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原本正在不疾不徐吃菜喝酒的??土成焕涑辽?,与此同时他闪电般伸手,两根手指凌空捏住缝衣针,屈指一弹,缝衣针倒飞而回。

    嗤……

    微不可闻的声音中,那一根小小的缝衣针在那??颓敢坏?,直接穿透了毫无防备的黑袍人心脏!

    这一情况发生得太快,快到花三娘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意念捕捉到完整画面的白杨惊愕,我勒个擦擦擦,这反应能力,哥们你单身一万年了吧?

    “杀!”

    因为情况太过突然,那黑袍人向前走了一步,这才感觉心脏一痛,下意识伸手捂住心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伸手指向对方的同时一个杀字出口,扑向对方的同时,黑袍下一根尺长的尖刺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那??妥挪欢?,一脚踢,黑袍人凌空倒飞一二十米,从大门飞出,掉在客栈外身躯翻滚几圈,抽搐几下就没了声息。

    白杨他们一行进入客栈本来就很扎眼,一二十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谁都无法忽视,再加上四个美得冒泡的四胞胎大美妞簇拥在白杨身边,他们想不被人关注都不行。

    很多人本来就看着他们小声讨论,此时又莫名其妙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嘿嘿嘿,就是要这样搞,弄死一个算一个,哥们你很给力啊,再多搞死几个呗……

    搂着林玉儿林清儿腰肢的白杨一脸愕然,心中却是乐开了花,看到没,哥坑起人来自己都怕!

    不过这会儿他却被反应过来的林清儿等人迅速拉到边上去了。

    “大胆!”

    靠近的几个黑袍人也最先反应过来,怒吼声中几人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那仿佛没事儿人一样依旧在喝酒的???。

    “慢着”

    花三娘此时紧急开口制止,几个黑袍人动作一顿,围住那??偷牟唤獾目聪蚧ㄈ?。

    “单秋林,请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杀我的人!”

    花三娘看着那没事人一样的??统辽?。

    “咦?你认识我?”

    那哥们看着花三娘眉头一皱哑然问。

    白杨发现,花三娘表情稍微愕然了一下,然后才说道:

    “青木县断魂剑单秋林谁不认识,我想问一下,你何故动手杀我的人?”

    ‘啧,花三娘明显和这个什么单秋林认识,只是应该没山民交情,而她现在是易容状态,话说出口了才反应过来,不过那什么单秋林的哥们居然有一个断魂剑的称号,听上去就吊炸天的样子,我的眼光还是可以的嘛,一下子就给他们挖了个大坑!’

    在边上看戏的白杨心中暗道。

    “我杀人,不需要理由!”

    单秋林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淡淡的说道。

    这个逼装得我给满分,明明是那黑袍人‘先动的手’却不屑于说,就凭你这装/逼的本事我就想和你做朋友了,改天想办法找你喝酒。

    白杨搂着俩妹子在边上看戏的同时心中暗自嘀咕。

    “你……”

    花三娘皱眉咬牙看向对方,手中的长剑紧了又紧就是不敢动手,明显在忌惮对方。

    你上啊,砍他啊,不会是怕了吧?在德阳镇的时候你们都那么牛,动手啊倒是……

    白杨在边上心中那个急,你不打起了我怎么看戏?

    “怎么,想动手?”

    单秋林撇了花三娘一眼一脸平静的笑道,分明就是在嘲笑。

    “单秋林可是整个青木县排名前十的高手,听说已经达到了武师之境,剑出断魂的名号不是白来的,那帮人若是忍不下这口气的话,恐怕要吃大亏”

    “是啊,那可是单秋林,他们简直瞎了眼才会招惹上他,这下有得看了,不过得走开点看,要不然被殃及无辜就不好了……”

    一帮看戏的吃瓜群众讨论的声音传到了白杨耳中。

    我去,这运气没的说,随便找了个人居然就是什么排名前十的高手,貌似名气还挺大的,听听,前十的高手哦,很牛的。

    白杨心中也忍不住惊讶,难怪那么会装逼……

    “我与岳空公子有些交情”

    花三娘沉声道。

    我还以为多大的本事呢,居然被吓得不敢动手搬后台,白杨心中鄙视之。

    听了花三娘的话,单秋林眉毛一挑,目光闪烁道:

    “既然你和他有点交情,那你们就滚吧,我不计较你们打扰我喝酒的事情了”

    “我们走”

    花三娘咬牙道,转身就走。

    那个岳空又是谁?还有这尼玛就完啦?砍他啊,你们那么多人都是摆设吗?说好的大场面呢?白杨傻眼。

    心道果然只是一帮见不得光的家伙,在德阳镇那样的小地方牛得不行,真正到了台面上就不怎么够看了,然而就这么算了怎么可以,你们不动手我帮你们。

    心念转动,之前乘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单秋林身上的时候,白杨偷偷用意念隐藏在包围单秋林几个黑袍人身上的两颗绣花针此时再度飞出,花向着单秋林****而去。

    “给脸不要脸,莫说你只是认识岳空,哪怕是他亲自前来也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

    单秋林语速极快的说道。

    说话的同时,他手臂一抬,白杨只觉一片冰冷的白光闪过,接着噗嗤噗嗤的声音响起,人头滚滚鲜血喷涌,包围单秋林的六个黑袍人已经身首分离了!

    叮!

    一声轻响,单秋林不疾不徐的将一柄雪亮的长剑插入剑鞘。

    快,太快了,快到视觉都已经捕捉不到他的动作,但白杨的意念却是‘看’到了之前的画面。

    单秋林单手拔剑,剑锋旋转一圈,将两根绣花针击飞的同时,剑锋也掠过了几个黑袍的人脖子。

    只一剑,干脆利落的斩杀六个人,就这么简单!

    “再有下次,全部都要死”

    将长剑插回剑鞘的单秋林一脸平静道。

    看来他还是已经给那个什么岳空面子了,要不然恐怕花三娘等人全部都已经成了死人。

    白杨在心中分析,恩,暂时就这样吧,再玩下去就要把自己搭进去了。

    “……”

    花三娘傻眼,原本她都已经息事宁人了,这么又出状况了?看着单秋林银牙咬了又咬,极力的压制心中的怒气,就是不敢动手。

    然而人家单秋林看都不看她一眼。

    “把他们的尸体处理一下”

    最后,花三娘只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带头向着楼上而去。

    几个黑袍人去处理尸体,其他的围住白杨跟上花三娘的脚步。

    那些死去的黑袍人尸体被带走,客栈小二仿佛对这样的事情司空见惯了一样,迅速出来几个人擦地。

    “断魂椒单秋林果然名不虚传,剑出断魂,那些人也是倒了霉了,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他”

    “是啊是啊,只是不知道这个单秋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

    听着人们议论的声音,白杨心中乐开了花,招惹大爷的下场就是这样,现在才刚刚开始……

    临青客栈三楼一个雅间,花三娘白杨以及林冰儿四姐妹单独在这里。

    “白杨,你最好收起你的小把戏,若再有下次,我断你一只手臂”

    花三娘死死的盯着白杨说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白杨耸耸肩撇嘴道。

    “懂不懂你我都清楚,你好自为之吧”

    花三娘沉声道。

    “好吧,我承认,是我弄的,但谁知道你们那么没用,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都不是傻子,话都说这个份上了,白杨很干脆的承认了,就是我弄的,你能拿我怎么样吧,顺道鄙视了他们一下。

    “哼……,你不是很聪明吗?现在给你第一个任务,想办法杀了单秋林,你可以选择拒绝,但我就不敢保证德阳镇你的那些人平安无事了!”

    花三娘看着白杨突然笑道。

    麻痹,这小妞居然还反将我的军了,但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吗?

    什么都没有说,起身,搂着俩妹子就往门口走。

    “你去哪儿?”

    花三娘皱眉道。

    “你很奇怪诶,不是你说让我去杀了那个什么单秋林吗?我当然是去杀他啊”

    白杨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给我回来,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

    花三娘咬牙道。

    “我说你这个人这么回事?到底要不要我去杀了他?给句准话吧”

    白杨转身无语道。

    “坐下,吃饭,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反正死去的几个都只是七/八道血气的武者而已”

    花三娘深吸口气说道。

    “真的不要我去杀他了?我跟你讲,我是认真的,把他杀了给你们报仇真的不需要吗?”

    白杨重新坐下,看着花三娘一脸认真的说道。

    但是花三娘鬼才知道白杨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她只是一句气话而已,真去招惹单秋林她还没有这个勇气和资格,也看到了,惹到单秋林真的会死人的。

    “吃东西,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花三娘阴沉着脸说道。

    哎,这女人啊就是麻烦,做个事情瞻前顾后的,你干脆点会死吗?我是真的很认真的想要去帮你干掉单秋林??!

    然后再坑你们一把……

    白杨心中感叹的同时,大爷一样靠在林冰儿胸脯上,几个丫鬟喂他吃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