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武堂的人迅速过来将这里包围,一双双冰冷的目光扫视白杨等人,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有人检查了一下他们追杀的目标,确定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相互对视,完全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在下王朝禁武堂青木县分堂江川,不知哪位高人路经此地出手帮忙,还请现身一见!”

    一个禁武堂成员此时双手抱拳看向四周大声说道。

    禁武堂成员都穿着一模一样的制式漆黑铠甲,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

    但白杨却记得,说话的那个人在之前的追杀过程中,是唯一一个能和死去的人正面交手而无碍的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手中的兵器也会发光!

    “江川?也是一个武士级别的高手,应该是这一群禁武堂成员的头头了,把那个人的死当成是高人路过帮忙……这样也好,省得我麻烦”

    白杨心中暗道。

    江川询问了几声,都没有所谓的‘高人’出来回答,只能无奈放弃。

    估计高人顺手帮忙后已经走了……

    “你们没事吧?”

    花三娘来到白杨他们这边小声问。

    “我们没事”

    白杨摇摇头回答。

    脚步声响起,那个浑身包裹在漆黑铠甲中的江川走到白杨他们跟前,狰狞的面罩下一双冷冰冰的眼睛扫视了他们一眼沉声问:

    “你们之前可曾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白杨上前一步微微拱手道:

    “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之前那个人向着我们这边冲来,来者不善,我们只能展开反击,但不知为何最后那人莫名其妙的就倒地身亡了”

    江川点头,转身走了两步,侧身指着赵石他们手中的火箭筒问:

    “那是何物?”

    “一种偶然得来的奇门暗器”

    白杨很随意的回答。

    心中却暗道火箭筒这种东西还是被识货的人给注意到了,希望不要有麻烦才好。

    “此物不错”

    江川微微点点头道,奇怪的是并未再说什么,转身挥手,其他人收拾了一下同伴的尸体迅速离去,还带走了那个被白杨弄死的人的尸体。

    “江头,为何不将他们抓起来审问一番?那个人叫白杨,德阳镇车家的覆灭,以及德阳镇上一任镇守的死都和他脱不了干系,此番我们追杀的目标莫名其妙的死去,他正好在场,若说和他没有关系根本就不可能,还有他们身上的铠甲以及那种奇门暗器都来历不明……”

    马蹄声中,有人在江川身边说道。

    “闭嘴,不管白杨是什么来历,那些奇门暗器和铠甲是什么来路,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职责只是负责听命对付胡作非为的武者,不该我们管的别管,他白杨即使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处理”

    江川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断然打断沉声道。

    “属下明白……”

    那人顿时不说话了,马蹄如雷,他们很快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总算是走了……”

    禁武堂的人离去后,花三娘松了口气说道。

    “花姐很怕他们?”

    白杨哑然问,之前还看到她和他们并肩作战呢。

    “并非怕,而是敬畏,禁武堂只听命于陈王陛下,是陛下监察天下的重要耳目,驻守各处镇压武者,其中高手层出不穷,暗探遍布各地,陈王朝境内,可以说没有人不怕他们,只要被禁武堂列为目标,王朝境内,天上地下都不可能逃过他们的追杀,不过禁武堂都是守规矩的人,一般不会乱来”

    花三娘摇摇头笑道。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锦衣卫麻,白杨心中无语。

    突然想到了什么,白杨蹲下,捡起一根小木棍在地上几笔勾勒出了一个有五瓣花瓣的莲花图案,站起来指着地上的莲花图案问:

    “你们谁认得这个图案?”

    “你在什么地方看到的这个图案?”

    看到白杨画在地上的莲花图案,花三娘脸色微微一变,迅速将图案从地上抹掉看着白杨问。

    “就在刚才那个死去的人身上,禁武堂的人翻动他的尸体时,我偶然看到他的背后有这样一个图案,好像是某种标志,所以我才问一问”

    白杨说道。

    “那个图案是不是黑色的?”

    花三娘再次问。

    “对”

    白杨点头。

    “那是血莲教的标志!是了,那个人是血莲教的成员,难怪行事如此乖张不择手段,难怪禁武堂不遗余力的追杀此人!”

    花三娘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说道,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血莲教?”

    白杨眉毛一挑,这又是什么鬼?

    “血莲教,是一个组织严密的邪门教派,无恶不作,以颠覆王权为最大的目标,从王朝建立之初就已经存在,被多次围剿,但他们总是能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死灰复燃,每一次出现都会出现巨大的动荡,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出现了一个血莲教成员,看来要出大事儿了!”

    花三娘一脸凝重的解释道。

    “血莲教那么可怕?”

    白杨哑然问。

    他压根就不在乎什么血莲教是正是邪,陈王朝对于他来说没有半点归属感,爱咋咋地,只是对于这样一个神秘的组织好奇而已。

    “超乎想象的可怕,你也看到了,他们随随便便的一个成员就是武士级别的强者”

    花三娘沉声道。

    白杨咋舌,如此说来的话,那个什么血莲教真的很牛叉呢,只是为毛会有成员出现在德阳镇这个破地方?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你血莲教也好陈王朝也罢,打生打死都不关我的事情,看向身边的牛健他们说:

    “走,回去”

    “回哪儿去?”

    牛健一时之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回碧波湾啊”

    白杨没好气道。

    “白兄不去德阳镇看厨子比赛了?”

    蓝欣在边上问。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没心情了,回去睡觉,花姐,不好意思,不能和你一起去德阳镇了”

    白杨耸耸肩说,前半句是对蓝欣他们说的,后半句是对花三娘说的。

    “无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理解你的心情”

    花三娘笑道。

    接着双方寒暄两句,各自分开离去。

    和花三娘他们分开几公里后,白杨对蓝霜他们沉声说道:

    “你们自己想办法通知牛叔蓝叔,以后不要再和那个花三娘接触”

    “为什么?”

    蓝欣一脸不解的问。

    “因为那个花三娘也是血莲教的人,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妹通知家里人离她远点了?”

    白杨皱眉道沉声道。

    听他这么一说,所以人都是一惊。

    “她怎么会是血莲教的人?看上去不像啊”

    ?;ɑㄉ笛畚?。

    “坏人脸上还给你写着坏人两个字?那个花三娘身上也有一个莲花图案,就在屁股上面一点,你们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问了我也不会说,还有,她也并不是一个看上去快‘十元’的人了,你们看到的都不是她的真实容貌,在那张普通的脸下面,还隐藏着一张年轻的漂亮脸蛋,我猜测,真正的德阳镇镇守已经被她杀了,她只是伪装成真正镇守的样子而已”

    白杨没好气的说道。

    如今他脑袋转得多快,一开始就觉得花三娘不对头,哪儿有自己正好出门她就在路上遇到自己这么巧合的事情?

    哪怕真的只是巧合,自己又不认识她,她是镇守,是官,跟自己面前瞎凑合什么?

    就‘巧遇’这一点白杨就敢断定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是目的不明而已。

    后来禁武堂发出信号,蓝霜他们都要远离,花三娘却反而跑过去了,这就有鬼了。

    尤其是后来看到花三娘在人群中总是有意无意的阻拦别人给前面逃跑的人制造机会,这分明就是同伙嘛,只是她做得很隐蔽,禁武堂的人没有发现,可却逃不过白杨的眼睛。

    用意念弄死那个人的时候,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个黑色的莲花图案,之后花三娘过来,白杨看出了他们之间的猫腻,所以用意念扫了她一下,居然在她身上也发现了一个莲花图案,只是死去的那个人身上的莲花是黑色的,花三娘身上的是红色的而已。

    莲花的颜色不同,白杨不知道是代表了身份的不同还是性别的不同,总之形状都是一样的就对了。

    后来明白了那个图案代表的意思,白杨还不麻溜的和对方撇清关系啊,你们玩自己的,老子不掺和!

    “不行,我得立刻回去将这个消息告诉父亲,让家里的人离这个人远一点,与血莲教有来往,不管是谁,最轻的罪行都是满门抄斩!”

    蓝霜一脸惊悚的说道,他想起了花三娘说过,貌似蓝清风牛栏山他们还和她见过面吃过饭!

    “还有,既然知道了花三娘是血莲教的人,就必须要将其揭发,隐瞒不报是罪过,揭发的话却是天大的功劳!”

    蓝欣也想了想说道。

    “可惜,你们估计没有这个机会了!”

    一个充满了戏虐的声音在白杨他们前方响起。

    顺着声音看去,却发现原本应该是去了德阳镇方向的花三娘,这会儿正轻飘飘的站在一棵树的树梢上,身躯随着树枝的晃动而晃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