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望山跑死马,虽然远远的就已经看到了青木县的城墙,但白杨他们还是足足前进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了城门口,青木县城门口人流如织,白杨他们混杂在其中毫不起眼。

    从高三十米宽二十米的大门进去,是一条笔直的石板路,白杨目测了一下,这条一眼看不到头的大路起码宽三百米,两边各种商铺酒楼饭馆林立。

    “我们现在去哪儿?”

    东张西望的白杨看什么都新鲜,还不忘问边上的花三娘。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花三娘并未说明,反而是别有深意的看了白杨一眼说道。

    “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白杨眉毛一挑问。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一定会喜欢那个地方的”

    花三娘笑道,眼神中鄙夷之色一闪即逝。

    不说拉倒,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白杨不搭理她,自顾自的欣赏沿途的风貌。

    大路上人太多,速度快不起来,他们沿着笔直的大路前行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向左拐了个弯,再度前进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了目的地。

    相比起那条笔直的大路,这条路不但窄了几倍,更是清静了不少。

    “万花楼,这里不会是青/楼吧?”

    站在一座巨大的牌坊下面,白杨看着上面的三个大字忍不住咧嘴问,这会儿他明花三娘那眼神是什么意思了。

    “没错,这里就是青/楼”

    花三娘看着白杨鄙夷道。

    “来这里干嘛?难不成你要请我进去找妹子耍耍?这大白天的多不好意思”

    不管她什么态度什么想法,白杨搓着手说,和花三娘瞎扯。

    “你想多了,人多眼杂,进去说吧”

    花三娘摇摇头道,带头向前走去,她算是彻底发现了,和白杨说话能把人给气死,明明那么聪明的脑袋,难道就不能稍微靠谱点吗?

    他们来到牌坊下的时候,就专门有人过来将马车马匹牵走,再次向前了百米,才来到了一栋八层高的木建筑前。

    “雕梁画柱,轻纱幔帐,香风阵阵,你这是想要腐蚀我的心灵啊……”

    木质楼房前,白杨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说。

    “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跟我进去”

    花三娘忍不住怒道。

    撇撇嘴,跟着花三娘进入建筑,那些一路回来的十多个人转眼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接着一群莺莺燕燕就围了上来。

    “花姐回来啦”

    “花姐辛苦了”

    “花姐,这就是你专门出去找的人吗?”

    马蛋,搞半天这个花三娘居然是一家青/楼的妈妈咪,难怪能找来冰清玉洁这四胞胎妹子,卧槽,老子掉到这个地方,估计营养跟不上啊……

    看着周围一张张或是俏丽或是清纯或是妩媚或是冷傲的俏脸,白杨忍不住心中感叹,这他娘的才是男人的天堂。

    “好了好了,没事都散了吧”

    花三娘笑着打发走一帮莺莺燕燕,然后看着冰清玉洁说道

    “你们先带他去住的地方,我很快就过去”

    “好的花姐”

    林冰儿点头回答,然后看着白杨说:

    “少爷,请跟我们来吧”

    白杨无所谓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周围的莺莺燕燕挥手道:

    “嗨,姑娘们你们好啊”

    咯咯咯……呵呵呵……哈哈哈……

    白杨的举动顿时惹来一帮姑娘各种声音的娇笑,有大胆的直接向着白杨抛起了媚眼,如果不是顾忌花三娘还没有走的话,恐怕都要围上来用乳/波/臀/浪将白杨给淹没了。

    接着白杨在冰清玉洁的带领下,穿过这栋建筑,从后门出去,沿着碎石小路走廊七拐八拐,足足半个小时后才到达一栋单独的院落。

    “少爷,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居所了”

    林清儿站在门口说道。

    “不错不错,我很满意”

    白杨背着手走进小院四处打量点头道。

    这个院子占地不下上万个平方,外面是三米高的围墙,墙上长满了爬山虎之类的藤蔓植物,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沿着墙边一圈都栽种着手指粗细的翠竹,然后院子中花圃,凉亭,池塘假山小桥布局让人赏心悦目。

    一栋两层小楼矗立在小院靠后的位置,再后面还有一个花园。

    啧啧,就这套‘别墅’,放地球那边估计没有个一百亿你拿不下来,什么,你说太贵了?拉倒吧,那还是打折打折再打折之后的价格,没见那小楼整个都是檀香木做的吗!

    “然后呢?话说你们带我来这里到底是想让我干嘛?说是什么血莲教,但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啊”

    白杨来到凉亭坐下,看着四个寸步不离的丫鬟说道,明白她们这是在监视自己呢。

    “花姐等下就过来”

    林玉儿回答,到底要白杨做什么还得花三娘来安排。

    “行,那你们先给我弄点酒菜水果过来”

    白杨不在意,使唤四个丫鬟真当是自己的一样使唤。

    “少爷稍等”

    林玉儿点头快步离去。

    “哟,听说花姐专门出去带回来一个男子,我来看看到底是谁值得她专门跑出去一趟”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个怪声怪气的声音。

    白杨顺着声音看去,进来的人是一个中年女人,身穿花花绿绿的华丽裙子,浓妆艳抹,头上还带着一朵鲜艳的大红花。

    “噗哈哈哈哈……”

    白杨看一眼,就指着对方一口气没上来给笑喷了。

    “不知这位公子为何嘲笑奴家?奴家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那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白杨愕然道。

    白杨笑得眼泪都下来了,指着对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我说花三娘,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给我装什么妖啊,以为换了个打扮我就不认识你了?话说都到这个地方了你还不把你的真面孔展露出来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自问我的伪装天衣无缝”

    花三娘见白杨一眼就认出了自己,也不装怪了,郁闷的走过来说道。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除非你化成灰我才不认识,话说你这样变换不同的面孔不累吗?明明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偏偏要打扮成这个鬼样子”

    白杨撇嘴无语道。

    恰好林玉儿用一个托盘端着几个小菜和一壶酒过来了,说话的时候白杨用眼神示意林冰儿她们伺候自己吃东西。

    “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人,不远千里迢迢的跑去德阳镇把你接来完全值得,德阳镇车家覆灭是你一手导演的,丰家父子也被你设计害死,后一路上的种种也让我刮目相看,尤其是你居然能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将单秋林给忽悠住了……”

    “得了得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有,你能不能把这恶心的装扮换了?看得我倒胃口”

    白杨撇撇嘴打断她说道。

    “姓白的,麻烦你搞清楚,现在是你落到我手里了!”

    花三娘咬牙道。

    “对啊”

    白杨点头道,但那样子哪有半点被人控制了的觉悟。

    深吸口气,花三娘告诉自己不和白杨一般计较,想了想说道:

    “如你想的那样,我是这里的妈妈咪,整个万花楼有姑娘三千多,这还不算丫鬟小斯打手,但这里不是一般的青/楼,这里是我们血莲教的产业,专门负责收集各种有用的情报,关于你的信息,也是通过来这里的客人口中得到的,所以我才会专门去把你找来……”

    “你说了半天,压根就没有说到重点,第一,你让我来到底要我做什么,第二,你那恶心的装扮到底能不能换一下?”

    白杨第二次打断她说道。

    来到万花楼门口白杨大概就猜到这里是个什么情况了,一个让陈王朝都剿灭不尽的血莲教,弄一个青/楼出来压根就不可能只是为了赚钱那么简单。

    “找你来的目的,是要你用你那聪明的脑袋,让我们万花楼的生意更好……”

    花三娘咬牙道。

    “我明白了,你们生意好了,来的人就更多了,人多呢就代表着带来的信息量会更大,就能得到更多更有价值的情报,是这样吗?”

    白杨又一次打断花三娘,让她郁闷得要死。

    “对”

    这次花三娘干脆只说一个字了。

    “可以帮你,但是我能得到什么?”

    白杨耸耸肩无所谓道。

    “你别忘……”

    “拉倒吧,别说什么我是被你控制了的,我要是想走你们没人留得住我,我只是觉得好玩才陪你们跑一趟的,要不然在你展露出目的的第一时间我就将你们杀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说说我给你提升生意你能给我什么”

    白杨依旧打断花三娘说道。

    “我知道你诡计多端,但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好了,我也不说什么废话,只要你能帮我提升万花楼的生意和名气,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不过分,根据你的表现,我会酌情满足你的要求”

    花三娘决定不和白杨斗嘴了,直言不讳的问道。

    “就目前而言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这样,我帮你提升万花楼的生意,保证以后万花楼的生意超乎你想象的好,作为交换,你给我弄来各种丹药,一定要是那种能提升武者修为的丹药,可别给我弄一些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

    白杨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以后看你的表现吧,就目前的话,我只会给你壮气丹”

    花三娘想了想说道。

    “可以,就这么说定了”

    白杨满不在乎的笑道。

    帮你?拉倒吧,老子要把万花楼弄到自己手中,然后开遍整个陈王朝搂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