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吧,死得越多越好,血莲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死的都是血莲教的人,死光了才好”

    另一边远处,白杨远远的看着这边的情况心中自语。

    这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少爷,这里危险,我们再远一些吧”

    林冰儿在边上小声提醒道。

    “也好”

    白杨点头,君子不立于围墙之下,看热闹还是站远点的好,于是在她们四姐妹的带领下再次远离几百米,找了一个更高视野更开阔的地方看戏。

    这边如此惨烈的厮杀早就引起了整个万花楼的混乱,夜色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看这里的热闹。

    这他/娘/的比到青/楼找姑娘玩?;勾碳ぱ?。

    “你们那是什么弓弩,威力居然那么大,差点就穿透姜山他们体外的真元气墙了”

    白杨远远的指着那边问。

    “那是穿云弩破甲箭,威力奇大,是王朝禁武堂在制式武器,专门用于对付武士级别的武者,但姜山毕竟是武师级别的强者,哪怕数百张穿云弩短时间也奈何不了他”

    林清儿在边上给白杨解释。

    “也就是说,王朝禁武堂还有专门针对武士级别甚至更高级别武者的兵器了?”

    白杨眉毛一挑问。

    对于万花楼中出现禁武堂才能拥有的武器白杨并不感到意外,血莲教不知道有多么庞大的规模,若是连搞来禁武堂武器的本事都没有,也别谈什么颠覆王朝秩序的目标了。

    “当然有,禁武堂中,还有专门针对武师,武道宗师,甚至武道大宗师的武器,侠以武犯禁,若王朝没有这样震慑性的武器,面对武道高人,王朝秩序早就崩溃了,其实穿云弩在禁武堂对付武士高手的武器中是最次的了,还有一种穿云弓,特殊材料打造,能将武士高手的真气赋予箭矢之上,威力极其可怕,还有更厉害的武器,只是外人不得而知而已,那些武器看管极其严格,几乎不可能弄到”

    林冰儿解释。

    这才对嘛,白杨暗自点头。

    一个国家,把持秩序朝纲,震慑天下,哪里会没有秘密武器的,在这个武道高人甚至还有神道高人的玄幻世界,一个国家都能镇压得这些人不敢动弹,可想而知有多少恐怖的武器了。

    白杨觉得,若是穿云弩相当于地球那边一般狙击枪的话,林冰儿所说的那种穿云弓估计就是使用特种子弹的狙击枪了。

    “不行,这个世界太危险,老子安全感不足了,得弄更好的武器才行,这边的戏看完后就回地球那边弄点巴雷特之类的狙击枪,再搞两把打特种子弹的沙鹰之类的防身”

    想到这里白杨在心中提醒自己。

    那边的杀戮已经到了极其惨烈的地步,万花楼的打手一群群涌来,单秋林师兄弟俩人在人群中冲杀,无一合之敌。

    到这会儿,万花楼死去的人估计不下千人了。

    姜山是为了杀光所有人而杀人,单秋林则是因为心中悲苦要杀人!

    人群中仗剑厮杀的单秋林,猛然感到心头一紧,一种?;辛衷谛耐?,顺着那种感觉的方向看去,就发现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中年人飞速向着自己靠近。

    “不好,是万花楼真正的老板岳空!”

    看到那人的第一时间单秋林心道一声不好。

    当他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的时候,那黑衣中年人岳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两米开外,只见对方伸出一根手指向他点了过来,指头上漆黑如墨凝如实质的真元让人毛骨悚然。

    唰……

    单秋林浑身发冷,毫不犹豫一剑刺了过去,剑身之上两尺剑芒更加刺眼了。

    然而岳空一指点在他的剑芒之上,剑芒顷刻粉碎,那一指依旧一往无前,点在了他的真元气墙之上。

    噗……

    真元气墙也被岳空一指点得粉碎,单秋林脸色一白,一口鲜血喷出,人已倒飞出去,撞在小楼之上,将半个小楼都被撞塌!

    “没用的废物,都给我退下”

    一指头崩飞单秋林,岳空站在小院中开口说道,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递到了所有人耳中。

    是舵主来了!

    看到岳空出现,人群后方的花三娘脸色一喜,彻底放心下来,舵主来了问题就简单了。

    岳空的声音响起,万花楼打手潮水般退去的同时,原本陷入癫狂的姜山也身躯一震感受到?;?,停下动作转身看向了他。

    “岳空!”

    姜山眉头一皱看着他道,眼神中一抹深深的忌惮闪过。

    “姜山,我不管你们师兄妹因为什么而在我万花楼大开杀戒,你是大师兄,起带头作用,看在你师傅的份上,我给他一个面子,但你也得给我一个交代,自断双臂滚吧!”

    岳空面无表情的看着姜山说道。

    “大言不惭!”

    姜山仗??醋旁揽找а赖?。

    “给你三息时间,若你不自断手臂,我帮你断!”

    岳空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就凭你,杀!”

    姜山目光一凝,内心感受到了深深的屈辱,本来就因为兔爷的事情他没脸见人了,此番被人蔑视,更是心神大乱做出了仗剑杀向岳空的举动。

    四尺剑芒,金灿灿冷冰冰,直指岳空心口。

    “给过你机会,是你冥顽不灵”

    岳空依旧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抬手,黑色真元涌动,缠绕他的手指,轻轻一点,点在了姜山的剑芒之上。

    空气无声无息的轻微扭曲了一下,岳空站立不动,姜山却如遭雷击一样倒飞而回,金灿灿的剑芒粉碎化作光点消失,他手中的长剑变成碎片,虎口裂开鲜血淋漓。

    砰!

    倒飞出去十多米远的姜山撞塌院落墙壁,从碎石块中站起,看着岳空咬牙道:

    “裂空指法,果然名不虚传……噗……”

    说话的时候,姜山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看在你师傅那个老不死的份上,再次给你一个机会,自断双臂给我滚!”

    岳空依旧看着姜山面无表情的说。

    “杀!”

    姜山一把抹去嘴角血迹,腾升而起冲向岳空,并指如剑,真元化作四尺剑芒,手臂挥动,金色剑芒一?;蚯?,密密麻麻的一片金色剑芒笼罩岳空。

    “那老不死的居然将分金剑诀也传授给你了,可惜你练得不到家!”

    岳空不屑道。

    依旧站立不动,手臂一抬,黑色真元涌动缠绕手指,一指点出,方圆十米空气无声扭曲,万千金色剑芒刹那粉碎!

    噗……

    姜山再度倒飞而回,撞破墙体,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消失无踪!

    “你……!”

    姜山看着岳空惊骇莫名,自己武师四层的修为全力施展金阳剑诀居然挡不住岳空一指!

    他也只是武师境界的修为啊,哪怕比自己高了几个小层次,差距怎会如此巨大!

    “休要伤我师兄!”

    岳空背后传来一声怒吼,一道雪亮剑光飞驰而来,仿若闪电穿空,快到极致。

    “小家伙,你也不该对我动手,那老不死教你的一字电剑你也只是初窥门径而已!”

    岳空头也不回的说道。

    手臂向后一抬,一指点出,空气微微波动,雪亮的剑光粉碎,单秋林口喷鲜血倒飞而回,手中一柄雪亮长剑已经变成了碎片!

    哗啦啦……!

    他身躯再次撞在小楼上,剩下的半栋小楼也坍塌了。

    “这就是你们血莲教青木县分舵的舵主?果然可怕”

    远处,白杨看着这边瞪大眼睛说道。

    “舵主修为深不可测,实力在青木县名列前三!”

    林冰儿看着那个方向说道。

    “前三?还有两个是谁?”

    白杨眉毛一挑问。

    “还有一个就是单秋林和姜山的师傅,叫莫元池,最后一个是青木县王朝禁武堂堂主,传言这三人都有冲击宗师之境的希望,不过……”

    林清儿在白杨身边说道。

    “不过什么?”

    白杨追问。

    “不过在青木县,公认最可怕的不是他们三个,而是青木县县尊大人周涛!”

    林冰儿在边上接口道。

    “周涛?县尊?他很厉害?”

    白杨惊奇问。

    “不,县尊大人或许有修炼武道,但绝对不到武师之境,之所以说他最可怕,是因为他手中有一件神道器物,切能运用!”

    林清儿再度说道。

    “神道器物?”

    白杨瞪眼,他是见过神道器物的,知道那种玩意的诡异和可怕。

    “是的,神道器物,就是王朝赋予县尊大人的县令印玺,有不可思议的妙用,一经施展无人能敌,所以县尊才是县尊,一县之尊”

    林冰儿沉声道。

    哟呵,这么好的东西,得想办法搞到手研究一下才行,县尊是修炼武道的,既然他都能使用的神道器物,那我应该也能使用吧?

    听到她们这么说,白杨心头琢磨开了,他还有两张护体金光符呢,只是研究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而已……

    那边,岳空两指崩飞姜山单秋林之后,迈步一步一步走向姜山平静道:

    “万花楼不是谁都能撒野的地方,说断你两臂就断你两臂!”

    “不要伤我师兄”

    一声尖叫响起,残破的小楼中,‘小师妹’快速冲出,来到姜山身前用剑指着岳空不让他靠近。

    “走开!”

    岳空平静的看着‘小师妹’说道,一股无形威慑力让‘小师妹’浑身发抖。

    “不要伤我师妹”

    一脸苍白的单秋林拖着受伤的身躯从废墟中冲出来到他小师妹身边直面岳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