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霜站在那里不动,微微闭上眼睛,以一种特殊的频率在呼吸,身躯各处在诡异律动,体内噼里啪啦作响,身躯周围温度下降。

    “呼……”

    十多分钟后,蓝霜张开眼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那一口气呼出,喷出四五米远,形成肉眼可见的雾气!

    “怎么样”?

    白杨忍不住问。

    心头就郁闷了个天了,为毛老子身上没有一点效果?

    “少爷,一滴地乳精华,直接让我打破桎梏,一举突破六道血气,成为了七道血气的武者了!”

    蓝霜忍不住震惊道。

    在说话的时候,他伸出右手,劈下好似有蚯蚓在钻动,皮肤变成了淡蓝色,周围温度下降,皮肤表面都有冰霜凝结。

    “大哥,父亲也才八道血气,你很快就要赶上父亲的修为了!”

    边上,蓝霜惊喜道。

    “那你再吃几滴不是要突破武者成为那什么武士了?”

    白杨在边上郁闷问。

    他喵的,人和人的差距为毛会这么大呢?

    “没那么简单,我在六道血气的时候已经停留了一段时间,再加上地乳精华,才能一举突破七道血气,想要依靠地乳精华突破八道血气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估计至少得十滴,越往后越多,而且,我不能再次立马服用地乳精华,这毕竟是只是借助外力,自身在没有适应现在的修为之前就服用突破的话,必定会造成根基不稳,最终只会害了自己,限制自己的成长之路,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得适应现在的修为,不再服用地乳精华,其他的交给你们吧,但我奉劝,服用一滴就够了,为了将来,不要作茧自缚”

    蓝霜想了想说道。

    牛健他们点头,都是从小修炼武道的人,知道轻重。

    白杨心头感叹,就没有人是傻子,都知道根基最重要,不管不顾一味讲究突破的人虽然有,但估计稍微有点想法人都不会那样去做。

    然而他喵的,为毛地乳精华在老子身上没效果啊啊啊啊……

    “下面你们谁来?”

    白杨郁闷的看着他们问。

    一番商量,一致决定让现在修为仅次于蓝霜的牛健服用。

    白杨没意见,反正在老子身上没效果,如果不是看在你们都是自己人的份上,分分钟把这凝聚地乳精华的石钟乳给毁了,免得万一以后便宜别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万一别人知道了还不得惹祸上身啊。

    又一个小时,牛健服下一滴地乳精华,状况比蓝霜更夸张,铁塔一样的他浑身肌肉鼓胀好似要爆炸,皮下血液哗啦啦流淌,骨骼噼里啪啦作响,皮肤变成了诡异的铁灰色,他也跨越了一小个层次,成了七道血气的武者。

    在白杨看来,这他喵的不就和传说中的铁布衫差不多嘛。

    然而为毛老子身上没效果啊啊啊……

    重要的事情要说几遍!

    又两个小时,蓝欣?;ɑǘ挤铝艘坏蔚厝榫?,提升了一个小层次,蓝欣成为了四道血气的武者,?;ɑǔ晌巳姥奈湔?。

    白杨之郁闷可想而知!

    最后众人看向百无聊赖的白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貌似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有点打击人。

    “别这样看着我,命运是这样安排的怪不了谁,你们想说什么就说吧”

    白杨耸耸肩说道。

    “额,少爷,我有个不情之请……”

    蓝霜他们对视一眼,然后蓝霜看着白杨尴尬的说道,欲言又止。

    白杨秒懂他们的意思,撇嘴道:

    “你们估计是想为自己的家人某点福利吧?”

    蓝霜尴尬点头,想了想说道:

    “少爷,我父亲,还有三个弟弟,只需要四滴地乳精华就够了,我们发誓,将地乳精华给他们后,绝不透露地乳精华的来历,要不然天打雷劈人神共弃!”

    接着,牛健蓝欣他们也跟着发誓,看着白杨等着他的回答。

    白杨皱眉,地乳精华对自己没效果,不用的话就浪费了,送给蓝家牛家的人一些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么珍贵的东西,白杨不是傻子,白白送出去虽然能得到人情,但自己就亏大发了!

    看到白杨不说话,蓝霜他们对视一眼,尴尬不已,能理解白杨的心情,这么好的东西,白白送人谁也心疼,哪怕自己根本用不了。

    白杨抬头,看向他们突然笑道:

    “你们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少爷请说”

    蓝霜点头道。

    “地乳精华,是我们大家发现的,你们完全有能力不管我的看法独占,甚至你们有实力,还能将我杀了据为己有,为何你们没有这样做?”

    白杨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们问。

    蓝霜和牛健对视一眼,两人一脸严肃的冲着白杨单膝跪地沉声道:

    “少爷,承蒙你当日指点,让我们窥视到了自己未来的武道之路,你就是我们的恩师,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而且我和牛健发誓十‘元’内追随于你,就是你的下人,怎能做出伤害你利益的事情,自古忠孝难两全,若是在忠孝之间要做一个选择的话,我们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也绝不违背自己的誓言!”

    这就比较严重了,忠诚,或者换个说法,承诺,居然对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言,比自己的生命都要来得重要!

    哪儿像地球,发誓跟放屁似的,给人承诺的东西估计转头就忘了,甚至坑人都有可能,但这个世界却不会那样!

    “我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的”

    蓝欣脸颊微不可查的红了一下,缕了缕头发说道,目光闪烁的看向别处。

    “我也是”

    ?;ɑㄎ⑽⒌屯返?。

    啧,蓝欣和?;ɑǘ际怯小姑谏淼?,那就是想方设法的嫁给白杨,在这个讲究夫为天的世界,一个女人哪怕和家人决裂也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男人!

    笑了笑,白杨说道:

    “别这样严肃,我只是随便问问,地乳精华就在这里,可以给你们交给家里的至亲之人,但我有一个条件,若是你们做不到的话,再换另外的说法如何?”

    “少爷你说”

    蓝霜站起来点头道。

    “我无法修炼武道,但这个世界太危险,需要有人来?;の业陌踩?,我给你们地乳精华,你们发誓只能给至亲之人,但也别透露来历,以后还要的话也可以给他们,但作为条件,你们要教我的那些手下修炼武道,传授他们真正能凝练血气的武功,如何?”

    白杨看着他们问道。

    有了地乳精华,白杨自己身上没有效果,但是可以用地乳精华培养手下啊,不说多的,如今六千手下,一人一滴,转一圈回来,第一个服下地乳精华的人可以服用第二滴了吧?批量制造高手,到时候六千拥有血气的武道手下,身穿钛合金铠甲,那场面想想都有点醉人!

    蓝欣?;ɑǚ直鹂聪蚶端团=?,不说话。

    牛健蓝霜沉默片刻,看着白杨说道:

    “少爷,这个条件我们现在就能回答你,我和牛健都是家中长子,以后是要继承家主之位的,完全能做主将秘籍传授给谁,只是请少爷约束手下,不讲秘籍外传就是,而且,还请少爷给我们一个承诺,以后不与我们蓝家和牛家为敌!”

    白杨眉毛一挑,并没有感到意外。

    地乳精华太过珍贵,可遇不可求,秘籍是死的,即使没有蓝家牛家的秘籍,也有办法得到其他秘籍修炼,他们用家传的秘籍换取地乳精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我给你买一个承诺,只要以后蓝家牛家不主动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和你们两家为敌”

    白杨认真点头道。

    顿时,气氛为之一松。

    “多谢少爷”

    蓝霜牛健看着白杨点头感激道。

    总的说来,各有利弊,白杨拿出珍贵的地乳精华,但却能得到他们两家的修炼秘籍传授给手下,而他们两家,虽然拿出了珍贵的秘籍,可是却得到了地乳精华。

    一句话看似只是反过来了,但对于双方都有着巨大的好处,毕竟秘籍是死的,你拿着秘籍一辈子突破不了也没有什么卵用不是。

    “那就这么定下了,我有六千护卫,分别修炼你们蓝家和牛家的功法,你们先分别教下面的赵石他们一百人,他们学得快,等他们学会之后,再由他们分别传授其他人”

    白杨指着下方的赵石他们说道。

    “好的少爷”

    蓝霜和牛健都没有异议,答应了的事情就得做到,这就是承诺。

    “那好,现在就开始吧,你们分别传授他们凝练血气的秘籍,借助这里的地乳精华,看看他们能不能一举凝练出血气来”

    白杨点头道。

    他是个行动派,说了就做,拖拖拉拉的没意思。

    “少爷,他们的体质其实已经完全有凝练血气的资格了,只是缺少了法门而已,而且地乳精华蕴含的精气太过澎湃,不是目前的他们能承受的,我估计了一下,只需要三滴,稀释后分别给他们服下,应该就能让他们一百人都成为一道血气的武者了”

    蓝霜想了想说道。

    “嗯,那你们先传授他们凝练血气的法门,去拿一坛百果酿来,到时候接到三滴地乳精华稀释在百果酿中就给他们服下”

    白杨笑道。

    然后蓝霜牛健他们去教授赵石他们凝练血气的秘法,白杨就坐在石柱的最顶端看着,嘴角出现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

    地乳精华,对我真的没用吗?呵……,只是起效果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四更,求月票收藏推荐票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