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岳空早就有备而来,说话的时候从怀中拿出一块银行卡大小的黑色令牌递给白杨说道:

    “白老弟,这是我们血莲教的执事令牌,总部下发,神道炼器手法炼制而成,内中铭刻神秘阵纹,你只需要滴一滴你的血液上去,就能完全控制它,你可以拿着这块令牌到四方楼去查询你的贡献值,同时获得的情报也汇报到那里去,只要你去,拿出这块令牌,就会有人接待你,你也能在那里用贡献值换取你想要的东西,最重要的一点,有了这块令牌,你就能控制整个万花楼的所有人!”

    白杨接过令牌反复打量,还挺有分量的,怕是有三两重,不知道什么材质打造,也没有任何特殊标志,看上去就一块普普通通的黑色金属片。

    哎哟不错哦,这他喵的是DNA绑定了吧?玄幻世界果然非同寻常!

    心中暗道的同时,白杨并没有第一时间滴一滴血液上去,而是看着岳空问道:

    “用这玩意怎么控制万花楼的人?”

    “很简单,每一个血莲教的人身上都有一个莲花标记,那就是控制他们的关键,你掌握这块令牌之后,他们就无法对你不利了,一旦他们做出对你不利的举动,那个标记就会化作剧毒顷刻之间要了他们的命,同时,若是你看谁不顺眼,只要心念一动,他们身上的标记也会要了他们的命,我们血莲教等级森严,上级对下级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

    岳空看着白杨笑道。

    “我明白了”

    白杨抛了抛手中的黑色令牌点点头笑道。

    下一瞬间,那把白杨身前桌子上的血纹剑刹那飞起,快若闪电掠过岳空的脖子,噗嗤一声轻响,岳空还带着笑笑容表情的脑袋就离开了脖子咕噜噜的滚到了木质地板上。

    噗……

    血液喷洒,从岳空身上喷出的血液足足三米高,白杨已经尽量避让了,但依旧被淋了一身。

    “别动,要不然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半身染血的白杨看着脸色大变的花三娘咧嘴道。

    在白杨说话的时候,那柄斩断岳空人头的血纹剑已经横在了花三娘的脖子上,与此同时,白杨身后的冰清玉洁四个女孩眼皮一翻晕倒在地。

    “妈的,总算是死了,面对你你可知道老子压力有多大?要是这一下你不死老子就得跑路了,狗曰,你这心脏功率都快赶上水泵了,淋了老子一身!”

    白杨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液,踢了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岳空一脚骂道。

    “这……你……怎么可能!”

    花三娘看着骂骂咧咧的白杨一脸惊惧说不出话来,剧情反转太快,她完全跟不上节奏。

    “你是在奇怪我为什么要杀他能杀他还是奇怪我为什么能控制这把剑?”

    白杨看着花三娘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问。

    他虽然在笑,但一身血的他在花三娘眼中看上去格外狰狞可怕!

    那可是岳空,青木县排名前三的武师境界强者,之前的莫元池面对他都不得不妥协,更是血莲教在青木县的舵主,居然就被白杨这么杀了,饶是花三娘武士境界的心性也给整蒙圈了,白杨怎么办到的?

    杀死岳空的血纹剑就横在脖子上,感受到那种彻骨的寒意,花三娘动都不敢动,战战兢兢的回答:

    “你问的那些我都很奇怪”

    “老子就不告诉你……”

    白杨咧嘴一笑说道,差点没把花三娘给噎死,你都不说还问我干嘛?

    “我现在只问你,你想死还是想活?别仗着你武士境界的修为想搞什么幺蛾子,在没有这把剑的时候我杀你就已经易如反掌,有了这把剑更别说了”

    面对一脸纠结的花三娘,白杨眯着眼睛说道。

    “我不想死”

    花三娘摇头道,能活着谁都不会想死的。

    “那你也晕一会儿吧”

    白杨话音落下,花三娘没搞懂什么情况,眼睛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呼,马蛋,总算是安全点了”

    花三娘昏迷之后,白杨长长的松了口气自语道,之前面对岳空,别看白杨侃侃而谈,他内心承受着多么巨大的压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重新坐下,他手指轻轻点在桌面上眯着眼睛琢磨接下来该怎么收场。

    那柄瞬间斩掉岳空脑袋的血纹剑,此时宛如游鱼一样在空中飞行,范围仅限二十五米以内,围绕着白杨忽上忽下灵活的转圈!

    之前,岳空带着花三娘过来,白杨意念散发出去的时候,发现意念居然没法穿透岳空瞬间护体的真元,如此一来,用意念让对方脑死亡的方式就没用了,面对这样的岳空,白杨除了跑路之外失去了所有的依仗!

    然而就是那个时候,白杨收回意念,意念掠过血纹剑的时候,却有了一种神奇的感觉,意念中,他发现那把剑简直就好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这一发现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不动声色的和岳空瞎扯半天,为的就是最后将血纹剑弄到手研究一下,然而白杨也没意识到岳空居然会那么干脆的就将血纹剑给他了。

    如若不是为了血纹剑,以白杨这超级没有安全感的心性怎么可能和岳空瞎比比半天,早就跑路了。

    得到血纹剑后,白杨继续和岳空瞎扯,他之前用手去拿了一下血纹剑,的确拿不起来,太重了,可神奇的是,他的意念居然能融入血纹剑中,感官中血纹剑简直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臂使指!

    之后说那几句话的时间,他悄悄实验了一下,用意念再次融入血纹剑,居然能控制血纹剑离开桌面凌空飞起来!心头莫名其妙又震撼,他很小心,让血纹剑只飞离桌面一毫米的高度,弧度很小的移动了几下,却是能神奇的控制血纹剑,这个过程中白杨说话吸引岳空他们的注意力,谁都没有发现这一情况。

    他喵的,这是传说中的飞剑??!

    虽然搞不懂自己的意念为什么能控制这把剑如同传说中剑仙的飞剑一样使用,但白杨还等什么,当然是第一时间砍死岳空再说了!

    他这是在冒险赌,若是砍不死岳空的话,他唯有跑路这一条路可走了。

    之所以敢赌,是因为他之前看到岳空伸手和莫元池投掷过去的血纹剑对拼过,当时的画面白杨没看清,可他之前用意念包围岳空的时候,却看到了他手指指尖有一个细小的伤口,这证明血纹剑能伤到他,那还等什么,乘着对方戒心放下出其不意弄死再说!

    然后岳空就莫名其妙的被白杨砍死了!

    估计岳空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莫名其妙的死在白杨手中。

    至于冰清玉洁四个女孩和花三娘为什么会晕倒,这就更简单了,白杨可是看过两个世界的人体结构的,意念穿透她们的身躯找到脑袋里面的中枢神经轻轻一撩拨你还不晕?

    “呸,老子信了你的鬼话,单纯的成为万花楼的掌柜老子还相信你一点,你拿出个破牌牌老子就知道你狗曰的想搞事,滴血在上面?谁他娘知道这种神道炼器手法搞出的东西会不会有什么‘病毒’反而把我控制了,我岂能冒险听你的?哪怕没有这个风险,狗曰的阴险啊,让我滴血认主这破牌牌,那老子不就加入你们血莲教了嘛,然后等着整个王朝的追查然后追杀?还好老子聪明,差点就着了你的道!”

    白杨看着岳空的尸体骂骂咧咧道,说到不解气的时候还踢了他的尸体两脚。

    然而接下来怎么办呢?白杨犯了难。

    “岳空是血莲教在青木县的舵主,他死之后必定群龙无首了,而整个万花楼都是血莲教的产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想到这里,白杨起身,目光巡视,眼睛一亮,冲着远处断了一只手失魂落魄走着的单秋林大喊道:

    “单秋林,老单,这边,这里”

    被逐出师门,割舍心爱的小师妹,单秋林整颗心都已经空了,漫无目的的往万花楼外走去,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哪儿,要做什么,整个人无比茫然。

    当他听到白杨的呼喊之后,转身看向声音的来源,看到白杨正冲着他这边招手呢。

    “也好,反正没事,不管怎么说,我还欠他三个人情,先还了他的三个人情再说,未来的事情再做打算”

    想到这里,单秋林拖着受伤的身躯腾升而起,向着白杨那边飞掠而去。

    当来到白杨所在的小楼后,看到这里的画面,单秋林呆滞片刻,看着白杨愕然问:

    “这是这么回事?岳空死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长话短说,这家伙想算计我,然后被我砍死了,看到没,就是用这把?!?br />
    白杨‘手拿’血纹剑冲着单秋林嘚瑟道,你瞧瞧,你们师徒几人都搞不定的家伙被我砍死啦,哥很牛叉的。

    他也不是真的拿起了血纹剑,而是意念让血纹剑飞着,他装模作样的拿着其实根本没什么重量。

    “你这也够简短的,不过我师父的血纹剑怎么会在你手中?”

    单秋林指着白杨手中的血纹剑问,不太关心眼前的画面。

    “这是你师傅的?哦对,那什么,没时间解释,我跟你讲,现在我送你一桩天大的好处,这个万花楼就是个贼窝,里面的人几乎都是血莲教的成员,你现在麻溜去禀告官府把这里端了,还有那什么四方楼也是血莲教的地方,你告诉官府秘密行动,天大的功劳就在眼前,抓住活口搞不好还能顺藤摸瓜搞掉整个血莲教,你就等着升官发财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啊,改天再找你玩,对了,这几个人你帮我想办法藏起来一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到时候我找你要人,恩,你欠我三件事情,这算是第一件吧,虽然好处最后都被你捞走了……”

    白杨和稀泥丢下这么一番话,转身跑进边上的房间,啪一声把门关上了。

    “老子只想安静的做一个两界搬运工,这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关我毛事,等我回地球那边玩一段时间再回来看情况,整个青木县境内的血莲教估计是完蛋了,官府有了突破口你还能跑了我才不信,小猫他们应该是安全的,等到过段时间事情平息下来再找单秋林问情况,如果有机会的话把万花楼盘过来老子在这个世界开酒吧大宝剑之类的……”

    冲进屋子的白杨心中嘀嘀咕咕,闪身跑路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单秋林反应过来,追过去开门一看,房间里面哪儿还有白杨的半个影子?

    (这个剧情反转得太快,估计闪到不少朋友的腰了,当你们在猜测下面剧情什么样的时候,得想想石头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