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一愣,忍不住重复道:

    “缘来,远去,缘起,缘灭,缘聚,缘散,缘深,缘浅,莫强求,不强留,顺其自然……”

    她深邃的目光闪烁,看向白杨,愣神片刻,轻声细语道:

    “多谢白公子,清荷明白了”

    啧,你明白什么了?我没懂啊……

    白杨愕然,随即摇摇头说:

    “清荷姑娘,束缚你的并非一纸契文,而是心中的枷锁,只要解开心头的枷锁,你会发现,其实世间任何地方都是良辰美景”

    虽说很不想破坏这样的气氛,但白杨是谁啊,来自信心大爆炸的地球,要论心灵鸡汤,这个世界估计比得过他的没有几个了。

    来来来,清荷姑娘干了这晚鸡汤,从此你就是自由人了……

    清荷的美目微微上翘,尽管看不清表情,但白杨却知道她在笑,她让恭候在一边的丫鬟取来一张古琴,随即优雅的端坐在一块石头上,将古琴放在膝盖上看着白杨道:

    “听了白公子一番话,清荷心有感触,曲由心生,还请白公子品鉴”

    说着,清荷微微闭目,素手拨动琴弦,靡靡之音……额,琴音袅袅响起。

    说不出具体的曲调节奏,琴音轻柔舒缓,如涓涓细流在山间流淌,穿过乱石滩涂,向着远方而去,如同轻风吹拂,带着花香,吹向远方,如同白云飘渺,自由自在,如同夕阳西下,美不胜收,如同花儿绽放,无声无息……

    总之,那琴音在耳边,在心中,在脑海,在灵魂,在天地间,在自然中,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所有的喧嚣都悄然离去,天地间唯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飘渺琴音。

    身边环绕着触动心灵的琴曲,然而白杨的双目却微微瞪大了起来。

    他喵的,有鬼!

    周围的青草野花树叶是什么个情况?跟着琴音在微微摇曳?

    面对这样的情况,白杨是懵圈的,若不是明晃晃的太阳就挂在天上,他都想跑了!

    没有风啊,可周围的植物在微微摇曳是怎么回事?谁来解释解释!

    “白公子不必惊讶,听君一席话,清荷心有感触,有幸踏足二品琴师之境,这不过是琴音共舞而已”

    不知何时,琴曲已经停下,清荷看着白杨轻语道。

    听了这句话,白杨一下子就释怀了,我道是什么,用科学的说法就是音频共振,切,还以为有鬼呢……

    表情恢复自然,看着清荷笑道:

    “恭喜清荷姑娘琴技更进一步”

    这是玄幻世界,一切都不能用常理推断,白杨在心头一再告诫自己。

    “这还要感谢白公子,如若不然清荷不知何时才能踏出这一步,此曲因白公子而得,可否请白公子命名”

    清荷让人收起古琴,起身看着白杨轻语道。

    二品琴师如此邪门,都快赶上灵异事件了,那传说中的九品琴师将拥有何等可怕的手段?

    心中感叹,白杨再一次刷新了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想了想笑道:

    “此刻拨动的琴弦,是清荷姑娘心中最想要表达的话语,不若就叫心语吧”

    “多谢白公子赠名”

    清荷身躯微微一福说道,看着白杨欲言又止。

    “清荷姑娘要走了吗?”

    白杨猜到了她的意思。

    “清荷自幼生于德阳镇,长于德阳镇,如今获得自由,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清荷点头说道。

    “也好,此去山高路远,清荷姑娘注意安全”

    白杨笑道,并未挽留。

    “多谢白公子成全,缘来缘去,若他日有相见之时,白公子称我清荷即可”

    说完,清荷转身上了小轿,丫鬟跟随,轿夫抬着小轿离去,没有太多的话语,一切都那么自然。

    缘来缘去,缘聚缘散本应如此,说再多,依旧还不是要分别。

    就如同白杨所说的那样,缘分来了,也就相遇了,缘分到了,也就分别了,若是缘分尽了,也就散了,算了,留在心头的不过只是一抹记忆罢了。

    “少爷,为什么小猫此时心头觉得有些伤感?”

    清荷离去后,白杨身边的小猫抿着嘴唇看着白杨问。

    “小猫别多想啦,她心不在此,即使留下,也不过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白杨摇摇头笑道。

    “哦”

    小猫眉头微皱点头。

    每个人都在成长,在改变,小猫已经不是那个傻傻的村姑了,脱离戈多村那一个小小的天地,如今的小猫,已经开始认识到人生的离愁别绪了。

    ‘琴曲心声,我知你心中向往自由,你或许也看出我在这世间的孤独,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知音吧,但,我有小猫在身边,并不孤独’

    福至心灵,白杨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一曲‘心语’真正的意思。

    高山流水,知己易得,但知音难觅!

    “小猫走啦,少爷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

    白杨转身,捏了捏小猫的脸蛋说道。

    “哎呀,我马上就弄,少爷稍等”

    小猫惊呼一声,好像这是什么了不得的大罪过一样

    ……

    “我就说这样不行吧……不过,清荷这样的女子少爷说放手就放手,没有丝毫留念,换做是我,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暗处,蓝霜看着牛健撇嘴嘀咕。

    “少爷怎么就让清荷走了呢,心情到底有没有好点?算了,不想了,既然少爷都让她离去,那些丫鬟护卫就送给她吧,免得她一个弱女子不方便,对了,蓝霜,你说少爷和清荷真的没什么吗?”

    牛健挠挠头说。

    “我怎么知道”

    两人嘀嘀咕咕,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

    在另外一个暗处,蓝欣和?;ɑㄒ裁婷嫦嗫?,有点搞不懂情况。

    “白杨到底是怎么想的,清荷这样的姑娘,连我见了都喜欢得紧,他却视如过客?”

    ?;ɑㄈ滩蛔∴止?。

    “谁知道呢,或许这就是他的特别之处吧,唉……”

    蓝欣皱眉道。

    “唉……”

    两个女孩下意识叹气,然后相视一眼,眼神复杂的不看对方,看向别处。

    远处,一颗树下,陈青云从树的背后出来,看着清荷离开的方向久久出神,脸色变换,最终一脸豁达的微笑,看了看白杨离开的方向一眼,笑着自语道:

    “原来,我一直都不懂她,我明白了……”

    说完,他转身,再无一丝念想。

    清荷的离开,对于她本人来说或许只是挣脱枷锁获得自由。

    对于蓝霜他们来说,不过是让白杨心情好起来而不得,让一个弱女子重获新生的小事罢了。

    对于蓝欣?;ɑǘ?,对于白杨是个什么样的人更加迷糊了。

    对于陈青云而言,不过只是斩断了心头的一缕情愫。

    对于白杨本身而言,不过只是和生命中一个过客分别而已。

    生活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去留而改变,依旧在继续。

    在小猫的伺候下,白杨吃了一份比以前多了近五倍的食物!

    没办法,脑袋思考问题营养要跟上,再加上最近在锻炼身体也需要大量的营养,吃这么多是必然的。

    接着散步消食,休息了个把小时,又惯例站马步,打五禽戏一百遍,然后他喵的这边的天还不黑,那白晃晃的太阳要下山要下山的就是不下去。

    好吧,这边一天的时长真心太长了点。

    “得,反正没事,干脆去看看这个山谷到底有多深,只是在地图上大致的看过地形,还没见过具体的情况呢?!?br />
    想了想,反正没事,白杨决定去山谷深处看看,对小猫说:

    “猫儿啊,我决定去山谷里面看看,你去不去?”

    “少爷去那里我就去那里,我去拿东西”

    小猫说完,回屋片刻很快就出来,已经换上了钛合金铠甲手持阔剑了。

    白杨耸耸肩,我家小猫乖巧是乖巧,但就是太认真了点……

    他这边要去山谷深处看看,自然不可能贸贸然的就跑去,鬼知道里面会不会出现什么危险,蓝霜牛健得跟去,赵石找来一百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村民跟随,蓝欣?;ɑㄒ才苋ゴ杖饶帧?br />
    好吧,到最后,白杨郁闷的发现,这么多人跑去貌似没什么乐趣可言了。

    山谷中到处都是人在忙碌,一行人往里走,到达‘葫芦腰部’的时候,再往里就没什么人了,一万多人看似很多,但这个山谷太大,铺开来其实也就稀稀拉拉。

    “说这个地方距离德阳镇不远,蓝霜你们以前来过吗?”

    白杨问身边的蓝霜他们。

    “少爷,我们不曾来过,毕竟没有来这里的理由”

    蓝霜摇摇头笑道。

    “所以说,你们整天只知道练武练武,连自己家附近都不熟悉,人生也太单调了点”

    白杨撇撇嘴道。

    蓝欣他们悄无声息的对视一眼,居然就明白了彼此的意思,白杨这是‘已经看开了不能修炼武道的郁闷心情’了。

    白杨多聪明现在,从他们眼神就看出什么意思了,懒得搭理。

    “小家伙跟上,你都长这么大了,也没见你给我逮到个什么东西,今天你要是能给我逮到一只兔子我给你酒喝”

    白杨冲着身边的小狼崽招手。

    看看,给小狼崽喝酒这种事情,估计也只有白杨能干出来,这会儿蓝霜他们确定白杨的‘心情真正好起来’了……

    (下午三点一直到现在,删改删改删改如此重复,就搞出来这么一章四六不通的玩意,脑袋疼,以后尽量不写这种情节了,还是欢快点好,搞的自己脑袋晕晕乎乎的,今天就两章了,最后,有兴趣加群聊的加一下群,群号看简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