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冷!”

    租住的别墅中,从另一个世界回来的白杨打了个冷战,他这才意识到地球这边都快入冬了。

    周围黑咕隆咚,显然是半夜,开灯后,一看自己身上血糊糊的,浑身难受,将手中的血纹剑随意一丢,开了空调就冲向洗手间。

    别墅中随时都有热水,他将一身血的衣服脱了丢全自动洗衣机里,稀里哗啦的就开始冲洗自己。

    一个小时候,洗发水沐浴露都用了半瓶的白杨这才神清气爽的换上了一套干净的厚衣服,洗干净的衣服也不要了,从洗衣机里面拿出来直接丢垃圾桶。

    房间的地上也有一些血迹,直接找了一条毛巾搽干净,毛巾丢洗衣机里面洗干净,血水冲进下水道,毛巾也不要了……

    躺床上,打开手机一看时间,这会儿才半夜一点钟。

    “那边个把星期估计都不能过去了,万花楼必定成为一个是非之地,管你天翻地覆,不关我毛事,正好乘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玩乐一下,反正老子又不差钱,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将万花楼血莲教什么的丢一边,看到之前被他随意丢一边的血纹剑,惊奇的发现,血纹剑居然穿透了地板,就剩下一个剑柄还在地板上插着。

    “我去,这得多锋利?我就那么随便一丢啊”

    心中震惊,白杨意念延伸过去,融入血纹剑中,长剑又飞了起来,地面只留下一个三厘米长几毫米宽的小裂口。

    血纹剑漂浮在白杨眼前,他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这把剑。

    剑柄和剑身是一体的,而且材质都一样,是布满了血丝一样的血纹钢,剑身长三尺,很薄,目测只有四毫米左右的厚度。

    “血纹钢锻造的长剑,半成品神道剑器,看似轻飘飘的,可却重得我拿都拿不动,这完全不符合物理定律,是因为这种材质的金属密度太大还是因为神道炼器手法的缘故才这么重呢?最奇怪的是,这么重的玩意,居然能被我的意念如臂使指的控制,明明我的意念只能控制二十克左右的重物啊……”

    心头不解,白杨专门实验了一下,将血纹剑放到一边,用意念控制其他东西,没错啊,自己只能控制一二十克的重物,再多就无能为力了,可偏偏能控制不知道多重的血纹剑!

    “奇怪奇怪,搞不懂啊,不过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原因,一是这种金属材质能完全契合意念,和意念融为一体,才造成了我能如臂使指的控制这把剑的情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是神道炼器手法炼制而成,里面估计刻画了所谓的阵法阵纹之类的玩意,违背科学增加它重量的同时还能完美契合我的意念……”

    心头思索,白杨用意念融入血纹剑,仔细感受剑身的每一个地方,只是觉得血纹剑简直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没有其他任何发现。

    想不通的事情丢一边,何必费那个脑筋,反正结果就是这把剑自己能控制就是了。

    心头一动,他脑洞大开,自己是不是也能如同传说中的剑仙一样御剑飞行呢?

    想到就做,翻身而起,让血纹剑飞起,离地几厘米高悬浮,反正血纹剑简直就和自己身体一部分一样,也不怕把自己脚板割破了,就那么小心翼翼的站了上去!

    然后,啪一声,血纹剑掉地上了。

    “不行啊,承受不起我的重量,是了,虽然我能用意念控制血纹剑飞行,但却不能承载我自己,这就好比我能抬起自己的手臂,却没法自己把自己提起来是一个道理,不过我估计当我的意念强大到能托起我自身重量的时候,就能御剑飞行了,麻痹,那个时候还要什么御剑飞行?老子自己就能用意念包围自己飞了……”

    想明白了这些白杨郁闷不已。

    然后测试血纹剑的锋利程度,这个就牛叉了,血纹剑飞起,房间的柜子,撕纸片一样被血纹剑撕开,墙壁,和切豆腐没啥区别,厨房的刀具,一刀两断……

    一番实验,他跟抄家差不多,见到什么东西就去砍一下,最后整个别墅都差点被白杨给拆了,居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能抵挡得住血纹剑的锋利!

    “厉害了我的哥,二十五米范围内神挡杀神有没有!”

    站在狼藉的客厅中,白杨伸手抚摸漂浮在眼前的剑身瞪眼自语。

    然后,打了个冷战,好冷,赶紧冲卧室捂住被窝才舒服了点,晃眼看到之前丢血纹剑的时候一起丢在角落的那块不知名材质黑色令牌,突发奇想的白杨控制血纹剑去斩那块令牌,同样是神道炼器手法炼制出来的物品,到底哪一个更坚韧点?

    事实证明白杨想多了,兵器毕竟是兵器,那令牌虽然有点神奇的作用,但材料肯定不能和兵器相比,在血纹剑下,那块令牌轻易被斩成两半!然后干脆将其切成碎末报废完事。

    没啥特殊情况发生,玩闹一番的白杨也困了,将血纹剑刺入墙壁翻身睡觉……

    第二天一早……额……也就十点过吧,白杨神清气爽的醒来,看到狼藉的房间,挠挠头无语,这都是自己搞的。

    找到手机,查找了一家装修公司,拨通电话后让对方过来将这里还原,不差钱,了不起四五十万搞定。

    起身洗漱完毕,将昨晚洗了的衣服带出去丢垃圾桶,家装公司的人过来,交代一番,他‘拿’着血纹剑走进车库,开上六轮奔驰皮卡离开别墅。

    先去宋一道家开的皇家御宴在服务员目瞪口呆中吃了一大桌子饭菜,吃饱喝足,刷卡结账,又开着奔驰皮卡突突突杀向自己的金属加工厂。

    到地儿一看,我去,冷冷清清的是什么情况?

    将车开到门口,发现以前这里还有几十个无所事事的大块头呢,这会儿只有一哥们在门口保安室打单机游戏,这儿没网线……

    “王清江,熊大他们人呢?怎么就你一个?”

    白杨记忆力爆表,记得保安室的那哥们,在车上伸出脖子问。

    “是老板啊,熊哥他们去追那帮水鬼了,我跟你说,上次那帮水鬼不是被条子盯上了吗,嘿,那帮酒囊饭袋,没想到那帮水鬼扎手,大干一场损兵折将,水鬼跑了,正到处追查呢,熊哥他们也去想办法追了,看能不能乘火打劫”

    王清江麻溜来到车边对白杨说道。

    这都多久了还没放弃?白杨无语,爱咋咋地,‘拿着’血纹剑下车,在王清江面前晃了晃说道:

    “就你了,还有钛合金边角料没有?给我弄个剑鞘”

    “这个简单,老板放心,很快就好,不过老板,你这把剑哪儿来的?怎么看上去很邪乎的样子?上面好像有血丝一样,看着渗人”

    王清江看着白杨手中的血纹剑说。

    “你懂个毛线,这是我花了八千万搞到的古董,刚出土没多久的,牛叉吧?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赶紧给我弄剑鞘去,这样拿着不方便”

    白杨张嘴瞎扯,这是另一个世界的宝剑这种事情我会告诉你?

    “老板大气,有时间给我玩玩呗……我还是先去给老板弄剑鞘吧”

    王清江咧嘴笑道,啪啪啪跑去车间。

    “给你你也玩不了”

    白杨撇嘴跟上。

    进入车间后,看到了边上有一个电子称,乘着王清江不注意,将血纹剑放在上面称,让白杨傻眼的是,这把看似轻飘飘的血纹剑,特么居然重达一百四十五公斤!

    这特/么都快三百斤了,难怪拿不动,那么这到底是因为材质密度的问题还是炼制手法的问题呢?

    白杨傻眼,然而信息量太少,搞不懂,他也不可能拿这把剑去分析材质成分,不说来历的问题,万一给搞坏了算谁的?

    王清江很快把剑鞘给白杨搞好,玩机械的,眼光还是有,搞出的剑鞘不但刚好合适,还在上面用激光弄了点好看的花纹,喷绘磨砂后,和血纹剑配合居然毫无违和感。

    “行,我先走了,你慢慢玩吧”

    拿到东西,白杨很不负责任的闪人。

    血纹剑太重,他是拿不起的,看似插在剑鞘中,其实还是他意念在控制,手中就一个剑鞘的重量。

    重新来到车上,想了想他掏出钱包,找到了唐十六给他的那张VIP卡,电话打过去的第一时间被接通,一个甜美的声音问:

    “尊敬的至尊VIP会员白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服务的吗?”

    他喵的,还是至尊VIP会员卡,唐十六够下本钱的,说道:

    “是这样的,我手中有一把剑,属于管制物品吧,但我喜欢,不好带在身边,给我找个专家弄个艺术品收藏证书或者古董收藏证书”

    有了那些什么证书,这把剑就可以带上飞机火车了,哪怕被警察查到都没事,这一点白杨还是知道的。

    “好的白先生,请您提供一张那把剑的照片和您的地址,我们这边弄好后会第一时间送到你手里”

    “行,到时候给我送到我住的地方去”

    挂断电话,白杨拍了一张血纹剑的照片传过去,然后他想啊想,自己接下来干嘛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