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后,白杨累得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只想随便找个地方就躺下,好在德阳镇‘白府’的下人都已经来到了这里,立即有眼尖的给他搬来一张躺椅。

    山谷中每个人都在忙碌,山民要看守匪徒,匪徒要清理乱石荒地,工匠要指点匪徒……

    就连蓝霜牛健他们这样的大少爷也没有闲着,抓紧每一丝时间练习武技修炼武道。

    休息得差不多的时候,白杨发现赵石在不远处已经‘路过’几次了。

    “你们都下去吧”

    秒懂的白杨对身边恭候的下人说道。

    “少爷,这是昨天到不久前收集到的地乳精华,一共十九滴”

    下人离去后,赵石走过来递给白杨一个拳头大小的瓷瓶说道。

    这边一天时长差不多是地球的两倍,夜晚的时间也很长,收集到十九滴白杨不觉得奇怪。

    “你全给我拿来了?不是说三分之一的吗?”

    白杨接过问。

    赵石微微低头不说话。

    白杨懂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你们有心了,为我着想,我都明白,不过你们也要进步,少爷我的安全还得需要你们来?;?,这次我全部收下,下一次只给我三分之一吧,其他的你找地方放好,该用的时候就用,好东西放着不用就是浪费知道吗”

    “少爷,我明白了,不过要说藏东西的话,恐怕没有人比得上柱子,收集到的地乳精华我会交给柱子藏好,没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赵石转移话题说道。

    “恩,去吧”

    白杨点点头说。

    要说山民中的两朵奇葩就数虎子和柱子了,一个好奇心突破天际,什么都想尝试一下弄个究竟,一个对于寻找吃的有着极其强烈的天赋,同事对于藏吃的也是一把好手,如果没有吃的了,找柱子准没错,他一定能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或者拿出吃的来。

    “估计柱子小时候被饿过,有心理阴影所以才对吃的那么执着……现在么……”

    心中嘀咕一句,白杨将装有地乳精华瓷瓶揣兜里,回到卧室,想了想一口干下。

    十九滴地乳精华,听上去很多,其实到嘴里也就一口而已,没怎么品尝到滋味就进了白杨的肚子。

    然后又是那种情况,吃下地乳精华后白杨没有任何感觉。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白杨离开空间狭小的屋子来到外面,谁也不曾发现,在白杨的脚边,一粒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尘埃飞起,向着远处飞去。

    一米……两米……十米……二十米……

    那一?;页咀阕惴沙鋈チ硕迕椎木嗬氩磐牙肓税籽畹恼瓶?。

    “一滴地乳精华增加一米的范围,十九滴就是十九米,加上本来的六米,正好是二十五米,重量的话,一滴居然只能让我控制物品的重量增加一克,现在最多也只能在半径二十五米内控制二十一克重量的东西……何年何月才能用念力包围自己自由飞行啊……”

    一番实验后,白杨在心中无奈叹息。

    然后他想了想,嘴角出现一丝古怪的笑容,回屋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地球这边这会儿才凌晨两点。

    “咦……!”

    发现这边是晚上,他准备回去,却动作一顿心中惊咦一声。

    如今他的感官何其敏锐,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的卧室被人翻动过!

    眼睛微微闭起,无形无质的念力向着四面八方扩散,穿透墙体地板,以他为中心,直径五十米,无论上下左右还是前后,这个完美的圆里面,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意念观察!

    白杨‘看到’,在这个范围内,楼上楼下,几乎所有地方都被人翻动过,虽然翻动的地方被恢复了位置,但翻动的痕迹在他的意念中太过明显了!

    “他喵的,老子这段时间是遇霉神了吧,怎么尽招贼了,上次是被偷车,这次直接偷到老子住的地方来了!”

    白杨心中那个无语就别提了。

    心中郁闷的同时,他眉毛一挑。

    小偷居然还没走!意念中他‘看’到一个家伙这会儿正在厨房鬼鬼祟祟的翻找。

    “麻蛋,哥们,看老子不玩到你崩溃!”

    白杨咧嘴,脸上闪过一丝戏虐的表情。

    不得不承认,那家伙看上去够专业的,穿着潜水服一样的黑色紧身衣,脚上是特制的软底胶鞋,还带着头套,只露出一双眼睛那种,不过却带着绿色镜片的厚底眼镜,白杨猜测应该有夜视功能,手套是必须的,跟医生用的手术手套差不多,只是是黑色的。

    连墙体都无法阻挡白杨的意念,更何况是衣服,白杨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对方的长相。

    尖嘴猴腮,眼睛跟老鼠似得滴溜溜乱转,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此时那家伙正轻手轻脚的打开冰箱,白杨清楚的看到,对方在打开冰箱后,表情一脸愕然。

    “那个叫白杨的家伙是得多懒?冰箱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不说各种菜了,方便面老干爹这些东西都没有他是怎么活的?天天吃大餐?狗曰的有钱人真会享受!”

    看到空空荡荡的冰箱,那家伙居然鄙视起白杨来,嘴里小声嘀咕。

    “我去,你偷东西你还嫌弃起来了?”

    白杨之无语!

    心念急转,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小偷啊,先不说敢来别墅区偷东西得多大的勇气,单凭对方嘀咕的那一句话就包含太多信息了,他知道自己,是冲着自己来的,可白杨压根不认识对方??!

    “不管你有山民目的,为什么会来这里,先把你弄崩溃,再抓住好好审问!”

    眼睛一眯白杨心中自语,念头一动,冰箱里面的一粒冰霜飞起,快若闪电的拐了个弯,从他鼻梁上眼镜的缝隙钻到他眼睛里面去了!

    “卧槽……”

    那哥们下意识的暗骂,伸手摘下眼镜去揉眼睛,然后动作一顿,貌似不对劲!

    我特么带着眼镜,怎么会有一粒冰霜正好跑我眼睛里面去了?

    “孙子,这才开始呢”

    白杨心中咧嘴。

    在对方蒙圈的时候,白杨‘看到’垃圾桶里面有一个塑料袋,念头一动,意念控制塑料袋飞起,展开,当头给他脑袋罩了下去!

    塑料袋不重,满打满算有十克顶天,白杨轻易控制。

    “谁!”

    那哥们下意识惊叫,声音压得很低,往边上一滚,一把扯下脑袋上的塑料袋左顾右盼,没灯光,黑咕隆咚的,他立马带上眼镜四顾。

    可周围什么都没有……

    一瞬间,那哥们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屋子邪门!

    再三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塑料袋,浑身一抖,冷汗滚滚直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厨房的灯莫名其妙的闪了几下,然后归于平静。

    “!”

    那家伙的身躯直接僵直,彻底懵/逼,什么情况这是?

    这当然也是白杨在搞鬼,意念穿透灯的开关,控制接触的小铜片,就造成了这种电影中经常闹鬼时才会出现的画面。

    这他喵太邪门了,先是无缘无故的眼睛里面进冰霜了,接着莫名其妙的塑料袋,然后灯光闪烁,一种‘不好’的预感充斥那家伙的心头。

    “难怪那个叫白杨的家伙好好的别墅不住,原来这个地方不‘干净’!”

    那哥们内心此时是崩溃的,直接跪了,跪在地上磕头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

    “不知道是哪位大哥还是大姐,我无意冒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也只是来赚点辛苦钱,千万别找到我,我现在就走,求放过,离开后我绝对立马给你烧纸钱,多多的纸钱……”

    说完,他动作麻利的磕了几个头,站起来什么都不顾就往门口跑。

    不敢再待下去了,这邪门的地方爱谁谁去,老子以后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

    然而这家伙刚跨出一步,脚心就传来一阵刺痛,一个趔趄砰一声栽倒在地。

    浑身颤抖的他心惊胆战的曲腿一看,脚掌心居然被一颗图钉给扎穿了!

    哪儿来的图钉?

    他敢用自己的小丁丁发誓,这个别墅干净得很,一看就经常有人打扫,进厨房的时候压根没看到地上有任何东西的!

    之前那么多邪门的地方,现在他的脚掌又被图钉给扎了,瞬间毛骨悚然。

    这当然也是白杨弄的,意念在杂物间看到有图钉,估计是别墅的主人留下的,一颗图钉又‘不重’,无声无息的控制飞到厨房,根据对方迈步的动作,正好放他脚下,他不被扎才怪了……

    “大哥,大姐,大爷,求放过啊,我马上滚,马上就滚啊,我是无辜的……”

    那哥们直接哭了,浑身都在抖。

    这套别墅他专门踩点过的,绝对没有任何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是个人都得崩溃啊。

    然而这还没完,寂静中,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响起。

    那哥们脖子僵硬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就看到灶台上一包打开的食盐包里面,盐粒飞起连成一串,蜿蜒扭曲,组成一个拳头大小人形边框,一蹦一跳的向他走去,与此同时,灯光闪烁!

    咕~~

    那家伙眼睛一鼓,喉咙一抽,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这就晕了?”

    楼上房间中的白杨愕然,这什么心理素质这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