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妞儿不会是正好‘亲戚’来了吧?’

    白杨心头嘀咕,伸手一指厨房的方向说:

    “那边”

    依旧一身迷彩服的苏溪水径直从白杨身边走过,迈开大长腿啪啪走到厨房,当看到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黄二毛后,心头不由一沉。

    看到苏溪水这一身装扮,黄二毛傻眼,这他娘的绝/逼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看向苏溪水开口哆哆嗦嗦的问:

    “你……你是谁?想做什么?”

    没有废话,苏溪水伸手抓住黄二毛的衣服,提着就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我要报警啦”

    黄二毛吓得魂飞天外,声音都变得尖利了起来,一副要被强那什么的柔弱女子一样。

    “这个人我要带走,三个小时,我保证你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来到客厅,苏溪水看着白杨面无表情的说道。

    “行”

    白杨耸耸肩无所谓道,本来就是想让她或者说‘她们’查出背后到底是谁指使黄二毛的主意,正中了他的下怀。

    有免费的劳动力白杨傻了才会去自己动脑筋,那多累啊。

    苏溪水点头,提着黄二毛走向门口,在经过白杨身边的时候,突然一个大劈腿,一脚踢向白杨的肩膀,冷冰冰的说道:

    “你上次说我是母老虎的话我都记得!”

    白杨在她动作刚起的时候就麻利的跳到一边,苏溪水踢了个空。

    哥们早就防着你呢!

    “你看看,我说你母老虎有错吗?这还话都没说两句你就动上手了,女孩子家家的这么粗暴有男人会看上你就有鬼了”

    白杨一脸嘚瑟的看着她说道。

    小妞你和我玩突然袭击还嫩了点,一般都是我打别人闷棍,你打不到打不到,气死你个八婆,虽然是漂亮的八婆……

    “哼”

    苏溪水咬牙冷哼一声,提着黄二毛离去。

    ‘这女人还真记仇,如果不是因为黄二毛的话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不过现在哥已经不怕你了,你想玩吃亏的必定是你,收点利息先……这妹子脾气虽然火爆了点,但那身材没的说,哎哟我去,还有点小腹肌呢……噗……居然是传说中的‘小白老虎’,难怪脾气那么大……’

    面对苏溪水离去的背影,白杨微微闭上眼睛,嘴角勾起一丝坏笑的弧度,然后一口差点没喷出来。

    苏溪水已经被他‘看光’了!

    走到院子里的苏溪水身躯一顿,皱眉转身莫名其妙的看了白杨一眼,然后摇摇头离去。

    奇怪,为什么有一种被他的视线看光的感觉呢?苏溪水心头疑惑不已……

    “三个小时是吧,我就等着,看你们到底能不能在三个小时之内找到幕后之人”

    白杨嘴里嘀咕,往沙发上一躺,掏出手机开始玩小游戏打发时间。

    苏溪水提着黄二毛来到白杨别墅外的吉普车边,开门,丢垃圾一样将黄二毛丢后座,砰一声关门,然后上车,发动后开飞车一样突突突离去。

    吉普在夜色中穿行了十多分钟,期间苏溪水打了两个电话,来到了郊区一个不起眼的院子里,下车,粗暴的将后座都吓瘫了的黄二毛扯下来往地上一丢说道:

    “就是这个人偷偷潜入了白杨住的地方,目的是草还丹的原浆!”

    黑暗中,两个人身穿迷彩服的人出现出现,提着黄二毛迅速离开,自始至终,除了苏溪水那句话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那两个人带着黄二毛离去后,苏溪水就进入房间开始等。

    黄二毛这个时候是彻底崩溃的,我特么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先是鬼屋,然后被人抓住毒打,现在貌似还有更可怕的在等着自己!

    我好后悔,我不该为了那五万块钱潜入别墅区,我特么的就说么,能住得起别墅的都招惹不得,这下彻底玩完了!

    崩溃也没用,黄二毛在落到另外两个人手中的第一时间就被蒙上了眼睛,当他再次能看到东西的时候,已经处于一间封闭的房间中了,雪亮的白炽灯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看清楚周围后他傻眼了,十多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围着他‘虎视眈眈’!

    “你们……不会是……要把我切片吧?”

    面对这样的阵仗,黄二毛直接吓尿了,哆哆嗦嗦的问。

    “估计你还没用什么研究价值,想被切片还没用资格,现在,将你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吧”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上前一步看着黄二毛冷冰冰的说道。

    “我……我……我说,我什么都说,你们要问什么我都说”

    如果这会儿黄二毛能自由活动的话,他绝对麻溜跪了,老天爷,别这样玩我啊,我怕……

    “那你还不快说?”

    那白大褂声音一沉说道。

    “我说,我说,可是我说什么啊……”

    黄二毛崩溃道。

    “说你的一切,不要试图有任何隐瞒,有的是办法让你三岁尿床的事情都说出来!”

    “好,我说,我叫黄二毛,来自……”

    面对白杨的时候,黄二毛还心存侥幸的瞎扯,但在这个环境中,他不敢有任何一丝隐瞒,将自己的一切都倒豆子一样吐了出来,什么时候偷过什么东西,进过几次局子,去过多少次‘发廊’,银行卡账号密码等等等等,半个小时时间噼里啪啦的交代得清清楚楚。

    “各位,我都说了,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话,求你们别杀我啊”

    最后黄二毛胆战心惊的说道。

    “是不是真的我们自会查证”

    那白大褂再度冷冰冰的说道,手一挥,另一个白大褂上前,手中拿着一支针管。

    “你想干嘛?”

    黄二毛惊叫道。

    然而没用,他只觉脖子一痛,并没用晕倒,但却失去了自主意识,双目变得空洞茫然。

    “现在,将你的一切都交代清楚”

    面对这样的黄二毛,那白大褂再次问道。

    “我叫黄二毛……”

    此时的黄二毛无比机械的开始述说,别人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没有半点迟疑。

    在他述说的时候,边上有人在确认两次黄二毛述说的话。

    “除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之外,关于他潜入白杨住的地方这件事情两次述说都是一样的,没有半点隐瞒,他真的只知道那么多,我们的人已经根据他提供的线索,破译了那个群,并且已经锁定了让他去白杨住的地方的那个人,前去抓捕的人已经在路上,预计五分钟后将其抓获”

    很快就有人汇报道。

    “恩,抓住那个人之后,顺藤摸瓜找到指示黄二毛的真正主使者,一定要查明真相,草还丹的原浆干系太大,不能有半点马虎”

    那白大褂点头沉声道。

    “明白,不过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就只是一个稍微有点手段的小偷而已,丢给警察关两年吧……”

    贵省,一个小县城的一条红灯街上,狭小的房间中,一个中年胖子正在‘妓者’身上耕耘。

    砰……!

    房门轰然打开,女的下得尖叫,胖子直接‘喷’了……

    “我老实交代,我不该来嫖,要??钜辛粑胰显浴?br />
    胖子立马弯腰低头高举双手说道,看来蛮有经验的。

    然而这次来的人并非扫黄,而是专门来找他的,几个身穿军装的人面无表情的将光溜溜的胖子带走,留下一脸茫然的‘妓者’。

    鸡飞狗跳的‘发廊’很快平息下来,什么情况?‘扫黄’只带走了一个人?无论是‘妓者’还是‘客人’都无比傻眼。

    十多分钟后,胖子被带到了一间封闭的房间中。

    “你叫赵德,三十六岁……”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将胖子的信息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再度沉声道:

    “所以,你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说吧,是谁让你指使黄二毛潜入S市一栋别墅中偷东西的?”

    “我说,我什么都说……”

    胖子赵德面对这样的情况和黄二毛差不多,直接就交代了……

    S市,等待中的苏溪水身边特制的手机响了叮的一声,一份文件传到了她的手机里面。

    拿起来看了一眼,她直接起身,来到院子中,上了吉普车突突突离去,飞速前往白杨住的地方。

    从她带走黄二毛,直到一份确切的文件出现在她的手机中,整个用时不到两个半小时!

    同时拿到这份文件的还有其他一些人,全都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情况并没用向着想象中那样发展!

    “这就来了?”

    玩游戏的白杨听到别墅外的动静,意念看到苏溪水正向门口走来,他又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真心不到三个小时!

    开门,苏溪水进来,掏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白杨的手机叮的响了一下,在白杨不明所以中苏溪水说道:

    “所有的情况和经过都在这份文件里,你看一下”

    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么?

    白杨无语,重新坐下,打开手机里面的文件快速浏览起来,越看越无语。

    真正指使黄二毛跑来白杨这里的居然是一个什么‘大力保健酒’公司的老板,在知道了草还丹的功效后起了觊觎之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