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红岩山后山,深坑中光芒冲天。

    丰家父子对脚下层层叠叠的尸体视而不见,眼中只有大坑中心那绽放璀璨光芒的‘宝珠’。

    ‘宝珠’在颤抖,一半陷入地里,周围‘阵法’纹理缠绕,以‘宝珠’跳动的地点为中心,地面在颤抖,轰隆隆的声音震耳欲聋。

    “果然是神道宝物,光芒耀眼,而且相隔一段距离就能感受到有惊人的热量散发,这还是在被阵法束缚的状态下,若是能够激发出宝珠的力量,不知道有何等惊人的威力”

    丰无受看着几米外的宝珠面容激动道。

    “父亲,这个时候要冷静,宝物就在眼前,但不能妄动,恐遭反噬”

    丰礼在边上提醒道。

    “那依礼儿只见,现在如何是好?”

    丰无受看着身边的丰礼问道。

    皱眉片刻,丰礼看向坑里之前下来没死的一个人命令道:

    “你过去,看看是否能触碰宝珠”

    “我?”

    那哥们傻眼,原本大难不死后还以为能好过一点,没想到都这样了还要成为丰家父子试探的工具。

    “怎么?不想听命了?”

    丰礼皱眉,伸手在腰间一抹,隐藏在腰间的软剑就出现在了手中。

    “三少莫恼,我立刻就过去”

    那哥们浑身一抖说道,深吸口气向着在不断颤抖的宝珠而去。

    来到宝珠面前,浑身灼热难耐,看了丰家父子不一眼,发现他们目无表情,吞了口口水,他颤抖着手摸向了‘宝珠’。

    但指尖刚刚砰到‘宝珠’就立即缩了回来,惊恐道:

    “老爷,少爷,好烫,这看似洁白的宝珠温度高得吓人!”

    没有危险!

    丰家父子对视一眼,随即丰礼沉声道:“你走开”

    那哥们走开,丰家父子准备走向宝珠,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片光芒****而出,同时一个声音在深坑中回荡!

    “谁敢妄动老夫遗留在此地之宝!”

    声音突然响起,丰家父子惊骇,一脸警惕的四顾,根本听不出声音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因为声音同时从深坑的四面八方传来。

    与此同时,宝珠****而出的光芒投影在深坑的石壁上,一个模糊的身影正看着他们父子俩!

    这是神道强者遗留在此间的神念,老天,这是什么层次修为的强者!

    丰礼心中惊骇,当即跪下说道:

    “前辈,我们无意冒犯,只是看到此间有宝物特地前来查看,如若惊扰到了前辈,我们立即离去就是”

    丰无受此时也差不多,一脸惊恐的看着石壁上那模糊的身影。

    神念分离,遗留在此不知道多少岁月,天知道是多么可怕的神道高人,鬼知道对方有什么手段,若是触怒对方,自己父子俩才武者修为恐怕不够对方一个念头击杀的!

    “不好,老夫……”

    那崖壁上的身影闪烁,一下子就消失了。

    丰家父子面面相窥,这什么情况?

    与此同时,白杨他们离去的人群中,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木匠心头直犯嘀咕,昨天的时候那白少爷为什么要自己对着一个小东西说那两句四六不通的话呢?白少爷拿着那东西对着我还不停的摇晃。

    搞不懂啊……

    “白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那坑中之物你居然拱手让给丰家父子了?”

    蓝欣一脸惋惜的看着白杨不解问。

    白杨不是傻子啊,那神异的宝物他就视而不见?丰家虽然是官身,但也不一定怕了对方吧,惹毛了联合蓝家牛健将丰家灭掉就是,虽然事后麻烦不小,但对方都抢自己东西了还顾得了那么多?

    “没有宝物,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白杨耸耸肩说道,这会儿他觉得差不多可以告诉他们了,丰家父子必定已经入坑,至于最后能不能逃过一命,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什么?是少爷你安排的?”

    蓝霜一脸惊容的看着白杨问。

    “当然”

    白杨笑道。

    “可是,少爷,你怎么可以将那么珍贵的宝物拱手让给丰家父子!”

    牛健一副你怎么不给我的表情说。

    “谁告诉你那是什么宝物了?”

    白杨没好气的说。

    “若不是宝物,怎能绽放那么惊人的神光?”

    ?;ɑㄒ踩滩蛔〔遄煳?。

    “说了你们也不懂,总之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玩意而已”

    白杨撇撇嘴懒得解释。

    其实换个思维,自己看不上的小玩意在他们眼中何尝不是宝物?

    当然只是一些小玩意了,那什么宝珠不过只是一颗大灯泡而已,足足五千瓦呢,够亮吧,自己租住别墅的附近超市能买到的最大的了,而且长时间照明,当然会发热发烫,估计烫得没法触碰!

    那大坑周围地面都是湿的,我为什么拖到晚上?就是让丰家父子忽略这一点,在湿的地面下,埋了很多细小的铜丝,连接到大坑下泥土中的小型变压器上,变压器连接几台八千瓦的发电机,将电流变频到最大,谁靠近深坑边缘的泥土都会被电的,堪比高压电就问你怕不怕!

    大坑中也一样,湿润的泥土下布满了细小的铜线,电流密布,谁去谁死。

    所谓的阵法就更简单了,买了几百米的软管弥红灯,在下面摆个图案,接上电流,彩灯依次亮起,还不跟七彩光芒流动一样耀眼神奇?

    然后老子再在看着都睁不开眼睛的大灯泡下埋一个投影仪,只露出一点点投影的位置,只要轻微触碰灯泡就会发动投影仪,突然出现个人影还吓不死你?完了隐藏着的几十个环绕音响发出声音,你找破头也找不到声音的源头!

    好吧,这些对于白杨来说真的只是一些小玩意,总共花费还不到一百万,教了赵石他们几下,以他们的脑袋布置起来还不容易?

    “最后老子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要是谈心的去动因为下面发电机震动而不断颤抖的灯泡,就会触动下面的玩意,到时候,轰……,整个深坑都会变成一片火海,那样的话,能不能活就看你们的造化啦”

    白杨在心头暗道。

    话说安排这些东西他也是动了几秒钟脑袋的,魔鬼椒和麻/醉/剂,以及高机火箭筒这些丰礼都是见过,用这些东西布置估计没用,丰礼一眼就能看穿。

    然而电流这玩意他们估计没玩过,还有灯泡,投影仪,音响,弥红灯,一帮土鳖知道个毛线,稍微布置一下就弄出了重宝被封印颤抖要出土的现象!

    你要说白杨留了什么大礼给丰家父子?嘿嘿……

    红岩山上,后山深坑里面,那白杨故意设置只出现几秒钟的投影消失后,丰家父子面面相窥。

    “怎么回事?”

    丰无受看着丰礼问。

    “孩儿不知,不过据孩儿分析,应该是留下神念的神道高人念头出了什么意外消失了”

    丰礼想了想说道。

    “这么说来,我们还是有机会得到那颗宝珠?”

    丰无受不死心。

    宝物动人心,但凡有一丝机会都不想放弃。

    这也是人之常情,宝物就在眼前,是你你愿意放弃?虽然有可能后面会出现麻烦,但富贵险中求,万一得到了呢,成为自己的了呢,那就飞起了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应该有机会”

    丰礼迟疑道。

    “那就试一试,如果不行,也不强求,我们立即离去,禀告上官,估计还能得到嘉奖,甚至升官也说不定”

    丰无受说道。

    喂喂,话说你这样了都还不放弃,这还不算强求?如果白杨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这样说的。

    不甘心啊,付出了那么多,死了那么多人,弄走了白杨,甚至得罪了对方,不就是为了这玩意吗?谁甘愿就这样放弃?

    “嗯,不过得小心”

    丰礼点头道。

    “为父修炼的是寒属性血气,有一定克制高温的作用,看看能不能将宝珠从阵法中拿出来”

    丰无受沉声道。

    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向大灯泡,伸出双手,皮肤一下子变成了苍白的颜色,手上寒气直冒,一点点的靠近灯泡。

    咦?能抵挡炙热,没事!

    丰无受眼睛一亮,双手放在灯泡上,想要往上提,只是稍微提了那么一丢丢,咔嚓一声,灯泡上布满了裂纹,灯泡也在这个时候灭了,灭了,了……

    哥,冷热相遇热胀冷缩灯泡不坏才怪了。

    “怎么回事?”

    一下子的光暗变化让丰礼无法适应,惊悚道。

    咔嚓,灯泡下面响起了轻微的声音,不过在地下发电机的轰鸣声中根本就听不到。

    然后,然后地面一沉,地动山摇,炙热火焰从地下冲天而起,将整个大坑淹没,整个红岩山都好似在抖,老远都能听到爆炸的巨响,也能看到火光!

    “不好,这是宝物自毁”

    最后关头,丰礼如是惊骇的大吼!

    自毁个毛线,这是白杨在下面埋藏的汽/油,几吨呢,只要你去动灯泡就会触发下面的小装置从而引爆汽/油!

    汽/油这玩意不难弄到,简单实用居家旅行……额……

    汽/油爆炸燃烧产生的高温将毁掉一切痕迹,你丰家父子哪怕大难不死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嘿,贪心了吧?都是你没见过的玩意,哪怕你不死也联想不到我身上来,只会觉得自己无福消受!”

    白杨看着红岩山的方向眉开眼笑心中自语!

    (投影仪伪装元神之类的玩意估计只有脑洞如此大的石头能想到了,你们没有猜到全部啊,快点,月票交出来,今天四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