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兄为何不骑马,偏偏要慢悠悠的坐牛车?”

    前往德阳镇的路上,一辆牛车缓缓前行,蓝欣百无聊赖的坐在边缘踢腿无语道。

    白杨就在她边上不远处,脑袋枕在小猫的大腿上,翘着二郎腿,手中拿着一本陈王朝的《节日大全》在慢慢翻阅。

    “我们又不赶时间,骑马跑那么快干嘛,这样慢慢的前去还能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

    白杨眼皮都不抬的说道。

    会骑个马看把你能得,改天哥给你整辆越野车过来你有本事给我开一个试试!

    “这一路上能有什么好看的”

    ?;ɑǹ戳酥芪б谎燮沧斓?。

    没搭理她们,白杨继续翻阅手中的书籍。

    要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先了解一下他们的节日是一个好方法,其中能看到他们的历史典故,礼仪,人文风情,甚至是重大历史事件。

    不看不知道,通过陈王朝的节日大全,白杨了解到,这个国家的节日从‘开元’到‘元末’,一共有三十六个值得关注的节日,几乎每一‘会’都有一个以上的特殊日子。

    这还只是举国信奉的节日而已,没有算上各个地方的风土民俗,若是算上各个地方的风土民俗的话,这个数量将以几何倍数增长!

    在这三十六个节日中,有祭奠某位历史名人的,有怀念武道强者的,有特殊的节气活动……

    对于陈王朝而言,最重要的一个节日是‘祭陈’,也就是庆祝陈王朝立/朝的日期,这一天全民欢腾,会穿上最隆重的衣服,做最好的饭菜祭奠第一位陈王朝国君,所以叫‘祭陈’。

    “陈王朝已经存在五百多元了,换成地球时间就是一千五百多年,有够长的,地球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存在过这么长时间,第一位国君陈上,武道超级强者,崛起于微末,带领一百随从,用了五十‘元’的时间打下了如今陈王朝偌大的疆域,猎蛟龙,灭妖蛮,拳镇百里,这他喵的是人形大杀器了吧,武道强者居然恐怖如斯!”

    当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白杨震惊了。

    他身边就有几个武道人物,怎么都无法将他们和一拳能灭掉方圆百里内的一切联系起来,而陈王朝历史上的第一任/国君陈上就有那样堪称通天彻地的本事!

    “最震撼的是,这个陈上居然在位一百三十多元,差不多相当于地球近四百年!这是长生不老了吧?”

    当看到陈让的在位时间后,白杨彻底震撼,一个人能活那么久?

    但再风华绝代也经不起时间的磨砺,如今陈上已经逝去近四百‘元’时间了。

    还有几个节日也是祭奠历史人物的,比如其中一个‘去瘟’节日,就是祭奠陈王朝历史上的一位医者,那是在三百‘元’前,陈王朝爆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席卷三分之一疆域,无数人因此死去,一位名为李耀的医者出现,救济苍生,这才稳定了陈王朝那一次动荡,因此专门有一个节日流传下来。

    越看这本书白杨越觉得惊奇,从头到尾简直让人经历一场光怪陆离的时空穿梭,一个个传说中的人物,一场场惊心动魄的事件,莫不震撼他的心灵。

    嗷嗷嗷……

    就在白杨看得聚精会神的时候,跟在牛车边撒欢的小狼崽冲到前方急切的叫唤起来。

    “这个小狼崽是你们养的?如果是就叫回去,如果不是我就一刀宰了”

    一个声音在前方响起说道。

    白杨抬头一看,发现是四个官差守在一条小路口,其中一个人手扶在腰间的刀柄上看着这边。

    “小家伙回来”

    白杨先唤回小狼崽,然后才看向他们说道:

    “小狼崽是我养的,哥几个这是在干嘛呢?”

    那人放下扶在刀柄上的手,指了指身后的方向说道:

    “镇守大人正在那边带人体查民情,恐惊扰到她,还请见谅?!?br />
    新的镇守是个女的?听了对方的话,白杨眨眼。

    陈王朝的语言,男女的他和她发音是完全不一样的,是以白杨才能一言知道所谓的镇守是个女的,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几百米外,一个身穿蓝色官服的女子正在田间,周围一群人簇拥着,边上还有一群老农围着,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女人能当官,这个在现今的地球那边很常见,但在历史上却很少,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居然随随便便就遇到一个女的官员了。

    “不知道镇守大人所为何事?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也能尽点绵薄之力”

    白杨看了一眼笑道。

    能亲自下田和老农商谈农事的官员,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哪怕只是在作秀。

    “镇守大人只是在和农人商量收割庄稼事宜,无需劳烦各位”

    那人很客气的回答了一句,当然,如果不是看到白杨他们都并非常人的话,估计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

    “哦,那行,你们忙”

    白杨笑着点点头,然后一行人继续前行,他就客套的随意那么一说而已。

    “没想到新镇守居然是个女的,而且看样子还是一个武者!”

    牛健在车边哑然道。

    “女人当官多吗?”

    白杨问了一句。

    “女人当官的很多啊,据我所知,陈王朝当官的女人占据了快三分之一,历史上还出现过四个女王呢,不过有一点,出嫁的女人不能当官,若是当官的女人要出嫁的话必须卸任,毕竟嫁人从夫,夫为天,再当官员的话很多事情就没法处理了,作为一个女人,伺候自己的丈夫才是最重要的”

    蓝霜在边上解释道。

    白杨咋舌,没想到这边还有这样的规定,又见识到了。

    “几位等等……”

    他们这还走出不到百米,后面就有人追来了,一看居然是之前说话的那个人。

    “有什么事情吗?”

    白杨坐直了看着跑过来的对方问。

    “敢问几位可是蓝家牛家的人?”

    那人拱手问。

    “我们是”

    蓝霜点头回答。

    “原来是几位少爷小姐,失礼了,是这样的,镇守大人已经体查完民情,让我过来问一下各位是否返回德阳镇,若是的话,镇守大人希望能和你们同行”

    那人微微躬身说道。

    白杨等人面面相窥,这个新来的镇守大人想干什么?

    “可以,反正我们也没事”

    白杨点头道,对于女人当官他还是很好奇的,尤其是这个世界,同时也想见识一下这边的官员,毕竟没接触过嘛,之前的镇守丰无受见过一面没多久就给玩死了……

    “几位稍等,镇守大人过来了”

    那人微微弯腰走到一边。

    人家是官,必要的礼仪还是要有的,白杨等人从牛车上下来。

    “几位可是蓝家蓝霜蓝欣牛家牛健?;ɑㄒ约鞍籽??”

    相隔十多米,人群簇拥中的新任镇守就边走过来边笑着问道。

    这个女人一身蓝色官服,腰悬长剑,意外的是年纪并不大,白杨觉得对方的年纪最多不超过三十岁,这边的话也就十‘元’的年纪,不过长相普通,一脸和善。

    “我们就是,见过镇守大人”

    白杨等人点头,微微拱手说道。

    “别这么客气,之前我已经和蓝清风牛栏山两位前辈都见过,提起过你们,果然都是人中龙凤,走,我们边走边说,你们也别叫我镇守大人,我比你们年长,就叫我花姐吧,我名花三娘”

    镇守花三娘很随和的走过来笑道。

    白杨等人对视一眼,不明白对方有什么目的,不过都称呼了一声花姐。

    “你们这是去参加等会儿的厨子比赛吧?”

    花三娘很随意的提起话头问。

    “是的,难道花姐也是吗?”

    白杨点头说。

    “当然,我也是评委之一,我久居县城,此番来到德阳镇指点民生,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品尝一下德阳镇的美食的”

    花三娘很随意的说道。

    白杨暗道这个女人好厉害的交际能力,仿若能和任何人打成一片,一点都没有架子,让人讨厌不起来。

    “那花姐可有口福了,我们德阳镇美食不少,尤其是几样特别的菜品,别的地方吃不到的”

    蓝欣在边上笑道。

    “那是当然,对了,有两件事情我要提醒各位一下,从县城方面传来消息,最近有一个穷凶极恶的武士强者到处作案,专杀武者,禁武堂正在全面追查此人,所以各位出门在外需要小心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对方就流窜到了德阳镇来”

    花三娘一脸认真的提醒道。

    “多谢花姐告知,我们会注意的,不过第二件事情是什么?”

    白杨点头问。

    “至于第二件事情嘛,是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同样是因为一个人,恩,女孩子尤其要注意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花三娘看向了蓝霜?;ɑ脚?。

    “花姐,到底是什么事情?”

    ?;ɑㄕQ畚?。

    “近日德阳镇中出了一个采花大盗!”

    花三娘笑道。

    “采花大盗?为何说对方让人啼笑皆非呢?”

    白杨不解的问。

    “因为这个采花大盗很特别,他虽采花却不摧花,偷偷潜入女孩子闺房,不坏人身子名节,却专门偷心,近日德阳镇中已有十多个年轻女子前来报案,让我们帮忙寻找采花大盗,她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他,然后嫁给对方”

    花三娘笑道。

    “……”

    白杨无语,这他喵的谁啊,泡妞手段如此高明?老子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