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的时间也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去了,丰礼父子来到后山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

    那个坍塌的大坑早已经被几千官差给包围了起来,因为靠近山崖的缘故,光线暗淡,透过那些覆盖大坑的木板缝隙,已经能看到微弱的光芒散发出来。

    丰礼父子对视一眼,心头狠狠一跳,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原来红岩山真的有宝!

    随着靠近,他们都能感受到地面在微不可查的颤抖,再靠近,还能听到深坑里面有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真的如同属下禀报的那样,深坑中有异宝将要破土而出!

    “自古宝物有德者居之,那白杨看来是无福之人”

    丰无受一脸微笑的说道。

    “在德阳镇这个地方,谁还能有父亲大人更具福缘?”

    丰礼笑道。

    他们父子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走到人群包围的地方,丰无受问:

    “没有人靠近这里吧?”

    一个领头是官差弯腰回答:

    “镇守大人,属下等人在这里严防死守,没有任何人能靠近百步之内,周围的人我也严加约束,但凡有二心之人,格杀勿论!”

    “做得不错,回去有赏”

    丰无受点头道,接着他和丰礼穿过人群,来到距离大坑三四十米外的地方。

    “听说这个深坑,根本没法靠近?”

    站在这个位置,丰礼问。

    “三少爷,属下等人不知,没有任何人靠近过”

    那跟上来的官差回答道。

    “来人,过去看看,这个地方是不是真的那么邪门,连靠近都不能”

    丰无受点点头,伸手指向那洞口的方向说道。

    “你,过去”

    他们身边的那领头官差伸手一指边上的一个人沉声道。

    那人身躯一抖,他都听到了,那个坑邪门得很,连靠近都不能,谁知道过去会出什么事儿啊。

    扑哧……

    然而这个人就迟疑了那么一下,一柄冰冷的刀锋掠过他的脖子,人头冲天而起。

    “你,过去!”

    那领头的官差手提鲜血滴落的长刀,指着另外一个人说道。

    边上的丰家父子,眼神都不曾变过,不听话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不足为虑。

    第二个人没二话,被点到名之后就义无反顾的走了过去,没办法,特么的没人权啊,不过去要死人的,老子敢不过去么?

    走到距离大坑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这个人放慢了速度,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刀壮胆。

    然而当他再前进十米之后,浑身开始颤抖,身上的毛发根根竖起,身躯一软就要倒下,长刀驻地想要稳住,然而那种浑身发麻的难受感更加强烈了。

    “大人,这边邪门得很,无法靠近”

    他艰难的转身说道。

    “继续”

    丰礼表情冰冷的说道,但目光却是火热的。

    越有问题,越是邪门,就证明这里越是有重宝,死几个人没有关系,死光了都没有关系,只要能拿到重宝就行!

    那哥们很苦/逼,压根不想过去,但不远处你特么十多张长弓指着老子,老子不过去不行??!

    咬牙前进,身上越来越难受,当他到达大坑边上的时候,身躯一软,倒地抽搐不止,身躯颤抖,口吐白沫,不久后就已经气绝身亡……

    丰家父子对视一眼,一脸惊悚的同时目光却是火热的。

    “礼儿,你怎么看?”

    丰无受问丰礼。

    “父亲,估计下面确定有重宝无疑了,这种邪异的现象,很像传说中神道修士布下的禁制阵法之类的情况,这估计也是为什么昨日这里就已经出现,但白杨却无缘得到下面重宝的原因”

    丰礼想了想解释道。

    “嗯,那如何才能破解?”

    丰无受点点头问。

    丰礼目光冰冷的看向大坑的方向一字一顿的说道:

    “但凡异宝出世,莫不伴随着血雨腥风,这里出现异宝的情况还未被外界知道,估计是异宝还未到出世的时候,想要强行获得,唯有鲜血铺路,祭奠异宝出世!”

    丰无受想了想,点点头,对身边随时候命的官差说道:

    “安排一百个人过去,如果还不行,就两百个,直到阵法禁制的力量被削弱到能承受的地步!”

    “是……”

    那官差点头,但额头有些许汗水出现,心头跳得厉害,这丰家父子,为了得到异宝,心性未免也太狠了点,同时更是想到,若是他丰家父子得到了异宝,红岩山上的人还能活着下山吗?

    不知道,还是解决眼前的问题吧,他亲自安排了一百个平时不受待见的属下过去,就看到他们一个个都难受的倒地,慢慢的死去。

    “父亲你看,一百人过去,禁制的力量不足以迅速的杀死他们,这证明禁制的力量在被削弱”

    丰礼很满意自己的推断说道。

    “嗯,再上”

    丰无受点头。

    接着直接过去了两百人,将洞口周围都快铺满了,渐渐的半个多小时过去,后面去的人居然没死,只是浑身颤抖而已。

    “应该可以过去了”

    这个时候丰礼点头道。

    丰无受不放心,让人踩着那些人的身体过去,咦,别说,还真的没事了。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暗淡了下来,大坑中绽放出来的光华越发的亮眼,透过缝隙看得无比真切,这个时候丰家父子‘知道’白杨为什么要用木板将大坑给挡住了。

    踩着大坑周围那些人的身躯,来到大坑边上,丰无受让人将盖住大坑的木板全部弄走,俯身向着大坑下面看去,顿时整个人都激动的在发抖,丰礼也和他差不多。

    大坑里面,真的有重宝!

    哪怕大坑很深,站在上面也能清晰的看到大坑底部有传说中的阵法在运转,那阵法是圆形的,内中有六芒星图案,光芒闪烁,有七彩光芒在顺着阵法纹理流动!

    这画面,太震撼了,这唯有传说中的神道修士才能布得出如此神异的阵法来!

    这都不是最吸引他们目光的,最吸引目光的,是圆形的六芒星阵法中心,一颗露出地面一半的白色球体。

    那是一枚白的宝珠,比人头大一倍左右(篮球大?。?,绽放洁白而神秘的光芒,光芒之耀眼,宛如天上的烈日掩盖星辰的光芒一样掩盖了阵法的光芒!

    那神秘的宝珠在轻微颤抖,好似要破土而出升空而去,整个大坑内都回荡着‘宝珠对抗阵法’发出的轰鸣声!

    “异宝,夺天地造化的异宝”

    丰无受激动得浑身颤抖的说道。

    “这必定是一枚神道高人封印在这里的器物,如今阵法威力下降,器物有灵,想要挣脱阵法重见天日!”

    丰礼双眼放光的说。

    这一刻,丰礼已经不再怀疑白杨了,对方根本就没有看穿自己的计策从而设计陷害自己,他真的是在红岩山寻找异宝,毕竟大坑里面的阵法不可能是白杨能够弄得出来的,那样的宝物也不是白杨能够拥有的!

    “礼儿,接下来怎么办?”

    丰无受再度问道。

    “接下来才是关键,我们要让人下去破坏阵法,才能得到那枚神道宝物!”

    丰礼沉声道。

    他爹丰无受理解自家儿子的意思,就是要用人命去填,破坏阵法只是说得好听而已!

    “来人,下去,破坏阵法”!

    丰无受沉声命令。

    接下来估计就不是几百个人就能解决的问题了,没有人想去送死,但不去不行,命令到头上,不下去就得死!

    一条条绳子丢下去,一个个官差带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下去,下去了也就下去了,再没有半点声息!

    第一批五百人,下去后泡都没冒,无声无息死亡,尸体跌落在‘阵法’上,掩盖了一部分‘阵法’的光芒,但这样一来,显得中心那一颗宝珠越发的耀眼!

    “继续”!

    继续就继续吧,又一批五百人下饺子一样的下去,结果也是一样,下去就死了。

    不过这一批的人‘运气要好点’,至少下面有垫底的,下去之后还能吭两声再死。

    第三批五百人,下,死!

    第四批,因为下面已经有一千多人挂了,‘阵法’已经被尸体掩盖,到后面居然还有十多个人没事。

    层层叠叠的尸体上十多个人站着,冲着上方的丰家父子大喊道:

    “镇守大人,三少爷,没事了”

    至此,丰家父子带来红岩山的三千人,如今还只剩下六/七百人了!丰家父子心肠之狠毒,心性之冷漠,那些人唯命是从的性子,可见一斑!

    “父亲,宝物天授,您先请”

    丰礼躬身对边上的丰无受说道。

    “也好,就让为父下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神道器物”!

    丰无受笑道,根本就不用任何绳子,身躯一展,直接跳了下去!

    他丰无受,虽然是德阳镇的官员,但却也是一个武道高手,甚至是一个九道血气即将突破武士境界的武道高手,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

    等到丰无受下去后,丰礼才跟着跳了下去。

    父子俩来到大坑底部,踩着一地的尸体走向最中心的那一颗宝珠。

    “神道高人,果然非同寻常,哪怕是这样,为父也感到浑身发麻皮膜刺痛”

    轰鸣声中,头发都竖了起来的丰无受沉声道……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