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花三娘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双眼冒火看着白杨不说话。

    “你发什么神经?”

    白杨好奇问。

    “你能不能消停点?”

    花三娘鄙夷的看着白杨说

    “你管我,我又没碍着你什么事儿”

    白杨翻了个白眼说。

    此时他的双手分别在林清儿林玉儿的衣衫中各种揉捏,花三娘不爽的表现不但没有让他收敛丝毫,反而更加得意了。

    ‘嗯……’

    林清儿林玉儿面红耳赤,忍不住娇吟出声,白杨轻轻捏了捏她们胸脯的关键点……

    “下流,男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但无耻到你这种地步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花三娘咬牙道。

    “多谢夸奖,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花甚折应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美人在怀,难不成我光看着?那还不如抱个花瓶呢,这人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何必在乎他人眼光?还有啊,说得你有过男人似得,还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呢,洁儿,喂我喝酒,乖啊……”

    白杨厚颜无耻的笑道,最后一句是对林洁儿说的。

    林洁儿素手执杯,将一杯淡蓝色的酒放到了白杨唇边。

    “不是这样喂的哦”

    白杨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洁儿的俏脸说。

    林洁儿脸蛋一红,局促片刻,将酒杯放在自己唇边,一口喝下,但却没吞,低头吻住白杨的嘴唇将酒液渡了过去。

    红唇温润,酒香怡人,那滋味,白杨未饮先醉,这他娘的才是人生享受啊……

    花三娘看着白杨却是一下子愣住了,并未在意那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好一会儿才摇摇头很复杂的说:

    “你这人好生奇怪,原本下流的事情却被你说得如此高雅,你念的诗词是何人所作?我为何没有听过?”

    “我说是我作的你肯定不信对吧?”

    白杨松开林洁儿的小嘴看着花三娘笑道。

    “就凭你还作不出这样的诗词来!”

    花三娘撇嘴道。

    我这爆脾气,虽然真心不是我作的,但你这样说我就不爽了,白杨瞪着花三娘道:

    “那你给我说道说道,若不是我作的,你还在哪儿听说过?”

    “虽然我不曾听说过,但绝对不会是你所作的,就凭你这样的心性,一辈子也别想做出此等洒脱的诗句来”

    花三娘再度鄙视道。

    “搞得你很懂诗词一样”

    白杨无力反驳,撇嘴转移话题道。

    看看,就没有一个人是傻子,剽窃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就不是那块料,人家一眼就看穿你了,没相应的阅历说出来人家都不信,只会遭来鄙视。

    “我不懂,但我听得多,自然能分辨出来”

    花三娘笑道。

    白杨懒得回答,我不搭理你行了吧,于是继续调/戏四胞胎妹子,个中乐趣只有他知道,花三娘的目光压根不在乎,老子就是专门气你的。

    “既然不是你所作,那是何人所作?”

    见白杨不说话自顾自的轻薄几个丫鬟,花三娘忍不住问。

    “是一个酒疯子,说了你也不认识”

    白杨随意敷衍道。

    “你……,哼,想来能做出此等洒脱诗句的人,一定是一位风流倜傥的男子,不知今生是否有机会见到他”

    花三娘有些向往的说道。

    麻蛋,果然诗词装/逼泡/妞是无往不利的利器,堪称小清新杀手锏,这花三娘貌似也是个小花痴来着。

    白杨心头嘀咕,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道:

    “其实你随时都可以看到他的,只要你现在抹脖子马上就可以看到了”

    “没想到做出此等诗句的人已经离世了,哎……”

    花三娘愣了一下,然后叹息,端起边上的酒壶咕嘟咕嘟的猛灌。

    我去,你要不要这样?白杨直接傻眼,她明显是在伤感惋惜!

    “得了吧你,我吃好了,是不是该走了?”

    不管花三娘是什么心情,白杨拒绝了林冰儿夹过来的一口菜看着她说道。

    “走吧”

    花三娘情绪有些低落的站起来回答。

    有病吧这妞?白杨心头无语。

    吃饱喝足,几人离开雅间,原本二十个黑袍人,被白杨坑死了七个,还剩下的十三个早就已经等在门外了。

    一行人下楼,来到下面的大堂,单秋林居然还没走,就在白杨他们走到他不远处的时候,他看着人群中的白杨笑问:

    “这位兄台,虽然我无意偷听,但你貌似并未将我放在眼中,言称随时都能杀了我?”

    花三娘脸色一变,紧张的看着单秋林,没想到之前她在楼上雅间中的气话居然被他听到了,心道要完……

    “对啊,我说过,有什么问题吗?还有,偷听别人说话很不礼貌的”

    白杨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搂着俩妹子看向单秋林直接承认了,甚至还调侃了一句。

    曰了狗了,这家伙坐在嘈杂的大堂里面还能听到我们在三楼说的话?你他娘的是顺风耳???

    是梁静乳给你的勇气吗?如果花三娘是地球人的话一定会这样说的。

    “我自幼习武,经历无数厮杀,在青木县境内,虽多次经历生死险境,但自今还未遇到能杀我之人,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种话的人”

    单秋林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喝下看着白杨平静道。

    花三娘紧张得要死,这单秋林可不好惹,稍不注意就会死人的,不敢贸然插嘴,一个劲的用眼神示意白杨快走,然而白杨压根就不搭理她。

    单秋林而已,在这个位置,不管他多厉害,哥分分钟教他做人,有那么可怕吗?我紧张死你,哼哼,小婊砸……

    “既然你都听到我的话了,那应该明白是她想让我杀你的吧?只是后来她好像怕你,所以就不了了之了,搞得我也很郁闷呢”

    白杨耸耸肩一指边上的花三娘说道,继续给她挖坑,威胁我把我带来,我坑不死你。

    “你给我闭嘴”

    花三娘脸色大变,冷汗都下来了,看着白杨沉声道,又时刻关注单秋林的态度。

    单秋林没看花三娘,而是盯着白杨足足看了一分钟左右,突然冲着白杨举杯笑道:

    “老实说,你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却让我讨厌不起来,加上出自你口的那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花甚折应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原本我是要离去的,但听了你念的诗句才专门留下来,人生得意须尽欢,时间不等人,倒是提醒了我要把握当下,有件事情在我心头藏了很久,一直在逃避,但此番看来是时候去面对了,无论结果如何,或许会留下遗憾,但却不会后悔,我们日后有缘再见吧,到时候我找你喝酒,最后我观你好像有麻烦,需要我帮忙吗?”

    “我没麻烦,不牢费心,然后我听你的口气,是关于女人的事情?”

    白杨摇摇头表示自己很好,心道有麻烦的是花三娘他们。你弄反了,一脸玩味的看着单秋林问。

    “你如何知道?”

    单秋愣了一下说道。

    “猜的,你看啊,你身手那么好,如果是仇人方面的事情,大可一剑了账,唯有女人才会让你这样的侠客纠结,我说得对吧?”

    白杨笑道。

    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没跑了。

    “呵……你不懂”

    单秋林有些落寞的说道。

    “看你这么纠结的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了,说出来给我听听是什么个情况,我帮你出出主意,搞不好你就能抱得美人归了,先说好,我是要收费的”

    白杨来了兴致,放开俩妹子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单秋林对面兴致盎然的问。

    花三娘此时吃了白杨的心都有了,单秋林那么危险你还往他跟前凑?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还有,你顾忌一下老娘的感受好吗?我这小心肝啊,太刺激了……

    “你就不怕我一剑杀了你?”

    单秋林嘴角抽搐的看着白杨无语道。

    “你说要杀我的话就别提了,不说你应该不会杀我杀不了我的问题,在这个位置其实你的生命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了,快快快,说说你的事情,有什么地方纠结的,我给你出主意,再次声明,我是要收费的”

    白杨压根不在意其他人的态度,看着单秋林催促道。

    整个客栈大厅里的几百号人都傻眼的看着白杨,这人脑袋有病吧,话说你们和单秋林不是敌对关系吗?怎么还坐一起了?而且你这样打听人家的**真的好吗?就不怕人家给你弄死了?

    单秋林看着白杨超级无语,这种顺杆子往上爬的人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也不知道是白杨合他的胃口还是因为白杨念的那首词,他鬼使神差的想要倾述一下,于是冷眼向着周围看了一眼。

    “那什么,老板结账,我有事先走了”

    “结账,我忙得很”

    顿时,整个大堂中的人浑身一冷,很识趣的麻溜结账走人,慢了怕被砍……

    “我们……到外面去等你”

    花三娘先是愕然,然后无语,接着咬牙,最后用眼神警告白杨别?;ㄑ?,郁闷的留下这样一句话带人灰溜溜的跑外面去了。

    “好了,现在人都走光了,你可以说了,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啊,帮你把妹我可是要收费的”

    空空荡荡的大堂中,白杨看着单秋林说道。

    无语了片刻,单秋林咕嘟咕嘟的干了一壶酒,然后一脸沧桑的说道:

    “我有一个小师妹,比我小半元,原本我们都是孤儿,生活在一个村子中,在我们都三元大的时候,现在的师傅路过我们的村子,看中了我要收我为徒,原本我和师妹相依为命,我走了她就没有人照顾了,所以我祈求师傅也收下了她,然后来到青木县,在跟着师傅修炼武道的同时,也认识了现在的大师兄……”

    “我大概明白了”

    单秋林说道这里的时候白杨就打断了他说道。

    “你明白了什么?”

    单秋林愕然,我这才刚开始说好吧……

    “你看啊,我给你分析分析,是不是你们那个大师兄人很好,对你们百般照顾,而且武功又好,经常帮助指点你们,然后呢,你的武功比他差很多,所以你那小师妹渐渐的就有点粘着他,从而疏远了你,然后你就默默的练武,希望自己强大起来?;つ隳切∈γ?,结果到现在却发现,你那小师妹眼中几乎已经没有了你,一双眼睛里面只有你的大师兄……”

    白杨眯着笑道。

    “你怎么知道的?”

    单秋林傻眼了。

    我怎么知道的?你这是被挖墙脚了呗,不用猜都知道啊,这特么都是套路,电视上小说中都是这样演的,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的话,搞不好你以后还是主角命呢,额,扯远了……

    “猜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现在想像你的小师妹表白对吧?然后不管结果如何,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白杨继续问。

    “是的,我去想她表明心迹,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也要让她知道我心里一直装着她”

    单秋林苦笑道。

    “傻”

    白杨一脸鄙视的看着单秋林说道。

    “兄台为何这样说?”

    单秋不解问。

    “我跟你讲,你这样跑去表明心迹,这是在逼你小师妹做出一个选择,估计你是没什么机会的,一旦她真正的做出选择后,你就等着哭死吧”

    白杨一脸我早已经看穿一切的表情说道。

    “可我能怎么样?一直藏在心里,与其让自己不好受,还不如做个了断”

    单秋林摇摇头说。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估计你只能去喝你小师妹和你大师兄的喜酒了,我问你,你想让你的小师妹投入你的怀抱吗?”

    白杨撇嘴问,恩,他又要开始忽悠了……

    “我是想,但根本不可能”

    单秋林一脸落寞说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当然,对你来说估计是不可能的了,但你这不是还有我么”

    白杨拍着胸脯说道。

    “你?”

    单秋林愕然问。

    “对,我能让你得到你的小师妹,先说好,我是要收费的,但是你能付出什么?”

    白杨笑眯眯的说道,跟个大尾巴狼似的。

    看看,哥们这三言两语的又忽悠了一个,眼看就要上钩了。

    “若是你能让师妹倾心于我,我付出什么都可以”

    单秋林咬牙道。

    看看,这就是傻瓜,典型的脑袋一热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但是我喜欢,嘿嘿……

    “你这个态度就很好,我估计你除了一身武力之外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了,也不为难你,你先发个誓,如果我帮你得到了你的小师妹,你要答应帮我办三件事情,如何?”

    白杨继续忽悠。

    不能说让对方成为自己的手下之类的话,那样太过了,这种人都心高气傲,一个不好就会适得其反。

    “可以,我发誓,若是在你的帮助下师妹倾心于我,我答应帮你办三件事,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单秋林想了想,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诱/惑点头发誓了。

    看看,这特么又被白杨忽悠瘸一个,女人是祸水,这么一个牛叉哄哄的人就因为一个妹子载在了白杨手里,可悲可叹可怜……

    “咳咳,虽然我不了解你师妹,但我这里有良策三记,分为上中下,分别是从简单到困难,你是想要简单的办法还是困难点的?简单的有风险,困难的稳妥点但花时间”

    白杨伸出三根手指说道。

    “何为上中下三策?能具体说说吗?”

    单秋林有点傻眼的看着白杨问,这追求一个女孩子还那么多道道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听我慢慢给你忽……说道说道,先说下策,最是简单直接,但保管有效,你只需要将你的小师妹单独约出来,给他下点药或者打晕什么的这个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然后你就可以单刀直入,那什么嘿嘿嘿,最后你还怕你的小师妹不跟着你?”

    白杨下巴一抬说道。

    “不行不行不行,这样做太下作了,我怎能如此对小师妹,不可,万万不可”

    听了白杨的下策,单秋林脑袋摇得很拨浪鼓一样赶紧拒绝。

    “就知道不行,我这不还有中策和上策嘛,听我慢慢说,现在再说中策,之前的下策名为攻身,通俗易懂吧?嘿嘿……中策名为攻敌,这个要麻烦一点,所谓无毒不丈夫,为了得到妹子,为了自己的幸福,无所谓手段了,鉴于你现在的情况,你大师兄就是你的敌人,你只要干掉他你师妹就是你的了……”

    “不行,虽然我很喜欢小师妹,但师兄人很好,我怎能杀他”

    白杨话还没有说完单秋林就果断的打断摇头道,

    “别急,听我慢慢说,并不是说要你去杀了你大师兄,我的意思是你师妹不是倾心于你大师兄吗?你就想办法让你小师妹不喜欢他就可以了呗,比如搞臭他的名声,这个无关紧要吧?为了妹子你让你师兄吃点亏,大不了以后弥补就是了,具体呢我给你举两个例子,想办法让你师妹看到你大师兄不好的一面,比如让他寻花问柳的时候被你师妹看到啦,比如让你师妹看到你大师兄始乱终弃啦等等,这些都是可以操作的嘛,你可以找你的大师兄喝酒,喝醉了给他抗青/楼去,给他被窝塞几个妹子,然后不着痕迹的让你的小师妹去看到,这个只要你不是笨蛋应该都能搞定吧?始乱终弃这个更绝,你找个青/楼女子,记得一定要陌生的啊,让你大师兄和你小师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让那妹子去抱着你大师兄的大腿哭,说怀了他的孩子但他又不要了什么的,总之就是要搞臭你大师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你尽量要隐藏自己,不要让你师妹知道是你做的,而且还要不着痕迹的抬高自己,甚至为你大师兄说话,这叫做迷惑对手,然后在你师妹伤心的时候适当的给点安慰,最终让你师妹认识到你大师兄是个人渣,最后的最后,你师妹没得选了,当然只能跟你啦,这就是我的中策,不管你有多少‘敌人’,都可以用这个办法搞定”

    白杨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一通忽悠,说的嘴巴都干了,端起茶壶咕嘟咕嘟的就是一通猛喝。

    老实说,也亏得白杨脑袋好使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想出这么些办法来,焉坏了……

    单秋林直接傻眼蒙圈了,这把妹还特么有这么多道道?老子这些年都活狗身上去了,活该单身啊,要是早点遇到白杨的话,何至于郁闷这么久?

    “这个办法好,我也不是笨蛋,为了师妹,只能委屈大师兄了,我这就开始去计划,你放心,答应帮你办三件事情,你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就在青木县,你随便找人打听下就知道我”

    ‘茅塞顿开’的单秋林眼睛一亮,急不可耐的站起来就要走。

    “你忙什么,也不急着一时半会儿,就不想听听上策?”

    白杨一句话就让单秋林停下脚步,从新坐下目光灼灼的看着白杨问:

    “那你给我说说上策又是什么”

    他服了,真心服了,中策就已经那么吊炸天,上策还不飞起啊。

    “下策攻身,中策攻敌,这上策嘛,叫攻心!”

    白杨眯着眼睛说道,就差拿一把羽毛扇了。

    “具体呢?”

    单秋林眨眼问。

    “具体也很简单,所谓事在人为,天上不会掉馅饼,你没我的本事,不可能有妹子自动跑你怀抱里去的,所谓攻心,就是要得到你师妹的心,具体怎么做呢,你要先从小细节入手,所谓痴女怕缠郎,你没事就到你师妹哪儿去刷点存在感,送点小东西,关心一下什么的,但记住,一定要点到为止,不能太过,在这其中,千万不要抱有任何回报的想法,只是单纯的关心,暖男都是这么干的,长年累月下来,一点点的侵蚀她的心,最终悄无声息的情况下她的内心就被你占据啦,当然,仅仅是这还不够,你得增加自己的分量,比如提升自己的武功,这样能给她安全感,还可以去找个落魄书生,让他给你写一些诗词,没事就给你师妹念着玩,显示你的才华,然后多看一些感人的故事,没事讲给你师妹听,骗取她的眼泪等等,总之就是润物细无声的占据她的内心,只是,这些还不够,最后还有致命一击!”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杨又停下了,麻蛋,口渴,要喝水……

    “何为致命一击?”

    单秋林傻眼中带着急不可耐的心情问。

    “所谓的致命一击分为三个阶段,在你施展上策的时候,中策也要一起施展,等你大师兄的分量在你师妹心中微乎其微的时候,你找个机会,和你师妹同时遇险,经历生死那种,在最危险的时候你挺身而出用生命去?;に?,这个记得要演催泪点,最好是你要死要死的时候让她快走之类的,反正你自己搞,记得别把自己真的搞死了啊,所谓患难见真情,生死有真爱,如此一来,你小师妹的心还能逃得过你的手掌心?到了这个时候,你师妹差不多就是你的人了,最后再用下策,她保管不会拒绝半推半就的就从了你,脸皮要厚点啊,别不好意思,也就那么回事,总之就是一举拿下她的身子,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咳咳,成就那什么好事……上中下三策施展,海陆空全方位打击……额……总之就是,你小师妹是你的了!”

    白杨一口气说完,长长松了口气,我特么为了忽悠个人我容易么我……

    “……”

    单秋林晕了,看着白杨跟看到上帝没什么区别。

    “兄台,我服了,原本对于让师妹倾心于我我已经不抱半点希望,但经你点拨,我发现简直太容易了,我不是笨蛋,有了方法我能做得更好,你就等我好消息吧,到时候请你喝喜酒,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

    好半天,单秋林看着白杨抱拳感激道。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老子的泡/妞十二式三十二式七十二式一百零八十式还没使出了呢你就服了……

    (两章合一起发了,六千六百多字,因为太长,尤其是大段大段的对白修改起来麻烦,所以晚了,请见谅,恩,关于这三策大家有兴趣自己去实验,结果如何石头不负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