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飞快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关于大力保健酒公司的资料被白杨的双眼扫描仪一样印入脑海。

    一分钟不到,近十万字的图文资料白杨就看完,将手机往边上一丢,看着苏溪水说:

    “所以说,就是这个什么大力保健酒公司的老板扬大利在搞事?”

    “你看完了?”

    并未回答白杨的问题,苏溪水原本酷酷的表情此时有些愕然的看着白杨问。

    “你管我,也就是说反正现在没我什么事儿了对吧?”

    白杨撇撇嘴说,才十万字不到的资料而已,需要看多久?

    “你想怎么样?”

    苏溪水恢复之前的表情问。

    他俩的问答貌似牛头不对马嘴,确定是在说一件事情吗?

    “这个扬大利早年是混黑的,然后漂白上岸,利用根据老家的一记秘方成立了大力保健酒品牌,如今市值近十亿,资料上说他早年杀过人,还不少,而且如今的生意也有很多见不得光的手段,那么你们给他搞掉很简单吧?”

    白杨往沙发上一靠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扬大利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样,扬大利的案底将会被翻出来,估计逃不了一颗花生米的下场,他的两个儿子也会被很多罪名抓捕,下半辈子应该都得在牢里度过,他家公司将会被查封,因为欠了银行进三亿的贷款,会被银行方面收回,这样解决你满意了?”

    苏溪水想都不想的说道。

    她一句话就决定了一家市值近十亿公司的生死存亡!

    “可以,哎对了,他们家公司不是要被银行收回么,这样,也不能让那几千员工失业不是,干脆我买下得了,正好我老爹现在帮我打理草还丹酒厂,想要进军保健品行业……”

    “我明白了,你只要花费三亿,让银行方面不吃亏,我保证那家大力保健酒公司就会并入草还丹酒业!”

    苏溪水点点头说。

    “行,就这么决定了”

    白杨笑道。

    看看,解决问题就这么简单,都说好了的,酒厂方面有什么麻烦事情是苏溪水他们这些股东的问题,这不就该他们干活了嘛。

    虽然白杨没有和那什么扬大利接触过,但你既然想玩不正常的手段,那就要有被玩死的觉悟,你想破坏规矩,就要有被规矩碾压的准备,这就是现实!

    整个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扬大利不是搞保健酒的么,然后这段时间市场上出现了一款天价酒,有点钱的他就想装13,花了近三十万买了一瓶草还丹回去。

    一喝,哎哟不错哟,也就只比老子的大力保健酒强一百多倍,要是能变成自己的产品那不发达啦?然后就搞事儿呗,通过关系找到赵德那个中间人,最后黄二毛来了,然后才有了这么一档子事。

    他估计做梦都想不到就因为自己的临时起意会吧自己玩死,后续动作还没有来得及展开就夭折了……

    那家伙也并不是脑残,事先也调查过一番,但是草还丹的几个股东是什么身份?他压根查不到,只查到一个白杨,原浆是白杨提供的,然后就让人来看看能不能偷到,弄回去分析化验,然后改头换面一包装不就是自己的了嘛。

    嘿,特么现在他的快要变成白杨的了,一报还一报就是这么快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当然,白杨也不是傻的,单单只是苏溪水草还丹酒业的股东估计还无法让她们那么出力,最终原因也不过是百果酿太过敏感了,‘上头’发力了哇……

    “哎对了,现在草还丹的销量如何?”

    白杨突然想起这茬问道。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白叔叔,不过既然说到这里我正好也知道,就告诉你吧,截止到昨天白天,草还丹的销量逐渐开始呈现爆发式的增长,从反馈回来的情况看,一共卖出去了近六千瓶”

    苏溪水想了想说的。

    六千瓶啊,一瓶近三十万,六千瓶就是近两亿的销售额,这才几天时间?捞钱都没这么快的。

    “那你还有什么事儿?没事我要睡觉了,这忙活了大半夜的”

    白杨正事办完就开始赶人,卸磨杀驴的手段玩的溜得很。

    他这是故意的,知道苏溪水的正事还没开始说呢,大力保健酒这种渣渣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只是一只小蚂蚁而已,摁死多简单,压根没放在心上。

    “我需要再次向你购买草还丹原浆,这次量比较大,要一百坛”

    苏溪水选择性的无视白杨的态度直言不讳的说道。

    “可以,给钱什么都好办,把钱准备好,我看看,现在都早上快六点了,你十一点的时候过来拿,在这段时间我会让人准备好”

    白杨一点都不讲情面,给钱什么都好说,大力保健酒的事情是属于酒厂的公事,你苏溪水单独从我这里购买百果酿是私事,不能混为一谈。

    “好”

    硬邦邦的丢下这样一句话,苏溪水起身。

    白杨一个翻身麻溜的出现在沙发背后,咋滴,你还想动手?

    “哼,我十一点的时候回来这里拿”

    丢下这样一句话,苏溪水转身离去。

    这妞居然没动手?白杨挠挠头,原本还想着苏溪水正事谈完后会对自己‘动手动脚’,然后戏弄她一番呢。

    黔省某市郊区,一栋价值两千万的豪宅中,凌晨时分,这里被上百人无声无息的包围。

    包围这里的人一个个训练有素,一些个所谓的保镖保安被无声无息的解决。

    砰……

    别墅主卧的门被一脚踹开,十多个人涌入,用枪指着床上。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

    床上搂着个嫩妹的扬大利,已经年过五十,皮肉已经松弛,身上的纹身变形很难看,一脸惊恐的看着周围的人沉声道。

    “知道你是谁,扬大利,你的事情犯,现在以杀人罪,弓虽女干罪,非法组织黑涩会罪,强行侵占他人财产罪,偷税漏税罪等二十八条罪名逮捕你!”

    一个面无表情的大盖帽上前,掏出一张纸晃了晃说道,然后一挥手,一群人上前,将扬大利考起带走。

    “你们搞错了,我是正经商人,没有做过任何非法的事情,我要求见我的律师……”

    扬大利一脸惊恐的大吼。

    “律师,你的事情就是找天王老子都没办法”

    那之前开口的人冷冰冰的说道。

    “我,我和X市长是朋友,我是本省的纳税大户,我要求见领导……”

    砰……!

    扬大利话没说完就被很干脆的打晕了,都这个时候了你找谁谁倒霉,可拉倒吧。

    一间会所中,扬大利两个嗨到凌晨的儿子被强行带走,罪名就多了,什么弓虽女干罪,聚众赌博吸/毒罪等等,总之等待他们的将是下半生的牢狱之灾……

    苏溪水走后,白杨跑异界那边混了几个小时,然后将一百坛百果酿搬到别墅这边来,不久后苏溪水按时到达。

    这次苏溪水依旧是一个人来的,开了一辆装满泡沫的箱式小货车。

    “依旧是上次你的账号对吧?一百亿我给你打过去,税这方面我这边帮你搞定”

    见面后,苏溪水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杨说道。

    “行,先给钱,东西在里面,给钱了自己进去搬,我可不帮忙”

    白杨咧嘴一指别墅笑道。

    看到没,哥现在已经升级到分分钟上百亿进账的程度了,话说钱多了该这么花?这个问题很纠结啊……

    叮一声轻响,几分钟后白杨的手机来了入账提示,那一串零他快速数了几次,没错,是一百亿!

    苏溪水横了白杨一眼,迈着大长腿进入别墅,依次将一百坛百果酿搬到货车上,然后一脚油门走了,自家‘老板’急着等这些东西呢,哪有时间和白杨墨迹。

    “切,还真以为你是一个人来的呢,这才走出两百米不到周围就不着痕迹的跟了十多辆押运的车了”

    白杨撇撇嘴,然后来到车库,开上骚包的布加迪突突突离开,先到宋一道家的皇家御宴大吃一顿,然后开着布加迪来到一个超市,一通采购,刷卡不到一千元离去。

    一个大男人买那些东西干嘛?超市的营业员满脑袋疑惑……

    离开超市后,白杨又去了一趟电脑城,买了几圈光缆线,然后返回住的地方。

    别墅中,茶几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针,大头针缝衣针银针绣花针,然后边上还有头发丝大小的光缆纤芯。

    “走你……!”

    嘴里嘀咕,茶几上的一颗大头针飞起,快若闪电的出现在了十多米外的墙上,木板都被扎进去了一厘米深。

    然后依次是缝衣针,银针绣花针……

    “最后居然是这种两头尖的绣花针最好用,阻力最小,然后是光缆玻璃纤芯,头发丝大小,无声无息偷袭最好”

    一番实验后白杨心头总结。

    马蛋,从此以后本座就是东方不……额……,卧槽,暂时先这样吧,等念力增长了改玩飞剑!

    将几千颗各种各样的针收好,他正要回异界那边,手机突然想起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熊大打来的。

    “什么事儿?话说你们不是去追查那帮什么水鬼了嘛,有时间找我?”

    白杨开口问。

    “老板,水鬼我们已经追查到了,不过好像有点麻烦”

    对面熊大尴尬的说。

    “说说,什么情况,是你们惹麻烦了还是对方麻烦?”

    白杨来了兴趣,还有这帮家伙搞不得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