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听闻白先生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见果然如同传言中的那样智计无双”

    人未到声先至,就在白杨考虑要不要闪身跑路的时候,岳空花三娘一前一后就来到了白杨他们这边。

    好快的速度,几百米,一两秒的时间吧?他喵的这么快的速度居然没有和空气摩擦起火,更是没有因为速度太快引起强风,这就是武道高手的手段吗!

    看着几米之外的岳空,白杨心中凝然,发现对方并没有第一时间对自己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内心稍微放松一丢丢,看着对方笑道:

    “想来你应该就是花姐提到过的岳空岳老板了?”

    “不错,正是岳某”

    岳空看着白杨点点头道,接着又说:“我比你年长,叫我岳老板未免太过生疏,我占你点便宜,称呼你一声白老弟如何?你叫我一声岳哥即可”

    “岳哥”

    白杨笑眯眯的称呼了一声。

    心中却道艹尼玛的,老子才占你便宜,占你全家的便宜……

    “白老弟请坐”

    岳空一指边上的座椅说,接着吩咐身后的花三娘让人准备酒菜。

    这恐怖的家伙找老子肯定没什么好事,笑面虎估计说的就是这样的家伙,老子得小心点,别被这孙子给算计了。

    白杨坐下,心中暗自警惕,意念悄然散发出去,将岳空笼罩,如果对方有什么过激的举动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发现,无论是闪身跑路离开这个世界回地球还是弄死对方都能提前应对。

    “恩?”

    岳空眉头一皱,下意识警惕看了周围一圈,他明确感受到了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可仔细观察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最终只是觉得自己想多了,并未怀疑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来源于白杨。

    岳空的反应让白杨心头一凝,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意念。

    心道好险,武师之境的人果然可怕,六识敏锐到极致,还好意念无形无质他没法发现。

    而且白杨还发现,在他意念笼罩岳空的时候,他体外有一层奇异的能量波动护体,意念居然无法穿透!稍微一想白杨就明白那应该是武师之境的真元了!

    看来意念也并非万能!

    白杨心头琢磨,不过这并不是白杨真正惊讶的地方……!

    很快有丫鬟端来一桌子美味佳肴,岳空亲自给自己和白杨分别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看着白杨自来熟的笑问:

    “白老弟,你觉得我这万花楼如何?”

    “岳哥这万花楼很不错,八百套小院环境好,三千个姑娘技术强,男人的天堂,去青/楼就到万花楼,来了还想来”

    白杨笑眯眯的端起酒杯笑道。

    如果岳空是地球人的话一定会哑然这句话他喵的为毛那么熟悉?

    然而他不是,脸皮微微抽搐的同时看着白杨突然抛出这样一句:

    “那么,如果我聘请白老弟当这万花楼的掌柜如何?”

    “好啊,我很乐意”

    白杨张口就来答应道。

    一个问得直接,另一个回答得也超级干脆。

    谈事情嘛,肯定都是要先抛出一个主题,然后再商量细节。

    对于白杨回答得如此干脆,岳空愕然道:

    “白老弟爽快,不过我很好奇,我们这也才第一次见面,为何你答应得如此干脆?我心中很多想要说服你的语言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呢”

    “很简单啊,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岳哥你看,这里那么多美得冒泡的姑娘,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我没有理由拒绝你的这个提议吧?”

    白杨咧嘴回答,心道你特么还知道和我是第一次见面啊。

    两个人心中都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说出来的都没有一句真话,信了才真是要被狗曰,都在瞎扯呢。

    “你这样说倒是让我无法反驳,既然如此的话,以后万花楼就拜托白老弟了”

    岳空举起酒杯一饮而下看着白杨笑道。

    然而白杨却没有喝,放下酒杯,伸出左手五指张开冲着岳空问:

    “虽说我很想胜任这个职位,但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五个问题,第一,为什么找到我,第二,如果我接手了万花楼掌柜的职位,花姐怎么办,第三,如果我接手了万花楼,是不是意味着我就加入了你们血莲教,第四个问题,我要付出什么,第五个问题,我能得到什么,这五个问题如果不弄清楚,我心中没底”

    “很简单,第一个问题,就冲白老弟来我万花楼不到半天时间就让这里死了一千多人的头脑,在我的认知中,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职位,第二个问题,你接手万花楼,花三娘成为你的下手,不但是她,从今往后,整个万花楼的所有人都将以你马首是瞻,我会给你控制他们的方法,第三个问题,这只是单纯的聘请关系,不算是加入血莲教,第四个问题,你不需要付出什么,只需要让万花楼的生意变得更好即可,当然,也不可能让白老弟你白白出力,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五个问题了,你让万花楼的生意更好了,将能以别样的方式获取我血莲教的各种资源,这个问题可以单独拿出来说”

    白杨问得干脆,岳空也回答得也直接,两人的一问一答让边上的花三娘她们有点目不暇接的感觉。

    然而听到内容,花三娘和冰清玉洁她们都蒙圈了,岳空居然要白杨接手万花楼是她们始料不及的,但这里却没有她们说话的份,只能听不能干涉。

    看看人家这舵主当得,就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万花楼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搞的鬼,或许他没有任何证据,也不需要任何证据,只因自己来了,万花楼出事了,就认为是自己干的!

    也不否认什么,白杨来了兴趣,问:

    “那麻烦岳哥给我说说第五个问题有什么说法”

    血莲教敢和整个王朝对着干,若是能享受到他们的资源,就冲这一点,白杨绝逼要接下这个活儿啊,当‘妈妈咪’怎么了,高收入哟,还有免费的妹子……咳咳,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们血莲教的资源不是白拿的,需要用贡献度换取,万花楼只是作为一个情报收集地点,不像其他部门那样打打杀杀就能得到贡献度,在这里,获得贡献度的方法有两种,第一是钱财,如今万花楼每一会的时间刨去开支以外大概有一亿钱的收入,拿一亿钱为例,上交血莲教能换取一个贡献值,上交的钱财每多一亿钱能增加一个贡献值,上交钱财越多贡献值越高,第二个方法是情报,根据收集到的有价值的情报,汇报上去,根据情报及时性和重要性,能获得不同的贡献值,白老弟明白了吗?”

    岳空耐心的给白杨解释。

    “一亿钱才只有一个贡献度,这贡献度很值钱的样子,能换取到什么东西?”

    白杨挑眉问。

    “贡献值的用处很大很大,大到超乎你的想象,丹药,兵器,功法,天材地宝,都可以用贡献值换取,以丹药为例,一个贡献度能换取五百颗壮气丹,不要觉得市面上壮气丹十万钱一颗,而你上交一亿钱只能换取五百颗贵了一倍,首先我们血莲教的壮气丹比市面上的好,其次,万花楼是血莲教的,你只是借鸡生蛋而已,可以说是免费获得的五百颗壮气丹,这只是简单的例子而已,若是贡献度足够的话,还能用贡献度请我们血莲教的强者为你办事,比如为你指点武技,为你杀人,为你灌顶伐毛洗髓等等,作用超乎你的想象!”

    岳空再度解释道。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白杨想了想再问:

    “最后一个疑问,每一会上交的一亿钱,是最低的任务标准还是上交后就能得到一个贡献值?”

    “以白老弟你的头脑,这每一会的一亿钱,当然是最基本的要求了,不能算贡献值,多出来的上交才算贡献值”

    岳空看着白杨笑眯眯的说道。

    马蛋,老子就知道没有白捡便宜的事情,不过无所谓了,白杨心中暗道,看着岳空笑点头道:

    “这个活儿我接了,最后,能把那把剑送给我吗?我看着挺喜欢的”

    事情就这么确定下来,不过白杨却看上了边上花三娘手中的血纹剑,岳空从莫元池那里得到的血纹剑。

    “白老弟好眼光,这柄血纹剑乃是珍贵的血纹钢锻造而成,而且这还是一件半成品神道剑器!不过因为它只是半成品,在神道修士手中没用,和烧火棍没什么区别,在武者手中除了锋利点也没什么用,既然白老弟喜欢,给你也无妨”

    岳空摇摇头笑道,用眼神示意边上的花三娘将血纹剑给白杨。

    这还真是应征了那句话,风水轮流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转到什么地方去了,这才半天的时间,白杨就要取代花三娘的位置跑她头上去了,此时花三娘的内心此时是复杂的……

    恭恭敬敬的将血纹剑放在了白杨的身前,花三娘再次回到了岳空身后站好。

    白杨试着拿了一下血纹剑,三尺长的血纹剑重得他丝毫拿不动,尴尬的撇撇嘴对边上的林冰儿说:

    “冰儿,去找一个合适的剑鞘,以后你就专门给我拿这把?!?br />
    “好的少爷”

    林冰儿领命而去。

    接着白杨看着岳空笑道:

    “虽然我不会用剑,但我看每个人出门都带着家伙,我觉得我也不能空手不是,对了,你们血莲教还有神道修士?”

    真以为白杨要来这把剑只是为了装个13?大错特错,之前他意念散发出去差点被岳空发现,收回的时候发现这把剑特么不简单呢,想弄过来研究研究,只是他就那么一说,没想到岳空居然就答应了,跟他向莫元池要这把剑的时候对方一样干脆……

    “哈哈,白老弟性情中人,理解,这柄血纹剑是莫元池的,白老弟要注意了,带着这把??峙掠械懵榉?,然后我血莲教有没有神道修士以后白老弟就知道了,嗯,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我现在告诉白老弟在什么地方如何换取贡献度,如何控制整个万花楼的人”

    最后岳空摇摇头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