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有这样的人?”

    白杨等人面面相窥,表示有点不信。

    “确有此事,听那些前去报案的女子口述,那采/花/贼白衣若雪,脸上带着银色面具看不清面容,进入她们闺房后,谈诗论赋,文采风/流,一番谈论让她们心折,但偏偏那采/花贼不曾动她们一根手指头,俘获她们芳心后飘然而去,从而让那些女子茶饭不思,不得已之下只得去报案请求官府帮她们找人”

    花三娘一脸哭笑不得的说道。

    “那这样说来的话,此人并非采花贼,而是偷心贼,最多只是一个非法入室吧?”

    白杨无语道。

    “的确如此,所以现在面对那些整天哭哭啼啼的女子,我是烦不胜烦,抓人不是不抓人也不是,干脆出来得个清静”

    花三娘摇摇头说。

    “哼,此等登徒子,比坏人名节还可恶,若是被我抓住,一定一剑杀了!”

    蓝欣在边上咬牙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蓝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白杨觉得浑身有点发冷……

    “不过只是藏头露尾的家伙而已,不足为虑,只要敢出现在我面前,我捏死他”

    牛健瓮声瓮气的说道。

    你大爷,人家是偷心贼,专偷漂亮女子的心,出现在你面前干嘛?就你这长相别膈应人了行不?

    白杨撇了牛健一眼心中无语。

    不过那家伙真心人才啊,这叫什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已经达到了泡/妞不在乎结果,而是在享受过程境界,白杨心中感叹,这很‘啊水’……

    “花姐,那个四处作案的武士又是怎么回事?”

    蓝霜皱眉问,他在乎的是这个。

    “这件事情就严重了,起因要从百里外的石牛镇说起,十天前,石牛镇贝家突然遭逢大难,一家老小尽皆被杀,手段极其歹毒,被人以五指贯穿头颅死去,精血尽数消失,留下一具干瘪的尸体,当地官府还未查出个所以然来,第二天同样是石牛镇,曾家一家同样遭受此等情况,然而曾家大小姐是石牛镇镇守的妻子,得知此事大怒,汇报禁武堂,禁武堂开始追查此事,发现这两件事情都是被同一人所为,杀死武者用奇异功法吸收他们的精血修炼邪/功,后禁武堂出动一路追杀,历经十数个镇子,禁武堂人员反倒被对方杀死数百,对方邪门功法越发强悍,如今已跨入武士之境,更加肆无忌惮,此人至今依旧流窜在外,所以你们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了!”

    说这些的时候,花三娘一脸凝重,最后看着白杨等人严肃告诫。

    我去,那家伙修炼的是吸星大/法还是小无相功?白杨觉得特神奇,吸收别人的精血修炼自身武道,还真有这样的事情?

    “怎会如此,禁武堂都奈何他不得?”

    蓝霜皱眉道。

    “当然不是,禁武堂监管整个陈王朝武者,那人不过只是跳梁小丑而已,只是每个镇子中并没有高手坐镇被他钻了空子而已,如今县城方面已经派出了十个武士四处追杀对方,但对方功法邪门,成长飞快,暂时还没能抓住他”

    花三娘摇摇头说道。

    禁武堂这个存在白杨在书上看到过,类似于地球那边米国FBI一样的部门,平时神秘得很,专门处理类似武者犯事后的大案要案,往往只要他们出动必定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他们正说着话,前方远处的天空突然有一道红光绽放,哪怕大白天都清晰可见,红光闪烁变成一个令牌模样的图案,几秒钟后消失不见,接着从那个方向才传了了砰的一声炸响。

    此等情况出现,包括白杨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这他喵的说曹操曹操到啊,刚刚才说禁武堂呢,对方就出现了,白天再度无语……

    “那是禁武堂的召唤信号,看来那穷凶极恶的家伙还真流窜到了德阳镇!”

    花三娘看着那个方向沉声道,一把握紧了腰间的长剑。

    “要去帮忙吗?”

    白杨问。

    禁武堂啊,陈王朝的FBI,还有武士强者四杀,好想去见识一下,不过必定很危险,纠结啊……

    “不能去,我们去了不但帮不上忙,反而还会添乱,少爷你的安全重要,我们先?;ど僖祷厣焦劝伞?br />
    蓝霜看着白杨问。

    “我过去看看”

    花三娘突然丢下这样一句话,握紧腰间长剑飞速前往信号的方向,一步数十米,很快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她也是个武功高强的武者!

    “走,我们回去”

    牛健说道,拍了拉车的牛脑袋一巴掌,一行人掉头。

    我这不会是霉运光环附体了吧,为毛出个门都能遇到这样的事情?白杨之郁闷,有点不放心,看着赵石说道:“把家伙准备好,以防万一,还有,让出两套铠甲给蓝霜牛健穿上,如果那武士强者跑来也不会出现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的局面”

    “好的少爷”

    赵石点头道。

    然后牛车上的一块板被掀开,里面五架火箭筒被他们抗了出来,火箭弹上好,将白杨护在中心,有山民将钛合金铠甲脱下两套给蓝霜牛健两人,一切都在半分钟内准备好。

    安全,安全,安全,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出门在外白杨怎么可能不准备点东西,十个火箭筒有五个要守护地乳精华那里,其他的都带来了。

    “我们也和你们一起”

    那些原本跟着花三娘的官差对视一眼,然后提出了和白杨他们一起的要求,他们是官差没错,但是也怕啊,虽说也有修炼武道,可连血气都还没用凝练,遇到禁武堂办事的情况还是跑远一点的好,万一真的是那什么武士强者,他们这种血气都没有凝练的武徒,武士强者能砍他们一千个都不带歇气的!

    锵……

    一声若有若无的金鸣交击之声远远的传来,众人脸色一变。

    “少爷不好,他们向着我们的方向来了”

    蓝霜焦急道。

    “少爷,得罪了,大家快跟我走”

    牛健更直接,伸手将白杨往肩膀上一抗,拔腿就往葫芦峡谷的方向跑,那里可是有六千身穿钛合金铠甲的山民,你武士强者去了也要被乱刀砍死……

    “我擦,跑毛线,放我下来,我都看到他们的人影了,那边有个小山包,我们到山包上去,武士强者而已,弄死不就得了”

    白杨被牛健抗麻袋一样抗在肩膀上,看到后面的情况当即无语大吼。

    德阳镇的方向,数十人快速向着这个方向而来,白杨愕然的看到,那群人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他敢用小丁丁发誓,那家伙身上居然在发光!

    那人体外绽放一种若有若无的血色光芒,后面那几十个追他的人,弓箭都没法破开那一层血色光芒伤害到他!

    血气透体而出,这是武士的标志!

    追杀前面那人的几十个人,全部身穿冷冰冰的黑色铠甲,铠甲包裹全身,面罩凶神恶煞的面具,坐下是披甲骏马,轰隆隆铁蹄如雷向着这边奔袭而来。

    在那些人群中,白杨不但看到了刚离去不久的花三娘,也在一起追杀前面那个灯泡,哦不,会发光的人。

    “听少爷的”

    蓝霜大声说道,他们跑不过后面飞速而来的人,到不远处的山包上固守是最好办法。

    “你们真是一帮阴魂不散的家伙,但能奈我何,哈哈……”

    ,那边,被追杀那人嚣张大笑,身影一顿,飞速折返来到最前方一个黑骑身边,五指如勾,血色光芒缠绕手指,轻易破开对方的头盔插入了那黑骑脑袋!

    砰……

    他顺手将杀死的黑骑尸体丢进后面的人群中,一步跨出又是数十米,飞速拉开双方距离。

    “你跑不了的!”

    一声怒吼在人群中响起,一个黑骑突然暴起冲出,手中一口直背长刀有白色光芒隐约绽放,一手掷出,光芒消失,长刀如匹练向着前方那人背心飞去,快如闪电,撕裂空气发出刺耳尖啸!

    锵……

    前方那人反手一巴掌拍在身后飞来的长刀之上,长刀被拍飞,但他的身形却是忍不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面目阴冷的说道:

    “没想到在你们中居然还隐藏着一个武士,可惜没用,杀不了我的,禁武堂也不过如此!”

    在他说话的时候,身后那黑甲武士已经到了他的近前,手中一柄短剑冰冷光芒向着那人刺了下去。

    那人探出右手,手上有血色光芒缠绕,直接抓住了那绽放白光的刀锋,往边上一带的同时,一脚闪电般踢出,砰一声闷响将追来的黑甲骑士踢飞,借助这股反震之力他再度冲出拉开距离。

    一群人追杀一个人,飞速前进,距离白杨等人已经不足千米,以他们的速度,分钟不到就会接近白杨等人。

    “赵石,家伙什瞄准前面那家伙开火,弄死他!”

    小山包上白杨揉着胸口咬牙切齿道,特/么的,牛健身上的铠甲膈疼他了。

    得到白杨的命令,赵石以及其他四个山民在白杨身前一字排开,五支火箭筒抗肩膀上,对准了那个方向飞速接近他们这边的第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