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花姐,我吃了那种药丸会怎么样?”

    来到相距蓝霜他们百十米外马车边,白杨看向花三娘笑问。

    “三天之内,若是没有特殊的解药压制,你将会浑身毛孔流血,直到流干血液死去为止,很凄惨的,所以不要用你聪明的脑袋试图逃走哦”

    花三娘笑着说道,实则是在威胁警告白杨。

    “明白”

    白杨耸耸肩无所谓笑道,然后站在车边不动。

    “放心,你的脑袋可敌千军万马,我可舍不得伤害你,上去吧,里面有惊喜等着你哦”

    花三娘笑眯眯的说道。

    “你都说过我是大少爷了,上车自然要有垫脚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人就不错,你觉得呢?”

    白杨下巴一抬,指着边上一个黑袍人笑道。

    “你找死!”

    被白杨指着的那个黑袍人声音冰冷道。

    白杨不说话,笑看花三娘不语。

    “就依他的”

    花三娘微微色变沉声道。

    白杨都能听到那黑袍人咬牙的声音了,但在花三娘的命令下不得不在车边如狗一样趴下!

    “这才是我待遇嘛”

    白杨笑道,抬腿,踩着那黑袍人的背部走上马车。

    这个过程中,趴下给白杨垫脚的黑袍人将地上的一块石头都捏成了碎末!

    “恭迎白少”

    车内有一只白嫩的手掌掀开帘子,与此同时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然后一张如花儿一样娇艳的脸蛋出现在白杨视线中。

    这个妹子虽然是堪称能秒杀地球那边百分之九十九的美女,但也算不得惊喜吧?哥又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

    白杨心中暗道,刚要弯腰进入车厢后他就愣住了,因为足足四张一模一样的俏丽脸庞看着他。

    我去,这特么的是四胞胎啊,而且都堪称万里挑一的大美人!

    “呵呵,怎么样,白少还满意吗?”

    花三娘在边上笑道。

    “满意,太满意了,谁敢说不满意我和他急”

    白杨眉毛一挑眉开眼笑道,不过心中却说她们虽然漂亮,但四个加起来才勉强抵得上你真正的容貌……

    “那白少请吧”

    花三娘伸手一指车厢示意白杨进去。

    白杨没有丝毫客气,弯腰进入了车厢。

    外面有黑袍人离开大路,不一会儿就驱赶过来二十一匹骏马,所有人上马,将马车围住,骑在马上的花三娘挥手,一行人快速离去……

    “啊……!”

    看着白杨被带走的方向,牛健仰天怒吼,一脸憋屈。

    “蓝少爷,牛少爷,你们不必介怀,听少爷的,我们回去吧”

    小猫这个时候擦干眼中的泪水深吸口气说道。

    “小猫姑娘,白兄被人劫持带走,你就是这样的态度?”

    听到小猫的话,蓝欣皱眉不悦道。

    “少爷被带走我比你们任何人都要伤心,但这是少爷的决定,你们大概也知道,若是少爷不同意的话,没有人能带走他,所以听少爷的就是了,而且少爷也说了,其实不是他被劫持了,而是花三娘她们被少爷劫持了,大家根本不用担心”

    小猫看着白杨离去的方向说道。

    “小猫姑娘,麻烦你把话说清楚,我有点不明白……”

    听了小猫的话,蓝霜一脸愕然问,听小猫的口气,貌似弄反了吧,明白是白杨被劫持带走了??!

    “少爷教过我和赵石他们一种暗语,之前你们也看到少爷在轻轻的点自己的手指了吧?少爷说那是什么摩斯密码,不同的频率代表不同的意思,通过那种暗语,少爷说那些人靠近他其实生命就已经在少爷的掌控之中了,让我们不用担心,他去玩一趟就回来!”

    小猫解释道。

    “什么?少爷点手指是在传递信息?我还以为是少爷紧张呢”

    牛健挠头蒙圈道。

    “几位少爷小姐,少爷的确是这个意思,叫我们回到葫芦山谷后一切照旧,建设好葫芦山谷,他不会有事的”

    赵石这个时候也在边上说道。

    “我明白了,大哥,蓝兄,你们想一想,白杨什么时候吃过亏?他这是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了才和花三娘他们离去的,要不然此时花三娘他们估计已经是死人了,想想车家丰家的下场吧,估计花三娘接近白杨的第一时间他就在计算着了!”

    ?;ɑù耸痹诒呱弦涣郴腥淮笪虻谋砬樗档?。

    蓝霜牛健他们一想,还真是这样,无论是曾经的车家,还是红岩山匪徒亦或者是丰家父子,哪一个惹到白杨有好下场的?若不是白杨自己愿意,还真没有人能逼迫他什么!

    “那我们就这样回去?”

    牛健挠挠头道。

    “走吧,那什么血莲教肯定要倒霉了,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少爷,自己作死啊,我们还是回去把葫芦峡谷弄好吧,还有,我们也得更加刻苦修炼,虽说这次是少爷自愿的,但也显示出了我们的无能!”

    蓝霜摇摇叹息道。

    众人释然了很多,尽管心中依旧有些担忧,但却并没有那么紧张了,收拾一番向着葫芦山谷的方向而去……

    “你们分别叫什么名字?”

    白杨踏入马车,四胞胎中靠近门口左边的丫鬟给他脱鞋后,他一点都不客气的躺在铺着柔软垫子的车厢中,还拉过其中一个,脑袋靠在对方鼓鼓囊囊的胸脯上陶醉的问。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都是敌人,没什么好客气的,反正又不用负责。

    “白少,我叫林冰儿,她们是我的三个妹妹,分别是林清儿,林玉儿和林洁儿”

    被白杨枕着胸脯的丫鬟脸蛋红红的指着其他三个分别被白杨介绍。

    哎哟我去,这连起来不就是冰清玉洁么,又是四胞胎,这花三娘还真舍得下本钱呢。

    尽管四个看上去只有十六岁左右的俏丽四胞胎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但白杨细致入微的观察后还是能够区分谁是谁的。

    “白少需要用点点心水果或者喝的吗?”

    此时边上的林玉儿怯生生的问,对于白杨用脑袋蹭自己姐姐林冰儿的胸脯仿佛没有看到一样,不过红红的脸蛋却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行,都来点水果吧,用你的小手喂我啊,冰儿清儿洁儿也别闲着,给我按摩一下”

    白杨闭着眼睛享受脑袋后面林冰儿那胸前两团柔软说道,当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几个丫鬟也够敬业的,被枕着胸脯的林冰儿用白嫩的手指给白杨按摩脑袋,另外林清儿林洁儿给白杨按摩手臂和双腿,林玉儿给他喂水果,他跟大爷似得享受。

    外面马车飞快前进,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避震,白杨在车厢里面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颠簸。

    闭着眼睛享受的白杨,用意念扫描车厢,发现车体内部居然有金属板镶嵌,这压根就是一个牢笼嘛,看来是防止自己逃走专门准备的了。

    但他无所谓,意念延伸出去,发现包括花三娘在内的二十一个人牢牢的将马车围在中心,一个个并没有任何形式上的交流。

    那二十个黑袍人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是没错,可却逃不过白杨意念的观察,脑海中画面闪烁,顿时无语,其中的几张面孔居然在自己的记忆中不着痕迹的出现过几次,那是在德阳镇的时候,他们装扮成普通路人和自己‘擦肩而过’……

    “他喵的,看来这帮家伙早就盯上我了,只是做得太过隐秘我没有发现而已……”

    白杨心中那个无语就别提了,有千日做贼哪儿有千日防贼,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盯上自己的。

    如此前进了半个小时,白杨躺着不动,开口问外面的花三娘:

    “花姐啊,几个丫鬟是不是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是当然,她们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专门伺候你,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哦”

    花三娘在外面用调侃的语气说道。但表情却充满鄙夷,男人都一个臭德行,没一个好东西!

    “嘿嘿,懂了”

    白杨笑着回答。

    然后稍微起身,一下将身后的林冰儿扑倒,在对方愕然中嘴巴毫不犹豫的就啃了上去,双手也没闲着,上下其手在她身上游走,几下林冰儿就衣衫凌乱****半露娇喘吁吁了。

    边上林青儿的三个妹妹愕然片刻,脸蛋红红的低着脑袋不敢看。

    “舒服吗?”

    足足轻薄了林冰儿五分钟左右,唇分,白杨低头看着她漂亮的双眼笑道,两人脸庞相距不过十公分,嘴唇之间一丝亮晶晶的‘丝线’连接。

    “恩”

    林冰儿羞红了脸,声音如诉如泣羞涩道。

    “嘿嘿,还有更舒服的呢,不过等安顿下来再说,现在少爷我困了想睡会儿,到了地儿之后叫醒我”

    白杨笑道,一翻身,枕着她的胸脯闭幕睡觉。

    她们四姐妹悄悄对视一眼,微微低头乖乖待好。

    白杨只是在做戏而已,虽然四个丫鬟貌美如花一副小可怜的样子,但他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花三娘故意安排在自己身边监视自己的,从她们的身段‘看’,白杨就知道她们四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估计每一个都不比蓝霜牛健他们身手差!

    你要玩老子就陪你玩,先收点利息的同时还把潜在威胁转移了再说。

    冰儿妹子不好意思啦,谁让你们是花三娘的人呢,那颗药丸你就先替我‘保管’了,到时候少爷我再‘喂你’吃解药!

    谁都不知道,白杨在轻薄那个林冰儿的时候,在对方意乱情迷中,那颗花三娘给他吃的药丸无声无息的喂到了林冰儿的肚子中去了!

    估计那丫头也是第一次接吻,生疏得很,几下就意乱情迷了,那颗绿豆大小的药丸被吞下都没有半点感觉!

    “想用药丸控制大爷?门都没有!”

    白杨心中鄙视道。

    之前药丸他的确是吃下了的,要不然花三娘也不可能放心的接近自己,并且他还真的吞到肚子中去了,但是却一直都用意念包裹着,没有接触到自己的胃壁胃酸,不会被自己吸收,做出轻薄林冰儿的举动,用意念将肚子里药丸取出,在她意乱情迷中无声无息的渡了过去……

    哼哼哼,你们千不该万不该招惹我,虽然能现在就杀死你们所有人,但是你们居然敢用迷河林蓝家牛家的人威胁我,不给你们个深刻的教训怎能消解老子心中的怒气?

    麻蛋,真舍得下本钱,四个如花似玉的四胞胎丫鬟美得冒泡不说,居然还是处子……!

    别问白杨怎么知道的,在他的意念中,四个女孩对于他来说压根没有任何秘密,都看到那层膜了……

    他这也够大胆的,说睡觉还真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马车还在路上行驶,醒来后问:

    “还没到?话说你们血莲教到底在什么鬼地方?”

    “还没到呢白少,血莲教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只是前往青木县分舵”

    林冰儿轻声细语回答道。

    “知道了”

    白杨揉了揉眼睛说道,然后大声问外面的花三娘:

    “花姐,你是不是血莲教在青木县分舵的老大?我看所有人都听你的”

    “我可没有资格当青木县分舵的老大,只是五个执事中的一个而已,而且排行靠后,不过若是你能全心全意的帮助我的话,以你的脑袋,助我坐上分舵舵主的位置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花三娘在外面回答道。

    这么牛的女人还只是一个执事?看来这血莲教真的牛得没边了,心中暗道的同时回答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助你的”

    老子助你去死!

    “那就有劳了”

    花三娘的在外面说道,知道白杨说的是鬼话,压根没信,先把他带回去再慢慢‘调/教’吧。

    “花姐,话说你把我带来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白杨懒洋洋的躺着,转移话题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花三娘笑道,并不愿透露丝毫信息。

    不说拉倒,白杨撇撇嘴转移话题问:

    “对了花姐,你现在可是德阳镇镇守的身份,就这样走了真的好吗?”

    “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自然有人去取代我……”

    接下来的一路上白杨就和花三娘瞎扯了,脑袋枕在林冰儿的胸脯上舒服得飞起,恩,柔软有弹性,放心奶,不是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