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安排个姑娘,不,两个”

    万花楼一楼大厅,单秋林扶着他大师兄,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对接待他的小斯说。

    “这位爷,您看是到楼上的雅间还是去后面清静的院子?”

    年轻的小斯弯腰对单秋林笑道,在这种地方混的他一眼就看出单秋林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那就去后面的院子吧”

    单秋林目光躲闪道。

    作为一个没有来过这种地方的初哥,看到周围一群群花枝招展的妹子,以他武师境界的心性也有点局促,女人是老虎啊,感觉那勾人的眼神要吃人似得……

    “单兄,这么巧?”

    此时单秋林的背后响起了白杨的声音。

    “原来是白兄,你怎么在这儿?”

    单秋林转身,看着白杨哑然问。

    “我刚到这儿不久,这就是你大师兄?动作够快的嘛”

    白杨似笑非笑的看着单秋林竖起大拇指说。

    “那个……这是我大师兄姜山,喝醉了”

    单秋林冲着白杨打眼色,意思不言而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白杨秒懂,微微点头,在这个地方他也算‘半个主人’了,对身边的林冰儿说:

    “给安排一个清静的院子”

    “好的少爷,请跟我来”

    林冰儿点头,直接在前面带路。

    “走吧,看你貌似没什么经验的样子”

    白杨看着单秋林笑道。

    接着一行人跟上林冰儿的步伐,十多分钟后来到一个清静的小院,途中白杨专门打量了一下单秋林的师兄江川,一席白衣,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不可否认的是一个大帅哥,尤其是两道剑眉格外醒目,给人一种峥嵘毕露的感觉。

    “你们到外面去等着吧”

    小院中并没有任何人,白杨对冰清玉洁她们说道。

    “好的少爷,我们就在外面,有任何吩咐随时叫我们”

    林冰儿点头,很识趣的带着她的三个妹妹离开屋子到了外面。

    等她们都离开后,白杨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姜山问单秋林:

    “你这大师兄应该也是武师境界的武者了吧,按理说应该没有那么容易醉才是,你怎么办到的?”

    “若是普通的酒,以我师兄武师四层的实力哪怕喝几天几夜也喝不醉,但我专门花了八百万钱购买了一瓶雷霆酿,再加了点小东西进去,半坛,师兄就成这样了”

    单秋林笑道。

    白杨明白单秋林所说的小东西估计是类似于迷/药之类的东西了,要不然灌醉一个武师境界武者的难度可想而知。

    “那你这样就把你师兄弄来这里,不怕他醒来后找你麻烦?”

    白杨眨眼问。

    “不会,我又不是傻子,没自己出面,师兄是好酒之人,价值八百万钱的雷霆酿怎么可能错过,略施小计师兄就自己开喝了,喝醉后我乘着没人注意就把师兄弄这儿来啦”

    单秋林笑道。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白杨对他怎么施展计策没兴趣,感兴趣的是单秋林下一步怎么办。

    “按照你所说的,找两个姑娘塞师兄被窝,然后我去把小师妹引来”

    单秋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

    “我觉得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你要不要试试?”

    白杨摸着下巴挑眉道,心中憋着坏。

    “你想干什么?”

    看到白杨的眼神,单秋林莫名其妙感到一阵恶寒,下意识的远离白杨一步说道。

    “你看啊,男人花天酒地很多时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师兄哪怕是到青/楼来找妹子估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你师妹根本就不会在意,所以啊,你觉得在你师兄被窝里塞俩男的是不是效果更好?”

    白杨咧嘴笑道。

    “你是说要师妹看到师兄喜欢龙阳的一面?这样会不会太过了?”

    单秋林浑身一抖,汗毛都竖起来了,白杨简直坏得冒烟,这种事情都想得出来。

    “无毒不丈夫,为了你小师妹,为了你的幸福,你到底干不干?反正你师兄又死不了”

    白杨撇嘴道,一副反正又不是我要追求小师妹的表情。

    “那……好吧”

    局促片刻,单秋林一咬牙一跺脚答应了。

    为了小师妹,师兄你就委屈一下,了不起以后我想办法补偿你。

    好吧,单秋林给白杨带沟里去了,一步走错就没有回头路啦……!

    “那你还等什么,去找俩男的啊,最好是去找那种兔爷,不过先说好啊,到时候估计要死人的,你要处理好”

    白杨继续出主意,心中狂笑,简直太好玩了哇。

    “行,我现在就去办”

    单秋林点头,看了他醉得不省人事的大师兄一眼,转身迅速离去。

    “哎呀呀,这么刺激的事情,到底要不要拍下来呢?还是不要了,有点恶心……”

    心中嘀嘀咕咕,白杨离开房间来到外面的院子开始等。

    五分钟不到,单秋林就扛着两个人回来了。

    “我去,你这速度够快啊,哪儿找的?”

    白杨傻眼问。

    “你们进去,伺候好里面的人”

    单秋林先将两根娘娘腔兔爷放下说道。

    “放心,保管让客人满意”

    其中一个嗲声嗲气的说道,接着俩兔爷扭动腰肢走进了屋子把门关上。

    白杨一阵恶寒,俩兔爷特么长得比女人还女人,放地球那边不知道要掰弯多少男人,简直妖孽,也不知道单秋林哪儿找来的。

    接着单秋林才看着白杨笑道:

    “这是我在春风得意楼找来的兔爷,可攻可守!”

    “卧槽,我都有点为你大师兄感到悲哀了”

    白杨浑身打了个冷战,竖起大拇指说道。

    姜山啊姜山,遇到单秋林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不但要变龙阳,还特么要被爆/菊啊……

    “还不是你出的主意!”

    单秋林没好气道。

    “关我屁事,是你为了你小师妹才这么干的……别扯这些没用的,话说你就不怕那俩兔爷坏事儿?”

    白杨连忙撇清关系问。

    “放心吧,他们俩的命我都买了,不会有半点事情的”

    单秋林一脸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说。

    “随便你吧,那什么,你还不赶紧去找你小师妹来,最精彩的部分才能让她看到你大师兄‘真实’的一面”

    对于这边人的忠诚度白杨还是有充分信心的,心中憋着笑催促单秋林赶紧‘上正菜’。

    “对,我得去把小师妹引来,先走了啊,你也赶紧走吧,到时候若是师兄发狂的话估计会殃及池鱼的”

    单秋林赶紧点头道,然后一溜烟跑了。

    马蛋,高来高去的就是爽,一眨眼人没了……

    一石二鸟啊一石二鸟,不但帮助单秋林掰弯他的师兄追求小师妹,万花楼接下来估计要遭灾了,花三娘你个娘希匹,看我怎么玩崩溃你!

    心中得意,白杨背着手走出院子,带着在外面守着的冰清玉洁四个丫头到隔壁院子的二楼去准备看戏。

    你当白杨真那么闲得无聊帮助单秋林呢,最主要的目的是在给万花楼找事,单秋林花三娘都惹不起了,更何况是他大师兄,希望到时候别把万花楼给拆了才好……

    白杨所在的阁楼距离那个院子有一百多米,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意念也延伸不过去,但隐隐约约的还是能听到一些动静的。

    他喵的,两个兔爷是此中高手啊,一个爆姜山的菊。一个被不省人事的姜山爆//菊,艾玛,呕,那场面想想都特/么恶心……

    时间一点点过去,半个小时后,白杨听到万花楼外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感觉有点乱。

    当混乱才起不到几秒钟,就有三个人影飞速向着这边‘飞来’,并不是真的飞,但也差不多了,一步上百米距离,在建筑上空飞驰,看得白杨目瞪口呆。

    三个人影,最前方一个黑衣蒙面看不清是什么人,后面则是单秋林和一个绿衣女子在追,再后面有一群人也在追。

    “那个绿衣妹子看上去好可爱的说,应该就是单秋林的小师妹了,后面追的一群人估计是万花楼看场子的打手”

    白杨看到那个方向心头嘀咕。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时候,单秋林和他小师妹已经追着前面的黑衣人出现在了姜山所在的院子外。

    然后前面那黑衣人宛如一道黑色闪电一样撞破那个院子的窗户冲了进去。

    “啊……你是谁”

    屋子中,一个嗲声嗲气的兔爷惊叫道。

    “妈的晦气”

    黑衣人看到床上三个白花花的大男人纠缠在一起,给恶心得不行,大声骂道,然后继续撞破窗户离去。

    单秋林和他小师妹也一前一后冲进了屋子。

    “小贼哪里跑!”

    单秋林看着黑衣人离开的方向大吼。

    “还不速速受死”

    清脆的声音响起,单秋林的小师妹手持一柄短剑冷声道,就要和单秋林继续追下去。

    “咦?这好像是大师兄?”

    单秋林停下脚步,不去追黑衣人了,愕然的看着床上的情况说道,眼睛瞪得老大,仿佛见鬼一样。

    “什么?师兄在哪里?”

    他小师妹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床上。

    只一眼,他小师妹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伸手指着床上的情况,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然后转身尖叫道:

    “这不可能,师兄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我不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