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

    白杨笑眯眯的看着单秋林说。

    看到没,就哥这张嘴,又忽悠一个,青木县的十大高手之一哟,欠我三个人情,就问你怕不怕!

    “借你吉言,那个,我就先走了?”

    单秋林看着白杨不好意思的说道,心中急得要死,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施展白杨传授的把妹三策,心仪已久的小师妹呀,看你往哪儿跑,快到碗里来……

    “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最后再给你一个忠告,在施展计划的时候,不要做得尽善尽美,稍微有点瑕疵还是可以的,毕竟世界上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太过完美反而会让人发现端倪,那就得不偿失了”

    白杨想了想再次说道。

    “说的有理,受教了”

    单秋林愣了一下,最后差点五体投地,他不是笨蛋,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青木县十大高手之一,稍微一点拨就懂。

    凡是不可做尽,否则缘分势必早尽,稍微显得有些瑕疵才显得真实,就武功招式而言还有虚招呢。

    再次寒暄两句,单秋林迫不及待的往客栈外走,走了两步又转身看向白杨尴尬的问:

    “敢问兄台怎么称呼?一直不曾询问尊姓大名,倒是我失礼了”

    “无妨,你叫我白杨即可”

    单秋林点头,这次是真的走了,离开客栈来到外面,看都不看紧张兮兮的花三娘他们,牵出一匹黑色骏马飞驰而去,很快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理论啊,都是理论,也不知道单秋林到底能不能成功,拭目以待了”

    心头嘀咕的同时,白杨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晃晃悠悠的往外面走。

    “你和他说了什么?”

    花三娘第一时间来到白杨身边询问。

    “就是闲聊,放心,不是针对你们的,话说他都能听到我们在三楼的谈话,你应该也能听到我和他在大堂的对话吧?”

    看着花三娘紧张的眼神,白杨心中好笑的同时摇摇头笑道。

    对付你们而已,我自己慢慢玩就可以了,哪儿用得着单秋林啊,这样的高手应该在关键时刻动用才行。

    “哼,我才不会去偷听别人谈话”

    花三娘轻哼一声往前面走。

    切,大爷信了你的鬼话,你是不敢吧,你们血莲教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如果打得过单秋林的话,恐怕早就把他砍死了……

    来到马车边,白杨又站着不动了,然后那个给白杨垫了两次脚的黑袍人再次磨牙,一言不发带着悲愤的心情爬在地上。

    “咦嘿,这家伙之前居然没有被砍死”

    心中哑然的同时,白杨踩着对方的背踏上了马车,没有进入车厢,而是在外面靠在车体上,这马上就要进入青木县城了,他得好好见识一下才行。

    “走”

    花三娘一马当先在前方挥手,一行人簇拥着马车向着青木县前进。

    等到他们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那剩余的十三个黑袍人跑树林去了一下,出来的时候身上的黑袍已经消失不见,全都换成了一身蓝色长袍。

    眼尖的白杨发现,虽然他们穿的长袍样式都一样,但细微之处还是有差别的,有五个人身上的蓝色长袍在衣袖的位置有一道红色镶边,而其他的人却没有。

    “想来那五个应该就是花三娘口中所谓的武士高手了,实力不一样地位也不一样呢”

    心中暗道,白杨问边上给他捏肩的林冰儿:

    “你们四姐妹应该也有练武吧,都什么级别了?”

    “少爷,我们四姐妹如今已是九道血气的武者了,再进一步就是武士,因为我们四姐妹心意想通,合力之下的话,能抵挡一位初入武士境界的高手”

    林冰儿轻声回答道。

    “哎哟不错哦,你们都可以越级打……杀敌了,你们年纪不大,是如何这么快就到了这个层次的?”

    白杨眉毛一挑哑然问,他记得德阳镇牛家蓝家的家主蓝清风牛栏山也才八道血气而已,这四个小妞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比他们还厉害了!

    果然小地方的人不能比。

    “少爷,这都是花姐培养的,每一‘会’给我们一颗壮气丹,所以我们才能进步这么快”

    林冰儿再次说道。

    “状气丹?”

    白杨挑眉,原来你们是嗑/药上来的啊。

    “就是这种东西,服下后能滋养精血,修炼武道自然就快了,哪怕是不修炼武道的人,服下后也能强壮筋骨,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不介意赐予你一颗,别看它小,一粒价值十万钱”

    花三娘在前面插嘴道,两根手指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颗黄豆大小的白色药丸冲着白杨晃了晃又收了起来。

    “那东西哪儿有卖的?好吃吗?如果好吃的话,我买点来当豆子吃”

    白杨看着花三娘露出一口白牙笑道。

    有好东西你居然敢拿出来在我面前晃悠,我跟你讲,那玩意是我的了!

    “县城中几家专门贩卖丹药的地方就有卖,你想当豆子吃?先不说你吃得起吃不起的问题,我观你根本就没有修炼过武道,吃一颗能强壮筋骨,连续吃两颗恐怕直接给补成大胖子,三颗下去几天内估计你胖得路都走不动了”

    花三娘撇嘴道,你以为什么都可以乱吃啊。

    白杨懒得回答,眼睛微眯看向前方。

    心道能不能吃你说了不算,地乳精华我还能吃呢,也不见被补死,地乳精华蕴含滂沱精气能加速武者修炼,你这壮气丹不一定有那玩意好!

    就是不知道这什么壮气丹吃下去后能不能对我的意念有所增长,弄过来实验一下就可以了。

    意念无声无息的散发出去,在花三娘身上轻轻一扫,就看到了她把壮气丹放什么地方了,就在怀里的一个小瓶子里,里面一共有八颗。

    ‘盖着盖子啊,弄不出来’

    白杨心中无语。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反正白杨是瞄上了,逮到机会就给她弄过来。

    咦?

    下一秒白杨嘴角勾起一丝古怪的弧度无声笑了。

    花三娘身上有八颗壮气丹暂时弄不到,但他意念中发现其他十多个人身上,就有五个有这种丹药!

    或许是因为这东西珍贵的原因,他们几乎都贴身藏好了,但有一个不知道是因为大意还是什么原因,那丹药就放在袖子里的一个口袋中。

    我的了!

    意念包围那颗壮气丹,时刻观察他们的视线方向,无声无息的取出,避开他们的视线飞了过来,手随意一摆,那颗丹药就到了他的手中。

    “不就是壮气丹嘛,我也有”

    白杨睁眼冲着花三娘笑道,两根手指夹着那粒壮气丹晃了晃,当着他们的面丢进了嘴里。

    “……”

    花三娘无语,刚才自己还跟他那儿显摆,人家这就拿出来一颗了……

    壮气丹入口,白杨再次闭上了眼睛,意念时刻观察丹药入口后的变化,如果自身有任何不对的话,就将第一时间取出来。

    丹药进入胃部,接触到胃酸胃液,速度超乎白杨预料的被消化吸收,一分钟时间就会被吸收完成。

    在这个过程中,白杨没有发现自己有任何变化和不适。

    “意念增加了十公分左右的距离,控制物品重量微乎其微,恐怕也就十分之一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玩意对我的意念有效”

    白杨眼睛一眯心中暗道。

    脑海中快速思索,最终白杨只能得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那就是自己的大脑某个区域被开发了,需要大量的能量补充,自己吃下去的东西,除了正常的消耗之外都会被那个部分吸收!

    ‘这样一来岂不是说我此生无缘武道了?有得就有一失啊’

    想明白这点稍微有点郁闷,他也想成为一拳能打死一头牛的猛男,可惜估计没有机会了……

    那么,既然壮气丹对自己有效,其他丹药呢?这个武道昌盛的世界,低端武者都有壮气丹这样的丹药,那么必定就有更好的!

    如果其他丹药也对自己的意念有用的话,持续增长下去,不能修炼武道也无所谓了!

    “想办法搞钱,然后购买丹药,用数量堆,将意念强化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到时候不管什么武道神道,在大爷的异能面前都要跪!”

    心头思索的同时,前方的青木县县城已经遥遥在望了。

    看到那高耸的城墙,白杨心中充满了震撼,足足五十米高,如同一坐山体横卧在大地上,两边延伸出去看不到尽头。

    城墙上大门口来往人群进出,白杨甚至觉得那人流量差不多堪比春运时的火车站了!

    “这县城有多少人?”

    白杨忍不住问。

    “不清楚,但定居在县城的人至少得五百万吧,你问这个干嘛?”

    花三娘看着白杨不解的问。

    白杨摇头没说什么,这才是一个小小的县曾而已,就有五百万人了,还不算外面的镇村人口,若是加上的话,整个县的人口将以千万计!

    而这还只是一个县城啊,上面还有郡城,州府,陈王朝也只是一个小国家而已,鬼知道这个世界具体有多大!超乎想象之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