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们都已经成功凝练出血气,成为了真正的武者!”

    当最后一个山民凝练出血气后,赵石看向白杨开口道。

    从他的语气以及其他人的表情,白杨可以感受到他们内心是何等的激动。

    原本他们只是一群生活在迷河林中的蒙昧山民,打猎为生,曾几何时武道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传说,而如今,他们不但接触到了武道,更是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那种心情无法言表。

    白杨理解他们的心情,笑道:

    “你们现在感觉如何?”

    “少爷,我感觉到自己更强壮了,力量至少增加了一半,若是运转血气的话,短时间内力量和速度都能爆发一倍”

    柱子回答,一捏拳头,骨骼嘎巴嘎巴作响。

    “少爷,凝练血气后,我的力量增长了一部分,但并没有柱子他们修炼的铁牛劲那么多,不过若是运转寒冰劲血气的话,身躯变得很轻快,动作也更加灵敏”

    赵石回答道。

    他们修炼的秘籍不同,侧重点也是不一样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询问了他们的感受之后,白杨想了想安排道:

    “你们一百人,分成两批轮流看守这个洞穴,谁敢靠近格杀勿论,外面的叉洞将会全部堵死,防止有其他东西跑来这里,另外,你们还有一个任务,没有负责看守这里的人,需要教导其他山民修炼武道,看守这里的人负责收集地乳精华,等到外面的几千山民学会功法后,到时候将地乳精华稀释给他们服下凝练血气!”

    “好的少爷,谁要是想打这里的主意,须得从我们尸体上跨过去”

    赵石沉声道。

    “嗯,如果,我是说如果,在遇到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无法保证这里的安全,你们要以自身的安全为重,生命比任何宝物都要来得重要”

    白杨看向赵石说道。

    看到白杨的眼神,赵石明白白杨的意思,点点头没说话。

    如果这里万一遇到保不住的情况,赵石他们可以毁掉这里!这就是白杨的意思。

    “蓝霜,牛健,这几天你们幸苦一下,先教导赵石他们熟悉自身修为和如何控制血气,等他们都学会后,你们就带一些地乳精华回去给家人”

    接着白杨又看向蓝霜他们说道。

    “少爷放心,我们不急于这一时,这段时间我们会认真教导他们,还会传授一些武技给他们,让他们增长战力,将来好?;ど僖陌踩?br />
    蓝霜点头认真说道。

    “好了,我们进来得已经够久了,留下必要守护这里的人之外,都出去吧,老是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最后白杨说道。

    还是蓝霜上来石柱将白杨带到地上,然后一番商量,一半的人出去,出去的是蓝霜以及跟着他修炼寒冰劲的那些人,牛健和柱子他们修炼铁牛劲的人留在这里,一来守护这里,二来能在这里修炼武功,饭食到时候有人送进来。

    有五挺火箭筒留在了这个洞中!

    到了外面,已经是晚上,不知不觉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虽然已经很晚,但白杨在小猫的伺候下吃完东西,休息半个小时后依旧坚持蹲马步打五禽戏。

    他的大脑经过开慧果开发,思考问题很是消耗精力,锻炼不能停下,如今又出现了新的异能,虽然暂时还没有感受到什么不适,但毕竟是脑域的神奇能力,他不敢保证使用念力是不是和身体强度挂钩,以防万一他也不敢停下。

    睡觉的时候,白杨搂着小猫的腰肢说道:

    “猫儿,你找个机会支会赵石他们一声,收集到的地乳精华,三分之一悄悄的给我拿来,我有用,每天一次,其余的用于几千山民修炼,这件事情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

    好东西当然要优先考虑自己,白杨也不例外,不是他不想多吃地乳精华,一来有那么多手下,二来谁知道吃多了会不会出现不好的情况,万一有什么不对也能及时停下不是,一切都是未知的,白杨不敢冒险。

    “好的少爷,我知道了”

    小猫回答,鼻息有点重,这会儿白杨的手在她身上不老实……

    “猫儿啊,小事情都说完了,我们来办正事,让少爷看看你凝练出血气之后是不是有什么不同了”

    白杨嘿嘿笑道,翻身压住了小猫。

    “少爷……唔……”

    小猫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小嘴就被白杨的嘴巴堵住了。

    啪啪啪……啪啪啪……

    一番酣畅淋漓的运动后,白杨靠在床头,小猫发丝凌乱的靠在白杨怀中,两人都在回味那种滋味,啧,美美哒……

    都说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白杨也不例外,虽然他没有烟瘾,但这会儿还是点燃了一根烟,食指中指夹着,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喵的,貌似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和小猫啪啪啪那么多次了,没有做过任何安全措施,会不会某一天小猫就突然给他一个惊喜?

    完全没这个准备啊,到时候万一有了怎么搞?哥年纪轻轻的难不成就要当爹了?额,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的说……

    白杨的心情是复杂的,如同每一个年轻人一样,即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出世,又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总之各种纠结。

    “猫儿啊,你有没有那什么反应?”

    想到这里,白杨问怀中的小猫。

    “少爷,什么反应呀?”

    小猫抬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白杨问。

    “就是,你有没有想呕吐之内的反应”

    “没有呀,小猫好好的怎么会呕吐呢?”

    小猫不懂了。

    “额,村里那些孕妇你知道吧?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怀孕的表现,我们都那么多次了”

    白杨干脆直言不讳的说。

    然而他这句话说完,小猫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无比黯然,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如同可怜的猫儿一样抽泣道:

    “少爷对不起,小猫还没有怀上少爷的小宝宝哦,小猫太没用了”

    “别啊,我的好猫儿,好好的你怎么就哭上了呢”

    白杨顿时手忙脚乱。

    “我没能怀上少爷的宝宝呀,是小猫没用的小猫也想给少爷生个宝宝,为少爷延续血脉,可是小猫的肚子不争气,少爷,要不你再找几个女人吧,蓝欣?;ɑ?,还有那个清荷都可以的,这样的话,总有人会怀上少爷的宝宝的”

    小猫继续抽泣,一脸认真的说道,那自责的眼神看得白杨心疼。

    好端端的怎么就说到其他女人了?白杨无语的同时又很郁闷,老子身体正常,小猫也健健康康的,为毛就木有中标呢?这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郁闷?

    白杨猛然想到,不会是自己地球人的体质和这边的人结合无法正常孕育后代吧?

    如果真是那样就蛋/疼了。

    “猫儿不哭啊,乖,关于女人的事情就别提了,少爷我有你一个就够啦,宝宝的问题很简单,大不了我们努力一下就是了,来来来,我们继续造小人”

    为了安慰小猫,白杨也是拼了,再度点燃战火……

    美女谁都爱,白杨也不例外,他也是正常男人,也曾想过三妻四妾的生活,但那与爱情无关,纯粹是男人的虚荣心在作祟。

    一个人的心很大很大,但也很小很小,很多时候一个人就足以将一颗心占据得满满的。

    每一次遇到危险,小猫都是第一时间将他护在身后,永远都将自身至于危险的前沿,试问面对这样的小猫,白杨怎么忍心去伤小猫的心?疼爱还来不及!

    ……

    第二天一早,白杨回了地球那边一分钟不到又回来了,避开蓝霜他们率先找到了赵石,递给赵石一个还带着冷气的袋子说道:

    “不要问我为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件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将这些东西平均分成六千份悄悄给迷河林来的六千人吃下,或许效果没有你们吃一个完整的那么显著,但也必定有一定的作用,如此一来他们学习起武道更加快速”

    赵石只是看了袋子里面的东西一眼,心头一凝,当即冲着白杨跪地磕头道:

    “少爷,赵石明白,多谢少爷的信任,这件事情只有赵石一个人知道,若有第三个人知道,赵石第一时间以死谢罪!”

    “得了,没那么严重,这东西事关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快去吧,放了这么久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效果”

    白杨拍了拍赵石的肩膀说道。

    赵石起身,点点头,拿着东西悄然离去。

    白杨给赵石的是放在地球那边别墅冰箱里的剩余开慧果,这种东西在地球那边万一泄露出去的话不知道会引发多么恐怖的举世大地震,白杨的至亲父母都已经吃过,其他人白杨还没有无私到能分享这种逆天宝物的地步,反正放着也是放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烂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拿过来分发给自己的几千护卫加速他们的成长物尽其用。

    交代完这件事情,白杨才洗漱吃东西,休息半个小时后开始了惯例的马步五禽戏,身体强度事关自身的安危,白杨也不得不变得勤快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