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手机,白杨靠在车座上陷入了郁闷之中。

    同人不同命,很多人为了生活而奔波,忙死忙活的得不到一点清闲,他到好,整天无所事事闲得蛋疼,居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讲真,人活到这个份上也是够够的了。

    所以,白杨怒了,额,怒个毛线,他这是在和生活较劲呢。

    “人生不应该这么无聊,反正有大把时光,使劲造吧,搞不好什么时候就老得走不动了”

    嘴里嘀咕,他发动奔驰六轮皮卡,突突突杀回市区,七拐八拐,最终停在了老狼所在的军品店门口。

    “你又来干嘛?”

    啪啪啪走进去,迎接白杨的又是老狼的这句话。

    “我就知道你要说这句话,话说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你再继续这样会没女朋友的我跟你讲”

    白杨自顾自的找了个椅子坐下撇撇嘴说。

    “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这儿瞎扯?不对,你情绪不对,是不是不久前杀人了?”

    老狼抬头一看白杨,原本面无表情的脸色顿时眉头一皱问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宰了一个人形小boss,得,我也不跟你瞎扯,我第一次在你这儿买的那种户外装备,给我来一套,然后上次那种手枪,给我来两把,还有弓弩来一把,别给我说没有,多少钱你说个数”

    白杨二郎腿一翘,噼里啪啦的说道。

    老狼若有所思的看了白杨一眼,无声点点头,走进了店铺的里面,稀里哗啦的一通翻找,拿出三个大大小小的箱子丢给白杨说:

    “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自己注意点,出去散散心也好”

    “你知道我想干嘛?”

    白杨愕然问。

    “像你们这种有钱又没屁事的二代,我早就看穿了,没事闲得蛋疼就知道使劲折腾自己,户外装备箱子里面有专门的卫星电话,太阳能充电的,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自己打电话求救,然后枪这玩意很敏感,你应该有点关系,尽量搞个持枪证什么的吧,没事别烦我,走吧”

    说完这样一句话老狼就赶人。

    “刷卡结账,拜拜了你”

    白杨耸耸肩,提起三个箱子就走,你又不是美女,我跟你这儿瞎扯什么鬼。

    将东西丢车上,想了想拿起电话,再次拨打了之前的那个********电话,接通后问:

    “你们这边能不能帮忙搞一个持枪证?”

    “可以的白先生,不过可能时间有点长,还得需要您亲自走一趟,很多流程……”

    “那就这样吧,算了”

    白杨理解这个国家的情况,很多东西不是有钱能搞定的,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想了想给苏溪水那边挂了过去,没想到第一时间就被接通了。

    “哟呵,你别告诉我你也跟我一样无聊”

    白杨哑然道。

    “别扯没用的,有什么事情说”

    那边苏溪水硬邦邦的回了一句,作为她个人来说,是真心不想搭理白杨的,但是奈何白杨手中百果酿的原因,这个就比较不一样了,苏溪水不想搭理都不行,她‘老板’不干呐。

    “搞得我欠你钱似得,那我就直说了,给我搞个持枪证,行不行给句话”

    白杨也不瞎扯,直接说目的。

    “可以,半小时后给你送到住处,没事我挂了”

    白杨拿着已经挂断的电话一脸懵/逼,这什么情况?为毛对方会如此干脆?原本自己压根就不抱希望的!

    “也对,我手中有百果酿这种东西是他们紧缺的,估计在某些人眼中我不能出什么意外,持枪证这种东西‘无伤大雅’,能给就给了”

    心头嘀咕,白杨懂了,撇撇嘴就往租住的地方而去,途中打了个电话,让闲得无聊打单机游戏的王清江打车到自己住的地方,别问为什么,有事,车资找自己报销。

    回到别墅,家装公司正在稀里哗啦的修补白杨搞坏的屋子,噪音大得很,没法待,就在车上等。

    不久后一辆黑色越野车就停在了白杨车边,一个穿军装的青年帅哥啪啪啪走到白杨车边,敬了个礼说:

    “白先生你好,你要的东西我给你送来了,请你过目”

    说话的时候,军装帅哥递给白杨一个银色手提箱,白杨接过打开一看,里面不但躺着一本持枪证,还有一个不知道啥玩意的小本本,最后是两把黝黑的手枪以及一盒子弹,而且白杨还认出里面的两把手枪是他喵传说中的沙鹰!

    “持枪证我懂,但这里面的枪是什么意思?然后,苏溪水怎么没来?”

    “白先生,我只负者送动手,其他的我都不知道,如果确认无误的话请您在这儿签字”

    那哥们啥也不说,递给白杨一个签收单据说道。

    白杨耸耸肩,不说拉倒,我还不想知道呢,刷刷两下签下大名。

    “白先生,没事我就先走了,对了,有时间你看一看那本枪械使用守则”

    最后那哥们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上车走了,整个过程干脆简单无比。

    “马蛋,这有关系就是不一样,多少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东西如此干脆就来了……鬼的个关系,不过只是互惠互利而已,如果我没百果酿谁特么搭理我”

    白杨撇嘴嘀咕,然后电话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你谁?”

    白杨接通后问。

    “白先生您好,我是艺术品收藏协会的,您要的艺术品收藏鉴定证书已经给您办好送过来了,请问您现在在什么地方?”

    哟呵,唐十六家这服务不错嘛,这么快就搞好了,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一中年人正看着别墅打电话,伸出脑袋冲对方招收说道:

    “这儿,这边”

    那人转身看到白杨,挂断电话过来,先握个爪笑道:

    “白先生您好,亲您先出示一下你的VIP卡好吗?”

    这是怕找错人,白杨理解,把那张卡给对方看了一眼,然后对方一脸笑得跟向日葵一样的表情递给白杨一个鉴定证书以及一本收藏证书,是血纹剑的,居然有收藏协会的印章,还有几个什么专家的签名呢。

    “那好,多谢了”

    白杨冲对方笑道。

    “好的白先生,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请拨打VIP卡上的电话,祝你生活愉快”

    对方笑着说完识趣的离去。

    “东西都搞定了,王清江人呢?怎么还没来”

    将东西都丢后座,白杨看着窗外嘀咕。

    正要打电话催,一辆出租车就杀过来停在了别墅门口,王清江从车上下来,看到白杨招手,麻溜过来问:

    “老板什么事儿?”

    “上车”

    白杨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在王清江上车后发动六轮奔驰皮卡就走,一刻也不多等。

    见白杨不说话,王清江也识趣的闭嘴,晃眼看到后座上的一堆东西,他也是识货之人,暗自咋舌的同时更是不说话了。

    然而车子七拐八拐出了市区,然后直接上了高速,不知道去哪儿,王清江忍不住了,问:

    “老板,我们这是去哪儿?”

    “去黑省”

    白杨咧嘴道。

    “去黑省干嘛?不是,老板啊,那么远,你干嘛不坐飞机?”

    王清江愕然道,还有一句话没说,老板你叫我来干嘛……

    “去黑省玩,让你来是给我当司机的,这么远我一个人开车很累的,至于不坐飞机,我乐意不行?到时候到了黑省你就自己玩,我玩够了找你我们再回来”

    白杨解释了一句。

    “好吧,老板你高兴就好”

    王清江还能说什么,只能这样无语的回答。

    上了高速,白杨就将车速控制在了高速限速的最高时速,也不超速,四平八稳的就这么开,一点都没有皮卡暴君的霸气。

    开车是无聊的,六个小时后,到了一个服务站,两人下车加油吃饭,然后换王清江开车,白杨手机关机躺副驾驶室睡觉。

    一路向北,在这个快入冬的季节,越往北越冷,王清江也没料到会去黑省,啥也没带,好在车上有空调也不至于冻着。

    躺副驾驶室一觉睡醒,已经是晚上凌晨三点了,换人开车,王清江休息。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从S市出发,差不多三十五个小时,两人风尘仆仆的到了黑省,外面那叫一个冷,两人没下车,直接下高速导航到一家五星级酒店,将东西都带上楼,洗漱吃饭,休息几个小时,又是一天天亮后,白杨指挥王清江出去买东西,一些零零碎碎弄了一大堆,然后带着东西结账再次出发。

    几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位于黑省的一个偏僻小镇,车上,白杨问王清江:

    “你的银行卡账号多少?”

    “xxx……,老板问这个干嘛?”

    王清江不解问。

    白杨掏出手机,卡卡操作几下,开始自顾自的收拾东西说道:

    “我给你转了十万过去,自己在这个镇子里面玩,我也去玩去了,玩够了我来找你,你别给我乱跑啊,到时候找不到人我扣你工资”

    “额,老板,这儿可是临近大兴安岭啊,这个季节你不会想跑山里去吧?”

    王清江看出了点苗头,傻眼问。

    “你猜对了,我发现人生有点无聊,所以想找点刺激”

    白杨咧嘴一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