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下,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红岩山方向,那里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有轰然巨响传来!

    发生什么事儿了?

    一个个傻眼懵圈,随即一脸后怕,要是自己还在红岩山上的话鬼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用屁股想都知道留在红岩山准没什么好事。

    “白杨,这也是你安排的?”

    铁塔一样的牛栏山站在白杨身边一脸古怪的小声问。

    如此阵仗都能弄出来,白杨怎么搞的?

    白杨点点头,想了想说:

    “是我安排的,只是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br />
    他当然不知道,反正该做的都已经做了,结果她又没有看到,谁知道最后怎么样了……

    “这个简单,我去看一看”

    蓝清风说道,随即催动坐下一匹神骏的黑马向着红岩山方向狂奔而去。

    接下来一行人再次上路前往碧波弯,已经没多远了。

    路上白杨问牛栏山:

    “牛叔,丰家除了丰礼和丰无受之外,还有什么人?”

    “除此之外丰礼还有两个哥哥”

    牛栏山看着白杨笑道。

    白杨眉头一皱,这剧情怎么有点熟悉?是不是接下来他两个哥哥是什么天才,然后不管不顾将这件事情怪罪到我头上,从而老子又是麻烦不断?

    事实证明白杨想多了,哪有那么戏剧性,只听牛栏山继续说道:

    “不过,丰礼的大哥在刚出生不久就夭折了,二哥是个废物,五‘元’大小就开始流连花丛,后与人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大打出手,被人废掉五肢,其后受不了打击就变成了傻子”

    你就不能把话一次性说完?

    白杨咧嘴,难怪没有听说过丰礼家的其他人,原来是这么个情况,丰礼那么聪明,会不会把他两个哥哥的气运都占完了?

    但不管怎么样,听到这样的情况白杨反正是松了一口气,总之后续应该不会没完没了的出现一大堆麻烦了。

    红岩山上,蓝清风赶到这里的时候,前山已经没有什么人守卫了,顺利来到后山,看到眼前的情况也是惊愕不已。

    那大坑中浓烟滚滚火焰升腾,根本没法靠近,坑太深,太热,浓烟熏眼睛……

    周围几百个官差傻眼的看着不知所措。

    蓝清风好歹也是在德阳镇有身份地位的人,当即找了个人问: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老远看到这里情况不对专门前来看一看?!?br />
    “回蓝大人,我们也不知道啊,镇守大人和三少爷下去了,不久后下面就地动山摇火光冲天,他们再没上来……”

    被问道的哥们浑身颤抖道。

    没办法不怕,之前死了那么多人不说,蓝家父子下去了也没能上来,结果可想而知,然而他们死了就死了吧,问题是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没上来?”

    蓝清风微微瞪眼,这是死在里面了吧?

    “是的”

    那哥们很肯定的回答。

    “那你们还不赶快救人?”

    蓝清风没好气道,话是这么说,这么久都没上来,恐怕人都被烧成飞灰上天了。

    “哦?哦……”

    那哥们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和其他人开始救人。

    救个毛线,好不容易找来水倒入大坑中,不但没有能灭火,反而让火烧得更大了,这就没法搞……

    大坑中的汽/油燃烧完,火也就熄灭了,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走过去一看,啧啧,这场面没法看。

    红岩山上是什么?铁矿啊,汽/油燃烧的高温虽然不知道有多高,但大坑周围的石壁都出现了一层铁壳,这是把铁矿都炼了一层出来……

    好不容易跑坑里去,里面所有的人都被烧成了骨灰,你一堆我一堆,分不清谁是谁,总之就是一切痕迹都被抹除了。

    “啧,这就死了啊,人生际遇果然无法推断,不久前丰无受还是德阳镇高高在上的镇守大人,这会儿就已经魂飞冥冥了”

    蓝清风在心中感叹,如果这样都不死那就没天理了。

    “蓝大人,我们怎么办???”

    一帮活下来的人没了主心骨,六神无主下只能问蓝清风这个人。

    “你们官府的事情我怎能知道怎么办?”

    蓝清风丢下这句话就走了,一坑的骨灰也没什么看头。

    前去继续追赶白杨他们脚步的蓝清风,下了红岩山之后,突然目光一凝,看向一边的草丛沉声道:

    “是谁?滚出来!”

    “蓝大人别发怒,是我,我是丰礼少爷的授业恩师”

    草丛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然后那一直跟在丰礼身边的老头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

    “是你?”

    蓝清风眉毛一挑。

    “对,是我”

    对方尴尬道,其他人都还在红岩山上,自己跑了,这怎么看都有点不道德哈。

    “哦,那么你就去死吧!”

    蓝清风沉声道,从马上飞掠而过,一巴掌拍在了老头的脑袋上,他身躯无事,却已经一命归西,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带着老东西的尸体,蓝清风来到碧波河边,一巴掌将其拍成碎片丢入河中,撇撇嘴自语道:

    “虽然不知道白杨具体做了什么,但你估计是最后一个知道或者猜到真相的人,留你何用?”

    说完他策马离去,这算是彻底收尾了。

    追上白杨等人后,蓝清风看着白杨说道:

    “红岩山上死了很多人,丰无受带去了三千官差,最后只剩下六七百,丰家父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死了那么多?“

    白杨有点惊讶,然而话锋一转他问道:

    “这样的话,那蓝叔,丰无受给我签的,将碧波弯给我的契文还有效吗?”

    白杨关心的是这个。

    “当然有效,盖了官印的,受王朝律法?;?,谁来了都无法挑理”

    蓝清风点头道,但是白杨你难倒不应该关心下其他的吗?

    “那就好那就好”

    白杨笑道,没想到那对父子真的挂了,活该,一次一次的想要算计我,最终自己跳坑里了吧……

    随后一群人乘着夜色来到碧波弯,周围都山,中间一个巨大的山谷,山外就是碧波河。

    尽管是黑咕隆咚的,但白杨也看着这个地方眉开眼笑,你看那两边的山谷,是不是像扶手?简直左青龙右白虎啊,再看前面,水主财,辣么大一条碧波河从前面淌过,财源滚滚来啊,活该老子落座这里要发财!

    “今晚先将就一晚,明天一早开始干活,到时候把这一片荒地都清理出来,盖上屋子”

    白杨指着黑咕隆咚的山谷说道。

    那些匪徒都带着项圈,有人看着,跑不了,而且这边还是炎热的天气,一个个体质没得说,也不怕一晚上露天给生病了。

    随后这边没事了,蓝清风牛栏山相继离去,他们毕竟家大业大的,没法长时间逗留在外面,顺带还带走了蓝家牛家的几个小子,就留下了蓝霜牛健和蓝欣?;ɑ?。

    “牛兄,你怎么看?”

    路上,蓝清风问牛栏山。

    “此人再一次给我们展示了他惊人的计谋,丰家父子没有一个是傻子,却落了个如此下场,最终哪怕查都查不到他头上,撇的一干二净,当真可怕!”

    牛栏山感叹道。

    “还好的是我们和他关系不错,要是和他做对的话,下场估计和车家丰家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蓝清风笑道。

    “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把我家花花嫁给他,送也行,哪怕当他身边的一个丫鬟都干,不搞好关系我老牛实在是不放心”

    牛栏山瓮声瓮气的说道。

    “哼!”

    蓝清风轻哼一声,策马而去,欣儿,你可要抓紧啊,这老牛已经没有下限了……

    同样是这个晚上,红岩山上有官差火速赶往县城,几经辗转才见到了县尊大人。

    县尊大人是个弥勒佛一样的笑面白胖子,尽管刚刚睡下准备和自家小妾嘿嘿嘿一番就被打扰了,但他依旧笑呵呵的问:

    “什么事情如此急着见本县?”

    “县尊大人,出事了,出大事了,德阳镇镇守大人死了!”

    前来汇报的人心惊胆战的开口道。

    “哦?具体怎么回事,给我说说”

    县尊表情不变点头问。

    “具体是这样的县尊大人,镇守大人发现红岩山有异宝即将出世,不过那是先是别人发现的,他就想方设法把人赶走,让我们把守那里……然后我们隐约听到深坑中传来丰三少的大吼,说什么宝物自毁,然后地动山摇火光冲天,坑里的人最后全都死了”

    前来汇报的哥们把自己知道的都详细汇报了一遍。

    “这样啊,知道了,很快就有新的镇守任命下去,来啊,把这个家伙给我拖下去打死,哼!”

    县尊听完脸色一冷,交代一声就走了,那哥们不明不白的就被活活打死……

    “我青木县辖下数十镇,就你丰家父子敢吃独食,谁有好东西不是率先想着本县?害死那么多人死了活该,有的是人想坐那个位置,本身无德还想占据异宝,无福消受怪得了谁?”

    县尊心中自语,甚至连查都懒得查,反正异宝也没了,青木县这么大,事情忙都忙不过来,谁有心情过问你?死了好啊,正好让出一个位置让本县安插一个亲信过去。

    “来啊,给我写送往郡守大人的公文,就说德阳镇丰家父子在红岩山寻找异宝,宝物自毁从而魂飞冥冥,德阳镇不可一日无主,本县推荐一人过去主持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