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中地势较为平坦,荒草成堆乱石成片,并没有太过高大的植物,有很多水流冲刷的痕迹,显然是曾经下雨形成的不规则溪流留下的。

    一行人来到‘葫芦’腰部,里面已经没有人了,都在外面忙活。

    继续前进,拦路的杂草灌木被护卫随手斩掉,小一点的石块也一脚踢开,大一点的,额,还是绕路吧……

    “你们知道葫芦这种东西吗?”

    人群中白杨开口问,怕他们不懂,还比划了一下形状,没有刻意问谁,谁知道谁回答。

    然而他比划葫芦形状的手势却让蓝欣?;ɑ成缓?,暗自呸了一口。

    好吧,那手势真的很像是在形容一个女人的体形……

    “少爷,我们知道,德阳镇周围的村民很多都有种植,镇中也有葫芦的相关东西售卖”

    这句话是蓝霜回答的,不明白白杨为什么这么问。

    “这样啊,那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白杨咋么了下嘴巴说。

    众人下意识的对视一眼,好端端的白杨讲什么故事?

    只听白杨说道:

    “在说故事之前,你们应该都知道,这个峡谷,从上方俯瞰的话,形状像一个葫芦对吧?我要说的故事就是和葫芦有关的……”

    “话说也不知道多少时日前,有两只妖孽兴风作浪为祸人间,然后有神道高人看不下去了,将天上的雷霆化作一个神道器物宝葫芦将两只妖孽给收了,然后神道器物宝葫芦化作一座大山将两只妖孽镇压在其中,要三百‘元’的时间,两只妖孽就会化作飞灰……”

    好吧,白杨要讲的是葫芦娃的故事……

    然而说到这里他就被?;ɑê闷娴拇蚨狭?,只听?;ɑㄎ剩?br />
    “那不对啊,既然神道高人都能轻易的掌控雷霆镇压妖孽,为什么不直接灭掉两只妖孽?”

    “我也不知道啊,你别急,听我说好吧,话说就要在两只妖孽快要魂飞冥冥的时候,一只穿山甲把葫芦山给钻破了……”

    白杨继续说道,然而又被打断了。

    “少爷,一只小小的穿山甲还能将神道器物给钻破了?难不成那只穿甲是异兽?”

    这句话是牛健说的。

    “屁的个异兽,就是一只普通的穿山甲,不过要说不普通的地方,那就是那只穿山甲居然会说话,你说神奇不神奇……别打岔,听我说完……”

    白杨撇嘴道。

    众人面面相窥,好吧,不说话了。

    “然后吧,正好一个采药的老爷爷遇到了这档子事儿,别问我老爷爷是谁,我也不知道,老爷爷也只是个乡下老农,住的还是茅草屋呢,那只穿山甲钻破葫芦山之后,居然被一块石头给压住了,你说扯不扯?然后老爷爷去救它,我现在也没想明白一个乡下老农突然遇到一只会说话的穿山甲应该先是害怕然后跑路吧?但他却去救了……”

    如今再回忆这个儿时的故事,白杨一脸纠结,这脑袋好使了也不是好事,儿时的记忆被逻辑毁得乱七八糟啊。

    “葫芦山破了,两种妖孽跑了,穿山甲居然知道山洞里有一颗宝葫芦籽,我现在都很纳闷那只穿山甲是怎么知道的,他是穿山甲不是乌龟,活得了那么久吗?额,跑题了,继续,后来他们找到了宝葫芦籽……然后种出了一棵宝葫芦藤,藤上有七个宝葫芦,能生出娃娃来……”

    众人一脸纠结的听白杨‘瞎扯’,他们是真的觉得白杨是在瞎扯。

    “所以少爷说这个故事的意思是?”

    蓝霜看着白杨问。

    “我就是觉得,葫芦山上有妖孽,有宝物,这个葫芦峡谷会不会也有?”

    白杨一脸期待的看着峡谷深处说。

    这会儿他们已经来到了‘葫芦的上面一节中部’,周围到处都是荒草乱石,别说宝物了,动物都很难看到一只。

    他们很想说少爷你估计想多了,有宝物还等着你啊,但不能说,毕竟白杨的‘心情刚刚好一点’,随他去了。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白杨看着他们纳闷道。

    “咳……,少爷,太阳快要下山了,我们还是快点进去看看,然后回去吧”

    蓝霜看了看天色说道。

    你们太无聊了,白杨耸耸肩,没搭理。

    嗷嗷嗷……

    白杨边上已经长到八十公分长的毛茸茸小狼这会儿嗷嗷叫唤,然后就向着一片草丛冲了过去。

    “嘿,有东西”

    白杨眉毛一挑,顺着小狼的身影看去。

    那边的草丛分开,一个和小狼崽差不多大小的灰色影子向着远处逃窜,居然是一只大老鼠!

    这是要成精了吗?不算尾巴八十厘米长的老鼠?果然这个世界不能用常理推断……

    小狼崽如今还是小短腿,哪儿跑得过大老鼠,才追了一二十米就没有了大老鼠的影子,只得摇着尾巴无功而返。

    “小家伙别泄气,回去之前你能逮到个什么东西,给你酒喝的承诺依旧有效”

    白杨蹲下摸了摸小狼崽的脑袋说。

    小家伙摇尾巴,用脑袋蹭白杨的手,很亲昵的样子,然后一转身跑了,沿着大老鼠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啧,这家伙是和大老鼠杠上了?

    “别过去,大老鼠的窝估计就在周围,我们找个高点的地方看小家伙抓老鼠”

    白杨阻止他们说道,目光巡视,看到二十多米外的一块几米高的大石头,跑过去,站在大石头上寻找小狼崽的身影。

    “少爷,其实可以一箭将大老鼠射死的”

    赵石在边上给白杨出主意。

    懒得回答,还要你说,我这是在从小训练小家伙的狩猎本事呢,你看地球那边的大熊猫,原本应该是很牛的猛兽,愣是给养成了只会卖萌的萌货……

    草丛中,小家伙匍匐前进,鼻子跟狗鼻子一样到处嗅,如此追了上百米米后,居然在一丛草丛里找到了一个洞口。

    “嘿,还真找到老鼠窝了,看你怎么弄”

    白杨嘀咕道。

    其他人显得特无聊,这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还要弄一只老鼠来吃?太恶心了!

    一个个看向远处,只有小猫和白杨是一条心,和他一起看小狼崽抓老鼠。

    那边小狼崽找到老鼠洞之后,围着洞口打转,然后……然后他喵的居然冲着洞中撒尿,这是在划地盘呢……

    说也奇怪,小狼崽一泡尿后,那洞口中呼一道灰色身影就冲了出来,然后小狼崽就嗷一嗓子滚出去几米远,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弄死大老鼠!”

    白杨皱眉道,目光敏锐的他看到,大老鼠冲出来的时候,爪子在小狼崽身上挠了一下,小狼崽身上都出现伤口了。

    小狼崽是自家的,哪儿能让你一只大老鼠给欺负了?

    唰!

    白杨话音落下,边上的赵石就已经开弓搭箭了。

    嗷嗷嗷……

    那边,小狼崽这会儿冲着白杨他们叫唤,匍匐在地,和几米外的大老鼠相互龇牙。

    “等等……”

    白杨阻止赵石一箭射死大老鼠的举动说道。

    他喵的,小狼崽的眼神白杨居然读懂了,它不想让白杨等人帮忙!

    其他人面面相窥,也来了兴致,这小狼崽奶牙都还没有长全,爪子也没有长出来,就敢和大老鼠对着干了?一个个饶有兴致的看。

    那边,小狼崽发现白杨他们不帮忙之后,专心和大老鼠对质,然后低吼一声直接冲了过去!

    “勇气可……妈蛋……”

    白杨一句话没夸完,就郁闷的看到,冲一半的小狼崽就地一滚,躲开扑过来的大老鼠的同时,超级猥/琐的用爪子在大老鼠后面两条腿的中间来了那么一下……

    吱吱吱……

    大老鼠当场貌似就跪了,在地上打滚!

    话说老鼠那里也是要害吗?白杨一脑门疑问,这个还真没注意过啊……

    “呸……下/流……”

    ?;ɑǹ醋判±轻唐沧斓?。

    那边,虽然小狼崽给大老鼠来了一下暴击,但却并没有趁胜追击冲过去和大老鼠刚正面,而是围着满地打滚的大老鼠打转。

    然后众人就看到小狼崽有多么精明了,它就不和大老鼠正面来,仿佛知道自己干不过对方一样,每一次大老鼠扑向它,它都是能躲就躲,躲不过哪怕硬抗一下,也要用爪子在大老鼠的眼睛和‘要害’之处来那么一下!

    短短几分钟时间,尽管小狼崽身上的毛发都被大老鼠撕裂了很多,有血迹流淌,但大老鼠差点被它整崩溃,胯下血流淌,眼睛都瞎了一只……

    众人心中纳闷,这种风格为何如此熟悉呢?

    “少爷,小狼崽好可怜,我们帮它把大老鼠杀了吧”

    小猫在边上说道。

    虽然小狼崽和白杨最亲近,但大多数都是小猫在照顾它,这会儿看到小狼崽受伤心疼在所难免。

    “再看看,不行再帮忙,毕竟这是小家伙自己的选择”

    白杨想了想说道。

    那边,差点被整崩溃的大老鼠,居然不和小狼崽干架了,拖着‘蛋蛋的忧伤’吱吱吱叫着跑了,跑向了山谷深处,小狼崽也跟着追了下去。

    “走,跟上”

    白杨说道,从大石头上下来,和其他人一起追着小狼崽它们的方向而去。

    追了一公里左右,小狼崽嗷嗷叫着跑了回来。

    什么情况?大老鼠给它弄死了?

    “不好,快叫人”

    蓝霜在这个时候沉声说道,唰一声,随身携带的利剑都出现在了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