耸耸肩,白杨走出卧室,先来到杂物间拿起一把扎带,然后才慢悠悠的来到厨房。

    用脚踢了踢那家伙,晕得够彻底的,估计吓得不轻。

    “穿成这样你是想上演疯狂的石头是吧?”

    撇嘴嘀咕,白杨蹲下,扯掉对方蜘蛛侠一样的贴脚塑料软靴,然后将其翻身让他趴着,将对方的右手反到背后,又弯曲他的左脚,让他的右手大拇指和左脚大拇指贴合,然后用扎带缠绕,一拉,嘶啦一声给他绑住。

    然后是对方的左手大拇指和右脚大拇指,如法炮制,最后那家伙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不放心,白杨又给他十个手指头十个脚趾头都依次用扎带绑住,满意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捆绑艺术杰作,站起来,啪一声开灯。

    接了一杯冷水,扯掉对方的头套,一脚将对方踢成‘侧躺’,捂住他的嘴巴,一杯水慢慢的向着他的鼻孔倒了下去。

    啧,对干这种买卖的人你就不能对他客气。

    “唔唔唔……”

    几秒钟时间那家伙就张开了眼睛,一脸惊恐的唔唔唔叫唤,白杨放手,他给呛得咳嗽不止,眼泪鼻涕横流。

    “有鬼!”

    稍微能说话的时候,尖嘴猴腮的家伙率先惊声来了这么一嗓子。

    “鬼你大爷,老子哪儿长得像鬼了?”

    白杨踢了对方一脚没好气道。

    “真的有鬼,我看到了的,都现行了,通过盐粒变成一个小人一蹦一跳的,灯光闪烁,真的有鬼啊……”

    那家伙崩溃道。

    麻蛋,这人不会被吓傻了吧?

    心头无语,白杨蹲下,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甩对方脸上,啪一声脆响,那家伙噗一口血就喷了出去,还带着两颗牙齿。

    哟呵?是哥们的手劲太大还是你营养不良太脆弱了?

    白杨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惊奇不已。

    不过转而他就想明白了,虽然自己没有修炼成异界那边的武道,但自己每天吃的那些大补的肉类,百果酿等到东西都能潜移默化的改善体质,然后自己这段时间蹲马步打拳,虽然没有异界的人修炼武道那么夸张,但力量增长那是必然的。

    “现在清醒了?”

    白杨看着被打蒙了的‘小偷’问道。

    “你是人是鬼?”

    对方哆哆嗦嗦的问。

    懒得回答,白杨走一边,靠在灶台上,下巴一抬问:

    “哥们,给我说说,你是什么个情况?为毛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住的地方?能给我解释解释吗?”

    那家伙身躯扭动,悲哀的发现自己此时正处于一种完全使不上劲的尴尬姿势,看着白杨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说道:

    “大哥,我说我走错地方了你信吗?”

    “我信,我完全相信,但你信不信等一下你就会变成一个死人?”

    白杨撇嘴道,起身,离开厨房,几秒钟后就回来,再次走到灶台边,手中一把枪一两秒就拆成一堆零件,然后看着对方慢慢组装完成,拿着子弹慢慢往弹夹里面压。

    “哥,大哥,要不你直接把我交给警察吧?还有,能不能让我离开这个地方,我怕”

    那家伙崩溃道。

    “交给警察?你想得倒美,现在我问你,你回答,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但你猜一猜我敢不敢开枪打你!姓名,年龄,职业,三……三围就算了,回答我”

    白杨笑道,说话的时候,最后一颗子弹压在了弹夹里面,咔一声插枪柄里,然后哗啦一声子弹上膛并且指着对方到处瞄。

    “哥,别冲动,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叫黄二毛,年龄二十六,职业是小偷,从农村来的,在这行已经混了十五个年头了”

    黄二毛彻底崩溃,麻溜的交代。

    我的个神啊,我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先是鬼屋给吓晕了,然后正主回来遇到不说,还是个随时能玩枪的狠人,还要不要人活了?

    “很好,回答得我很满意,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家了吗?”

    白杨笑问,这个态度很端正嘛。

    “哥,我说,我全都说,我发现这户人家经常没人,而且看上去很有钱的样子,所以我就起了贪心,想弄点钱花花,你看,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交警察局我也就关半个月就出来了,要不你就当我是个屁给放了好吗?”

    黄二毛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杨说道。

    “我发现你很滑头啊,有意无意的提到了两次警察,你家有亲戚是警察还是咋地?”

    白杨一脸无语的问道,至于对方说自己只是来偷钱的鬼话白杨信了才怪,你有那功夫还不如去车库下一个布加迪的轱辘拿去卖。

    “哪儿能呢,我这不是因为做这行经常进去嘛,都知道规矩了的”

    黄二毛尴尬道。

    白杨摇摇头,看到角落有一把拖把,走过去一脚踩断拖把柄,走到黄二毛身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抽。

    “别打,疼,痛,啊……求你了……”

    黄二毛叫得那叫一个惨,白杨是真打,一点都不留情那种。

    一顿猛抽后,白杨再次靠在灶台上,点燃一根烟看着他说:

    “觉得我好说话是吧?和我嬉皮笑脸是吧?嘴里没一句实话,也没兴趣弄一些特殊的方式折磨你,你回答让我不满意我就打,打到你回答让我满意为止,要不我们都试一试你的嘴巴到底有多硬如何?”

    “哥,我说,我什么都说,别打,真的别打了,妈呀,好痛”

    黄二毛再次崩溃,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什么人啊。

    “说,为什么来我这里”

    没工夫和他瞎扯,白杨再度问。

    “有人出钱,让我来你这里找一样东西”

    黄二毛麻溜回答。

    “谁出钱找你来,找什么东西,给你多少钱?”

    白杨眼睛一眯问道,果然棍棒底下出……额……

    “不知道对方是谁,给了我五万,让我来你这里找一种坛装的果酒,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只知道这么多了”

    “老子信了你的鬼话,不知道对方是谁他怎么找到你的?”

    白杨撇嘴问。

    话是这么说,但白杨心中已经信了八分,能知道自己手中有百果酿的人,找黄二毛这样的家伙真心不用亲自出面,只是,会是谁呢?

    “大哥,我真不知道啊,我也是经过熟人介绍才接了这单生意的,我现在好后悔,我不该为了那五万块钱来这里啊”

    黄二毛哭泣道,肠子都悔青了。

    “找你的熟人又是谁?”

    白杨再问。

    “额,说是熟人,其实我也不熟,没有和对方见过面,是我们这个圈子里面的一个群里面的人,只是和对方在网上聊过,大哥你也知道,网上的东西不能信啊,我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黄二毛哭泣中带着一丝尴尬说道。

    “啧啧,你们特/么的够与时俱进的,都还整上群了,就不怕被一锅端?”

    白杨愕然,之无语……

    黄二毛还想说什么,这会儿白杨的手机响起了。

    半夜三更的谁会打电话给我?白杨拿出手机一看,顿时乐了,看着黄二毛笑道:

    “巧了,你不是喜欢进局子吗?给我打电话的人估计比警察狠一百倍,我把你交给她,不管到底是谁让你来的,估计他藏在火星都能被逮出来,你自求多福吧你”

    说完,白杨不理黄二毛,接通电话后笑道:

    “苏姐,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儿?”

    对面是苏溪水,白杨这是明知故问呢,除了百果酿苏溪水不可能找他还有别的事情。

    “白杨,你现在在哪里?”

    对面的苏溪水开口问。

    虽然对方极力的表现得很平静,但白杨还是听出了那压抑到极致的怒火。

    想到那么多未接电话白杨就理解苏溪水的心情了,但一想不对啊,我都把她拉黑了还能打进来?啧……果然是有来头的,估计拉黑这种小把戏压根就屏蔽不了她们那样的人!

    “我在哪里?我这会儿在住的地方呢,苏姐,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半夜三更我家里面会溜进来一个穿得跟演疯狂石头时‘黄波’一样的家伙?还说要找一种坛装的果酒!”

    白杨脑袋转得飞快,立马给对方来了个先声夺人。

    别管你苏溪水这会儿多大的怒气,你要是不给我把这件事情摆平了,其他的一切免谈!

    “有这样的事情?你等我一分钟,我马上到”

    对面的苏溪水果真愕然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挂断了电话。

    对方貌似比自己更在意这件事情?

    拿着手机,白杨耸耸肩看着黄二毛一脸同情中带着戏虐说道:

    “二毛啊,不管你这名字是真是假,到了等下来的那个大美妞手中,你祖宗十八辈估计都得交代清楚,还有什么遗言没?赶紧说,估计你能自主说话的机会不多了,你一定会怀念我之前温柔对你的态度的?!?br />
    “哥,你别吓我,我怕”

    黄二毛怂了,听白杨的语气就一准没好事。

    “砰砰砰……,白杨开门”

    敲门的声音和苏溪水的声音先后响起。

    心道还算有礼貌的同时,白杨对黄二毛说道:

    “来了,看到了吧,这才挂断电话不到半分钟人就到了,这种办事效率你自己猜对方是什么人,哎哟,可怜哟……”

    说完,白杨不疾不徐的走向外面,避开黄二毛的视线后先将手枪丢‘另一边’去,然后才去开门。

    “你说的人呢?”

    门开后,苏溪水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杨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