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元池将你们几个原本资质不错的小家伙教成了一帮笨蛋,我都替他感到脸红,稍微值得称赞也是最大败笔的地方也就有情有义这一点了”

    岳空看着身前的三人冷漠的撇嘴道。

    说话的时候,他再度伸手向前一点,空气无声无息轻微扭曲,单秋林和他小师妹双双吐血倒飞出去。

    然后岳空依旧一步一步走向姜山。

    说断姜山双臂,绝不找别人!

    “我要你死!”

    只剩下一只手臂的姜山咬牙怒吼,再度冲向了岳空,左手食指中指并指如剑,真元喷薄,化作四尺金色剑芒,一往无前的刺向了他。

    自己那么丢人的一面被人看到,没脸见人的他,既然没法杀光所有人,还不如自己死了算了……

    “愚蠢!这一只手臂也留下吧!”

    岳空不屑道,依然伸手向前轻轻一点,空气轻微扭曲,金色剑芒粉碎,下一刻姜山仅剩的左手也要化作血雾。

    “不要……!”

    被震飞出去的小师妹嘴角溢血,人在空中看着这个方向绝望尖叫。

    “怎会这样……”

    同样被震飞出去的单秋林则是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的喃喃自语,砰一声砸进了废墟之中。

    这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可事实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个岳空明明能轻易杀死单秋林他们三个师兄妹,但却并未那么去做,而是猫戏老鼠一样,应该是在等什么人!”

    远处白杨看着这边微微皱眉在心中自语。

    眼看姜山的另外一只手臂也要粉碎,一脸平静的岳空却眉毛一挑抬头看向远处,嘴角出现一丝淡淡的笑意。

    夜色下,一柄三尺古朴长剑横空而来。

    那古朴剑身上有血丝般的纹理,剑身外有一层透明剑芒包裹,划破虚空,空气扭曲,无声无息却又快若闪电!

    岳空手臂一抬,指尖黑色真元缠绕,一指点向了那横空而来的三尺长剑。

    他的手指与那柄长剑之间相距三寸,画面好似无声定格,手指与剑锋相互接近,每靠近一分,周围的空气就扭曲一分,好似波纹一样扩散开去。

    同时,随着岳空的指尖与长剑越来越近,他手指之上的真元和长剑剑锋之外的透明剑芒也在消散崩溃。

    这一切看似缓慢,实则快如闪电,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只是一刹那,但对岳空来说这个过程却是漫长的。

    最终他的指尖还是真正的接触到了那柄长剑的剑锋,但却是他手指上的真元率先散尽。

    眼角微微收缩,岳空感觉到指尖一辆,那古朴长剑仅剩的一点剑芒刺破了他指尖!

    岳空手指一曲,化作残影连续在剑尖之侧的连弹两次,第一弹剑芒消散,第二弹长剑倒飞而回!

    “那是神道剑器?”

    远处看着这边的白杨瞪大眼睛。

    夜色下,距离有点远,他真心没有看清楚那边的情况,只是模糊看到一柄长剑飞来靠近岳空,然后岳空手臂一抬长剑又飞走了!

    马蛋,没看清楚……

    “血纹剑!是师傅!”

    那边,残垣断壁中,原本已经绝望崩溃的小师妹看到那柄长剑飞来救下姜山后顿时惊喜道,通红的双目中已经燃起了希望。

    那一柄长剑倒飞而回的时候,一个灰衣老人从远处快速飞掠而来,凌空抓住倒飞而回的长剑,一两秒的时间,就已经从数百米之外来到了狼藉的小院中,持剑站在姜山身前直面岳空。

    “莫元池,你总算是来了,如果再晚一会儿,你恐怕就见不到你的三个徒弟了”

    岳空背着双手看着前方几米之外的老人淡淡的笑道。

    在背后,岳空右手食指和大拇指一抹,食指指尖一滴血液被抹去。

    一身灰色长袍的莫元池,头发灰白相间,看上去年近八十了但却面容红润,皱纹都很少,鬼知道他是怎么保养的。

    一脸慈祥的他看着岳空微微点头道:

    “我这三个不挣钱的徒儿给你添麻烦了,徒弟有过错,是当师傅的没有教好,在这里老朽代他们给你道歉,他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放过他们如何?”

    “师傅,徒儿犯下的过错,怎能让师傅受过?”

    莫元池身后,跟死狗差不多的姜山脸色一变,表情复杂,不顾受伤的身躯,翻身跪地说道,脑袋触底没脸见人了,真的没脸见人了。

    莫元池转身,看着姜山慈爱的摇摇头道:

    “傻孩子,未能教好你宠辱不惊的心性,这是为师之过,未能教你明辨是非的眼光,这也是为师之过,这里发生的事情,错不在你们,在为师”

    姜山微微抬头,看着莫元池表情复杂到极致,羞愤欲绝,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再度低头将脑袋触底不语。

    在姜山低头的瞬间,莫元池屈指一弹,将一粒药丸送入了他口中说道:

    “好好疗伤,这里有为师”

    说完,莫元池重新转身看着岳空。

    “他们是小辈,难免会犯错,我还不至于和他们计较,但不过他们在我万花楼杀人了,既然你是他们师傅,那就由你来给我一个交代吧”

    “理应如此,不知你想如何?”

    莫元池点头道。

    “我万花楼死伤千多人,都是好手,人死不能复生,钱财无用我也不缺,留下你手中的血纹剑赔罪吧”

    岳空看着莫元池淡淡的说道。

    “好”

    莫元池微微一愣,随即一脸平静的点点头道。

    “师傅千万不能啊,那是师祖昔年遗留下来之物,怎能拱手让人,这一切都是徒儿犯下的过错,理应由徒儿偿还,大不了徒儿舍弃这条命也就是了”

    姜山瞬间抬头双目通红的说道,仅存的左手抬起就向自己的脑袋拍了下去。

    “师兄,不要”

    另一边的小师妹吓得尖叫。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单秋林躺在一片废墟之中喃喃自语,脑袋一片空白,彻底蒙了。

    莫元池一步迈出,鬼魅般出现在姜山身边,抓住了他的手摇摇头道:

    “傻孩子,血纹剑不过只是身外之物而已,怎能有性命来得重要,生命来之不易,不应该如此廉价,现在将血纹剑交给别人,以后你们要好好练武,本事到了,再拿回来血纹剑不就可以了”

    姜山一怔,复杂的脸色变换,随即低头咬牙道。

    “谢师傅教诲,徒儿明白了,无论如何不再轻言放弃,在此徒儿发誓,有生之年必定取回血纹剑,如若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好孩子,明白就好”

    莫元池欣慰的点头笑道。

    然后他走向岳空,来到两米之外,低头看着手中的血纹剑,已经干枯的手掌抚摸剑身,眼神中尽是不舍,随即微微闭目摇摇头笑了笑,一言不发将长剑递了过去。

    岳空依旧背着双手看着莫元池,一脸平静什么都没说。

    这会儿原本早就退到远处的花三娘很识趣,飞快过来,双手接过莫元池手中的血纹剑站在了岳空身后。

    “师傅,徒儿也有错,徒儿也发誓,终其一生,都会和大师兄一起追回血纹剑的”

    小师妹此时一脸苍白的走过来,看着莫元池发誓道,但注意力却大部分集中在姜山身上。

    “傻孩子,有这份心就好”

    莫元池摇摇头笑了笑,然后看向不远处一脸茫然的单秋林。

    “看来你们师徒几人需要一个单独的空间,我就不打扰了,三娘,让人将这里打扫干净”

    岳空先是看着莫元池点头道,然后微微侧身对身后捧着血纹剑的花三娘说。

    说完,岳空带头向残破的院子外走去,不过走了两步他脚步一顿,也不回头说道:

    “没想到你已经摸到了宗师之境的一丝门槛,可惜……”

    留下这样一句话,岳空迈步离开。

    接着有数百人快速来到小院,将狼藉的场面快速处理,残肢断臂带走,用时不到十分钟,数百人又快速离去。

    “师傅,你已经快要宗师之境了吗?那为何还将血纹剑交给岳空?”

    跪在地上的姜山不解的问。

    然而当姜山这句话落下的时候,莫元池云淡风轻的表情却微微一变,嘴角一丝血迹流下,抬手擦干摇头道:

    “为师只是窥视到了宗师之境的一丝门槛,还未真正踏足那个境界,而且为师也老了,血气衰退得厉害,岳空年轻力壮,正是看中了这点,说以他才说可惜两字,也并非为师没有和他一拼之力,只是我老了,杀不了他,如果动手,他重伤,为师或许会死,一旦为师死了,你们师兄妹三人也危险了?!?br />
    “师傅,都是徒儿的错,我一定会夺会血纹剑的”

    姜山深吸口气说道。

    “现在,冷静下来了?”

    莫元池看着姜山慈爱的笑道。

    “师傅,徒儿……哎……以后没脸见人了”

    姜山一脸苦涩道。

    “师兄,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无论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小师妹来到姜山身边,心疼的看着他的断臂咬着嘴唇说道。

    不远处,一脸茫然的单秋林注视着这边的情况,苦笑一声,摇摇晃晃的起身走了过来,然后,双膝一曲,跪倒在了莫元池身前道:

    “师傅,一切过错,都是因为徒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