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的这一丝表情变化并未逃过丰礼的眼睛,这让丰礼心中稍微亮堂了一点,是什么理由让白杨不想带自己游览一下红岩山呢?

    答案当然是红岩山上有什么东西不想被自己看到,不能被自己看到!

    但是,哪怕是这样,生性多疑的丰礼依旧不会武断的下结论,心念急转,笑道:

    “红岩山虽荒凉了些,但也别有一翻情/趣,尤其是山体为赤,别处不可见,白兄恐怕也未能仔细观察过吧?”

    “这……”

    白杨表情愕然,居然有点无言以对。

    孙子,你为了弄清楚红岩山上到底有什么,你的理由也是够够的了啊……

    “白兄,我们就从前山开始游览如何?到时你给我说说,当初那么险要的地形,是怎么想到运用浮空飞舟的方式拿下红岩山的”

    丰礼站起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如此也好”

    白杨目光闪烁,一脸平静的点头,很有一种既然躲不过去就想办法避免的无奈样。

    不过同时白杨心中也在奇怪,这丰礼,貌似和之前认识的他不一样啊,这会儿好像乱了方寸?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也太明显了吧?

    到底他这是装的呢还是真的呢?

    白杨也是个生性多疑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外在表现,丰礼这家伙智计百出,稍不注意就会被他给算计了,可得小心点。

    边上如同老仆一样跟在丰礼身边的老头默不作声,但心中却是在暗叹:“少爷的心乱了,接二连三的在和白杨的交锋中处于下风,他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沉稳,但如果这次能够翻盘的话,必定能让少爷重拾信心!”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才能让人真的琢磨不透。

    接下来白杨带着丰礼在红岩山打转,各个地方都去看一眼,红岩山匪徒留下的营寨,如今正在‘施工’的地方,一些险要的山崖峭壁,几个小时中红岩山各处都留下了白杨和丰礼等人的脚步。

    但白杨就是想方设法的带着丰礼避开后山的位置,而丰礼总是想着要去后山,两人就这样不着痕迹的你来我往。

    陪着丰礼演了几个小时的戏,脚都走痛了,白杨心头大骂,这次不坑死你个龟儿子估计你还跟我没完没了了!

    到了这边的中午,白杨看了看天色笑道:

    “丰兄,也看得差不多了,不若我们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也好”

    丰礼微笑点头。

    他一直不肯带我去后山,不着痕迹的化解,如此一来,可以确定两件事情,第一,要么红岩山后山真有重宝,第二,如果没有重宝他必定在后山安排了什么后手准备对付我!不过,现在已经有八成倾向于第一种情况了!

    丰礼心中暗道。

    吃吃喝喝后,白杨先是借口有事避开了丰礼,其实是去睡觉了,然后各种理由避开丰礼不再游览红岩山,给对方一种他在想方设法不让丰礼接近红岩山后山的假象。

    “你就可劲的去猜吧,老子先睡会儿,估计你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我到底在搞什么”

    乘着日头正好,白杨安逸的睡觉……

    “估计也差不多了”

    到了这边下午的时候,丰礼心中暗道,随后‘不得不’打扰白杨,提出了告辞的提议!

    两人都是一番虚情假意的寒暄,然后丰礼离去。

    “估计接下来你就要开始行动了吧”

    看着丰礼带着人离开红岩山的背影,白杨心头冷笑。

    “如何?”

    走在下山的路上,丰礼面色平静的问出这两个字。

    边上有人凑过来低声说道:

    “三少,我们通过各种方式想要接近红岩山后山,但都失败了,那里防守很严密,唯一能确定的是白杨此人在红岩山后山守护着什么珍贵的东西,虽然属下等并未能接近红岩山后山,但哪怕相隔甚远,也能敏锐的感受到地面在轻微震动,好似地下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样!”

    “如此的话,足够了,我们下山,找个地方呆着,通知德阳镇方向,开始行动”

    丰礼目光闪烁道。

    “是……”

    不久后,德阳镇方向,足足三千号人离开,向着红岩山方向而来,带队之人居然是德阳镇镇守,也就是丰礼他老爹!

    如此大的阵仗,当然惊动了德阳镇的方方面面。

    “丰无受这家伙在搞什么鬼?红岩山的土匪已经被拿下,他还带着那么多人往那里去,难倒是红岩山出事儿了?”

    蓝家,蓝清风皱眉自语,想了想不放心,带着十多个人亲戚前往红岩山想要看个究竟。

    牛家也是一样,知道了这个情况,考虑到红岩山如今是白杨的,自家几个儿子闺女都在那里,不放心,牛栏山也亲自带人前往。

    红岩山上,白杨一脸阴沉的对蓝霜他们说道:

    “让人收拾东西,红岩山恐怕我们呆不下去了!”

    “少爷,这是为何?”

    蓝霜不解的问。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估计后山出现重宝的事情被丰礼察觉到了,对方岂能容我们得到?”

    白杨做出一副极力压抑怒气的表情说。

    “红岩山是少爷的,出现是红岩山的东西也是少爷的,谁敢染指,杀了就是!”

    牛健目光冰冷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是什么意思?”

    边上的蓝欣听到新鲜词忍不住好奇问。

    “就是说一个人如果拥有了自己没有资格拥有的东西就是一种罪过”

    白杨皱眉解释道。

    “那少爷准备接下来怎么办?”

    蓝霜问,其他人都看着白杨等他拿主意,一副只要你开口说砍谁我们就砍谁的样子。

    “丰礼必定会抬出官府这块大旗,我们不得不让出红岩山,毕竟再怎么样也无法和官府叫板,这样,我们把红岩山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带走,一根毛都不给后面的人留下,我让人去后山把洞口填起来,以后再想办法!”

    白杨皱眉道,打打杀杀的多没技术含量,按照你们说的来还不给我搞砸啊……

    接下来,蓝欣牛健他们就开始带着迷河林的山民以及红岩山上的匪徒收拾东西,真的是一根毛都要带走那种,反正人多,将建筑都拆了,带不走又没用的就直接烧掉……

    而后山的大坑白杨怎么可能让人埋掉,还等着丰礼往下面跳呢。

    你说也邪门,但凡是想要靠近大坑填坑的人,都会出现莫名其妙毛骨悚然的现象,一个个浑身颤抖难受躺地,越是靠近大坑这样的情况就越是严重!

    最后上百个人都出现这样的情况,每人能靠近,大坑填不上……

    “重宝出世,自有异象,无德之人靠近,自然要遭到惩罚,那些靠近大坑的人,并非是受到了那种红色粉末的毒害,也不是白色雾气导致昏迷,如此神奇现象,必定是重宝无疑了!”

    山下隐藏起来的丰礼得知这一情况双目放光的说道。

    红岩山上,有山民来汇报白杨说道:

    “少爷,德阳镇有大批人马赶来,此时就在山下,为首的是德阳镇镇守,他要求上山!”

    哟,果然来这招,你丰礼也是够下本钱的,但这本身就是为了坑你,你越下本钱就会被坑得越惨!

    白杨心中暗自高兴,却深吸口气努力做出最后挣扎的样子说:

    “让他们上来,带我去看,你们其他人别说话,让我来处理!”

    “好的少爷”

    其他人回答道。

    德阳镇三千官差上山,加上红岩山上原本的一万多人,一下子就让红岩山显得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白公子,冒昧打扰还望见谅”

    德阳镇镇守丰无受看到白杨的第一时间就一脸歉意的说道。

    这个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骨架并不似迷河林的山民那般高大,目测一米七五左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儒雅,饱读诗书的老学究那种。

    “原来是丰叔,我于丰礼相交甚好,一直想要拜访,奈何俗事缠身一直没有时间,实在是抱歉,不知丰叔前来所为何事?”

    白杨笑道,‘尽量装得自己没事的样子’。

    丰无受一脸为难的看着白杨说道:

    “白公子,这段时间,我警觉到,红岩山卖与你实在是不妥!”

    “哦?有何不妥?”

    白杨‘惊讶’道。

    “红岩山山体特殊,一开始我并未在意,后来找人问了,才发现这是铁矿山,王朝有令,私人不能冶炼金铁,违令者杀无赦,所以,为了白公子好,我不得不来一趟了”

    丰无受一脸我都是为你好的表情解释道。

    “为什么会这样”

    白杨一脸愕然,一副你怎么不早说的样子。

    “所以,白公子,红岩山恐怕不能卖于你了,这都是为你好,还望见谅”

    丰无受苦笑道。

    “这如何是好,我只是看重了红岩山的山体奇特,想要在这里建一座庄园而已,如今都已经开始动工,丰叔你看,建筑我都已经让人在拆了”

    白杨皱眉道。

    “不若我将白公子购买红岩山的花费还于你,一应损失做出补偿如何?”

    丰无受说道,一副真是为你好的样子。

    “这怎么行,我原本想在这里常住的,不若这样,我让人带着买卖契文前往一趟县城,找县衙老爷商量一下,告诉他我只是在这里建一座庄园住下,绝然没有染指铁矿的意思丰叔以为如何?”

    老东西,你真以为赔点钱就能打发我了?私人不能染指冶炼金铁的事情,但你作为镇守买卖矿山就可以了吗?在坑你之前不先给你扒层皮怎么对得起我浪费了那么多脑细胞!

    (求月票)(未完待续。)