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武堂数十黑骑追/杀前面那人,一前一后飞速向着白杨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跑在最前方被追杀的人看到不远处的白杨等人后,眼睛一亮,身躯一折径直向着他们冲了过去。

    “前面的人快走,禁武堂捉拿要/犯,免得殃及无辜!”

    禁武堂的一群黑骑中,有人吐气开声大吼道。

    “晚了,正好我有点力竭他们就送上门来,等我杀了那几个小武者吸收了他们的精血,就是你们这帮王朝走狗的死期!”

    被追杀那人大笑,身上原本淡淡的红光突然变得浓郁了一些,速度暴增一倍,向着白杨等人飞速靠近。

    没想到这边的陈王朝的人办案还挺人性化的,办案之时还顾忌一下无辜的人,心中微微哑然的同时,白杨眯着眼睛看着飞速靠近的那人沉声道:

    “开火!”

    轰轰轰……

    白杨话音落下,赵石他们肩膀上的五个火箭筒同时开火,火箭弹托着尾焰呼啸着轰了过去。

    “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疑问不但出现在被追杀的武士脑海中,同时还出现在后方那些禁武堂的黑骑脑海中。

    暗器?

    心中纳闷的同时,被追杀的那人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弧度,握拳,拳头上血色光芒缠绕,快如闪电的一拳向着第一枚火箭弹轰了过去。

    “卧槽,这是在作大死??!”

    白杨目瞪口呆,那家伙想要徒手硬抗火箭弹!

    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在白杨脑海中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对方拳头打在火箭弹上,火箭弹轰然爆炸,轰的一声巨响,火光中,白杨就看到他的身躯向着斜后方跌飞出去!

    轰轰轰……

    其他四颗火箭弹分别掉在其他地方爆炸,并未能全部轰在那个人身上。

    那个人直接被火箭弹爆炸的威力轰飞了十多米,硬抗火箭弹的右手从手臂位置整个消失,身上多处有伤口在喷血,那是被弹片给击伤的。

    如此情况,让后面追来的禁武堂骑士下意识的一顿,什么情况?没搞懂啊……

    “这是什么东西?”

    躺地上被炸蒙圈的家伙茫然,从没见过啊,别说见过,听都没有听说过!

    脑海中瞬间的茫然后,他勃然大怒。

    “我杀了你们!”

    怒吼声中,他身影暴起再度冲向了白杨等人,左手五指如勾,有红光闪烁,好似狰狞的利爪。

    “这样都不死?”

    白杨眨眼,这哥们生命力也太可怕了点,火箭弹都炸不死。

    “?;ど僖?br />
    蓝霜牛健握紧兵器死死的盯着冲过来的那个人,一脸凝重,眼神中甚至带着视死如归的神色。

    小猫拦在白杨身前,哪怕握剑的手都在抖也不退却半步。

    嗷嗷嗷……

    小狼崽站在白杨身前看着那冲过来的人不断嚎叫。

    凝重的气氛中白杨却是一脸轻松,要不要这样严肃?不就是个会发光的灯泡嘛,哥分分钟就能弄死他,不过你们估计不行,恐怕还得被对方弄死。

    想到这里,白杨说道:

    “你们都让开,我要开始装……额,我来弄死他”

    “你们快带着少爷走,我和牛健去阻拦对方片刻,他已经受伤,等到禁武堂的人过来他就死定了”

    蓝霜大声说道,仗剑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冲过来的人。

    在他们眼中,白杨不过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而已,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对方轻易杀死,哪儿会听进去白杨‘任性’的话啊。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一两秒的时间而已。

    对方暴怒快速冲来,此时已经距离他们不足百米了,这点距离填充第二轮火箭弹已经来不及,哪怕是已经准备好的火箭弹在对方警觉之后估计也没用,他反应太快,完全可以躲开。

    “白兄快走”

    蓝欣抓着白杨的肩膀就往后跑,面对武士级别的强者,她们硬碰硬就是在找死。

    “放开我!若是带我走才是真正的找死,蓝霜牛健,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少爷就给我站边上去!”

    这个时候白杨脸色一沉大声说道。

    武士强者,身上都特么发光了,可不是闹着玩的,白杨觉得除了自己之外估计这里的所有人面对对方都只有一个死的下场。

    第一次听到白杨这样严肃的语气,原本抓着白杨准备离开的蓝欣居然停下了动作一时有点不知所措,前方都要冲出去的蓝霜牛健身影生生停了下来。

    “你们都要死!”

    这又是两秒的时间,那人已经冲到了白杨他们二十多米外的地方了,面目狰狞,左手红光缠绕,下一刻就能跨过这点距离上来展开一场屠杀!

    白杨撇嘴,压根没将对方的威胁放在眼中。

    在那人靠近他二十五米范围的时候,所有人见鬼的目光中,他原本狰狞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愕然无比,然后表情扭曲,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左手捂住下体满地打滚。

    怎么回事?

    无论是山头上的蓝霜等人还是后面冲过来的禁武堂等人再次愕然,那家伙搞什么鬼?怎么快要接近目标后一头栽倒在地了?

    “武士而已,不足为虑”

    白杨耸耸肩一脸轻松的说。

    他是不会告诉其他人,早在看到那家伙的时候他就在计算着这么对付他了,跑是跑不过的,硬拼也是找死,然后就只能出奇招了。

    让两颗只有几克的绣花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二十多米外,当他出现在这个范围内,两颗绣花针直指对方的要害,刺他蛋蛋!

    在意念中,白杨就发现那人‘要害’位置和菊/花没有那能挡下箭矢的红光覆盖……

    两颗绣花针插在蛋蛋上,艾玛,那酸爽,白杨自己想想都醉了……

    “啊,我杀了你们!”

    那人刚刚扑倒在地后,强忍着蛋疼,再度向着白杨等人冲来。

    “你还来?给你来个更爽的”

    白杨心中暗道,眼睛微微眯起。

    那家伙刚刚暴起,在他身边,一根一厘米长,头发丝大小的玻璃光缆纤芯穿过他身上衣服的布料,出现在他裆部,然后顺着对方小丁丁的那什么眼钻了进去……

    然后下一秒,那家伙动作一僵,眼睛瞪得老大,脸色发绿,当场跪了!

    “我艹,自己看着都疼”

    白杨下意识咧嘴,甚至双腿都不着痕迹的夹紧了一下。

    事情的真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其他人看得一脸蒙圈,这什么情况啊,那强大的武士,禁武堂数十人都没有办法的家伙,怎么就跪了呢?

    “喂,禁武堂的各位高手,你们还不过来砍死他???”

    你们别愣着啊,白杨无语啊,只得大声开口提醒那边愣神的一帮家伙,你们这也太不敬业了。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鬼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追杀了那家伙很久了都没能拿下他,出现这样的情况当然蒙了。

    白杨一声大吼将他们惊醒,飞速靠近那脸色发绿跪地的武士。

    “啊……,今天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差点被白杨弄疯的家伙仰天怒吼,身上红光绽放,好似火焰在燃烧,一股凶悍可怕到极致的气息在他身上散发。

    “这是赛亚人变身了吧?”

    白杨觉得特惊奇,木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不好,那家伙燃烧血气拼命了,战力成倍增加!”

    冲过来已经包围那人的禁武堂人群中有人大吼提醒。

    这应该类似于所谓的‘天魔解体大/法’之类的手段了吧?白杨心头暗道。

    这会儿只有他还有心情研究这个。

    唰……

    就在这个时候,那浑身好像燃烧了一样的家伙身影一闪,速度快到极致,穿过包围他的禁武堂人群径直向着白杨等人冲了过来。

    他所过之处,原本挡住他的十多个人脑袋却变成了烂西瓜!

    面对宛如神魔一样冲过来的对方,蓝霜惊骇道:

    “少爷快走!”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不要命的冲了过去。

    白杨无语,都说了对方不足为虑了,你这冲过去何必呢。

    轻轻摇摇头,他指向冲过来的那家伙开口轻语道:

    “扑街吧你”

    对方冲过来的身影一僵直,眼睛一鼓,一头栽倒。

    轰!

    白杨他们几米外的地面都被砸出了一个大坑,那家伙身躯抽搐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

    所有人的表情和动作定格,这又是什么情况?

    一个个面面相窥,看着大坑中已经没有了声息的武士,一脸被狗曰了的懵/逼表情。

    “小猫乖,没事了啊”

    白杨不管那些,伸手拍了拍小猫的肩膀安慰道。

    又一次,又一次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小猫义无反顾的站在白杨身前,用柔弱的身躯为白杨筑起一道?;で?,虽然并没有起到作用,可她在白杨心中筑起的那道墙,却越发的坚固了。

    那个强大的武士已经死了,被白杨杀死的,用念力异能杀死的。

    他的念力异能只能覆盖二十五米半径没错,只能控制二十一克的物品没错,但是运用好了杀人太简单了。

    念力能穿透墙壁精铁衣物,至少白杨到现在都还没用发现什么东西是他的念力无法穿透的,那么就简单了,念力穿透对方的脑袋,控制那么一丢丢脑浆转一圈,你还不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