去异界那边瞄一眼,如果那边没事的话再弄过去。

    话说这样一来,为了这堆武器装备白杨貌似就被束缚在大兴安岭里面了的说……

    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石壁,他走过去用血纹?;艘桓鲂∈迸隽艘桓鲂∩蕉?,将一堆枪械弹药全都丢里面,找块石头一堵,然后撒上积雪,了无痕迹,鬼知道这里隐藏了一大堆武器,除非用金属探测器扫描!

    “冷死大爷了,回去泡温泉去,这帮死人就跟这儿当冰棍吧,估计不久后老虎野狼之类的应该会很喜欢他们”

    东西藏好后,白杨拍拍手离开了这个地方,继续回去泡温泉……

    距离白杨这个地方十几公里外的一个小山坳里,疲惫不堪的苏溪水等人面面相窥。

    “队长,后面追击我们的人都没了,应该和之前他们那里遇到的突发情况有关,我们这是脱离危险了吧?”

    一哥们不确定道。

    “我们这次的任务物品太过至关重要,不能大意,也不能出任何一点意外,九号,你动作快点,悄悄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如果情况不对鸣枪示警,其他人原地休息,一定要确保任务物品安全成功的送到上头手中!”

    苏溪水想了想沉声道。

    “好,我先过去看看”

    九号点头回答一声,再度拖着疲惫的身躯沿着来时的路摸了过去。

    虽说他们这里距离白杨弄死那伙武装分子的地方只有十多公里,但兴安岭里面深谷沟渠无数,再加上大雪天的,疲惫不堪的他们能在这些时间跑这儿来已经不错了。

    九号单独行动快了很多,但也花了近一个半小时才再次回到这里之前的战场,一看傻眼了,一群野狼老虎正在撕咬一地的尸体,一个活的都没有!

    “全死了?这帮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九号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是什么情况,眼尖的他还注意到,追杀他们的人,手中的武器装备全都没了,就剩下尸体被野兽肆虐。

    之前他们因为任务物品的缘故,一心想着逃走将任务物品送回去,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跑到十多公里外发现没有人追来,松了口气的同时原地休息,这才让九号过来看情况。

    如此情况让九号浑身颤抖了一下,见了鬼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先回去把情况汇报一下再说,那边数百野狼十几头老虎,他可没有勇气过去和那帮野兽聊天询问情况,于是带着一脑门未解之谜往回走。

    这一来一回又是近三个小时,当九号回到苏溪水他们那里的时候,天都黑了。

    “什么情况?”

    苏溪水在九号回来的第一时间询问,为了避免暴露位置,他们连火都没敢升起。

    “队长,我过去看了一下,具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追杀我们的那些人全部都死了,这会儿他们的尸体都已经进了野兽的肚子”

    九号一脸有些的回答。

    “都死了?”

    苏溪水一脸难以置信。

    “事实就是这样,只是我们走得匆忙没来得及看到具体情况,如果我们当时大胆一点,留下了观察一下的话就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九号一脸纠结的说。

    “如此说的话,我们安全了?”

    有人惊喜中带着茫然问。

    这算怎么回事?自己一行人被人追杀了千多公里,然后敌人莫名其妙的全部挂了,这特么绝/逼是在逗我好吧?

    “任务物品一刻没有交到组织手中我们就谈不上安全,敌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我们现在联系不上外界,依旧处于危险之中,现在只能说暂时脱离了?;?,现在天黑了,不宜前进,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先弄点吃的,生火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将任务物品送回去!”

    苏溪水想了想沉声道。

    没有人有异议,他们的机能都已经到了极限,加上冰天雪地,实在不能再走了,要不然没死在敌人手中要死在大自然中。

    分开行动,有人去找来柴火生火,有人去猎来动物,条件不允许,直接拔毛用刀子割下肉块放火上烤熟吃。

    然而她们刚吃没吃几口,夜空中,远处传来了连串的嗡鸣声!

    “快,将火堆熄灭,是武装直升机的声音,听声音至少有五架低空飞行!”

    听到声音,苏溪水脸色大变立刻吩咐道。

    几捧雪球丢火堆上,火堆当即熄灭,一个个看着苏溪水等她拿主意。

    “刻离开这里,对方的武装直升机不敢飞高,一旦飞高必定会被我国的雷达扫描到,我们等下尽量往高的地方前进!”

    苏溪水沉声道,说话的时候手还不停,两口吃下手中烤得半熟的肉块,然后又去拿切好的生肉吃。

    顾不了那么多,必要的条件下,为了活命,连虫子都要吃!

    苏溪水打手势所有人离开这里,实在是嘴里塞着生肉说不出话来,这个天又冷,肉都被冻住了,吃得嘴巴麻木……

    “这帮米国佬疯了吧,五架武装直升机秘密潜入我国,他们是想挑起战争吗!”

    路上有人低声咒骂道。

    “米国佬当然会疯,我们拿到的东西,可是事关他们在整个东亚的布局,你们也知道他们顶着多么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眼看就要实施下来,可现在却被我们窃取了具体资料,不疯才怪,以他们天老大地老二他们老三的作风,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苏溪水艰难吞下嘴里的生肉咬牙道。

    想到他们身上那些东西的重要性,米国佬做出派遣武装直升机过来的举动也可以理解了,然而这样一来他们却危险了。

    “不好,队长,听声音武装直升机好像径直向着我们的方向来了,恐怕是之前的火堆暴露了我们的位置,接下来怎么办?”

    有人脸色一变惊恐道。

    心头一抖,苏溪水咬牙道:

    “对方的武装直升机上肯定有红外线热成像仪等装备,我们跑不了多远的,现在我们有十三个人,分成七组分头行动,我单独行动,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份拷贝的吧?只要逃出去一人,将资料上交上去我们死了也值得了!”

    尽管苏溪水这样说了,但没有人心中抱希望,武装直升机上的红外线热成像仪打开,在这冰天雪地中,他们简直就和灯泡没什么区别。

    但是,再怎么没希望也要试一试,他们身上的东西,可是关系到国际形势的玩意,若是无法上交上去,多少人的努力就白费了,而且国家还将处于被动之中!

    “为了国家,为了军人荣誉!”

    二号看着其他人视死如归的说道。

    “为了国家,为了军人的荣誉!”

    其他人重复一句。

    “分开走,我希望最后能看到活着的你们!”

    苏溪水咬牙道,自己率先向着一个方向冲了出去,她记得白天的时候看到过一片浓雾升腾的山头,不出意外那里必定有温泉,泉水是热的,散发热量,应该能迷惑热成像装置,前提是她能到达那里才行!

    倒不是苏溪水不想告诉其他人那里的地形优势,实在是任务物品太重要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万一全部跑去那个地方失败了呢……

    十三个人分成七组分头行动,两两一组,苏溪水单独行动,迅速分开各自离去。

    温泉山上,白杨惬意的躺在清澈的泉水中,边上放着一瓶草还丹酒,身前的水面上放着便携式锅子,锅子里面是一片片在上面开水一样的泉水中汤熟的肉片,拌上老干妈就是美味呀。

    吃一口肉片,再整一口小酒,周围冰天雪地,自己却在泡温泉,这日子简直神仙有没有?

    然而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传来却让白杨眉头一皱。

    “我去,来大家伙了啊,还有完没完了……”

    脑袋稍微偏向声音的来源白杨皱眉嘀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