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不上失望,无法修炼武道,这本身就在白杨的预料之中,和一个人贸贸然的跑其他星球去是一样的道理,能活着就不错了,你还想逆天咋地?

    “人要学会知足,能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是别样的人生体验,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事情,如果我还不知足,未免也太贪心了”

    弄明白真相后,白杨愣神片刻,也就接受了这样的现实。

    他本身就是一个豁达的人,知道自己无法修炼异界武道也没有太大的感触。

    “好吧,我承认,还是有那么一丢丢遗憾的,但这就是现实,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将大量的时间用在其他方面,相比起没日没夜的修炼,人生还有更多乐趣,这个世界还有更多好玩的未知的东西等着我去探索发现,闷头闷脑的修炼然后整天不是抡刀子砍人就是在抡刀子砍人的路上,这样的生活还不是我想要的呢”

    如此给自己开导一番,白杨丢开书籍,起身伸了个懒腰。

    开门出去,才发现不知不觉这边已经是下午时光,车**小的白晃晃太阳已经与地面呈现四十五度角了。

    “你们这是干嘛?”

    临时搭建的屋子外面,蓝霜牛健他们全部都在,全都一脸担忧的看着白杨。

    “少爷你没事吧?”

    蓝霜看着白杨问,一副你有什么事情千万别憋在心里的表情。

    “我能有什么事儿?”

    白杨无语。

    “白兄,如果心里不痛快的话就说出来吧,我们理解的,其实世上还有很多的事情比修炼武道来得更加精彩,而且,百分之九十九的世人没有修炼武道不也过得很好”

    蓝欣看着白杨认真的说道。

    “对呀,比如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任何一个方面都要比修炼武道来得精彩有趣多了”

    一脸卡哇伊的?;ɑǹ醋虐籽钍咕⒌阃?。

    “额,少爷,要不我们还去清风楼潇洒一下?叫两个女子,不行就多叫一些,玩乐一番心情就好了……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

    牛健看着白杨瓮声瓮气的说道,然后感觉气氛不对,发现蓝欣?;ɑǘ级运慷?,有些尴尬的挠头。

    白杨一头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这没事都得被你们整出神经病来。

    “少爷……”

    小猫也明白发生了什么,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白杨不知道说什么好。

    嗷嗷……

    小狼崽也在白杨身边摇尾巴叫唤,一副还有我的样子。

    白杨心头那个无语,这日子没法过了,怎么搞得老子貌似很凄凉的样子,其实真的没什么啊,你们这样让我很尴尬的。

    “得了得了,一个个的都没事干是吧?该干嘛干嘛去,一大堆事情不要人做啊”

    白杨翻了个白眼说道,然后招招手,小狼崽屁颠屁颠的跟上他的脚步,他背着手哼着其他人听不懂的小曲悠然离去。

    这地方没法待了,虽然他们是好心,但怎么就这么让人郁闷呢?

    小猫依旧跟在白杨身后,寸步不离,一副少爷无论如何我都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的暖心状。

    “少爷真的没事吗?”

    白杨走后,牛健看着其他人问。

    “以少爷的性格,应该没事吧?而且凭少爷的心智,估计能想通无法修炼武道的困扰”

    蓝霜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想办法让少爷开心起来?你们也看到了,他走的时候‘一脸落寞’”

    蓝欣眨了眨眼睛说道。

    “比如我吃亏点,穿少点在他身前晃荡,说不定他心情就好多了”

    ?;ɑǜ辖艚庸安缣嵋榈?。

    蓝欣当即对?;ɑㄅ慷?,你想的美……!

    背着手在热火朝天的山谷中漫步,身边小猫跟着,边上小狼崽可劲的撒欢,这样悠闲的日子多好,但应有的好心情都被之前的蓝霜他们破坏了。

    “那边是在干什么?”

    看到靠近山体边缘的地方,一长串有上千人在忙碌挖掘,白杨忍不住逮着一个人就问。

    他问的是一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山民,那哥们也不知道,立即叫了一个指挥挖掘的工匠过来说道:

    “回答少爷,他们是在挖什么”

    “白少,他们是在挖河道”

    那年老的工匠躬身回答。

    “挖河道干什么?”

    白杨不解问。

    对方指了指碧波河的方向,又指了指山谷的边缘一圈解释道:

    “白少,到时候沿着山谷边缘的一圈,都将有一条宽‘五十米’深‘二十米’的河道环绕,在河道上将架起八个高‘百米’的水车,将水引到高处,做成瀑布景观,而且河水驱动水车,还能在水车上加一个装置不用走路就能到达高处”

    听了解释,白杨愕然,哎哟不错哟,居然想出这么个办法,这就是这边工匠的智慧吗?谁说底层人员都是庸碌之辈?那是因为你们没看到他们智慧的一面。

    看到没,连不用电的‘电梯’都给你整出来了!

    没有人是傻子,只是人们习惯性的看不到别人身上的闪光点而已。

    “其实还可以这样,山体有‘几百米’高,可以在半山腰上再度挖掘一条河道,水车将山下的水引入半山腰河道后,又可以在河道上架上水车,将水引到山巅之上,如此一来,通过竹管连接,还能供给整个山谷各处的用水问题”

    白杨提议道。

    “此法甚好”

    那工匠眼睛一亮说道。

    “好了,忙去吧”

    白杨点点头笑道,他有点期待这个山谷建设好之后的样子了,不过他喵的,如此庞大的工程,何年何月才能建好?

    然后接着瞎晃荡,走着走着,白杨眉头一皱,叫来一个山民沉声问:

    “那边谁拉的翔?”

    “额,少爷,都是憋不住了的人解决的”

    被问道的山民挠挠头回答。

    卫生,卫生,卫生!这个要抓紧啊,人有三急,这个是堵不住的,但是这边大热的天,随地大小便什么的不怕得传/染/病吗?

    “之前的就不追究了,从现在开始,让工匠先修厕所,入厕必须要到厕所中,谁要是再敢乱拉,小便直接切了,大的直接堵了,明白?”

    白杨沉声说道。

    “少爷,我明白,这就让人去办”

    那哥们菊花一紧,麻溜的去安排,之前没厕所,他也解决了一坨的……

    山谷中足足有一万多号人,鬼才知道他们都在什么地方埋了‘地雷’,瞎晃荡的心情也没有了,白杨转身往回走。

    刚回到临时搭建的屋子外,就看到巨人一样的牛健杵在门口,在他边上几米开外,还有一个华丽的轿子。

    “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白杨无语道,没完没了了是吧……

    “额,少爷,我把清荷姑娘给你送来了”

    牛健咧嘴说。

    什么叫把清荷姑娘给我送来了?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几个意思!白杨转身抓住边上低着头的小猫的手,看向牛健不说话。

    “那天我不是告诉少爷清荷想赎身吗,但我觉得这需要少爷你做主,嘿嘿,这是清荷的卖身契,就给少爷了,我先走了”

    牛健局促的丢下这样一句话,递给白杨一个信封状的纸袋,然后转身就跑。

    马丹,这绝逼是故意的!

    翻开‘信封’,里面果然是清荷的卖身契,有一个娟秀的掌印,应该是曾经年幼的清荷盖上去的。

    看了一眼,白杨唰唰两下就将卖身契给撕了,看向轿子笑道:

    “清荷姑娘,你自由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买卖人口……额……,这边不是地球……

    一只嫩白的手掌掀开轿子的帘布,依旧白衣如雪的清荷出来,如同一朵白云在飘,带着面纱的她看到了地上被撕碎的卖身契,眼神很复杂,看向白杨声音轻柔的问:

    “白少,这是何故?”

    “你想要自由,我给你自由,如此简单”

    白杨笑道。

    愕然片刻,清荷语气复杂的看着白杨说:

    “多谢白少,世间竟有白少这样豁达之人,清荷平生仅见,对于白少来说无所谓的一句话,但对清荷来而言,却是崭新的人生”

    “世间很多事情原本就这么简单,只是人们习惯将事情想得太复杂,你想自由,我给你自由,成人之美,你开心了,我也高兴了,难倒这样不好吗?”

    白杨笑道。

    “我想问白少一个问题,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清荷想了想说道。

    “如此的话,不说也罢”

    白杨摇摇头说。

    “白少知道我想问什么?”

    清荷愕然。

    “无外乎是我为什么会将你这样一个大美人轻易放走的话罢了,我说的对吗?”

    “那白少可否为我解惑?”

    清荷没有否认,点点头道。

    “缘来,你我相遇,缘去,也就分别,缘起,自然还能重逢,缘灭,或许我们擦肩而过也是天涯陌路,缘聚,纵然千山万水亦有相见之时,缘散,刻意寻找也必将无果,缘深,你我能在对方的生命中留下更多的记忆,缘浅,也不过相逢淡淡一笑,缘尽,自然相忘于世间,缘散,彼此亦只是对方心头的一抹痕迹,莫强求,相见是缘,莫强留,分别也是缘,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

    (啧,这章……依旧纠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