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回答‘小师妹’的问题,姜山看着外面的一群人浑身发冷,头皮发麻,身躯一个劲颤抖。

    完了,全都完了,自己的丑事被这么多人看到了,自己怎么还有脸见人!

    怎么办?怎么办!

    他姜山,作为武师境界武道高手,在青木县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甚至在郡城中都不是无名之辈,可现在,自己那么丑恶的事情被人看到了,先别管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

    “师兄,你回答我呀,你不是那样的人对不对,你还是我喜欢的那个大师兄对不对?”

    小师妹泣不成声的追问他。

    少女心性的她,整颗心都被喜欢的人填满,此时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喜欢的人弯了,这不是真的,我要你亲口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此时她哪儿还顾得上其他的呀。

    之前姜山没醒的时候她还有点理智,挡住外面的人不让进去,这会儿姜山醒了,她直接情绪失控。

    当小师妹脱口而出喜欢大师兄这句话的时候,边上单秋林脸上一抹苦涩一闪即逝,看着她摇摇头说道:

    “师妹,别说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是我们不知道的,或许我们都误会大师兄了”

    “师兄,你说呀,你告诉我呀”

    小师妹此时眼中已经没有了别人,只是看着姜山一个劲追问,几乎已经崩溃她,哪儿还能听进去别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姜山怎么会在这里?他比单秋林更可怕,他们三师兄妹都出现在这里,到底在搞什么鬼?

    站在院子墙上的花三娘一头雾水,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但她很识趣的没插嘴,单秋林她惹不起,姜山她更惹不起。

    “你给我闭嘴!”

    面对小师妹一个劲的追问,心神大乱的姜山愤然怒吼。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本身就懵/逼了,现在小师妹又一个劲的追问,这简直就是在他伤口上继续捅刀子!

    “师兄,你变了,你凶我?”

    小师妹一怔,看着姜山脸色煞白的喃喃问。

    “师妹,不是,我,你听我说……”

    姜山脑袋一片混乱,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特/么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啊啊啊……

    “师兄,师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单秋林这个时候在边上打圆场。

    他这倒是提醒姜山了,对,离开这里,不对,自己之前的丑事一定被这些人发现了,不能离开!

    脸色变换,目光闪烁,随即他眼神一冷,既然被这些人看到了,那么杀光了不就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事情了吗!

    “好,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姜山深吸一口气点头道,穿好衣服从小楼走出,走路的姿势有点不自然……

    来到院子中,姜山身影一闪,几乎瞬间出现在十多米外一个万花楼的持剑打手身边,一掌拍下,对方直接被他打爆!

    伸手接住利剑,声音冰冷道:

    “所有人都要死,全部都要死!”

    冰冷而杀气腾腾的声音中,他手中一柄普通的长剑,绽放四尺长的金色剑芒,横扫而过,嗤嗤嗤嗤的声音中,瞬间有六七个人被他一剑斩成两截!

    “姜山你干什么!”

    墙上的花三娘脸色大变怒吼,但却不敢下去阻止。

    “师兄”

    单秋林开口惊愕叫喊,不笨的他瞬间就想到了姜山想要做什么。

    “对,杀光这里的所有人,不能让任何人将师兄的事情传出去,绝对不可以”

    看到姜山动手,小师妹反应过来喃喃自语道。

    看到姜山的举动,一颗心都系在姜山身上的她,一个劲的为姜山着想,义无反顾的仗剑冲出,加入了杀死周围的人的行动之中。

    “疯了,都疯了,为什么会这样……”

    单秋林站在边上目光复杂的自语,这一切变成这个样子是他始料不及的。

    “姜山,若是你再不停下休怪我不客气了,这里是万花楼,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花三娘在围墙上咬牙怒吼。

    然而姜山此时哪儿还能听进去别人的话,身影闪烁,快如鬼魅一样穿梭,手中长剑绽放四尺金色剑芒,所过之处残值断臂乱飞,没任何人能阻挡他的脚步,没有任何人能接得下他一剑。

    不管是谁,金色剑芒扫过,身躯也好,兵器也罢,全都一刀两断!

    小师妹的修为比姜山不止低了一个大境界,杀人的速度就要慢很多了,好在万花楼的打手都被姜山吓破了胆,倒也没有对她进行反击,让她也拿到了几个人头……

    杀杀杀!

    姜山此时脑海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不管是谁,只要是视线范围之内的全部杀光,一个不留,绝不能让人将自己的丑事传扬出去。

    围墙上,花三娘一脸冰冷的注视着姜山,缓缓抬起手来。

    刷刷刷,小院周围的围墙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一个个手持弓弩对准了院子。

    “将他杀了,万花楼,不是谁都能撒野的地方,武师强者也不行!”

    花三娘手一挥冰冷道。

    周围数百个手持弩箭的人毫不犹豫的放箭,箭矢如雨,铺天盖地的向着姜山****而去。

    “穿云弩,破甲箭,不好,万花楼怎么可能有禁武堂的制式弓弩!师妹小心……”

    原本在院子中愣神的单秋林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自语,随即看着他小师妹惊恐大喊。

    说话的时候,只见他身躯一震,宛如赛亚人变身一样,真元透体而出,形成两尺厚的真元气墙,身影闪烁冲向了人群中的小师妹。

    那弩箭太可怕了,万花楼的打手在弩箭呼啸的声音中被洞穿无数,哪怕武士级别的强者也抵挡不了,真气外放也被轻易穿透射杀。

    噗噗……

    只有武士境界的小师妹也知道危险,真气透体而出在体外形成烟雾一样的青色光芒,但也抵挡不住那可怕弩箭的穿透,肩膀和手臂瞬间被两支弩箭贯穿。

    叮叮?!?br />
    单秋林赶到她身边,挥动手中的利剑,将飞驰而来的弩箭挡开,抱着小师妹闪身出现在几十米外,撞破窗户进入了小楼中。

    “小师妹你没事吧?”

    单秋林紧张的询问,浑身都在颤抖。

    在他说话的时候,体外的真元气墙一收,叮叮当当的声音中,数十支差点穿透他两尺真元气墙的弩箭掉落在地上。

    “师兄,我没事,大师兄有危险,我们去帮他,帮大师兄杀了他们”

    小师妹摇摇头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眼神始终都看向院子中的姜山。

    说话的时候,她小手一挥,噗嗤噗嗤两声,直接拍在了穿透身躯的弩箭箭尾上让弩箭穿透自己的身躯,不顾自身的伤势,挣扎着要去帮姜山。

    情根深种!

    看到小师妹这幅样子,单秋林一下子就想到了这四个字,心头莫名刺痛,一脸苦涩,但他小师妹却丝毫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师妹,外面危险,你在这里乖乖待着好不好?我去帮大师兄,要是你受伤的话,大师兄会伤心的”

    单秋林拉住小师妹说道。

    “我不要大师兄伤心,师兄你去帮他,我留在这里”

    小师妹听了单秋林的话立刻停下脚步点头道。

    “恩,师妹乖,把这颗疗伤药吃下,运转真气疗伤,我去帮大师兄”

    单秋林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绿色的药丸递给小师妹说道。

    “师兄你快去帮大师兄”

    小师妹立即服下药丸催促单秋林。

    “师妹一定要待好知道吗?我去帮大师兄了”

    单秋林再度告诫,闪身冲了出去,在转身的刹那,他凄然一笑,体外两尺厚真元喷薄而出,手中长剑绽放两尺长的白色剑芒冲杀了出去。

    姜山要杀人,此时,他也想杀人!

    院子中,姜山宛如一个人形发光体一样,体外绽放四尺厚的金色真元气墙,将一支支弩箭挡下,身影飘忽闪烁,将一个个万花楼的打手斩杀。

    随着弩箭不断在院子中肆虐再加上他的厮杀,又有单秋林的帮忙,很快院子中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人站着了。

    在姜山四尺厚的金色真元气墙上,一支支弩箭卡在上面,很多都已经快要穿透他的真元气墙伤到他了。

    当院子中再没有人站着的时候,姜山停下脚步,冷眼看了周围墙上手持弓弩的人一眼,浑身一震,金色真元气墙微微收缩然后膨胀。

    咻咻咻……

    原本密密麻麻卡在他真元气墙上的弩箭倒飞而回!

    噗噗噗……

    墙上手持弓弩的人一片片被倒飞而回的弩箭射杀。

    乘着墙上的人混乱的时候,姜山身影一闪就冲杀了过去,手中长剑绽放四尺剑芒,所过之处残值断臂乱飞!

    就在这个时候,单秋林也从房间中冲出,加入了杀人的行列。

    “这……”

    花三娘一脸惊骇,数百张穿云弩居然都未能杀了姜山,不愧是武师境界的强者!她也不笨,自知不是姜山师兄弟的对手,早就远远的退开了,心中焦急得要死,这可怎么办?

    “前去通知老板的人怎么还没回来?”

    花三娘看到属下成片成片的倒下,咬牙沉声问身边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