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壮气丹价值十万钱,白杨三言两语在花三娘那里忽悠了八粒,就相当于八十万钱,也就动动嘴皮子的事情,这也太黑心了……

    看看,这妞儿也被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我这忽悠功夫日益渐长??!

    白杨撇了边上花三娘一眼心中感叹。

    仔细想来,其实白杨什么都没做,就在哪儿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他只管挖坑不管埋,反正我就这么一说,具体如何那是你的事情,反正好处我已经拿了。

    “你一定有办法解决胸小的问题对不对?”

    面对白杨不见兔子不撒鹰嘴脸,花三娘气得压根痒痒,不得不强压心中的怒气开口询问。

    “办法肯定是有的,不过……”

    白杨看着花三娘欲言又止,一副你懂的表情。

    “什么办法?你要多少壮气丹才肯说?”

    花三娘追问,然后下意识加了一句。

    人都是有惯性思维的,很多事情次数多了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比如此时,花三娘就懂得要撬开白杨的嘴就必须得拿出他满意的好处才行。

    白杨心道你这个态度就很好嘛,看着她笑着说:

    “我有一个最简单最实用的方法,看在你态度很好的份上就免费送给你了,一共四个字……”

    “又是几个字?你想打什么主意?”

    花三娘纠结的看着白杨说,表示自己已经学聪明了。

    “这次是真心免费赠送,四个字,青梅竹马!”

    白杨咧嘴笑道。

    “什么意思?”

    花三娘蒙圈没懂,这四个字和胸大有一毛线关系吗?

    “你傻啊,意思是‘从小玩到大’!”

    白杨翻了个白眼说。

    “你……果然是个下流坯子”

    花三娘啐了白杨一口,她就知道从白杨口中听不到什么好话。

    “什么叫下流?这是事实,事实证明只要方法对,小胸也能玩大……!那什么,没功夫和你瞎扯,你还有事没事?没事乘着天还没黑我得出去走走,好不容易来一趟县城不游览一下太可惜了”

    白杨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

    “你哪儿也不能去,活动范围只限于万花楼之内,这是底线,我知道束缚不住你,但你自己想想德阳镇的那些人吧!”

    花三娘看着白杨眯眼冷笑道。

    “最后一次,我希望以后再也没有下一次,如果你再拿德阳镇的人来威胁我,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相信我,杀你很简单的!”

    白杨脸色一冷,看着花三娘寒声道。

    “就凭你?”

    花三娘不屑的看着白杨,但却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明明白杨在她眼中一根指头都能(摁死,可偏偏白杨说那句话的时候让她浑身发寒。

    “你可以试一试挑战我的底线!我可以留在万花楼,反正快天黑了外面也没什么看头,不过你不能干涉我的任何行为”

    白杨表情一松笑道。

    花三娘一下子就感觉到那种让她毛骨悚然的?;邢拮?,不着痕迹的呼了口气,语气缓和了很多说:

    “你还没告诉我如何让女人更大”

    “你确定想知道吗?这可是一锤子的买卖,价值无法估量,若是你真想知道,得做好心头滴血的准备哟”

    白杨咧嘴笑道,就怕你不上钩。

    他俩此时谁都没提之前紧张气氛那茬,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说”

    花三娘做好了被白杨狠宰一刀的准备咬牙问。

    白杨伸出一根手指冲着花三娘摇了摇笑道:

    “壮气丹,一万颗,给我我就告诉你,否则免谈”

    “你……”

    听到白杨的条件,花三娘直接给气得说不出话来,一万颗壮气丹,你怎么不去死?

    一颗壮气丹价值十万钱,一万颗就是十亿!

    别看万花楼家大业大,但刨除开销用度以及上交血莲教的收益,‘一元’时间能剩下十亿钱那是运气好,白杨这是蛤蟆张嘴就要吞天的节奏!

    而且先不说花三娘暂时拿不出那么多钱的问题,即使是有钱,估计一时半会将整个青木县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那么多壮气丹来!

    “我都说了那是一锤子的买卖,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什么时候想知道呢就把东西准备好来找我,没事别烦我,我现在要去见识一下你们这儿的丰富娱乐生活了”

    白杨一脸轻松的说道。

    对于他来说那是毛的个一锤子买卖,哪怕真的是一锤子买卖他也能变成两锤子N锤子的买卖忽悠人,要什么自行车……

    “哼,你以为少了你我就想不出办法来了吗!”

    花三娘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和白杨待久了她感觉自己要疯。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有你崩溃的时候,当你从我口中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之后,却发现还有更好的,咳……,还是那句话,要给你养成习惯,好的建议我这里永远不缺,但前提是你得拿出相应的好处来!

    “走走走,去看看你们这里的大宝剑和我知道的大宝剑有什么不一样”

    白杨伸手搂住林清儿林玉儿说道,迈步往院子外面走去,此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正是万花楼一天热闹的时间就要到来。

    ‘估计是这个世界的娱乐活动太少,一个五百万人的城市就有五家上万人的青/楼,这还不算那些中小型的,估计这个城市的从业人员不下二十万!在地球那边,一家人数上千的大宝剑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心头嘀咕,白杨带着四个妹子七拐八拐再度来到了万花楼那的栋八层高的建筑。

    亏得他记性好才没有在庞大的万花楼建筑群中迷路。

    没去雅间之类的地方,就在一楼大厅找了个角落,跟自家似得吩咐下人送来瓜果点心酒水菜肴,往哪儿一躺,开始欣赏青/楼的众生百态。

    这会儿万花楼的姑娘们都已经梳妆打扮好准备开始‘上班’了,也陆陆续续的有嫖/客来到这里。

    “果然是高档的地方,压根就看不到姑娘们挥舞着香帕大爷大爷叫唤着拉客的画面”

    四胞胎丫鬟给白杨捏肩捶腿喂酒,他一双眼睛到处乱瞟心头嘀嘀咕咕看什么都新鲜。

    每当有客人来的时候,都会有小斯上去询问是否有相熟的姑娘,没有的话给推荐,如果看到有身份的人则是会询问是不是去后面的清静小院……

    啧啧,白杨眼睛多毒,他发现就这一个门口迎客的举动其中就隐藏猫腻,那些迎接客人的小斯,在得知客人没有相熟的姑娘后,往往都会极力推荐某些姑娘,要说狗曰的没有抽成打死白杨都不信。

    看看,这就是生存的智慧,大家都在万花楼混饭吃,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嘛……

    虽然是不同的世界,但有一个道理是相通的,那就是权力和财富往往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来万花楼的虽然都是一帮有闲钱的人,可大多数还是选择了这栋主楼,很少有去后面小院进行高消费。

    别管多么小的地方,只要有人聚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各自在演绎众生百态。

    “这位兄台好眼光,我从未在万花楼见过如此标志的四胞胎姐妹,不知可否让给我?多少钱你说个数”

    在白杨观察大厅众生百态的时候,有一个白衣青年走过来笑道。

    其实从白杨带着冰清玉洁四姐妹来到这里就已经被人主意到了,实在是那四姐妹太过扎眼,都是出门作乐的人,不会轻易得罪人,虽然一个个眼馋但也能克制自己,不过总归还是有忍不住的人。

    “滚”

    白杨眼皮都不抬一下,拖声拖气的说道。

    虽然这四个妞跟在白杨身边是在监视他,但别人想打她们的主意白杨就不爽了,毕竟名义上她们属于白杨的,是以压根就没必要客气什么。

    女人是祸水,除了利益之外估计引发各种矛盾的根源就要数女人了,这应该是不变的真理。

    “这位兄台何必如此,大家来此寻欢作乐……”

    那家伙也是个厚脸皮,居然一点都不生气,还想继续说什么。

    白杨这时坐直身子双眼放光看向万花楼大门口的方向,看都不看那家伙挥挥手说:

    “给我丢出去,别打扰我看戏,我发现好玩的事情来了”

    砰!

    白杨话音落下,原本在他身边乖巧得像小猫咪一样的林冰儿身影一闪出现在那青年身边,玉足一抬,一脚就将那哥们给踢飞数十米直接从万花楼大门口飞出去了。

    “很好”

    在周围很多人下意识缩脖子的时候白杨赞赏的看着林冰儿说道,这武力值没谁了,至于那哥们死没死关他屁事。

    “让少爷见笑了”

    林冰儿弱弱的说道,哪儿还有之前那一腿踢飞一个百多斤重的人的彪悍模样。

    没功夫理会这茬,白杨饶有兴致的看着大门口的方向,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快就再次见到了单秋林了。

    此时单秋林扶着一个白衣青年走进了万花楼,被他扶着的人就明显已经醉得不省人事,这会儿单秋林正在招呼小斯带着上楼找俩姑娘呢。

    “嘿,动作还挺快,那哥们估计就是他的大师兄了”

    白杨心头嘀咕,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可能错过,想了想起身走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