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雪原中,一场追逐战正在进行。

    前方十多个人狼狈逃窜,后面一百多人呈半包围拉网式追击。

    十多个逃窜的人都穿着普通的衣物,手中都有枪,狼狈无比,但配合默契,不时对后面追杀他们的人进行反击。

    追击他们的一百多人,全都穿着白色衣服,在雪地中稍不注意就分辨不出,而且武器装备也比逃窜的人高了好几个层次!

    这样的追逐战已经持续了两天,饥饿寒冷和疲惫席卷着前方的十多人,他们随时都会倒下。

    不说后面追击他们的一百多武/装/人员,单单是这样的天气,倒下就意味着死亡!

    砰砰砰……

    三声枪响,后面追击的人群中两人应声倒地,其中一个直接额头中弹身亡,另外一个大腿中弹却咬牙一声不吭,意志力坚强得可怕!

    前方一棵大树后,一个被冻得一脸青紫的黄皮肤男子迅速收回手臂,背靠大树呼出一口冷气,退下手枪弹夹看了一眼,里面只有三颗子弹了。

    “‘老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弹药不足,建议从现在开始分头行动,分散对方的注意力或许有希望能逃出去,只要联系到外界就好了”

    他重新将弹夹插/入枪柄,看着几米外一个雪窝子里趴着的一个女人疲惫的道。

    “不行,对方人数太多,追得也紧,而且他们手中还有红外线装备,我们根本没法躲过他们的追杀,分开只会死得更快,坚持住,只要穿过大兴安岭我们就安全了!”

    雪窝子中的女人喘着粗气沉声道。

    周围其他成员无声苦笑,这样的话‘老大’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从长白山到小兴安岭,从小兴安岭又到大兴安岭!

    后面的人为了追回他们手中的东西,不惜动用数百人追杀他们,甚至冒着引起战争的风险,从高丽追入长白山,经过小兴安岭,然后一路到这里!

    最开始对方就动用电磁波干扰设备破坏了他们的通讯器,连增援都请求不到,他们已经和有上级失去联系超过四十八小时了!

    “快走,他们又追上来了,该死,这帮阴魂不散的东西,要不是手中没用装备,早就弄死他们了!”

    另一棵大树背后,一个肩膀中弹的哥们咬牙沉声道。

    “我还有一个弹夹的弹药,二三四号和我一起掩护其他人后撤,到三十米后你们掩护我们,这是命令,立即执行!”

    雪窝子里的女人深吸口气说道。

    除却‘老大’和二三四号之外,其他人相视一眼,立刻执行,再纠结只会更危险,从各个隐藏地点冲出,做出战术规避动作在雪地中快速前行。

    然而他们刚刚冲出隐藏地点,砰砰砰的声音中,一连串枪声响起,子弹倾泻过来,雪花四溅,树皮炸裂。

    噗噗……

    肩膀中弹的哥们右脚陷入雪中一个趔趄,两粒子弹击中他,顿时倒地!

    “你们一定要把东西送回去……”

    留下这样一句话,他身躯抽搐两下没有了声息。

    “该死!”

    雪窝中的女人咬牙暗骂,身躯一跃而起,扑向三米外的同时,人在空中,手腕一抬,砰砰砰三声枪响,后方追击的人有三个应声倒地。

    二三四号也在其他三个点开枪压制后面人的火力,但他们装备不行,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那女人扑倒雪地中后迅速翻滚,落地之处噗噗噗的声音中至少有十多颗子弹打在那个位置,子弹沿着她翻滚的轨迹追击,直到她滚到一颗大树后面才躲过一劫,子弹在树干上噗噗作响木屑纷飞。

    女人深吸口气,浑身疲惫,原本精致的脸蛋布满了污迹,抓了一把冰冷的雪抹在脸上,让自己强打起精神来。

    几十米外,冲过去的队友找到隐藏地点冲着她们打手势,示意掩护她们快点过去。

    女人做出撤退手势,立即翻身,脚步在树干上一踩,借力如同猎豹一样冲出。

    其他三人做出战术规避动作跟上。

    砰砰砰……

    一连串子弹追着他们,但前方的十来个人立即开枪,稍微压制了后面那些人的火力,让那个女人和其他三人顺利前行了几十米。

    类似的战斗,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少次,每一次都险死还生,一路从长白山到这里,原本的三十多个人,到现在只剩下他们十多个了!

    后方,一百多个追击他们的武/装/人员中,一个大块头一脸冰冷的用英文说道:

    “追,一定要在她们离开大兴安岭联系到外界之前全部杀掉拿回东西,要不然我们所有人都要上军/事法庭,国家整战/略/计/划都要受到夭折,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没有人说话,全都视死如归的向着前方逃跑的人追了下去。

    一追一逃的追杀继续上演。

    在这这些人的斜后方,白杨从温泉山上下来,脚踩滑板飞速靠近这边。

    “什么情况,这是在干仗呢?怎么到处都是血迹尸体和弹壳?”

    看到凌乱的雪地,白杨立马丢掉自制的滑雪板一头扑进了雪地里瞪眼自语。

    观察片刻,周围没什么动静,起身小心翼翼的前进一二十米,来到在一颗树边,这里有一具尸体,脖子中弹身亡,周围的白雪都被鲜血染红了。

    “是华夏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杨眉毛一挑,心中自语的同时,看到不远处还有两具穿着白衣服的尸体,走过去掀开尸体上的头套,居然是高鼻梁蓝眼睛的歪果仁!

    “这些死去的双方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武/装/人员,压根就是军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军人,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识别标志,根本没法判断是哪个国家的,嘿,有得玩了!”

    咧嘴一笑,这会儿白杨也不嫌脏,将其中一具尸体上相对完好的白衣服扒拉下来套自己身上,然后迅速沿着凌乱的雪地向前跑了过去。

    虽然白杨没有经过专门的军事训练,但基本的隐藏自己还是懂的,沿着凌乱的雪地前进,相隔百十米就会看到一具或者几具尸体,死的几乎都是穿白衣服的歪果仁,华夏人很少,沿途的树木老皮炸裂,显然之前交火很激烈。

    随着靠近,前方的枪声越发明显了。

    “有望远镜,正好”

    看到一具死去的尸体边有一副望远镜,白杨眼睛一亮,拿到手中,跑到一个相对高点的地方,爬雪地里向着交火的前方看去。

    “这些人不少啊,我看看,虽然穿着白衣服在雪地里不好分辨,但怎能逃过我的火眼金睛,一共一百三十八个,呈现半包围拉网式前进,现在让我看看前面逃跑的都是些什么……卧槽……苏溪水那妞怎么在那边?前几天不是才和我打过电话么?”

    一看到前面被追杀的人白杨傻眼了,望远镜中看到,苏溪水那妞穿着牛仔裤羽绒服,浑身脏兮兮的背靠一块石头直喘气,虽然只露出了小半张脸,但白杨的记忆力爆表,一眼就认出了她。

    “虽然搞不懂你们在干嘛,但遇到我算你们运气好”

    心头嘀咕,瞄了一眼苏溪水他们的方向,角度问题,加上她们隐藏起来了,分辨不出多少人。

    然后白杨又观察了一下,苏溪水他们距离后面的武/装/人员相距也就两百多米而已,而自己相距那群人则是八百多米的样子。

    “八百多米啊,远了点,血纹剑够不着,要不然飞过去唰唰唰几下就给他砍了,得靠近点才行”

    心中快速思索,穿着白衣服的白杨在雪地中快速前行。

    然而才靠近两百多米的距离,白杨莫名感到心头一紧,想也不想立马滚到了一颗大树背后。

    “麻痹,被发现了?”

    事实是白杨真的被发现了,前方追击苏溪水他们的人群中,有人端着个平板电脑来到那个大个子身边汇报道:

    “长官,根据携带的红外线雷达扫描到,我们斜后方五百多米外有人在靠近,估计是我们追杀的那一群人的漏网之鱼赶过来了”

    “居然还跑来送死,过去十个人将其解决了,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那个大个子冷笑道。

    “是”

    一声回答,十个身穿白衣服的人脱离大部队向着白杨的方向包围了过去。

    “到底有没有被发现呢?”

    白杨心头嘀咕,脑袋从大树后面飞快伸出瞄了一眼又缩了回去,虽然只是一眼,但他也看到了有十个人向着自己摸了过来。

    “你们这是找死呀”

    白杨撇撇嘴,连能‘飞’的可怕武者都被我砍死了,还怕你们不成?

    然后他又伸出脖子看了一眼,对方速度还挺快,雪地里半分钟就靠近了一百多米了。

    将左手中的手枪往战术腰带上一插,端着弓弩,从树后冲出,一个翻滚落地,途中扣动扳机,一支弩箭就已经飞了出去。

    老狼卖给白杨的这种弓弩虽然不是世界顶级货,但有效射程足足达到了两百米的程度,而那边过来的人距离白杨还有三百多米。

    “风速,角度,距离,对方的前行动作……让弩箭飞一会儿”

    背靠树干白杨心中计算。

    三秒钟后,后方追来的十个人中靠前的一个,前方树上的积雪炸开,还没让他反应过来,一支弩箭从天而降从他眼窝射入,从脑后穿出,瞬间倒地扑街。

    “隐蔽!”

    其他九人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寻找隐藏地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