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远???”

    车厢中,白杨脑袋枕在林冰儿胸脯上,百无聊赖的扯着脖子问外面的花三娘。

    “你能不能消?;岫??隔一会儿问一次隔一会儿问一次有意思吗?”

    外面,花三娘骑在马上一脸郁闷的说道。

    老实说,她真心算是见识到什么叫传说中的话唠了,一路上白杨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往往问的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无论你回答不回答他就跟哪儿碎碎念,让人烦不胜烦。

    最让人无语的是,他时不时的蹦出一句‘还有多远’的问题简直让人郁闷得发狂,这不正在加紧赶路么?

    “我这是在根据距离判断以后回家的时间需要多久,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回去方便舒服”

    白杨拖声拖气的说。

    “你还想回家?呵……,估计有点难”

    花三娘忍不住笑了,小子,落我手里,要么给我卖命要么就没命,你还想跑是咋地?

    这个问题白杨拒绝回答,老子要回家你还能拦得???

    他将目光转向车厢内,左右看了看,反正也无聊,看着林冰儿的三个妹妹说:

    “你们都坐我前边,面对着我”

    三个美得冒泡的大美妞面面相窥,虽然不知道白杨想干什么,但还是依言照做。

    这三个女孩,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当然,这是以白杨地球人的眼光来看,在这个世界的话,也就五‘元’多一点的年纪而已。

    他喵的,严格的说才五岁啊,好羞耻……

    想到自己居然祸祸‘五岁’的**,白杨忍不住在心头鄙视了自己一秒钟。

    咳咳,还是那句话,不能用地球人的眼光以及道德标准来标榜这边的人。

    她们并不是尖下巴的蛇精脸,鹅蛋脸,大眼睛小鼻梁小嘴巴,皮肤嫩得跟水豆腐似得,仿佛轻轻一碰就能戳破一样。

    一头青丝在头顶梳成了一个好看的发型,居然是斜刘海哟,俏皮中带着可爱,可爱中展现清纯,总之就是各种美得不要不要啦。

    穿着方面,红色长裙,有点类似于地球那边华夏汉代的服饰,很是华丽,恩,扒拉开就能看到里面的肚兜……咳……

    “白少,你这样看着我们干什么呀?”

    四姐妹中,最小的林洁儿目光怯生生的看着白杨问。

    装,给老子装,你们一个个的估计小手都轻易能生撕老虎了,还给我这装什么小可爱啊。

    白杨心头撇嘴,一双眼睛在前面一字排开的三个大美妞身上来回扫视说道:

    “别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来玩大家来找茬”

    大家来找茬?什么鬼?三个女孩一脸茫然,你也没找我们茬儿啊。

    哼哼哼,别人都是两张图找不一样的地方,老子这是三张图……不对,是四张图,也不对,是四个人,林冰儿你也过去给我排好……

    “一毛一样啊,长相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装扮也是一样的,以我的火眼金睛差点都分辨不出来,不过还是有差别的,林冰儿估计也是因为姐姐的缘故,眼神要沉稳一些,林清儿目光清冷,恐怕是性格有点偏激,林玉儿目光怯怯,一看就很好欺负,林洁儿估计是呆萌属性了……”

    靠在车厢上,打量着四张一毛一样的图片……额,四个大美妞,白杨心中评头论足。

    然后看着看着她就开始动手了,用触觉感官去感受她们皮肤的不同啦,扒开衣服观察细节啦,哎呀呀,总之就是各种香那个什么艳。

    在四个女孩俏脸通红眼睛水汪汪娇喘吁吁中,白杨足足玩了一个小时。

    恩,林清儿的胸脯最大,得有E,林冰儿的胸脯形状最好看,腰肢最细,林玉儿的胸脯稍微小一点点,上面有一颗小痔哟,但屁屁最翘,林洁儿双腿最漂亮……

    细微之处见真章,经过白杨一番细致的研究,虽然她们无论哪方面都几乎一毛一样,但还是有一丢丢差别的,当然,不像他这样细致研究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最后白杨得出结论,这四个都特么够老子玩十辈子了……

    “你们都多大啦?”

    玩够了,白杨躺在她们中间问。

    脑袋枕在林清儿胸脯上(当然要选最大的嘛),林冰儿脑袋靠在他怀里,安禄山之爪在她衣服里感受那两团柔软,大腿搭在林玉儿林洁儿的腿上……

    麻痹,这画面让人羡慕嫉妒得想砍死白杨!

    “回少爷的话,我们五‘元’了”

    这句话是林冰儿回答的。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白杨心中暗道,这边的年纪并不是数字后面加一个‘岁’,而是出生多少元就是多少。

    “那你们以后就是少爷我的人啦,要乖哟”

    白杨眯着眼睛笑道,爽啊……

    “嗯”

    四个女孩轻声同时回答道。

    看看,这就是差距,当初小猫跟着白杨的时候可是发誓的,她们就一个嗯字就打发了,忠诚度无限接近于零!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孪生的都有一种特殊感应,反正白杨动其中一个貌似其他几个都有感觉,哎呀呀,这特么又能多玩两辈子了……

    “前面有家客栈,我们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然后再进城”

    此时外面的花三娘开口说道。

    “进城?话说你们血莲教的分舵在城里?”

    听到花三娘的话白杨忍不住问,你们这样搞就不怕被和谐吗?

    “那是当然,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我们血莲教的分舵就在青木县城内?”

    花三娘在外面笑道,心中却鄙视,这话唠难得安静的时候就知道玩女人!

    屁的个安全,那特么是在走钢丝,一旦犯事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白杨是不认同的,侥幸心理要不得。

    几分钟后马车就停下来了,白杨都听到外面有‘停车的小哥’过来给他们牵马的声音。

    “走走走,正好少爷我饿了,先吃点东西再说”

    白杨从乳山腿林中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

    四个女孩赶紧整理自己,分分钟就穿戴整齐了,又服侍白杨穿戴,白杨穿的是体恤牛仔裤长筒越野皮靴,皮带什么的她们不会搞,差点没急哭,最后还是白杨自己动手搞定的……

    “你们应该是专门培养出来的丫鬟吧,这都不会搞,太没用了”

    白杨还埋汰她们。

    “少爷对不起,这种服饰我们没见过,不会有下次了”

    林冰儿惶恐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走,下去吃东西”

    白杨撇嘴道。

    白杨来到马车外,站着下巴一抬又不动了。

    咯吱咯吱……

    磨牙的声音响起,那个最开始给白杨垫脚的黑袍人在花三娘眼神的示意下来到马车边趴下,给白杨垫脚,心中那个憋屈!

    这就对了嘛,白杨心中得意,踩着对方的背部下车。

    这里位于大路边,边上有一片几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平地,竖了很多停车位……额,栓马的木桩,再前面,是一栋很大的木质楼房,,足足有无层高,雕梁画栋很是好看。

    ‘停车场’已经有几十匹马了,有几个青衣小斯正在给他们‘停车’(栓马)‘加油’(喂草料)。

    “临青客栈,应该是临近青木县的意思吧?我去,那个方向都能看到青木县的城墙了,那得多高的城墙?来往的商旅应该很多,客栈内人声鼎沸,‘停车场’也停满了各种装载货物的马车牛车以及马匹,应该不是黑店)

    下车后白杨四处打量心头嘀咕。

    “走吧,吃好了我们就进城”

    花三娘在边上催促道。

    “哎?你是什么时候换的衣服?话说出发的时候你穿的还是德阳镇镇守的官服来着”

    白杨看着花三娘惊奇问,你特么逗我,骑在马上还能换衣服?

    “这个就不牢你费心了”

    花三娘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哼哼,小妞,有你哭的时候!

    白杨耸耸肩在他们簇拥下往前走。

    都特么一帮傻叉,一二十个人浑身笼罩在黑袍里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人前不出事都不合理是吧?

    无聊啊,白杨的口号是什么?无聊就搞事!

    他得愁死,是不是‘大多数’武功高强的人都将精力放在了练武上从而忽略了一些生活上的细节呢?

    恩,这个可以成为一个课题研究了……

    还是那句话,他们一二十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有小斯在前面小心翼翼的引路,进入客栈,先是一个有着上千平米的大堂,上百张桌子已经坐满了大半。

    各种打扮的都有,书生,侠客,商旅,富家子弟。

    大堂边上有个台子,上面有人说书。

    “如果这样的地方不出点什么事情人生简直不圆满!”

    白杨心头暗道。

    在他们穿过大堂准备向着楼上雅间而去的时候,白杨瞄准了一个单独坐一桌,桌面上放着一把剑的黑衣???。

    “哥们不好意思,看你很吊的样子,希望你给力点砍死两个啊”

    白杨心中暗道,身上一根缝衣针无声无息飞出,悄然钻到一个黑袍人袍子下面,计算好角度和时机,在黑袍人路过那个单独吃饭??偷氖焙?,那根缝衣针从黑袍人身上飞出,向着??头缮涠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