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说的是‘英格利息’,不会是米国大鼻子吧!居然敢跑华夏底盘上来放肆,胆子挺肥啊,这么多人,就不怕引起战争吗?”

    听到那一声隐蔽,白杨在大树背后眨眼。

    管你是谁,弄死再说!

    从树干后冲出,脑袋直接超频,视线中看到的一切汇聚到脑??焖俜治?,沿途的树木成为他最好的遮挡,前行三十五点四米,手中弩箭发射了三次,迅速背靠一颗大树。

    耳朵轻微动了动,噗噗噗三声轻微闷响传来。

    白杨一笑,前进途中发射的三支弩箭再次干掉三人!

    你要问白杨怎么做到的,大脑超频就这么任性,任何细节都逃不过他视线的捕捉……

    “法克,怎么回事,对方用弩箭就杀死了我们四人,还相隔这么远,我们连人都没看到!”

    那边传来一声惊悚中带着愤怒的暗骂。

    听到这句话的白杨撇撇嘴,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好玩的还在后面呢。

    看了看手中的弓弩,发现箭矢只有三支了,来的时候也没料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就带了弓弩里面的七支弩箭。

    “没关系,大爷身上还有枪呢,对方手中的枪也和我的差不多了”

    心中嘀咕,白杨轻轻的趴下,脑袋贴着雪面伸出去瞄了一眼,没看到剩下的六个敌人在什么地方。

    但是没关系,大脑回忆之前看到的画面,分析出雪地上的几处轻微痕迹,判断出几个人分别在什么地方,又在脑海中花了零点一秒根据周围的地形规划出前进路线,确保自己时时刻刻都处于那些人的视角盲区。

    然后,他就大摇大摆的从树后走出,端着弓弩明目张胆的向着对方跑了过去。

    “谢特,对方过来了,可是看不到”

    那边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暗骂。

    明明能听到白杨前进的声音,可他喵的树木遮挡就是看不到在什么地方,这个就没法搞。

    “给气晕了吧,你这个时候出声简直就是给我当靶子呀”

    白杨眼睛一眯,一个加速向着三米外的一颗大树冲过去,在这个空隙中瞄了一眼声音来源的方向,来到大树后,手中弓弩从另一边伸出扣动扳机又迅速收了回来。

    噗嗤……

    两秒钟后,远处传来了一点轻微的声音,一般人根本就听不到,但白杨却能分析出来。

    这就是大脑开发后不讲理的地方,别说这深山老林了,就是把白杨丢春运火车站他都能分析出几万人中谁谁谁说了句什么话!

    又解决一个,还剩下五个,脑海中飞速勾勒出一张地图,将对方的隐藏地点以及周围的地形勾勒出来,预测了数十种对方观察的方向,又根据这些规划处十多条稳妥的前进路线,最终确定一条最稳妥的,他又大摇大摆的走出树后向着那边冲了过去。

    此时白杨距离剩下的五个人只有两百米不到了。

    那边的五个人,三个分别在树后,一个在雪窝子里趴着,还有一个在一块石头后面,分部在一二十个平方区域。

    一个个面面相窥,看了看不远处死去的几个同伴,浑身发冷,对方是怎么办到的?他们人都没看到,可自己这边就已经死了五个了!

    “对方又过来了!”

    他们不说话了,打手势交流。

    “我们这次追杀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不可大意,听到声音了吗?同时向着声音的来源开火,一定要将其击杀!”

    背靠石头那个人打手势和其他人交流。

    其他人点头,噤声细听,那边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白杨过来了,但他们看不到。

    看不到没关系,同时点头,从隐藏地点出来,手中枪械同时向着声音的方向开火!

    砰砰砰……

    子弹呼啸,雪花四溅,树皮炸裂,木屑纷飞。

    “哟呵,学聪明了,知道火力压制,没用,大爷早就想到了,有本事你把这颗直径两米的大树打断一下下先,不过你们的枪声却是暴露位置啦”

    白杨背靠一颗大树无声自语。

    从枪声判断出对方的位置,深吸一口气,直接向着侧面一个翻滚冲出,冲出去的时候弩箭连续扣动,唰唰两下最后两支弩箭飞出,分别将两人射杀,一个穿透心脏,一个穿透脖子!

    与此同时,白杨继续向前翻滚,手中已经没有箭矢的弩箭丢掉,伸手从战术腰带上拔出两把54,砰砰砰三枪!

    然后世界安静了。

    “呼,搞定”

    从雪地上站起来,白杨吹了下枪口,抖了抖身上的雪沫,直接走了过去。

    十个人,七个被弩箭干掉,三个眉心中弹,死得不能再死。

    “哟,火力很猛的样子,机枪,手枪,我去,还有手榴弹和狙击枪!”

    来到几个人的尸体边,白杨眉毛一挑暗道,这些人真特么大胆,这是想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节奏吗?

    将自己的两把54插腰间,捡起一把机枪背身上,弹夹收了五个揣兜里,实在是他穿的羽绒服放不下了……

    然后捡起一把狙击枪,摸了一把子弹揣裤兜里,继续向着远处的战场移动过去。

    他们这边交火,那一群追杀苏溪水等人的武/装/分子也在向前移动,总的来说白杨和他们的距离更近了。

    “‘老大’,那些人的后方好像出事了”

    苏溪水他们这边也不是酒囊饭袋,白杨在那边搞事,他们这边很快就发现了。

    “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我们以任务为重,继续前进,别逗留”

    苏溪水稍微一想,咬牙吩咐道。

    他们现在还剩下十三个人,全部且战且退,因为弹药已经很少了,不到关键时刻绝不还击。

    后方,白杨拿着狙击枪靠在一颗大树后,嘴里嘀咕道:

    “狙击枪啊,没玩过,先试试具体性能再说”

    说完,他从树后出来,看到几百米外的一群人,拉动枪栓砰的就是一枪。

    一声枪响,没打中任何人,他一咧嘴又回到了树后。

    “后坐力还挺大的,虽然在承受范围之内,但还是在开枪的时候利用肢体抖动减小后坐力的好”

    脑海中分析出狙击枪的重量,后坐力,子弹出膛后枪械的具体反应等等情况,白杨很快就分析出怎么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出狙击枪的威力来。

    啧啧,开挂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就这么任性不讲道理!

    第一枪没打中,再次拉动枪栓,闪身出去,看到远处一个背对自己的人,砰一声开枪,换一个位置背靠大树站好再度拉动枪栓。

    他开枪之后虽然没看一眼,但枪响人倒,那个目标人物脑袋都炸开花了!

    “下一个,你爬在地上,我让你菊/花爽歪歪”

    嘴里嘎嘎笑着,白杨一个翻滚出去,砰又是一枪。

    “哦……”

    远处,那个爬在地上的家伙上半身一翘哦了一声,屁股整个烂了,子弹穿入体内没几下就挂了。

    “怎么回事?”

    连续死了两个人,那一群人的头头脸色一沉问道。

    “长官,根据红外线扫描,我们过去的十个人在短短三分钟全部死亡,那个人已经出现在我们两百米外的身后了!”

    端着平板电脑的哥们一头冷汗汇报道。

    “法克,十个人不但没有搞定一个人,还被对方全部杀了,你们这些年的训练都训练到狗身上去了吗?红外线扫描确定对方的藏身之处,火箭弹给我弄死他!”

    大个子长官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命令道。

    “‘噎死’!”

    回答一声,那哥们快速去部署。

    那边,白杨再度扣动扳机,用狙击枪打死第三个人的同时换了一颗大树背靠,心头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危险的感觉简直让人毛骨悚然,估计对方要发大招了!”

    心头一凝,白杨迅速爬地上,尽量让自己隐藏在大树背后贴近地面,然后意念无声无息散发出去,观察那个方向方圆二十五米内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咻咻咻……

    足足三颗火箭弹顷刻闯入了他的意念范围。

    “你们够狠,但没用!”

    白杨吓了一跳,果然发大招了,念头在心中一闪即逝。

    腰间的血纹剑闪电般飞出,快到视线都捕捉不到轨迹,瞬间掠过三枚火箭弹又飞了回来。

    如同当初白杨在红岩山遇到的那个神道修士一样,血纹剑撕开火箭弹,火箭弹凌空爆炸,弹片四射,相隔二十来米呢,白杨又有所准备,屁事没有。

    “还来!”?

    眉毛一挑,白杨意念中‘看’到又有五颗火箭弹冲着自己飞了过来。

    无语的同时,血纹剑再度飞出,如法炮制,将几颗火箭弹凌空撕碎。

    “长官,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火箭弹未能靠近对方就爆炸了,应该没有能杀死目标”

    那拿着平板电脑的哥们一头冷汗看着大个子长官说道。

    “谢特,见鬼了,给我继续!”

    长官气得破口大骂。

    “被动防御不是老子的风格”

    白杨在地上一个翻滚,丢掉狙击枪,将机枪端在手中,冲着那个方向哒哒哒开火,思维高度运转,将眼睛捕捉到的画面快速在脑海中分析,确定敌人的地点,枪口微微调整,确保每一粒子弹都能弄死一人!

    砰砰砰……

    噗噗噗……

    一梭子三十颗子弹打完,那边三十个人倒地,几乎每个人都是要害中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