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得差不多,天色也开始暗淡下来,白杨的肚子也饿了,他自带的食物头一天就吃完,想吃东西必须去打野味。

    不远处就有一条结冰的河,搞吃的还不简单,在冰面上用血纹?;鲆桓隹吡?,不一会儿水里的肥鱼就自己往外跳。

    “好家伙,都给闷坏了吧,不要命的往外跑啊”

    白杨咧嘴直乐,捡了几条上岸没半分钟就给冻成冰疙瘩的肥鱼,洗刷干净,其他的踢进水里,主要是吃不了那么多,不一会儿窟窿眼就再次结冰了……

    将洗刷干净的肥鱼带回掏出的‘山洞’口,生火架锅,一整条鱼切成大块煮汤,就加点带来的盐,其他什么都不放,不一会儿就是一锅鲜美的鱼汤。

    另外几条用树枝穿着火烤,撒上调料,分分钟香味四溢!

    好吧,他依旧烤糊了两条,给远远丢开,装着那不是自己弄的,虽然没有人看见……

    也没注意是什么鱼,总之就是很肥很嫩很好吃,坐在风雪中,天地一片苍茫,吃一口鲜嫩的烤鱼,喝一口鱼汤,再整一口价值近三十万的草还丹酒,啧啧,那滋味,神仙也不过如此了。

    吃饱喝足,夜幕降临,晚上没啥好玩的,进入洞中,将洞口一堵,钻进睡袋睡觉,丫过起了山顶洞人的生活……

    第二天醒来,风雪已停,艳阳高照,雪白的世界反射阳光刺眼睛,白杨戴着墨镜,拿上弓弩,没走出百米就猎到了一只肥硕的兔子和三只野鸡,早餐就它们啦。

    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收拾收拾,把东西都弄简单的爬犁上,用绳子拖着离开,再次进入白茫茫的世界乱转。

    “半个小时了,他喵的,总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暗中貌似有一双冒着绿光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大爷!”

    不知道走了多远,翻过一个小山包前行了数十米的白杨停下,手摸下巴嘴里嘀咕。

    丢下爬犁,从怀里掏出一把沙鹰拿在左手,右手拿着折叠弓弩,血纹剑就飞在他身后,转身往山包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去。

    山包不高,也就十多米而已,上去后他啥也没看到,周围的林子中就一些小松鼠小鸟什么的在林间上蹿下跳。

    “不对头!”

    眼睛一眯,白杨仔细分辨地上的积雪,堪称扫描仪一样的眼睛收集画面,在脑海中分析,那雪地上分明有狗爪子一样的脚??!

    “哟呵,大爷居然被狼给盯上了,只是跑哪儿去了呢?”

    明白自己被狼群盯上的白杨不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兴奋起来,跑这破林子里几天了,总算是遇到了点好玩的事情。

    你们不出来是吧,不出来老子去找你们!

    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然后他跑下山坡,沿着雪地上的狼爪子印记追了下去。

    “话说我自己还养了一只小狼崽,这些天过去也不知道长大点没有,那天我走的时候小狼崽都已经狼狗大小……”

    嘴里嘀咕,他顺着脚印前进了数百米,前方传来嗷呜一声狼嚎,抬头一看,一群至少上百匹青狼向着他的方向包围过来。

    “看来之前是被青狼盯上了,不过当时应该只有一只,没敢对我动手,跑回去搬救兵回来了,很好,我要单挑你们一群,话说这玩意是不是?;ざ??不管了,这深山老林的,大雪封山,也没谁来抓我才对……”

    眉开眼笑的白杨不但没跑,反而向着狼群正面冲了过去。

    “狼崽子们,现在打劫,把你们……你们貌似也没什么东西值得留下的,那就留下小命好了……”

    嘴里嘎嘎怪叫着,他手中的弩箭已经射了出去,数十米外一匹青狼应声倒地,一只弩箭从那匹青狼眼球射入了它的脑袋!

    嗷呜……嗷呜……嗷呜……

    一群青狼嚎叫,向着白杨冲来,一个个龇牙咧嘴口水横流,好似看到绝世美女的色中恶棍一样。

    既然看到‘敌人’了,白杨也就放心了,将沙鹰插入腰间的战术腰带,双手不停操作弓弩,一支支弩箭不断射出,短短几十米距离,当狼群距离白杨二十米范围的时候,已经有近十匹青狼倒地身亡!

    箭无虚发,每一支弩箭都能射杀一匹青狼!

    “哈哈,老子就是猎人王,不过现在要化身剑仙啦”

    面对四面八方一百多青狼的包围,白杨哈哈大笑,一直悬浮在他背后的血纹剑刹那飞出,快到视线都捕捉不到,沿着他为中心转了一圈,嗤嗤嗤的轻响中,直径五十米内,数十匹青狼纸片一样被撕成两半,鲜血喷溅染红了雪地!

    嗷呜……

    顷刻损失大半的狼群脚步一顿,一声嚎叫后,狼群夹着尾巴跑了,好似在说‘兄弟们,这个人类不好惹,我们风紧扯呼’……

    “这就跑啦?没意思,太没成就感了,简直就是满级大号虐小怪的节奏嘛,不好玩,我还没玩够呢……”

    挠挠头,看着周围一地的狼群尸体,白杨耸耸肩扛着弓弩往回走。

    这里毕竟是地球,和异界那边差远了,若是在迷河林中,白杨遇到数量这么多的狼群的话,估计就得掂量一下了,他喵那边普通的金狼都长到了五六米长,一步跨越数十米,惹不起啊……

    血纹剑是异界半成品神道剑器,杀死了那么多青狼居然滴血不沾,这点白杨很满意,省得清洗。

    回到爬犁那边,拖着继续前进。

    在雪地中前进了三个多小时,白杨再次眼镜一亮,他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前方一片山头挡住了他的去路。

    林子中听到流水的声音没什么奇怪的,但这个季节听到流水的声音就有内容了,尤其是那片山头上空雾气升腾的情况下。

    “可以啊,哥们运气好,居然遇到温泉了,还等什么,走起,泡温泉去!”

    想到这里,白杨浑身都是劲,爬犁也不要了,背上背包沿着流水的声音而去,拐过几颗大树就看到了一条几米宽的清澈小溪,水面雾气升腾,脱下手套试了试,水是温的!

    沿着溪流向上,越往上水的温度越高,爬上一个小山头后,眼前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多米的清澈水潭,这里的水已经稍微有点烫手了。

    但这里还不是温泉的源头,水是从上面流下来的,爬上去一看,几十米外的石缝中一股股滚烫泉水哗啦啦流淌。

    “还是去下面的水潭吧,在这里估计能把我煮熟”

    裂了裂嘴,白杨重新来到水潭边,将帐篷支起,进入帐篷中几下把自己扒拉干净,出去的时候鼓足了勇气,寒风一吹差点没给冻死,迅速一跃,噗通一声跳入了清澈的温泉中。

    哗啦,脑袋从微微汤皮肤的泉水中冒出,甩了甩头发,周围冰天雪地,而他在温泉中泡着,那种爽快的感觉就别提了。

    在水中游乐几圈,迅速上岸,掏出背包里面的草还丹酒瓶子,再度跳入温泉中,靠在边上一块石头上,一口小酒一口小酒的喝着,那滋味羡慕死个人。

    “就差有个妹子在身边了”

    喝得有点小醉,白杨嘴里嘀咕。

    保暖思那什么,他也不例外,话说他好多天没啪啪啪了呢……

    “小猫乖巧,这辈子估计就她了,但随着我年纪渐长,老爹老妈也在催呀,将小猫带过来?不妥吧,毕竟是不同世界的人,暂时还是算了……要不在地球这边也找个妹子?可我这见天的消失也不是个事儿呀……”

    心头纠结,想半天想不出个稳妥的办法,一瓶草还丹酒不知不觉喝完,他泡在温暖的泉水中迷迷糊糊半醉半醒。

    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若有似无的响声传来,一下子将白杨惊醒。

    “什么情况?”

    他挠挠头侧耳倾听,听半天没什么动静,又闭上眼睛舒服的泡温泉。

    然而他刚闭上眼睛,远处又传来了一声响声。

    虽然声音依旧若有似无,但这会儿他听清楚了。

    “是枪声!只是这冰天雪地的怎么会有枪声在这深山老林?是偷猎的还是警察抓小偷抓大兴安岭里面来了?”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转了一圈,顿时来了兴趣,自己正枯燥无聊呢,又有好玩的了,看热闹去,走起!

    鼓起勇气从温泉中出来,寒风一吹浑身打了个激灵,跑进帐篷中,胡乱搽干净身上的水迹穿衣服,把自己包成粽子这才好了点。

    帐篷什么的就留原地,带上武器,想了想,把卫星电话也带上,血纹?!逖洹?,脑海中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枪声的方向,悄悄的摸了过去。

    走出帐篷没有十米远,远处又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枪声。

    “这是在远离我这个方向啊,不行,我得跑快点,要不然就看不到热闹了”

    心中想着的同时,血纹剑唰一下飞出,三两下从一棵树上撕下一块木板,削成滑板的样子,往雪地上一丢,跳上去飞速向声音的来源滑去。

    “别跑远了啊,我还等着看热闹呢……”

    白杨也是胆大,明知有危险还可劲的往那边凑,要是换成普通人的话,跑都来不及。

    距离白杨几公里外,此时又是另外一番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