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这应该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我相信师兄不是那样的人……我们还是去追黑衣人吧”

    单秋林开口说道,看着他师妹伤心欲绝的脸色,眼神中一丝不忍一闪即逝,随即目光变得坚定,幸福是要自己去争取的!

    他根据白杨教的计策,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尽量给他师兄说好话。

    “我不相信这一切,我要师兄亲口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小师妹’双目流泪使劲摇头说道,这个时候哪儿还顾得上什么黑衣人。

    “师妹,这样不妥,如果我们问师兄的话,只会让他难堪的……”

    无论是任何一个男人,被人看到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都没脸见人了,单秋林看似为姜山说话,实则是想让这件事情成为一笔糊涂账。

    “我不管,师兄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小师妹’一个劲的摇头尖叫,什么都听不进去。

    “不管你们是谁,胆敢来我万花楼闹事,还不出来束手就擒!”

    此时院子中响起一声怒吼,上百个万花楼的打手赶来将这里包围。

    这前前后后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而已。

    “给我滚,全部都给我滚!”

    本来就心情复杂的‘小师妹’听到外面的声音后脸色一变,怒吼尖叫,无论她师兄怎么样,也不能让外人看到。

    别看这妹子长得超级可爱,但却是一个实打实的武士级别高手,这包含怒气的一声尖叫,声音机具穿透力,小楼的门窗噗噗噗的声音中给硬生生的震裂了!

    噗噗噗……

    外面的百十个打手,正面承受这可怕的声音冲击,愣是有十多个人承受不了喷血倒地。

    “冰儿快带我走,这个地方要干起来了”

    另一个院子中的白杨赶紧说道,虽然相隔一百多米,但面对那尖利的叫声他也耳膜刺痛承受不了。

    林冰儿素手一抓白杨的肩膀,冲破小楼后面的窗户一步三十多米带着白杨远离。

    “放肆,不管你们是谁,也别想在万花楼闹事,给我拿下!”

    看到有人喷血倒地,这还得了,打手中的小头头大吼,手持一口雪亮的长刀向着屋子冲了过去。其他人跟上,要将敢来这里闹事的人拿下再说。

    “谁敢进来,给我死……!”

    ‘小师妹’尖叫,心中五味杂陈,决不能让人看到自己的师兄这样,脑袋几乎一片空白的她想都不想就仗剑杀了出去。

    “师妹别冲动”

    单秋林在边上大声说道,已经没法阻止事态的发展了,同时他心中五味杂陈,没想到这样了师妹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维护师兄的脸面。

    他小师妹闪电般冲出去,手中短剑绽放三寸长的青色剑光,剑身划过道道青色残影,将冲到前面的两个花楼的打手撕碎!

    武徒练体,强壮体魄筋骨,力量速度逐步增长。

    武者凝练血气,每增加一道血气修为加深一分,血气运转,融入肌肉皮膜筋骨,根据功法的不同,有不同的加持状态。

    武士练气,血气转化为真气,可透体而出,在体外形成一道真气气墙,能抵挡攻击,根据功法秘密凝练出来的真气不同威力也不一样,真气赋予兵刃之上,可形成一层风锐劲气覆盖兵刃,威力大增。

    武师境界,真气化作真元,可隔空伤敌,根据功法修为不同威力也不一样。

    简单的说,武徒只是锻炼身体,武者血气只能在体内运转给自己加持状态,武士的真气已经能透体而出形成‘属性攻击’了,但却做不到隔空伤敌,一旦真气离体就会消散,而武师境界的真元,极度凝练,却能外放隔空杀敌。

    在武师之上,还有武宗,武道宗师,真元化作罡气,手段深不可测,更上还有武道大宗师……

    单秋林的小师妹已经是武士境界武道修士,血气转化为真气,透体而出,赋予短剑之上,形成风锐至极的剑光,撕碎人体简直跟撕碎薄纸没什么区别。

    “修得猖狂,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都退下,我来拿下她”

    人群后方有人怒吼,看出一般的打手不是单秋林小师妹的对手,冲上去只会增加伤亡而已,让人退下的同时身影一展向着单秋林的小师妹冲去,手中一口长刀亮起洁白锋芒,在刀身上形成五寸刀光,长刀如匹练般劈下,快到几乎看不清轨迹!

    武士境界也分高低,能将真气透体一寸是为武士一层,其后真气透体而出每增加一寸修为增长一层,直至真气能透体而出九寸达到武士第九层,就可以冲击武师之境。

    被禁武堂追杀的那个人,体外有血色光芒闪烁,那就是真气透体而出的表现,在白杨眼中就是发光的灯泡。

    对单秋林小师妹动手的人明显修为要高于她,速度和力量都不是她能比拟的,眼看那人一刀就要将她劈成两半。

    “修得伤我师妹!”

    屋子中单秋林声音冰冷道。

    身影一闪鬼魅般出现在他小师妹身边,长剑一挥,剑身闪过一道洁白的锋芒,化作两尺长的剑气一闪即逝,剑气闪电般飞过两米距离,将那手持长刀劈下的武士五层高手凌空撕成两半!

    这就是武师强者的恐怖,剑气横空,能隔空杀敌!

    武师之境,真气化作真元,第一层能在兵刃之上形成尺长剑芒,修为每提升一层剑芒增长一尺,这剑芒还能飞出隔空杀敌,修为每提升一层剑芒横空的距离增加一米,修为不到的话再远就会消散,端是神奇无比。

    “武师强者!”

    看到首领刚冒了个泡就被杀死,周围的人一怔,顿时惊骇,赶紧远离单秋林。

    两尺长的剑气横空两米,这分明就是武师二层的表现,谁靠近谁死啊。

    “师妹你没事吧?”

    将那人斩杀之后,单秋林紧张的看着他小师妹询问。

    “师兄,我没事”

    ‘小师妹’摇头道,紧张的看着周围的人,谁也别想靠近这栋小楼。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被林冰儿带着远离这个院子数百米外的地方,白杨站在一栋小楼顶上看着这个方向目瞪口呆。

    “卧槽,在德阳镇的时候,就见到那个神道修士会发光了,一个武道修士会发光的都没有,跑这县城来,一个个‘灯泡’都特/么不要钱似的冒出来了,武徒,武者,武士,武师,一个比一个牛啊”

    白杨心中的震惊就别提了,这种画面原本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可电视上那些五毛钱特效和这真实的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中的战斗机。

    “如果老子把这些什么武道高手召集起来拍成电影的在地球那边放映的话,岂不是捞钱捞到手软?但是不行啊,特/么演员哪儿来的就解释不清,这又不是电脑特效,完全是真实的,场景也解释不清啊,搬运这种武道文化过去看到暂时行不通了……”

    白杨此时脑洞大开,不过想到种种情况有点头大……

    “何人胆敢在我万花楼闹事!”

    又一声尖利的怒吼响起,一个身穿花花绿绿长裙的女子飞速来到这里,后续还有一大群人跑来。

    却是万花楼的妈妈咪花三娘来了。

    “单秋林,是你!”

    当来到院子墙上看到院子中的单秋林后,花三娘脸色一变沉声道,马蛋这位爷自己惹不起啊。

    “原来是花三娘,我在这里有些私事,还请你带着你的人离开”

    单秋林看着花三娘沉声道。

    这会儿他认出花三娘了,显然以往花三娘是以这幅面孔出现在他面前过,至于在临青客栈的时候,花三娘是另外一幅面孔,他没认出来。

    “单秋林,我知道你是武师之境高手,但这里不是你闹事的地方!杀我万花楼的人,恐怕你必须要给一个交代才说得过去了”

    花三娘冷笑道,这会儿她居然不怕单秋林了,这一点让远处的白杨有点纳闷。

    “你还没有资格让我给你交代,若是万花楼真正的老板岳空前来还差不多”

    单秋林不屑道。

    听到这里白杨恍然,花三娘只是万花楼的妈妈咪而已,还不是真正的老板,真正的老板应该是那个岳空,在临青客栈的时候花三娘提过,白杨估计那个什么岳空绝逼是血莲教在青木县的舵主没跑了!

    “你们倒是打啊,死的人越多血莲教的损失就越大,老子就越开心,事情闹得越大,单秋林你这小子漏洞百出算计你大师兄的痕迹就越发没人会在意啦”

    白杨在心中嘀咕,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你……”

    花三娘无言以对,她还真拿单秋林没办法,脸色变换场面一下子僵持下来。

    院子中沉默的时候,屋子里,原本醉得不省人事的姜山迷迷糊糊的醒了。

    “雷霆酿果然名不虚传,才半坛我就醉了……嗯?……嗯!”

    自言自语的姜山突然身躯一僵,摸到了一个白嫩嫩的肉/体,然后感觉到自己菊/花火辣辣的痛!

    睁眼一看,顿时蒙圈,边上两个兔爷怯生生的看着他。

    他也是武师境界的强者,脑袋转得很快,瞬间想明白了大概是个什么情况,双目一下子就充满了血丝。

    “你们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他浑身颤抖的问。

    “大爷,我们是专门来伺候你的”

    其中一个兔爷嗲声嗲气的说,声音娇柔得很,听得人骨头酥麻。

    砰砰……

    兔爷一句话说完,姜山挥手就将两个兔爷拍成了肉泥!

    太可怕了,自己喝醉后怎么会跑这里来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居然和两个兔爷……呕……

    姜山越想越恶心,越想越受不了,赶紧离开这里,不能让任何人看到知道自己来过这里!

    心神大乱的姜山脑海中现在只有快点离开这里这一个念头,先不管到底是什么情况,离开这里再说,若是被人发现的话他没脸见人了,想死的心都有。

    “师兄,是你醒了吗?”

    外面听到动静的‘小师妹’第一时间开口问。

    姜山醒来,心神大乱也没来得及主意外面的情况,拍死两个兔爷到想到离去的念头,这前前后后不过也就一两秒的事情而已。

    然而听到外面的声音,衣服穿了一半的姜山动作一僵,脸色一白,浑身汗毛都竖起了。

    抬头一看,外面一双双眼睛都看着他。

    “师妹,师弟,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姜山懵/逼问道。

    “师兄,你告诉我,那些都不是真的,你不是那样的人对吗?”

    ‘小师妹’看着姜山双目泪流泣不成声问道。

    这是在给姜山心头的伤口上撒盐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