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痴儿,痴儿啊,你这又是何苦……”

    莫元池阻止了想要说什么的单秋林摇摇头叹息道。

    “师傅,我……”

    单秋林抬头,苦涩一笑,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莫元池沉吟摇摇头道:

    “傻孩子,为师也曾年轻过,你是我从小山村找到的,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心中的想法,为师都知道,如今变成这样……哎……”

    “师傅……”

    单秋林眼圈一红,声音哽咽说不出话来,青梅竹马,原本应该两小无猜,最终却是另外一人的心被他人占据,那种内心的苦涩好比哑巴吃黄连。

    情之一字断人肠,催人泪,噬人骨,痛人心,甜蜜,欢笑,幸福,万般种种,言语无法形容。

    一颗心都系在姜山身上的小师妹,此时看着姜山眼泪刷刷的流,小女儿的心都快碎了,哪儿有心思去注意单秋林说了什么。

    呵……

    单秋林嘴角裂了裂,嘴角勾起一丝凄然的弧度,眼神中的落寞无人能懂。

    小师妹不懂事,但姜山年纪要长一些,从单秋林和莫元池看似莫名其妙的对话中感受到了点什么,皱眉问:

    “师傅,师弟,你们在说什么?”

    “哎……,冤孽啊……”

    莫元池摇头心中叹息,微微侧身,意思不言而喻,都是自己疼爱的徒弟,单秋林你自己看着办吧,为师管不了这样的事情。

    “师傅,其实你都知道,对吗?”

    单秋林深吸空气,表情变得平静看着莫元池的背影问。

    “你是为师看着长大的,你说呢……”

    侧身的莫元池说道。

    单秋林懂了,转身,看着姜山歉意道:

    “大师兄,对不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师弟,别说了”

    姜山预感到了什么,眉头一皱咬牙阻止了单秋林接下来要说的话。

    “师兄,你听我把话说完,错就是错,我还没有不敢面对自身错误的勇气,那坛雷霆酿是我买的,也是我想办法弄到你手中的,我在其中加了失心散,所以你才会‘醉’,也是我把你弄到万花楼来的,那两个人,也是我弄到师兄身边的……”

    单秋林摇摇头看着姜山继续说道。

    可他没有说完又被姜山咬牙打断道:

    “师弟,我让你不要说了,你还是我的小师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事情过了也就算了,经过师傅开导,我已经看开了!”

    “师兄,居然是你,大师兄对我们那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大师兄,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听到单秋林这番话的小师妹,瞪大眼睛伸手指着他神色复杂的说道,一脸难以置信。

    单秋林笑看小师妹一眼,眼神深处一丝宠溺彻底隐藏,表情变得平静,看向姜山继续说:

    “师兄,你听我说完!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坏,那两个人是我找的,但他们并没有对师兄你做什么,你身上的‘异样’,也只是涂抹了一点特殊药物而已,你们什么都没做,这点我向你保证,我知道,因此师兄你会背负不好的名声,这是师弟的错,师兄你愿意原谅我,但我却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还有,因为我的胡闹,师兄你断了一只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单秋林在莫元池等人没反应过来之前,抬起右手一挥,剑芒闪烁,他的整个左手手臂已经离开了身躯!

    “够了!你怎么这么傻……”

    莫元池转身,见事情已经发生,神色复杂痛心疾首,阻止了单秋林继续要断掉自己右手的举动。

    “师傅……!”

    单秋林依旧跪在地上,一脸平静的看着莫元池不说话。

    “罢了罢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子,自己处理吧,为师老了,哎……”

    莫元池读懂了单秋林的眼神,摇摇头转身站到一边叹息。

    单秋林再次看向姜山说道:

    “师兄,因为我的错,让你失去了一条手臂,现在师弟还你一条手臂,可否满意?如若不满意,师弟再将另外师傅阻止的右手还你!”

    “师弟,你……这又是何必呢”

    姜山看着单秋林,明白真相后内心极其复杂,神色变换,最后闭目说道。

    “大师兄,师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小师妹一脸茫然的问,她是真心没搞懂。

    “师兄,我让你背负不好的名声,这也是师弟欠你的,很快整个青木县都知道我单秋林是一个同门相残十恶不赦的坏人,师兄可否满意?”

    单秋林继续看着姜山说道。

    “你够了,如果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师兄,这些事情休要再提,过去也就过去了,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姜山双眼一睁看着单秋林沉声道,但看到单秋林那平静得可怕的表情,语气一缓叹息道:

    “其实我们都知道,不是你欠我什么,而是我有愧于你……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对你们好,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阻止不了了”

    姜山这句话指的是小师妹的事情,虽然没有说明,但单秋林懂,莫元池也懂,只有小师妹自己一人什么都不懂。

    “这种事情,不是谁欠谁,也不存在谁对谁错,师兄,如今我已经看开了,师兄,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兄,你要保重,还有……,你明白我的意思,不要让我后悔今天的决定”

    单秋林看着姜山说道,在姜山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他转头看向莫元池的背影道:

    “师傅,同门相残,按照师傅当初定下的规矩,还请师傅给徒儿一个了断吧”

    “大师兄,师兄,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为什么一句都听不懂?”

    小师妹看着姜山茫然问。

    然而姜山却神色复杂的看了小师妹一眼,又看向单秋林,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同门相残,按罪当诛,这个只能莫元池做主,没有他说话的份。

    他明白单秋林的意思,单秋林彻底放下小师妹了,要他以后好好的照顾她。

    “痴儿,痴儿,这是何苦,这是何苦啊,早知今日,当初为师就不该带你……回来了,哎……,罢了罢了,你对你大师兄做的事情,算不得同门相残,最多只是玩笑开过了而已,但连累了他的名声,加上害他失去一臂,却是实打实的罪过,为师本不愿计较,既然你自己提出,为师只能依你,你罪不至死,念在多年师徒情分,为师今日将你逐出门墙,从此断绝师徒关系!”

    莫元池看着单秋林痛心道,说完再不忍看单秋林一眼,傻孩子,你放下了,要逃避,为师成全你。

    单秋林苦涩一笑,看向姜山道:

    “最后叫你一声师兄,我的错已经犯下,回头无岸,以后师兄保重”

    接着单秋林看向小师妹说:

    “师妹,最后这样叫你,你也要保重,以后若是受了什么委屈,随时来找我,我给你出头”

    最后,单秋林看向莫元池的背影磕了三个头道:

    “跪一人为师,终生为父,生死无怨,今日因果,皆因我心中杂念而起,怨不得别人,师傅保重,徒儿不能侍奉您老身前了”

    说完,单秋林起身,捂着断掉的左臂迈步离去,背影是那么的落寞凄凉,可他内心的凄凉只有他自己知道。

    放下放不下的,那种勇气没有几个人能拥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小师妹在边上喃喃自语,她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切都因为她而起,也不会明白,单秋林的离去并不是因为犯下的过错,而是在逃避她!

    “走吧,以后,就当没有此人了……哎……”

    莫元池摇头叹息道,他也曾年轻过,老于世故,什么都知道,只是他这个作为师父的,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任由事态发展。

    发展到如今这样,他也不想,但却已经无法挽回。

    儿女私情,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另一边,岳空离开院子,背着双手走在前面,花三娘恭敬的捧着血纹剑在他身后两米外跟随。

    走着走着,岳空停下脚步,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花三娘,突然出手,一巴掌抽在花三娘脸上,将花三娘抽飞十多米,冷漠的看着她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被突然打了一巴掌的花三娘有点蒙,脸颊火辣辣的痛,不敢有丝毫怨言,捡起跌落的血纹剑跪地说道:

    “属下不知”

    “不知……呵……很好,很好,被一个人耍的团团转你却告诉我不知,看来你这执事不用做了,我发现我有了更好的人选,跟我来”

    岳空面无表情的说道,说完转身,腾身而起,凌空踏步飞掠而去。

    花三娘内心是蒙的,真心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挨打,但她不敢多说多问什么,只能跟上岳空的步伐。

    远处,夜色下,白杨看着那边的小院一脸愕然,这就完了?还以为能再度干一场大的呢,搞半天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结束了。

    他没有在那边亲耳听到具体情况,自然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

    “就这样吧,万花楼的人都是血莲教的,死了那么多也差不多了,后续再慢慢玩……”

    他心头嘀嘀咕咕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远处有人影径直向着自己的方向飞掠而来,顿时脸色一变。

    他喵的,岳空和花三娘过来了,什么意思?老子到底跑不跑?

    (这一章或许有人看不懂了,这个情节大概还有两章,写完后搞好玩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