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白杨的话,丰无受愣了那么一瞬间,没想到白杨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这样的表情稍纵即逝,随即丰无受笑道:

    “县尊大人日理万机,些许小事就不用去打扰他了,白公子,王朝有律,金铁冶炼不能掌握在私人手中,你占据红岩山是祸非福??!”

    白杨知道,仅凭一张买卖契文还不足以让丰家伤筋动骨,毕竟无论什么地方,无论什么时候,官官相护都是必然的局面,他丰家付出些许代价就能将这件事情给摆平,不能在契文上做太大的文章。

    这无关于律法规矩,纯粹是一种潜规则,你一个普通人把当官的压下去了,让其他官员面子往哪儿放?

    之所以提出这茬,白杨不过只是想要捞点好处而已,虽然我不能拿这件事情做文章,但我也能恶心一下你!

    “丰叔说得在理,但你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况,矿山我不敢染指,可这里这么多人,离开红岩山我暂时也没地方安置啊”

    白杨为难道。

    “这个好办,德阳镇周围,白公子看上哪里,我可以做主,划一片同样大小的地方给你就是”

    丰无受笑道。

    作为镇守,稍微操作一下办到这点不难,只要不是关于禁忌的东西,他就不会有丝毫麻烦。

    “丰叔,我这儿人员颇多,转移起来也很麻烦,不如丰叔你多给我几天时间安排如何?”

    白杨决口不提要好处的事情,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要对方自动送过来才叫一个爽。

    容你几天?恐怕到时候好东西都被你弄走了,我拿这荒山来又不能动不能吃有屁用?

    丰无受摇摇头道:

    “不可,矿山事宜事关重大,稍不注意就会惹来灭顶之灾,为了你好,白公子,你还是立即搬走吧,这样,一应花费和损失,我这边帮你弥补如何?”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白杨却‘挣扎’道:

    “我又没有做什么违背律法的事情,延迟几天没有问题吧?丰叔你看,找好地方后,我要把人全部安置过去,还要修房造屋,这么多人的吃穿用度……”

    双方都决口不提后山的事情,在这些看似严重却实则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瞎扯皮。

    白杨要给对方一种自己不愿意离开,是为了后山坑里的重宝才不愿意离去的错觉,而对方却是真的想要得到后山的‘重宝’,才想方设法的要白杨离开。

    虽然这正中了白杨的下怀,但如何拿到好处‘被迫’‘不得不’离开这就需要白杨把握了。

    他们这边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山下蓝清风和牛栏山却相继带着人带来。

    “爹(父亲),你们怎么来了?”

    牛健蓝霜他们相继问道。

    看到他们来,丰无受脸色一变。

    白杨这会儿心头一亮,暗道来得正是时候,抛开丰无受看向蓝清风和牛栏山拱手打招呼:

    “蓝叔,牛叔”

    “哈哈,你就是白杨吧?不错,不错,就是身子骨弱了点”

    牛栏山走过来哈哈大笑道,并没有做出拍肩膀之类的举动。

    白杨暗自松口气,要是你拍我肩膀的话我一定会躲,要不然你一巴掌下来我还不得被你拍死……

    “白公子,这里发生什么事儿了?”

    蓝清风看着白杨一脸微笑的问。

    “两位叔叔,没事,就是有点小麻烦,很快就解决了”

    白杨‘顾左言他’的说,心中却暗道你们可别给我添乱啊,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一步的。

    “如此的话,你就先解决自己的事情,我们就在这儿看着,没关系,有我们给你把关,你吃不了亏”

    蓝清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

    这才是人精,不插手,但却表明立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定知道我在计划什么,没有胡乱帮忙。

    蓝清风作为一个大家族的掌舵人,这点眼光还是有的,牛栏山也一样,不说话,但站在白杨这边,外表看他或许是个没有脑子的莽夫,其实一样精明得很!

    白杨心中暗赞,转而看着丰无受说道:

    “丰叔,你看是不是缓缓,我这儿来客人了,明天再说如何?”

    丰无受明显是有备而来,不给白杨机会,挥手让人送来一张地图,摊开后看着白杨说道:

    “白公子,选一个地方吧”

    他语气带着点威胁的口吻,决口不提红岩山的事情,怕边上这两个家伙‘添乱’。

    虽说自古民不与官斗,但还有一句话叫做侠以武犯禁,这帮武道高手你惹毛了他给你杀了你都没地儿哭去。

    “丰叔这是何意?”

    白杨脸色一变沉声道。

    “白公子看上什么地方,我做主送给你就是,至于你购买这里的花费,我全额退还给你”

    丰无受眼睛一眯说道。

    牛栏山和蓝清风的到来,给了他一定的压力,已经失去了和白杨墨迹的耐心,万一知道了红岩山‘有宝’从而梗横插一脚的话,恐怕事情有变,唯有第一时间将红岩山后山的‘重宝’弄到手才能安心。

    白杨沉默,不说话。

    “白公子,你应该也明白,那张契文,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丰无受稍微靠近白杨小声的说道。

    这他娘的是在明目张胆的威胁了,白杨脸色一变,‘咬牙切齿’的看着丰无受不说话。

    丰无受是想告诉白杨,我说契文不算他就不算,若是你再不识抬举的话,等待你的就不是我和你好言好语说话这么简单了!

    “好吧”

    沉默片刻,白杨‘一脸阴沉’的吐出这两个字。

    机会难得,见好就收,心中暗自高兴的同时,眼神在地图上巡视,看到地图上一片靠近碧波河的地方,那里有一片开阔的地带不说,背靠连片的山体,有山有水有树林……额……

    “就这儿吧”

    白杨指着那个地方沉声道。

    “如此就好”

    丰无受点头到,心中暗自松了口气,总算是搞定了。

    显然他是怕夜长梦多了,当即到边上去写新的契文,当场盖上官印,走过来递给白杨的同时说道:

    “你上次给的钱我也全部带来了,等下你离开的时候就带走吧”

    白杨一脸阴沉的点头,伸手去拿契文的时候,丰无受却把手一缩,白杨秒懂,去把红岩山的契文找来递了过去,如此,双方交换了契文。

    拿到新的契文后,白杨咬牙切齿阴沉着脸,而丰无受却是一脸和煦的笑容,心中大定,这会儿白杨玩不出什么花样了。

    “收拾东西,我们迁去那什么碧波弯!”

    白杨沉声看着周围的人说道。

    “白杨,到底怎么回事?”

    牛栏山这个时候看着白杨问道。

    “唉……”

    白杨摇头叹息,什么都不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丰家父子,这是你们自己作死,真怪不得我。

    是的,白杨叹气是为了丰礼父子叹的气,为他们的作死行为叹气。

    那边,蓝霜牛健他们分别在自家老爹耳边嘀咕了一翻,然后蓝清风和牛栏山脸色一变,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丰无受,最后蓝清风指着白杨恨铁不成钢的说:

    “你啊你,怎么这么傻,之前怎么就不和我们商量一下?”

    白杨沉默,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

    红岩山上的人太多,东西也太多,在丰无受的‘监督’下,足足五个小时后才算是收拾得差不多,然后白杨等人带走了红岩山上几乎一切能带走的东西,浩浩荡荡的下山离去。

    对于白杨这种近乎孩子气的行为丰无受丝毫不在意,这样才正常嘛。

    交换契文后白杨等人就没有能再靠近后山一步!

    “白杨,我很好奇,他丰无受虽然是官,在德阳镇这个地方堪称一言九鼎,但也不至于将你吃得死死的吧?你居然就这样放弃了后山有可能出现的重宝?”

    下山的路上,牛栏山忍不住问白杨。

    “红岩山这个地方烫手得很,不说别的,丰无受抬出一个我想染指金铁冶炼的罪名我就吃不了兜着走!”

    白杨撇嘴道。

    “这句话倒是新鲜,不过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牛栏山咧嘴摇头道。

    “呵呵,牛兄,我们等着看好戏就可以了,虽然不知道白杨在计划什么,但丰家父子,必定没有好果子吃的!”

    蓝清风在边上微笑道。

    白杨心道那是当然,我不但已经连本带利的捞回来了,还甩掉了红岩山这样一个潜在的包袱,高兴还来不及,接下来丰家父子会多惨那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

    一万多人,带着无数东西浩浩荡荡的离开红岩山,走远后,红岩山下藏匿起来的丰礼等人才露面,看了一眼白杨等人离开的方向,笑了笑,一脸平静的上山。

    和丰无受回合后,丰礼问:

    “父亲,你是怎么让白杨甘愿离开红岩山的?”

    “我用了另外一处地方交换,还将他购买红岩山的钱还给了他,甚至还点出他若是不识抬举的话将会面临官府的制裁,他才被迫离开的”

    丰无受笑道。

    “父亲是官,占据大义,他白杨不得不低头,再好的东西也不是他能拥有的,些许钱财不足挂齿,相比起后山即将出土的宝物,简直不值一提”

    丰礼点点头笑道。

    “让人严加防范红岩山各个地方,走,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宝物”

    丰无受说道,带头向着后山而去……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