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人高来高去的不良行为白杨已经习惯了,对于花三娘的出现虽然有点意外,但却并没有觉得太过惊讶。

    “?;ど僖?br />
    蓝霜等人第一时间将白杨?;ぴ谥行?,一脸警惕的看向花三娘,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不敢有半点大意。

    “花姐,你不是回德阳镇了吗?怎么跑树上去了?难不成你童心未泯上树去掏鸟蛋?不过我可告诉你啊,你站那么高得小心一点,万一摔下来就不好玩了”

    白杨却无所谓的看着树梢上的花三娘说。

    相距白杨他们百米外,一棵高达近五十米的大树树梢上,花三娘的身躯仿佛没有重量一样随着树枝摇晃,听了白杨的话轻笑道:

    “难得你居然还有心情和我开玩笑,对于我出现在这里就一点都不吃惊?”

    “为什么要吃惊?从遇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冲着我来的了,只是你的耐心并不是很好的样子”

    白杨撇撇嘴一脸我早就看穿你的表情说道。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堪称落叶知秋洞察秋毫,佩服”

    花三娘站在树梢上看着白杨赞叹道。

    “你等会儿,什么叫我是你看上的人了?你给我解释解释”

    白杨看着花三娘一脸愕然,下意识捂住胸口说。

    “不要脸”

    蓝欣和?;ɑ负跬钡目醋呕ㄈ镞艘豢?。

    “呵呵,别误会,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既然都已经知道我是血莲教的人,也就直言不讳的告诉你,我看中了你的智谋,所以特地前来邀请你加入我们血莲教,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花三娘看着白杨笑道。

    “吓我一跳,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你看上我了呢,就你那长相我可不干”

    白杨夸张的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的说道。

    “那么,你愿意加入我们血莲教吗?”

    花三娘并没有被白杨带偏节奏,依旧站在远处的树梢上轻笑问道。

    “不愿意”

    白杨摇头一口回绝,我脑袋被门夹了才会加入你们那什么血莲教,和一个王朝对着干,这不找死的么。

    “虽然我承认你的那些奇门暗器很让人吃惊,但对我没用的,让他们放下吧,要不然我会一不小心就杀光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

    花三娘远远的看着白杨戏虐道。

    白杨耸耸肩,一点都不觉得尴尬的对赵石他们说道:

    “听到没,这些玩意对她没用,都收起来”

    赵石等人无语,少爷,刚刚是你打手势让我们架起火箭筒对准花三娘准备开火的……

    “没什么事儿的话我要回去了,要不你自己慢慢在上面欣赏风景”?

    赵石他们收拾起火箭筒的时候,白杨看着远处的花三娘笑道。

    “你真的一个很有趣的人,到现在还有恃无恐,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依仗是什么,但我想说的是,你今天估计不得不跟我走一趟了”

    花三娘摇摇头笑道。

    “我要是不去呢?”

    白杨眨眼问。

    “那么我将杀光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

    花三娘轻笑道。

    “少爷,她只有一个人,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牛健瓮声瓮气的说道。

    “哦,忘了告诉你们,我可是武士巅峰境界,随时都能突破到武师之境那种,杀光在场除了白杨之外的所有人我保证用不了三个呼吸时间!”

    花三娘远远的伸出三根手指笑道道。

    “……”

    蓝霜他们顿时不说话了,武士巅峰,那是他们可望不可即的境界,在这样的人面前,他们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我赌你杀不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不信你过来试试!”

    白杨摇摇头笑道。

    妹子别说大话,只要你靠近我二十五米范围,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可没有禁武堂的人那么傻,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但阙三一定是你杀掉的对吗?在没有弄清楚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杀人之前,你以为我会靠近你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花三娘一脸我早就看穿你的表情笑道。

    “阙三是谁?”

    白杨问。

    “就是那个被你用诡异手段杀死的倒霉鬼”

    花三娘解释了一句。

    “哦,那你到底赌不赌???不赌的话我得回去了,这会儿肚子都饿了”

    嘿,还挺警觉,白杨撇撇嘴看着对方戏虐道。

    你又不敢过来,拿我没办法,又在那儿拦着不让我们走,难不成想就这样耗着啊……

    “只要你加入我们,施展你的才华为我们办事,你要什么都能得到,财富,权利,美人,功法,丹药,只要你有能力,什么都有!”

    没接白杨的话茬,花三娘蛊惑道。

    “没兴趣”

    白杨一口回绝。

    花三娘表情愕然,笑了笑,不再说什么,然后挥挥手,一二十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将他们包围!

    这个时候花三娘才说道:

    “五个武士,其余全部是七道八道血气的武者,我猜哪怕即使这样也奈何不了你吧?但是他们呢?你身边的三个漂亮女子,你舍不得她们死去吧?纵然是你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也能带着人安然离去,那么迷河林呢?小猫的爷爷,戈多村的村民,以及所有迷河林的山民,还有德阳镇的蓝家牛家……”

    白杨眼睛一眯,沉声打断花三娘说:

    “你威胁我?”

    “不不不,我没有威胁你,与你为敌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不会傻得那么去做,之所以说这些,不过只是增加说服你加入血莲教的筹码而已”

    花三娘赶紧摇头解释道。

    “少爷别听她的,哪怕是死也不能加入血莲教,要不然将万劫不复,再无立足之地了”

    蓝霜紧张的看着白杨说道。

    白杨摇摇头,看向花三娘笑道:

    “难得你居然如此处心积虑,哪还等什么,我跟你走,让放他们离去吧,也别让人监视他们控制他们,没用的,如果他们因为你们血莲教而死伤任何一个人,我保证,将穷极毕生精力,将你们血莲教连根拔起,杀得一个不留!”

    “欢迎加入我们,虽然明知你是在说大话,但我居然隐隐约约有点相信你真的能办到,你放心,加入血莲教为我们办事,我向你保证,青木县境内,血莲教的人绝对不会去招惹迷河林的山民,以及德阳镇的蓝家牛家”

    花三娘点头道。

    “行,容我给他们告个别”

    白杨点点头道。

    都不想搭理你们了,既然想玩,那老子就和你们好好玩玩,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做引狼入室!

    花三娘没有说什么,示意白杨请便。

    “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去他们血莲教玩玩,不会有事儿的,葫芦峡谷继续建设,不要停下啊,少爷我还要回去住的,别到时候我回来了还没完工”

    白杨看着蓝霜一脸轻松的笑道。

    “少爷,你不能去啊”

    蓝霜焦急道。

    “没事,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血莲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就当旅游了,蓝霜牛健,你们?;ず眯∶ā?br />
    白杨不为所动的笑道。

    “少爷,我和你一起去”

    小猫看着白杨带着点祈求的语气说道。

    “小猫乖,听话啊,乖乖呆在葫芦山谷,没事的时候修炼武道,少爷我回来后是要检查你的进步的哦”

    白杨伸手摸着小猫的脑袋笑道。

    “少爷,我听你的,但是,我舍不得和你分开”

    小猫眼泪汪汪的说道。

    “乖啦,我很快就回来了,听话”

    白杨说着,当着其他人的面亲了亲小猫的小嘴,这会儿没有人笑话他。

    “花三娘,你给我记住,要是白杨有任何一点闪失,我蓝欣发誓,穷极一生也要杀光你们血莲教的每一个人,哪怕是死,也会生生世世诅咒你们!”

    蓝欣这个时候看向花三娘一脸平静的说道,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骨头缝发寒。

    “算我一个”

    ?;ɑㄒ苍诒呱纤档?。

    呵……

    花三娘轻笑一声,并未将她们的威胁放在心上,整个陈王朝都在不遗余力的追杀她们,她们还不是留存到了现在?两个小女子的威胁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好了,走吧”

    白杨并未多说什么,转身冲着花三娘耸耸肩说道。

    “就这样带你走我可不放心,将它吃了吧,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花三娘笑道,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绿豆大小的红色药丸,屈指一弹,药丸正好落到了白杨手中。

    白杨看都不看,直接丢嘴里吞下,还眨巴了下嘴撇嘴道:

    “什么玩意,一点都不好吃”

    “你就不怕是剧毒之物,吃下去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花三娘一脸愕然的看着白杨说,有点傻眼,实在是不理解白杨为什么那么干脆?

    “你都说了不会杀我的,当然不会用毒药毒死我了,最多就是控制我的把戏罢了,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白杨一脸我很放心你的表情说。

    “呵……走吧,知道你是大少爷,那边已经准备好马车了,车上连伺候你的丫鬟都准备好了,包你满意”

    花三娘这个时候从几十米高的树上一跃而下,轻飘飘落到后指向不远处说道。

    那就走呗,白杨无所谓。

    老子这正无聊呢,你们就找上门来了,这下好玩了,看看你们血莲教是何方妖孽,白杨心头嘀咕,一点都没有被劫持的觉悟,平静的走向那边的马车……

    (这不算虐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